2018年12月31日 星期一

2018年觀影回顧︰我最喜愛的十套電影

今年看電影的量與去年差不多,新舊戲加起上來共有九十多套。

不過,在我選年度十大時,才發覺對比起去年,今年我喜歡的電影,喜歡的程度不及去年的。去年選十大時,一下子便想到很多部,有好幾部是極愛的 (頭三位是Arrival、La La Land和Blade Runner 2049)。 今年則覺得有點難選。有些在年初看,看的時候喜歡,但現在回想,已忘記了當時的感覺。所以,我有一大串不知怎樣排序的電影。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評價差也可以好看——Ryan Gosling《謎河》(Lost River)



很喜歡這首純音樂

我看電影,不一定會挑很有名、評分高的才去看。有時候,會買或租聽覺得有趣,但也沒聽過的影碟回來看。這些電影會有其缺憾,但可能帶給人意想不到的樂趣。《謎河》(Lost River)就是這樣的一套電影。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阿姨


我有幾個姨媽,但只有一位阿姨。小時候,雖然親戚們經常聚會,但我與阿姨的單獨接觸並不多。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主要是由其他大人的告訴我的話建立的。

這是我得到的印象︰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翠絲》觀後感(下)


《翠絲》是一套有關跨性別人士的電影。

51歲的佟大雄是眼鏡舖東主,大女兒嫁予律師、小兒子在讀大學;家裡有傭人幫忙,妻子優哉悠哉,有閒情學戲,發展自己興趣;家裡還養了小狗。在外人眼中,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幸福中產家庭。但是,大雄與妻子安宜一直相敬如賓,甚至分房而睡。原來,大雄心裡一直懷著一個秘密。他想做女人。

(下有劇透)
大雄不打算說出來。都51歲了,忍一忍,也就一世。但是,有日他收到長居海外的好友阿正的死訊,深受打擊。阿正是同性戀者,在英國結了婚,丈夫阿邦帶他的骨灰回港時遭海關留難,找他求助。相處期間,阿邦知道了他的秘密...... 與此同時,大雄重遇少年時的相識「打鈴哥」,一個同樣有著女人心的男人。這兩件事都勾起他很多少年回憶。除此以外,小狗Bowie離世、女兒姻婚出問題...... 一連串事件,令他本來平靜無波的生活泛起漣漪,好像催促他將秘密公開。但若公開秘密,他能承擔後果嗎?

老實說,我是沒興趣看黑仔扮女人的其中一個人。(但不是覺得噁心,只是沒興趣),所以此片的宣傳打動不了我。去看這套戲,是因為影友讚好,以及想支持港產片,支持性小眾。而且這是港片難得拍攝的題材啊!

很多觀眾看跨性別人士電影,著眼點都在男角扮女人像不像、美不美,有時會變成欣賞演員的美貌。這套片特意找來外型粗獷的姜皓文做主角,是想讓人知道跨性別人士不能從外貌判別,同時亦令人將注意力回到角色本身的處境。觀眾看到的,不是男角的女裝扮相似不似,而是他們變身女人後有多快樂。

全套戲,打鈴哥變裝的一段最令我難忘。阿邦、大雄和大雄的死黨送給他的禮物,可能是他一生人收到最珍貴的禮物。一邊看,我一邊希望自己也可以令一個人這麼快樂。我甚至覺得沒有多少個成年人能經歷這種程度的快樂。而他的禮物,就只是「做自己」而已。這要求是多麼卑微,又多麼難做到啊!

袁富華的演出令人動容。打鈴哥這角色塑造得好,一方面告大家一直以來也有跨性別人士存在,只不過前人沒有這方面的認知。他們不能夠變性,只能就這樣度過一生。但在以前,這類人士反而可藉著戲曲表演將自己的這一面盡情抒發。

這套戲有鼓勵作用,提醒大家要勇於做自己。我們就算不是性小眾,但也未必個個都可以「做自己」。我們有沒有經常遷就別人,委屈自己?我們有活出真我嗎?在面對不讓我們「做自己」的人時,我們有大雄的勇氣嗎?

                     *                      *                     *
(下有更多劇透)

我寫電影,多是寫感想,而不是寫評論。其實我不太懂評電影。但見有人說這套戲的劇本紥實,有人說劇本差劣,我不知道這套戲為何會有如此兩極的評論,但也因此想試試講一下我的看法。

我不覺得劇本差,只是覺得有些地方有頭沒尾。例如狗兒的死,電影便沒好好交待。(編導安排這個橋段一定有原因。後來才知道編導借Bowie之死講大雄與兒女的相處,但相關戲份因為片長關係被刪除。但刪了結尾,開頭卻沒有修改,看起來便會突兀。)例如女兒對父親想變性的取態,在她躲在房間哭過後,電影便沒再交待,只知她最後應該「原諒」了父親。我覺得可以寫多一點。而我覺得應該刪的,就是女兒丈夫的戲份。這個角色太功能性,就只是要他為阿邦爭取權益、以及被大雄輕輕教訓而已,其實這他不出場也可以。可能就是這些加加減減,影響了電影的節奏。(不過我很喜歡大雄回憶片段,想看多一點。)

我喜歡劇本有足夠的鋪展來讓大雄做這個重大決定。一個活了大半生的人可以不顧一切做回自己,推動力一定要夠。這部份寫得好,觀眾才會信服。首先,關心的人死亡,對一個人來說是很大的打擊。大雄的一生最愛離世,已夠令他痛苦。但大雄一直未能向他表達過愛意,這種遺憾,就更讓人痛苦。阿邦對大雄說每句關於阿正的話,想必也令他內心淌。但阿邦也是令他解放的關鍵人物。他其實就像上天(或阿正)送給他的禮物。另一個「推手」就是打鈴哥。這個同路人讓他感到做回自己是多麼的快樂。若他終身不能做自己,就會比打鈴哥更可憐。所以就算明知對妻子不住,也沒辦法了。(不過大雄要到與妻子大吵後才想「引刀成一快」,雖然可說他那刻激動過頭,但我覺得這幕有點突兀)。

我也喜歡劇本以短短一幕表達他母親對他的支持。也欣賞編劇花篇幅描寫兒子和妻子的這件事的後續反應。這部份很有真實感。
至於黑仔,我明白他演出此角為何壓力這麼大。不清楚什麼是跨性別人士的觀眾,會透過他來了解整個族群。當他說他不是同性戀者,他想他愛的人待他如女孩時,我要消化一下才明白。但這個解讀,就是我以後對跨性別人士的解讀。這方面,編導一定要小心處理。電影後段有一幕富爭議性的床上戲。我覺得這幕有好有不好。好的是編導又再次問觀眾是否真正接納跨性別人士,明白他們有此需要。我覺得有些人對變性人寬容,但對變性人/同性戀者/雙性戀者的性愛不寬容。不好的地方,是容易容易令觀眾感到混亂,會回頭去想跨性別人士與同性戀者的分別、同性變與雙性戀的分別等一大串問題。

最後最後,要講講年輕演員。除了岑珈其,我還認得黃溢豪,不過最搶眼的則是演少年大雄的顧定軒。至於吳肇軒,我最近竟看了他三套電影。我的非戲迷朋友仍未認識他,但他是我最易"sell"給她們的年輕演員。他一下子有這麼多演出機會,應會令其他演員羨慕。希望香港的年輕演員有更多演出的機會!也希望有更多像袁富華的實力派演員能獲得有如此有發揮的角色!

