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重訪Kitsilano



在2005年在這裡登過一篇「我想和你到Kitsilano」(文章寫於2003年),記我在溫哥華一個小區的半日偷閒。回港後再到加拿大時也想過再訪,但種種原因下,每次都沒有成行。今次回去,終於得償所願,重訪這個美麗的地方。

我是乘搭交通工具到達的,先坐skytrain到市中心,再轉巴士。 那天是上班日,朋友們要上班,父母已沒精神陪我去玩,所以與第一次到訪時一樣,我是獨個兒去的。

之前幾天時晴時雨,幸好當日陽光燦爛。雖然我上錯巴士多花了一小時才到,但心情沒受太大影響,如同去旅行般雀躍。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加拿大朋友圈


已寫過很多次加拿大和香港的對比,不如今次寫寫我的朋友們。

每次回加拿大,我都與同一班朋友相聚。

我在香港的朋友分得很散,聚會多是兩、三人;超過五個人的聚會,只餘下每年幾次的親戚聚會(次數還要逐年遞減。)和每年一、兩次中學同學聚會(與最熟的平時會見,「大圍」要待有舊同學從外國回港時才會約出來)。而且因為人多,有些又不是太熟,很難說心底話。

而在加拿大的朋友,大都認識了約二十年。不單與他們能暢所欲言的,而且與他們還有一種親密的感覺。例如,有些難聽的實話,他們會照樣說出來,不太避忌。又例如,他們會自然地讓我加入他們的圈子。有朋友約妹妹吃飯時,會邀我加入, 甚至請她的妹妹載我出去。有朋友邀我和他的波友打波。而我每次回去,大家都會到其中一位朋友家聚餐。這班朋友,連同我的話共有七個人。一個朋友圈有這個人數,對我來說已屬難得,所以我很珍惜。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為人父母︰看《畢作虧心事》、《湖邊凶殺案》有感

小孩子的世界是單純的,成人才熟知社會法則。 學校老師會教小孩認識世界的真善美,要他們學會做好人。 只有父母才會擔心孩子太過善良,怕他們會被人利用,會“蝕底”, 會被社會吞噬。 畢竟,善良不能當作社會通行證;醒目、有防人之心、懂得為自己打算才是。 那人不可以既善良又醒目嗎? 應該可以吧!但在人生中某些時刻,可能會有壞人出場,告訴你: “醒目嘅就當見唔到,隻眼開隻眼閉。 你咁醒, 應該知道點做啦!” 這時候,應選擇良心,還是自保呢?聖經說,人要靈巧像蛇,純良像鴿子。 但要做到的難度很高。要教子女如此行的難度也高。

在羅馬尼亞電影《畢作虧心事》中,男主角的女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考到一間英國大學的獎學金,只要大考維持好成績,便能入學。 父親渴望她出國,說留在家鄉沒有前途。 但是,女兒在考試前夕遇上壞人,差點被强姦。 受了傷,加上受驚,影響了她的考試表現。 父親擔心她因此去不了英國讀書,於是決定“走後門”替她“出貓”。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聯想

(這不是電腦廣告😜)

書, 電影和電視看得多, 便容易發現意念相近的作品。 於是看一套戲時, 會想: “啊, 這橋段不是在另一套戲中出現過嗎?”

看譚劍《1K監獄》時, 一個關於人型玩偶的故事, 橋段與電影《訪。嚇》(Get Out)大橋有點像; 在回加拿大的飛機上看的《藥到命除》(A Cure For Wellness), 講一個金融才俊到一間豪華水療中心接回公司高層, 卻遇上重重怪事, 最後留下來調查, 便令人想起Shutter Island(不過後者拍得高明很多)。 較早前在家看《惡人》影碟, 講述一個殺人後變成逃犯的可憐人, 看得心有戚戚然, 然後看卜洛克的新書, 咦...... 怎麼也是講這類可憐人? 又要人心有戚戚然多一次嗎? 最神奇的是, 我帶了東野圭吾的一本小說去加拿大看, 想不到和在機上看的《畢作虧心事》(The Graduation)一樣, 講父母為子女的學業走後門。 這些有趣的發現以至巧合, 提供多一個角度讓人欣賞或評論作品。 但壞處是, 有比較之下, 技不如人的作品的缺點便會更明顯, 短時間內看題材相近的作品可能減低觀賞樂趣。 不過以上提及的作品, 只有一部令我看得反白眼, 那就是鏡頭絕美但劇情越看越離譜的, 要畫面不要合理性和邏輯的A Cure For Wellness。 (The Graduation也是頭段比尾段好, 但未至於令我反白眼。)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創作人都是殘忍的——譚劍《1K監獄》


我猜,一個人最恐懼的事情之一,是被囚禁。而彷彿囚禁肉體不夠可怕似的,還有編劇和作家寫思想被囚禁,又或連肉身也不存在,單單是一束腦電波被禁錮的故事。劇集Dark Mirror有此情節,譚劍於2001年出版的小說《1K監獄》中也有此情節。

一想起便不寒而慄,創作人真壞!