2018年12月5日 星期三

《翠絲》觀後感(上)

\
《翠絲》是首部以跨性別為題材的港產片。單是這一點,已經難得。

更難得的是,電影令觀眾反思,自己是否真的開明開通。

感覺編導有意挑戰觀眾的接受程度,在戲中逐個關卡考驗觀眾。

首先,電影題材和選角本身便是個門檻。不接受同性戀者的人,大抵不會有意欲入場看這套戲。有朋友說男扮女很噁心,想也沒想過看這套戲。

好了,你說你接受同性戀者。那麼,你接受同志婚姻嗎?OK。那麼,跨性別人士呢?都可以。那麼,變性人呢?OK。那麼,若你父親就是那位同性戀者呢?若你老公是同性戀者呢?若你的父/丈夫是跨性別人士呢?若他決定變性呢?...... 而問題並不是在這裡打住。

我看的那場,在電影後段的某一幕,有觀眾看得禁不住喊了一聲「黐線」。我在想,她為什麼在那一刻會「嗌黐線」。我猜想,看戲前她聽聞過跨性別人士,但卻了解不深。電影的部署,讓她逐漸進入戲中角色的內心世界。她覺得跨性別人士值得同情,明白他們的心願只是想做回自己而已。但當戲中角色的行為越過她心中的某條道德底線時,讓她覺得角色不再值得同情,她便終於受不了。這就像有些人說自己同情同性戀者,但卻不想見到同性戀者得到幸福一樣。

甚至,我不只一次聽到有人說只接受女同性戀者,不接受男同性戀者。有人覺得兩個男人一起比兩個女人一起「核突」。接受外國型男Eddie Redmayne穿女裝演《丹麥女孩》的人,不等於能接受「黑仔扮女人」。而更難令一般人接受的,就是若你是同性戀者/跨性別人士,還照樣結婚生仔,傷害了家人。一談到傷害身邊人,當事人便難辭其咎。但他們又未必會想到,當社會大眾接受性小眾的存在,不歧視他們,給予他們與異性戀者一樣的權利。當父母接受性小眾的子女,不扮作看不見,不強逼他們改變自己。那便不用有那麼多人勉強自己結婚生子了。

又,雖然我這樣寫,其實我不是說自己很開通。我早前碰到一位易服男性,視線忍不住在他身上停留了好幾秒。真實人生與電影不同。但下一次遇到同樣情況時,《翠絲》的劇情應會自動走出來,我會想像導演在戲中問過觀眾的問題。


p.s.本想一篇過寫完觀後感,但現時的精神只夠我寫這些,又想快些出。便分兩篇寫。
(應該又有錯字,請見諒。)

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聖誕憂鬱



月頭到某Starbucks坐,發覺Starbucks已經在過聖誕,聖誕歌飄揚。再踏出Starbucks,天氣仍是熱辣辣,行人仍穿著短袖衫。剛感受到的聖誕氣氛盪然無存。聖誕只存在於Starbucks內。

不過到商場一逛,各式聖誕禮盒、食品、裝飾品已出爐。小時候不懂聖誕Shopping的快樂,後來發現,聖誕是購物的好理由。為親朋選購禮物開心——對方會開心,你購物的當下也會開心。而且有一種在年尾要奬勵自己全年辛勤工作的心態。近幾年,我都會在聖誕前逛Citysuper,買聖誕布甸又好、朱古力聖誕倒數月曆也好,甚至只是買些平日不捨得買的食物也好。又或者買幾條閃閃彩帶或一個小擺設回家佈置。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遲來的遊記——短遊清邁


去年短遊泰國清邁,今年才寫遊記。

之前從未到過泰國,但朋友到過曼谷,覺得人多擠迫,聽說清邁清靜一點,便選擇了清邁。

我們只去四天,安排的行程不多,包括參觀階迪鑾寺、攀安寺、國立博物館、夜間動物園,逛古城大街、跳蚤市場、清邁門市場、文創廣場Think Park,以及做按摩。

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逆向誘拐》(Napping Kid)


一間投資銀行的重要檔案被盜,涉及公司客戶的重要資料。公司高層John(王敏德)收到自稱K Kidnapper的訊息,向他勒索金十九萬。John的副手Irene(張雪芹)為免事情鬧大,找來任職商業罪犯調查科的前夫唐輔(邵仲衡),為他們低調查案。唐輔將銀行幾位有嫌疑的職員隔離調查,包括「old seafood」中層員工Ronald(楊秉基)、才俊牧野(朱鑑然)、年輕精英小儒(蘇麗珊)及IT好手阿植(吳肇軒)。同時,他也調查銀行客戶,發現其中一位職員工也有嫌疑......

《逆向誘拐》是導演黃浩然繼處女作《點對點》後第二部長片。我很喜歡《點對點》,覺得電影很浪漫,亦令我想重新認識香港,故此對這套電影亦很期待。電影改編自香港作家文善的獲奬同名推理小說,獲譚劍大力推薦,亦是我想看電影的另一理由。

2018年11月7日 星期三

三個人的政治

職場猶如修羅場,身在其中的人,或為升遷、或為自保、或為爭取資源,或單單為了順利完成工作,都可能要用心計、耍手段,拉攏這人,利用那人,不一而足。有時部門與部門之間會有競爭心態,高層們會有「山頭主義」,對「我的人」和「你的人」分得很清楚。有高層口說大家目標一致,都是「為公司好」,事實上若另一部門的某個項目表現好些,「攞了個彩」,也會妒忌別人。

從中型公司轉到小型公司工作,人事鬥爭減至幾乎沒有。公司結構很「平」,全公司只有幾個職員,一個阿頭管理幾個項目,每個項目由不同人負責,部份同事更是合約員工,沒什麼好爭。反而阿頭之上有超過一個老闆,天神們有時會意見不合,相互之間會角力,承受的便只是阿頭一個。雖然我曾受波及,但很快便沒事。畢竟公司這麼細,每個職員都很重要,天神們也不想嚇走辛勞工作的凡人啊。

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台北偵探書屋


從一個香港作家的Facebook post得知台北有間書店叫「偵探書屋」,於是在去年短遊台灣時到訪了一次。

從中山捷運站步行1分鐘,轉入南京西路前行幾步,便會見到一間仿佛從歐洲小街空降而下的小店。招牌上有一個戴帽喫煙呌的傳統偵探頭像剪影,十分醒目。

店內的陳設裝潢帶有古典氛圍——深色木書櫃、皮沙發、小方桌、地球儀、舊式打字機...... 就像福爾摩斯的書房。近門口是新書及二手書區,佔比倒最大的是裡頭的會員區。這裡採會員制,申請成為會員後,才可坐著讀裡頭的書。他們有賣飲品,可讓人邊喝邊看。這裡的藏書比一般書店的要齊,日本的推理小說不可少,新的當然有東野圭吾、湊佳苗那些,舊的有夏樹靜子和一些我不認識的; 有舊版本的書和絕版書。西方的也有很多,包括一個又一個以作家或偵探人物劃分的系列; 還有流行一時,現已較少人閱讀的間諜小說。

老闆譚端端先生聽得出我來自香港,原來他也是香港人,只不過廣東話不太流利。我問他為何會開這家店。心想,答案不外乎是「從小喜歡看偵探小說」之類,怎知他只回答了我三個字——「存-在-感」。接著他說現在越來越少人看書。不只在香港,在台灣也是。他希望人們放下電話,拿起書。

最後,我買了兩本書、一個書袋和一個年曆。

偵探書屋
103台灣台北市大同區南京西路262巷11號

後記︰
去年去了兩次旅行都沒有寫出來; 因為一遲了寫,便懶下筆,改為寫其他題目。但是昨日從這間書店的Facebook得知他們近幾個月生意大跌,快要撐不住,打算關門。老闆且要將珍藏的電影海報拿出來拍賣,於是便快快寫完這篇。雖然對書店沒什麼幫助,但也是小小心意。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蝶殺的連鎖》(雨田明)


「六個看似互不相識的人,各自被社會吞沒之時,每個有心或無意舉動的連鎖,為何竟合力葬送一條陌生的性命,以及一個沉淪的城市?他們之中誰料到自己振動翅膀,會引發一場惡意的風暴?」從這段封底語和書名《蝶殺的連鎖》,讀者得知這是個關於「蝴蝶效應」如何引起一單凶殺案的推理故事。不計「序章」和「終章」,全書共有八個篇章,每章介紹一個人物,逐步揭開人物之間的關係。

我喜歡的推理小說,除了要謎題設計得好外,還希望有精彩的人物塑造。人物寫得好的話,我便會關心他們的命運。若給我看出*人物單純只是作者用來佈局的道具,謎底揭開後我便會感到空虛。(*如我看不出來,則另當別論:P)喬靖夫讚賞作者雨回明對人物作了精細的心理刻畫,欣賞小說有「人味」,我很有同感;佩服作者在短短篇幅便創作了幾位個性鮮明、令人印象深刻,又能勾起情感的人物。

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ViuTV《全民造星》

選擇放以上這個表演上來,是因為未看過這個節目的人,會覺得參賽者「好渣」、不夠水準。而這是我覺得「上得枱面」的一場演出。可惜的是,他們在這輪輸了,輸在這不是一個歌唱比賽之上。

ViuTV的《全民造星》是一個選秀真人Show。節目開首,旁白說電視台想在香港尋找八、九十年代出現過的那種當紅男偶像。但是這個要求看來太高,來面試的男生「甩皮甩骨」,沒有一個達標。於是他們將節目的定為改為「打造偶像」,希望這些資質一般的人經過訓練後能發熱發亮。(不過這應該是宣傳技倆,電視台應一早知道偶像不是這麼容易找到的。)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那個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代——《夏之門》(海萊茵)


《夏之門》(The Door into Summer)是美國科幻小說大師海萊茵(Robert A. Heinlein)於1957出版的作品。此書的開首寫得甚為吸引——

故事主人翁丹尼買了一間有十一扇門的房子。他是愛貓人,總會為愛貓彼得設一扇貓門,所以全屋共有十二扇門。彼得討厭冬天,當牠見到門後是白皚皚的雪地,便不願踏出門口。但牠相信十二扇門之中,總有一扇會通向溫暖的夏天。而丹尼也會順著牠,為牠逐一打開十一扇門,讓牠親眼看到每一扇門外都是雪地。即便如此,彼得依然相信有一扇通往夏天之門在等著牠。

牠從未放棄對夏之門的追尋。而丹尼自己呢? 他也在尋找自己的夏之門。

2018年9月27日 星期四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雖然分類是文學,但這是本科幻小說,但也不純然是本科幻小說。這本於1985年(日文版)出版的小說,有著近似在劇集《黑鏡》(Black Mirror)中會出現的構想(如人的意識不死)。但作者想探討的不是科技發展,而是人的內在,哲學性強。

本書由「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兩條主線交織而成——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唱K

早前舊同事last day,我與她及很多久未見面的舊同事吃了頓豐富晚餐,然後我與其中幾位轉移陣地,去唱K。想不到,最後唱至天亮。這應該是我人生第二次唱通宵K。 我們都覺得這件事「好青春」。

一向不太熱衷唱K, 一來我歌喉不好——小學時被幾個加入choir的同學拉我去面試,結果不夠氣、音域不廣的我未能成功加入,從此認定自己不是唱歌的料子;二來我不喜歡在人前唱歌。這與自信心有關,也因為自己個性較害羞(不過現在面皮厚了不少)。三來是,我喜歡聽的歌,很多歌我都唱不來。

不過,唱K是我的青春回憶,是我在少女時代不得不參加的聯誼活動。 為唱K會流行起來?固然是因為唱K能滿足我們的表演慾。 唱K讓歌喉好的人一展所長,也供人表心跡、發洩情緒、變身不同角色,亦能讓一班年輕人自然地相處, 看人與被看。你不敢向心儀的男/女生表白,但可找機會與對方合唱。你可不著痕跡地(或由朋友製造機會)坐在心儀的那一位旁邊。在漆黑的環境下討論選什麼歌。 又或者,你沒有什麼優點;成績不好、運動不強、樣貌普通、沒有口才,你最好的只是唱歌。在唱歌時,你從未如此自信過。因此,你秘密練習「飲歌」,把握唱歌的一刻發熱發亮,吸引大家將目光集中在你身上。

不過,成長總伴隨著苦澀與遺憾,所以我不大想記起少女時代的事。音樂很奇妙,能喚起情緒。舊歌最能勾起記憶、牽動情緒,總有幾首歌讓當年的你聽得肝腸寸斷,現在已不想再聽,不願回憶。有些歌,聽不得!因為人大了,再沒有時間傷春悲秋。如我在前一篇文所說,現在情緒波動已變得奢侈。



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愛回加]雜談


近幾年,每逢放大假都會畫畫。有朋友鼓勵我多畫,說平日也可以畫。但不知為何,一上班便沒有畫畫的心情,就算在周末也沒有。

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愛回加]精神食糧篇


從加拿大回港後,甫上班,便上足六天,想慢慢回味一下假期也不成(幸好快快手寫了酒莊之旅)。上班的日子,往往令人忙得沒空去感受。為了工作效率,我們習慣將情緒收起、密封,輕易不釋放出來。我記得半年前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時,被呼喚出來的是小時候放暑假時那的記憶。那時候可以可以在沒有時間壓力下做自己喜歡的事;甚至整天無所事事,喊悶。那時候,有空閑去胡思亂想,去感受一切。看完電影,我告訴自己不要忙得沒時間讓自己去感受。情緒波動會令人痛苦,會令人什麼事也做不成,但將情緒收起,讓自己麻木卻容易令人忽略一些重要的東西,這樣不是在浪費人生嗎?

2018年9月2日 星期日

[愛回加]Okanagan品酒之旅(三)︰繼續品酒、酒佬日記、酒的魅力


第二天中午,我們再次在景觀一流的酒莊餐廳用膳。我一直以為只有歐洲才有這等漂亮酒莊,原來加拿大也有。不過這天的天氣比前一天更壞,更下起雨來,浪費了餐廳的位置。這間的前菜的蔬菜麵包餅乾拼盤最令人印象深刻,甜品很好吃。朋友們不喜歡湯的味道,但我喜歡喝湯,故「包底」了。

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愛回加]Okanagan品酒之旅(二)︰wine tour、airbnb、小型農墟


上月外出看世界盃時,飲了一杯雞尾酒,早前弄傷的手指傷口就發炎了,吃了幾天抗生素,之後便一直不敢喝酒。但來到酒莊參觀,很難滴酒不沾,於是我先試飲朋友用餐時點的白酒,再在參加wine tour時喝少量,見身體沒有異狀,才放膽飲多些。

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

[愛回加]Okanagan品酒之旅(一)︰農墟、漂亮酒莊、酒莊美食


 六年前在德國未能實現萊茵河伴嘗酒之旅,想不到,在今次回加拿大時得到補償。

今次回加,與兩位相識多年的老友進行了一趟內陸小旅行,目的地是位於BC省南部的Okanagan Valley。那兒是BC省的度假勝地;有海灘,有農場,有果園,並有超過150個酒莊。我們在當地留一晚,朋友在Airbnb訂了間位於Kelowna(Okanagan的城市)的apartment,離一眾酒莊大約半小時車程。

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本地作家小說: 《歐幾里得空間的殺人魔》


看完陳浩基的書, 想支持一下其他本地推理小說作家, 於是選了第五屆金車。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後來得知此書取得首獎)。

作者黑貓C是網絡小說作家, 與陳浩基一樣, 也寫輕小說。 他首次嘗試寫推理小說, 想不到一寫, 便獲獎。

有點擔心網絡小說作者的文筆, 幸好他寫得不錯, 沒有夾雜廣東話, 病句也不多。 (但也有讀起來怪怪的句子, 如“在場客人由原本幸災樂禍的心統統變得無辜和無奈”)

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參賽規則之一, 是作品必須符合島田莊司對本格推理的定義。 而一開始, 作者便以一單案件震懾讀者-- 女子在密室吊頸自殺, 頭顱卻被割下, 不翼而飛。 事件發生在北歐法羅群島人口稀少的米基內斯島。

然後時間來到二十年後的今天, 來自香港的大學生游思齊為了拍攝日全蝕, 獨自到米基內斯。 他認識了同樣來看日全食的數學天才少女司馬伶, 與她結伴同行。 同來島上的還有著名數學家尼爾斯。赫茨森一家。 然後, 有傳二十年前死亡的無頭鬼在他們入住的酒店作祟, 接下來, 有人被殺。 一向喜愛玩“偵探遊戲”的司馬伶遙身變成偵探, 與充當助手的游思齊“游生”一起查案......

有讀者說此書的謎團脫胎自其他作品,  老實說, 要做到原創、 沒有其他作品的影子十分困難。 我欣賞的是作者以數學理論設計謎團和解迷, 很特別。 不過作者的解謎在理論上說得通, 實際上卻很難實行。 (單是割下人頭便不是件容易的事, 很難快速進行。 作者也沒提第二次的凶器怎樣處理。) 但見作者到最後努力地解開全書所有謎團, 作為本格推理小說, 我已收貨。

本格推理另一個容易出現的缺點便是對兇手描寫不足, 以致揭露真兇時無論對方受過什麼委屈, 都難以感動讀者。 (這時我又想起《嫌疑犯X的獻身》寫得多好。) 於是, 偵探解謎完畢後, 讀者會覺得只是得知答案, 情感上沒有得到滿足。 所以, 令讀者喜愛的角色多數是獲描寫最多的偵探。

講到偵探, 我覺得角色塑造不錯。 數學迷司馬伶是個有趣角色, 作者的描寫很生動(有一處更稱她為“野生的司馬伶”。 ) 她與游生的對話有點港式的幼稚, 如她笑游生蠢, 游生笑她似未成年。 (西方人好像很少以此來取笑人) 這我能接受。 

不過她與游生都不是警探, 島上又有警察, 要合理地解釋他們為何可以查案, 作者費了點功夫。 幸好到最後我覺得解釋還算合理。 還是寫正牌偵探比較容易, 但這樣的話就難以有這個特別的少女偵探角色。

最後, 作者以米基內斯島作為故事背景很聰明, 既有“密室”感覺, 也有異國風情。 而且到北歐看日全蝕是作者的旅遊經歷, 他可能邊寫邊回味。 

作者第一次寫推理小說便有此成績, 很厲害。 希望他再接再厲。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本地作家小說: 《存酒人》

想支持一下香港作者, 買了兩本香港作者寫的小說來看。 一本是由天行者出版的《存酒人》,作者是海笑;另一本是《歐幾里得空間的殺人魔》,作者是黑貓C。 兩本都是獲獎書,前者獲第一屆天行者小說賞,後者獲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大獎 (書封註明此書是決選入圍作品,後來上網查資料才得知此書獲取大獎。)

2018年8月10日 星期五

《金盤啷口》」觀後感 (微量「劇透」)

在大會嚴厲的「不准盜錄」呼籲下,我和四周的觀眾連手機也不敢拿出來,所以沒有拍到黃子華。

(只有微量「劇透」)

黃子華的最後一次棟篤笑——《金盤啷口》一票難求。我不是「有辦法」的人,找不到門路買票,本來打定輸數,一心等將來出影碟。想不到,友人的妹妹竟然有門票多出,友人找我一起看,我就這樣得以入場觀賞!

在香港,越受歡迎的show,便越會出現掃興事。說的是「黃牛飛」。我們都痛恨「黃牛黨」,加上黃子華親自呼籲,所以有些子華粉絲縱使買不到票,也不光顧「黃牛黨」。所以,當子華開show後,眼見很多看show的人在facebook上載看show照片「打卡」,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感覺太show off,我不想懲罰買不到票的人。

        *           *          *

2018年8月9日 星期四

陳浩基的輕小說《大魔法搜查線》


身為陳浩基粉絲,怎能不讀齊他的作品?

《大魔法搜查線》(1)和(2)是陳浩基2012年的作品,看上去像青少年讀物,圖書分類則是「輕小說」。

其實小說就是小說,不明白為何要有「輕小說」這個分類。不知道「輕小說」和「流行小說」又有什麼分別。不過,要為這本書分類的話,也可以分作「奇幻」或「推理」。

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感覺「離地」的《北歐萬有理論》


好像自從芬蘭優良的教育制度為世人所知後,就有越來越多人出書談論北歐國家的種種優點。很多是現在/曾經在北歐居住的外地人寫的(華人寫的也有幾本),帶著欣賞的眼光分享在當地的生活體驗,介紹當地的社會面貌、國民性格、習俗、設計、創意和教育等,希望自己的國家能向北歐各國借鏡。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呢個女人好離譜!」——《紙月人妻》


早已知道有《紙月人妻》這套好戲,但遲遲未看,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會對一個關於「用一億巨款 買空不倫情慾」(電影宣傳語,大大隻字印在影碟封面)的故事感到共鳴。 明知犯法,明知一定會被揭發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去做?就算想短暫地享受一下人生,有必要花費一億(日元)巨款嗎?我覺得我不會明白,也不會有興趣看別人如何花錢。但有一天,我和這套電影的緣份到了(好玄,哈哈!),我便看了影碟。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遲來的羽翼》讀後煮


看了「古籍研究社系列」最新出版的《遲來的羽翼》(米澤穗信)後,在筆記本上寫了讀後感。但那本簿不見了,想不回重點,唯有靠記憶簡單寫幾句。

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好看的人訪——Humans of New York

網上連結︰請按此

Facebook資訊龐雜,真假消息混雜,煽動性言論充斥,是個鳥煙瘴氣之地。若你講錯話、站錯邊,或只是一時不慎說出心底話,都有機會「咋」一聲引起一場罵戰。

若你訂閱的專頁越多,收到的資訊便越雜亂。最好選擇幾個有水準和自己喜歡的專頁「優先閱讀」(like + follow, 選see first)。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天方茶餐廳夜譚》


有日到大埔的解憂舊書店尋寶,一眼看中《天方茶餐廳夜譚》。這本書在2013年出版,但我從未見過,作者麥華嵩的名字我也聽未聽過,但我就是一眼就被這本書吸引,而且匯智出版的書,品質一向不差,於是便買下了。

此書內容很有趣,說的是2009年的除夕,一個男人和一個少女在炮台山的天方茶餐廳會面。女子在網上出售初夜,男子是她的買家。交易前,他們來這裡吃晚飯。少女說她認識茶餐廳的老闆,並開始敍述茶餐應四代老闆的故事。少女越說越起勁,男人越聽越入迷...... 他們的關係,就像阿拉拍故事《一千零一夜》中,國王與講故事女子的關係一樣。

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最近在玩的手機遊戲——Pokemon男子版?


工作一忙、壓力一大,人便會墮落。

早前與舊同事們見面,其中一位熱烈推介我玩這隻她沒說出完整名字的手機遊戲。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下)

此書主要由訪問組成,蘇美智將受訪者的語氣也寫出來,令人讀得投入。每個訪問都有發人深省或出乎意料之處。以下是特別令我印象深刻的內容。

書內多次提到「強制留宿條例」會引起很多問題。這條例規定外傭一定要在僱主家留宿,且沒設立最高工時,令她們的工作和生活空間完全重疊。有勞工權益組織代表說,「它營造出來的孤立處境,不利於保障外傭權益,令她們更難逃出僱主操控,更容易受剝削」。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將外傭還原成一個個人︰《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上)


《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蘇美智)

香港有大約三十三萬個傭。她們為香港家庭打工,在這些家庭的屋簷下居住。而無論你有沒有聘請外傭,當你走在街上,也會看到她們的身影。

這本書,將這些在香港工作的外傭還原成一個個人。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一套光明正大浪漫一番的同志青春愛情片︰《抱抱我的初戀》


最近工作事太煩,心情麻麻。

如何解決?看戲去也!

不看Avengers,便走去看《抱抱我的初戀》(Love, Simon)。
這套片的劇情與很多主流校園青春片並無不同,講的是平凡男生Simon的友誼與愛情故事。與其他主流青春片不同的是,男主角是同性戀者。雖然Simon身處一個自由國度,雖然社會風氣比舊時開明,雖然同學之中已有一個出了櫃的同志,雖然他的家人和朋友都是開明的人,但他仍未準備好向全世界公開這個秘密。

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陳浩基《山羊獰笑的刹那》


看完陳浩基的《網內人》後,以為要等很久才會看到他的新作品,想不到這麼快他便出版了下一本書——《山羊獰笑的刹那》。

另一樣「想不到」的是他會寫校園鬼古。我本身不喜歡看這類故事,但誰叫我已成為陳浩基粉絲呢?於是便掏錢買書支持他。但買書後我放了在家好一陣子,才終於拿起來看。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不是一味慘慘慘——《黃金花》


(對這套戲的感想,在Facebook寫了,便忘記在這裡寫,趁電影還未落畫,趕快post)

向別人推介這套電影,有人一見題材便不想看,說不想看慘戲。

想想也明白,香港人生活壓力大,很多人忙得喘不過起來,看電影就是想輕鬆一下。偏偏很多港產片的題材沉重。若果《十年》、《樹大招風》、《一念無明》、《藍天白雲》,一套接一套看的話,準會越看越灰。

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下)

比較一套改編電影對原著小說的改動,是個有趣的過程,讓人試著以電影人的眼光看小說,了解一部賣座片是如何煉成的。

以下是《挑戰者一號》電影對原著的部份改動,加上了我對各個改動原因的猜測︰

-書中的男主角Wade因為長期上網而缺乏運動,體型過胖,更為了令VR感應衣更容易感受他的動作而剃去身上毛髮。他為了躲避邪惡企業的追殺而長期躲在室內,面容蒼白,甚至有段時間只與電腦AI助手對話。電影該是為了市場,不敢弄醜男主角,也不敢將他描寫得過於怪異。

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身體有價


昨晚去了正街的街市博物館聽《有咁耐風流--香港百年情色史》的作者小草(曹民偉)講「街頭風月史」。

小草坐在小小的「街市博物館」前,邊喝玉冰燒邊講古。他講得很好,香港史料和掌故信手拈來,講到興奮處搖頭擺腦,七情上面,很有感染力。

在古時,召妓不只是買賣身體,還是一種對浪漫的追求。男人娶了個三從四德、一字不識的女子,沒有愛情感覺,便來到妓寨尋愛。妓女見多識廣,懂吟詩唱戲,又有情趣,是玩樂的好伴兒。他們會與妓女談天,會花錢討好她們,會鍾情某個人,會講感情。有的會帶她們到遊樂場玩耍、到戲院看戲,好像租了個女朋友給自己。

《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上)


《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電影官方簡介︰
//2045年,地球正陷崩潰邊緣。此時,人類找到救星 – 由天才設計師James Halliday (馬克懷倫斯 飾)創造的宏偉虛擬世界OASIS。Halliday逝世前,將他豐厚的遺產化作彩蛋藏於OASIS中,第一個找到彩蛋的人可盡得遺產,引發全球爭奪。電玩少年Wade Watts (Tye Sheridan 飾)決定加入競爭,他要在這個神秘又危險的虛擬世界(VR),進行有望改變命運的驚險尋寶遊戲。//

(以下兩段會提到電影的部份「彩蛋」)
我不是遊戲機迷,看《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只為了史提芬.史匹堡。自從創作人知道「懷八十年代的舊」有市場後,越來越多影視作品加入這個元素。這潮流泛濫到令一些人開始反感,但這咒語對我仍有魔力。看戲時見到八十年代電影的場景出現(甚至只是戲名被提起),還是很興奮。而且電影公司能取到這麼多作品的版權,十分難得。你試過在同一部電影見到King Kong、Batman、Bettlejuice、大鐵人、春麗、高達......嗎?

我不熟八十年代的英文歌,打機亦不多,最熟識的只有電影。所以當聽到戲中人提起John Hugh的電影,以及重現《閃靈》(Shining)的場景,都很開心。這個彩蛋我可是十拿九穩啊!要數我最享受的元素,則是史匹堡拿手的純真少年對抗邪惡大人的設定。儘管這幾位少年主角幸運得有點離奇,邪惡企業壞蛋又蠢得有點過份,但若你一心想懷舊的話,便不會介意這些劇情安排。八十年代的家庭電影不都是這樣的嗎?

這是一部pop-corn movie,本來看完就算。但在電影網見到一些原著粉絲說電影改編得太多,與原著根本是兩回事,令他們大失所望,我在好奇之下便下載了同名原著(美國作者Ernest Cline著)的試閱版看。

小說開首,男主角Wade介紹他身處的世界,他的個人故事和他找到遊戲首關鎖匙的過程。這部份作者用了大量篇幅描寫,而且沒有對白,寫得稍嫌平舖直敘,我本想看完試閱部份便算。但一來仍然好奇故事發展,二來覺得這畢竟是我喜愛的書種(科幻),且我對VR技術也有興趣,便付錢買下電子書。故事中的虛擬世界Oasis,呼應著我上年看的舞台劇《禁色極樂園》裡的The Nether,不過後者探討的問題更有爭議性,風格黑暗得多。

Wade身處的年代,地球資源短缺,出現能源危機;貧窮人口大幅增加,失業率高企。Oasis這個強大的VR世界成為大人小孩的避難所。一邊廂,有人為買遊戲道具欠債,為遊戲勝負要生要死;另一邊廂,Oasis為小孩提供免費教育,助學童避過欺凌,也為窮人提供一個賺錢的渠道。

Wade是爭奪Halliday彩蛋的無數個"gunters"之一。為此,他熟讀Halliday的日記,緊記他的喜好和說過的話。他看遍Halliday推介的影視作品,聽遍Halliday喜歡的歌曲,玩遍Halliday鍾愛的電子遊戲。記憶加強勁的他,更可以一字不漏地背出Halliday最愛的電影的對白。除了文化知識厲害,他的電腦知識也很厲害,幫助他與急欲嬴得比賽的邪惡網絡供應商鬥法。這個少年,名乎其實是個nerd和geek。最nerdy的是,他近乎沒有朋友,最好的朋友Aech是在Oasis裡認識的,大家連對方的真面目也未見過,只認得對方的avater。

那麼小說和電影有多大不同?下篇會詳細點談。這裡先說比較明顯的,就是三個遊戲關卡的內容。電影中的三個關卡,每個背後都藏著一個道理,如「玩遊戲最重要是享受過程」。而書中的關卡,則純粹是要打機技巧高和熟識Halliday的一切。小說中的關卡比電影的複雜很多,涉及更多電腦遊戲、電影和歌曲的內容。主角要花很長時間練習打機、看戲看劇和記得Halliday日記中的內容才有機會獲勝。電影淡化了打機技術的部份,亦沒有「享受遊戲比獲勝更重要」的訊息(書中的訊息有點不同,更像是「在爭勝過程中也可以享受遊戲」),可能因為史匹堡怕被家長投訴電影教壞細路,才加上這個訊息吧。

若以科幻小說來看,小說對科技的批判不強,要表達的訊息簡單——不應沉迷虛擬樂園,而是要回到現實世界解決真實的問題。但這訊息只透過角色的口說出來,而他們是因沉迷虛擬樂園而獲得好處的人,力度不強亦不太令人信服。書中批判大財團貪婪和以本傷人的部份,還令人印象深刻。查看小說資料時,發現此書分類是LitRPG,wiki解釋是"short for Literary Role Playing Game, is a literary genre combining the conventions of MMORPGs with science-fiction fantasy novels." 按照這個分類的話,小說應該做得不錯,因它受到媒體好評,成為New York Times暢銷書。華納在小說出版前已買下電影外編版權。

先說我不喜歡的部份。作者的文筆平平;少男的單戀對象Art3mis性格不討好,令這段愛情變得不動人。這段少男因心事太悶人,我甚至跳看了某些相關段落。男主角過份厲害,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劇情發展越後便越不會為他擔心。而Oasis創作人Halliday的性格實在頗為可怕,說穿了他就是透過這個比賽強逼人看和玩他喜歡的東西(主角和很多人還為此荒廢學業)。但可能這是作者的目的,告訴讀者不要崇拜這種人。我氣他的是,他設計了這個影響力強大的遊戲,卻沒有好對策防止財雄勢力的邪惡企業獲勝。雖然他安排舊拍檔出手幫忙,但他能做的很有限。他根本沒有阻止邪惡企業橫行。

不過我欣賞作者的想像力,例如︰
—Wade因「欠邪惡企業債務」而被逼進入那公司做「奴隸」還錢,做的是客戶服務工作。那你怎樣逼一個奴隸對客人態度好呢?原來公司採用一個程式將主角說話的語氣改為愉快和有活力,該程式亦能過濾粗口。於是客戶服務員永遠有禮。

—就像現在有些店員會邊玩用機邊招呼客人一樣,將來的店員亦可分心︰邊log in 虛擬世界邊招呼客人。只要將VR眼鏡的影像調成半透明,店員便可徘徊在兩個世界之間。

—奴隸被公司以科技監視,若奴隸上班表現不好,便沒權佈置辦公空間,也沒權有任何影視聽娛樂。他們的耳朵被釘上儀器,被逼聆聽公司廣播。

有人說這故事是科技版的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但Charlie憑著運氣和善良的心便獲奬,Wade卻要憑著記憶力強、打機技巧高、科技知識豐富、貴人幫忙......才能獲勝,一點不易。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李偉才「一息尚存書要讀」講座


4月23日是世界閱讀日,香港中央圖書館今日舉辦慶祝活動——「樂在中圖」活動日,策劃一連串活動讓大眾參加。他們大部份活動的對象都是小孩子,可能想建立孩子的閱讀習慣。

參加了李偉才的「為什麼要讀書」講座(後來他自行將講座名稱改為「一息尚存書要讀」這句來自齊白石的話),對象是青少年和小童。在場有很多小學生,不過亦有學生家長以外的成年人觀眾參加,更有中年觀眾在問答環節直認自己是李博士的「大粉絲」。

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hkiff 2018: 第四十二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後記


時間過得很快,距離看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第一套戲的日子剛好一個月。

前兩年分別看了十二套戲,今年多了兩部,有十四套。總體來說,我較滿意去年的選片。去年選的大部份都喜歡,今年則有不大喜歡的。

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hkiff 2018: 《紐約公共圖書館》(Ex Libris: 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官方介紹︰
//去年獲頒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的紀錄片大師懷斯曼(Frederick Wiseman)又有新作,繼《紐約巴別塔》(40 屆)後,這次以紐約公共圖書館為探討對象。圖書館不只有書,更重要是人。由活動講座到內部會議到電話查詢,由讀者到職員到遊客, 圖書館一點都不沉悶,而且目不暇給。Patti Smith 談尚紀湼《竊賊日記》,Elvis Costello 談父親,道金斯談無神論, 非裔家長討論教科書提及的「黑奴」歷史,以至館外熱鬧的萬聖節巡遊,包羅萬有。獲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聯盟獎,《紐約時報》列為年度十大。//

我在hkiff看過這位導演的前作——244分鐘的《栢克萊大學》(At Berkeley)。雖然那次忍不住自行「放break」休息,但也挺喜歡那套紀錄片。因為可以進入別人的學校,偷竊別人上課和開會,能滿足我的好奇心。若說電影帶人去旅行,這導演的紀錄片便有這種感覺。因為他的電影既沒旁白亦沒花巧剪接,也沒有人為被拍者做訪問。他的電影就只是做紀錄,觀眾就像一隻蚊子在校園裡穿梭,飛到不同課室觀察學生上課。

2018年4月14日 星期六

hkiff 2018: 《判決》(The Children Act)


耶和華見證人教派的相信徒不應接受輸血,因血是神賜給人的禮物,不可由人供給(大意)。有一個差幾個月才成年的男孩,因全家督信此教派,故此身患白血病,明知不接受輸血便肯定活不了也不肯接受輸血。經常處理家庭本片女法官Fiona Maye(Emma Thompson飾演),須為此案判決。

與此同時,她正經歷婚姻危機。教授丈夫Jack(Stanley Tucci飾演)投訴妻子工作大過天,對他冷淡,表明他打算外遇。妻子沒有理會丈夫的投訴,只是說他若找外遇便要離婚。改編自Ian McEwan同名小說的《判決》(Children Act),一面講述她審理案件的情況,一面描述她的婚姻狀況。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hkiff 2018電影: 《超市情緣》(In the Aisles)


德國電影《超市情緣》(In the Aisles)講的是一班在超級市場工作的職員的故事。戲裡的超市不是香港那種細細間的超市,而是像美國Costco那種超大型超市︰貨品是大包裝的,貨架高至天花板, 通道寬闊。在其中工作的人多是低下階層,整日在行與行之間穿梭,運貨、落貨、上貨。

電影由新丁Christian的角度出發,帶我們觀看超市員工的日常。除了上落貨,他也要學懂使用唧車和堆高車,後者更要通過考試才可正式操作。要駕馭這兩部機器,才能真正成為超市的一份子。堆高車是超市珍貴的資產,每個部門只獲分發一部,員工坐在車上,人也仿佛變得神氣起來。

超市同事每日相對,慢慢培養了一份感情來——不是親密到假期會相約玩樂,並不會干涉人家的家事,但大家會彼此關心,互相提點。Christian愛上糖果部的Marion,眾人既想幫他,但又警告他不要亂來,怕Marion受到傷害。Christian的師父Bruno對他照顧有加,見他沈默寡言,經常獨自一人,亦知道他有不堪過去,會主動關心。見他犯錯,會給他機會改過。他們這種交流很動人。

喜歡電影沒有「畫公仔畫出腸」。Christian身上有一大片紋身,又有壞朋友來找,觀眾不禁猜測他的背景。但他不愛說話,觀眾要到後來才知道他的部份經歷。電影對Bruno的背景描寫也不多,我們只知他在東西德未統一時是貨車司機,後來與一些同事被公司安置來此工作。他看起來並不快樂,一直緬懷以往自由自在的日子。Marion的家庭狀況是由同事傳出來的,她本人始終沒有向Christian提及。

不過隨著故事推進,觀眾會透過他們的言行舉止逐漸了解他們的個性,想像他們背後的故事。如Bruno由一個在戶外工作、工作時見到風景流動的司機,到窩在一個連窗也沒有的空間工作,鬱悶可想而知。Christian不愛說話,可能是他自卑,怕別人問及他的往事; 也可能是他自知沒口才,怕講錯話得罪人。不過因為Bruno,因為Marion,因為他在工作中建立的自信,他慢慢變得開朗,話也說多了。至於他與Marion這段「情緣」,也是淡淡然的。兩個各有負擔的小人物,愛情難以轟天動地。

因我曾待過一間有倉庫的公司,與貨倉同事相處過,看此戲便想起他們那種「哥兒們」的互動,那種「拍硬檔搞掂佢」的齊心,那種在玩笑話裡藏著的關心,覺得很有親切感。

p.s. Christian一出場,未看到他的正面,我便認得他是《Transit》的男主角,心想他從那部戲"transit"過來了。好像未試過連續兩天在戲院看同一個演員演出,要記下他名字。演員名叫Franz Rogowski,在兩套戲中都飾演寡言的角色。


Costco超市(並非劇照)

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

hkiff 2018: 《時空中轉站》(Transit)



偷懶,使用官方劇情簡介︰
//暗藏作家遺作手稿,佐治偷借難民身份逃避戰火,欲登上從德國開往馬賽的渡輪,陰差陽錯被誤會是作家本人。等候過境期間,他結交了同袍兒子,愛上神秘女郎,並逐漸認識「自己」—那個因被迫害而自殺的作家。改編自著名女作家安娜西格斯流亡期間寫成的同名小說,近年備受注目的德國作者導演柏索繼《火鳳凰》(39 屆)後,再度窺探身份的矛盾曖昧與存在意義,讓逃出集中營的過去人物穿梭於現代馬賽,兩代難民在同一時空交錯重疊,借古喻今,看萬物之逆旅、百代之過客。去年憑《愛的替身》(41 屆)奪威尼斯影展最佳新人獎的寶娜比爾鋒芒畢露,演出令人眼前一亮。入圍角逐柏林影展金熊獎。//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hkiff 2018: 《腦作風雲》 (The Workshop)


前言︰
這篇的內容寫得較詳細,若打算看這套戲,看此文或會影響觀影感受。
剛看完電影時,不明白男主角安坦在想什麼,但在準備這篇文章和寫的途中不斷回想劇情,竟找到自己的答案。但文章因此越寫越長。:P

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hkiff 2018:《豬一般的導演》(Pig / Khook)


偷懶,使用官方劇情簡介︰
//伊朗導演約化巴納希被禁止拍電影,照樣拍片得獎。話 說他有個同鄉哈辛也遭遇相似命運,卻沒那麼好彩,只 能拍殺蟲水廣告。夫妻關係日漸疏遠,阿媽彷彿失心瘋, 最愛的御用女星另謀發展,而更壞的是,城中導演接連被暗殺斬首,額頭劃上「豬」字,爛片導演亦遭殃,偏 偏哈辛平安無事。是他被遺忘了嗎?抑或兇手只誅殺豬 一般的導演?他要捍衛自尊,竟不惜以身犯險⋯⋯ 哈紀 紀(《龍吟傳說》,40 屆)大玩黑色幽默,既嘲人亦自嘲, 諷刺名人名氣光環,笑盡伊朗電影界百態。//

對伊朗片印象不錯,故今屆選了兩套伊朗片看。 這套是喜劇,主要笑料來源是片中男主角哈辛。 他是個「長不大的男人」,甫出場便在發脾氣。 事緣他被禁拍片兩年,在一個展覽開幕禮中,他見他的御用女星被另一導演看中,獲邀拍戲,感到十分氣憤。他認為女星只能拍他執導的戲,不能拍別的導演的戲,更何況那導演根本不入流!哈辛用一種很小朋友的方式發脾氣,要他的女助手跑來輔導。

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hkiff 2018: 《弊傢伙,史太林死咗》 (The Death of Stalin)


看了幾套題材沉重的電影,便想選套喜劇來看。《弊傢伙,史太林死咗》 (The Death of Stalin)由一本法國漫畫改編,是套英法合拍的政治喜劇,說的是前蘇聯領導人史太林死後的一段歷史。史太林因腦溢血而死後,身邊的重要官員分黨分派、扭盡六壬,務求奪權和爭取政治利益。電影宣傳說電影"loosely based on the true story",內容根據史實改篇,但用戲謔的方式來表達。

hkiff 2018《慌心女作家》(Scary Mother)



電影帶我去旅行,今次的目的地是東歐國家喬治亞(Georgia)。《慌心女作家》(Scary Mother)是一套喬治亞與愛沙尼亞的合拍片,導演是喬治亞人。電影主題並非關於這個國家,而是講述住在首都提比里斯(Tblisi)的一個女人的故事。

Manana擁有一個幸福家庭,與丈夫、三個子女和一隻狗同住。她熱愛寫作,最近潛心寫書。丈夫很支持,讓她有足夠的獨處空間寫作。但寫作中的Manana好像變了個人。她頭髮凌亂、不修邊幅,更將寫作筆記寫滿自己手臂。丈夫雖然不滿,但也拿她沒法,況且書已快寫完,就多忍一會吧!

hkiff 2018:《河畔的惡意》(River's Edge)


想不到今年電影節我又犯了「去錯戲院」這個錯。除了精神不足,我想不到別的理由。看的那場是The Grand的《河畔的惡意》(River's Edge)(我就不提我去錯哪一間戲院了),最終我遲了大約半個鐘才入場。我本來著職員不用帶位,但對方聽不到,仍體貼地帶我入場。進場時,銀幕上剛好在播床上戲,我在女演員的呻吟聲中一直彎身快步走至戲院側位第二行就座,感到尷尬又罪過。

第二行側邊位離銀幕太近又太側,我看得很辛苦,甚至覺得影像有點變形。我氣自己遲入場,跟不到劇情;人又累,又鼻敏感發作,雙目發紅,只想盡快看至完場,連導演問答環節也沒有留下來聽。在此情況下觀影,我實在沒資格評論這套戲的好壞。

2018年4月1日 星期日

hkiff 2018: 《叛逆性百合》(Disobedience)


我的「看電影節電影時完全忘掉劇情簡介症候群」十分嚴重,Disobedience(叛逆性百合)的劇情簡介寫明這是套關於兩個女子之戀的故事,但我看的時候竟然忘了這點,故不明白Rachel Weisz發現Rachel McAdam嫁予她們的童年好友時為何表情怪異,三人相處時為何尷尷尬尬,Rachel McAdam望向Rachel Weisz的眼神為何如此複雜,比其他觀眾的反應慢了半拍。雖然不帶預設立場去看戲是好的,但無知至此我又覺得有點不妥。

選看此片的主要原因是導演Sebastián Lelio剛憑《神奇女郎》(A Fantastic Woman)奪取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我錯過了那套,但也對這個導演感到好奇,加上喜歡「被視為離群黑羊的攝影師康妮,突然接到拉比父親離世消息。重返倫敦老家受盡冷眼,驚覺童年好友已嫁給父親猶太教會的繼承人。」這個設定。

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hkiff 2018: 《德黑蘭禁忌玫瑰》(Tehran Taboo)



Tehran Taboo(德黑蘭禁忌玫瑰)是一套採用真人動態轉描(Rotoscoping)技術拍出來的動畫。本身我不太喜歡這種動畫拍法,會質疑為何要由真人演出動畫角色,有什麼理由不讓演員用真身去演?但看下去,便知道為何這套動畫用此拍法。拍這種題材,可能難以在伊朗實地取景。戲中也有些場面,不適宜真實地拍出來。

hkiff 2018: 《狼隱之家》 (The Wolf House / La Casa Lobo)


《狼隱之家》是套智利的定格動畫,靈感來自真實的歷史事件——「尊嚴殖民地」(Colonia Dignidad)。

二戰後,一位前納粹份子在智利中部建立了一個由德國移民組成的異端組織「尊嚴殖民地(Colonia Dignidad)。這社區表面看是與世隔絕的世外桃園,實際上是邪教組織猥褻兒童和進行種種罪行的地方。他們獲獨裁政權皮諾切特政權撐腰,狼狽為奸。

故事講述住在「尊嚴殖民地」的Maria因為放牧時放走了三隻小豬,被罰禁言一百日,於是她逃離了這個地方。Maria越過有狼的森林,來到一間荒廢小屋,發現其中兩隻豬在裡頭。為了逃避狼群,她躲在屋裡,與兩隻小豬建立一個家......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hkiff 2018: 《監護權爭戰》(Custody)


本來沒有揀這套,一來覺得內容沉重,二來它將會在港公映。不過連續加班後的一天,好想看電影奬勵自己,於是挑了當晚最想看的那套來看。

《監護權爭戰》的故事簡單,講一對夫婦就兒子的監護權對薄公堂。男人投訴擁有一女一子單獨監護權的妻子一直搬屋避開他,不讓他探訪子女,盡好爸爸的責任。女人說丈夫有暴力傾向,並獲兒女的說辭證明。她不想自己與子女受到傷害,所以不讓丈夫見子女,連地址也不讓他知道。但一個父親總有探視子女的權利吧!究竟是公有理還是婆有理?只待法官判決。

2018年3月21日 星期三

hkiff 2018: 《柏林蒼穹下》(Wings of Desire)


Wim Wenders的Wings of Desire (《柏林蒼穹下》)拍得很美,像首詩一樣。

Peter Handke的詩"Song of Childhood" 貫穿全片,描述兒童的純真,我很喜歡。旁白用德文讀出,充滿節奏感。

節錄我最喜歡的段落︰
//When the child was a child,
It was the time for these questions:
Why am I me, and why not you?
Why am I here, and why not there?
When did time begin, and where does space end?
Is life under the sun not just a dream?
Is what I see and hear and smell
not just an illusion of a world before the world?
Given the facts of evil and people.
does evil really exist?
How can it be that I, who I am,
didn’t exist before I came to be,
and that, someday, I, who I am,
will no longer be who I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