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你想過柏德遜過的生活嗎?



在占渣木殊的《柏德遜》(Paterson)中,柏德遜(Paterson)是個住在新澤西州柏德遜市(Paterson)的巴士司機。他家裡有一位美麗的妻子和一隻很有個性的狗兒。

柏德遜每天清晨六時多醒來,與妻子閒話幾句後,便起床吃早餐,再步行到巴士廠上班。他的同事總要來向他發幾句牢騷,然後他才出發。他走的是市內路線,每天循同一條路線來回穿梭。駕車時,他愛傾聽乘客的對話。中午,他會到國家歷史公園午膳,在著名的瀑布旁吃妻子為他預備的餐盒。放工後回到家,他會聽興趣多多的妻子分享她當日的新發現和新創作。晚上,他會溜狗,隨便到附近的酒吧喝一杯,與老闆聊天聊,然後回家。這就是柏德遜的日常生活,沒什麼特別。

他唯一特別之處,是他的嗜好。這位巴士司機喜歡寫詩。他隨身帶著一本筆記簿,一有空閒便在其上賦詩——在開工前寫幾句,在午飯時寫幾句,在家裡的書房內寫幾句。他的靈感來自日常生活,寫得不花巧,卻有心思。就算是家裡的一個火柴盒,也被他入詩。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hkiff 2017】第四十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後記



想不到在工作忙碌之下,竟然與上年一樣,看了十二套電影節的戲,覺得不可思議。

可惜的是,復活節正日要上班,錯過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開心的是,有機會和相識多年的影友一起吃飯看戲,大談電影經。

又,今年竟然可再度與栗子妹blog jam ,很開心。沒有她一起寫,我恐怕不會如此神心,每套都寫一篇。有人一起做一些脫離常規的事,很開心。謝謝栗子妹!(也謝謝inanna發明了"blog jam"這詞)

今年看的十二套戲,沒有中伏(中伏和悶是不一樣的),大部份都喜歡。看回去年的記錄,倒是中伏了兩次,失望了一次。

【hkiff 2017】《愛的替身》(Frantz)


導演︰François Ozon 編劇︰François Ozon, Philippe Piazzo

見到是Ozon的戲,沒有多想便決定去看。《愛的替身》(Frantz)是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我看的最後一套電影,觀看那天同時是電影節的最後一天。

想不到一向離經叛道的Ozon會拍這樣一個正經的故事。

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

【hkiff 2017】《實習小小姐》(Mum's Wrong)


導演︰Marc Fitoussi 編劇︰Marc Fitoussi (dialogue), Marc Fitoussi (screenplay)


一向喜歡看少年成長電影,所以讚了法國電影《實習小小姐》(Mum's Wrong)來看。電影題材特別,講述一個十四歲女生到母親任職的保險公司實習的故事。另一揀選原因,是因為在現實中遇過一對在同一間保險公司工作的母女,當時她的女兒接手我原本的保險經紀的客戶,便約我出來談。約的是女兒,但媽媽也跟來了。原來是媽媽介紹女兒入行的,帶她出來,應是想「過兩招」給初出茅廬的她。當時我覺得很不慣,心想上班也可帶著媽媽。想不到,居然有套電影講述女兒到母親的保險公司工作,便想一看。

原來在法國,每個九年級生都要到公司實習一個星期。十四、五 歲人兒沒有工作經驗,又只上班一星期,其實幫不上什麼忙,公司只能分配些無關痛癢的工作給他們。不過,這卻可以讓他們體驗「大人的世界」。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hkiff 2017】《玩死中獎三兄弟》 (Two Lottery Tickets)



導演︰Paul Negoescu  編劇︰Ion Luca Caragiale (short story), Paul Negoescu

在The Grand看完Window Horses,見時間尚早,便即場買了這套86分鐘的電影來看。 看喜劇,應該不易睡著吧。

《玩死中獎三兄弟》故事說三個朋友一起買彩票,幸運地嬴了大獎。但負責收藏彩票那位仁兄早幾日被流氓搶去腰包,彩票不見了。但他知道那些流氓去過他所住大廈的其中一個單位,於是他們三位展開尋找彩票的旅程......

電影在羅馬尼亞是票房奇蹟;一套成本3至4萬歐元的獨立製作,創出了50多萬歐元票房佳績。

這套戲的風格有點像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笑片。三兄弟人到中年沒什麼成就;一個純品但「黑仔」,一個經常疑神疑鬼,一個愛玩愛笑又大膽,令我想起許氏三兄弟。有些笑料是老梗,但久未看過好笑的港產片,又由羅馬呢亞人演出,有新鮮感,有幾幕看至全場哈哈大笑。

與多數笑片一樣,三兄弟「貪錢」但純品。我以為會有他們為錢反目互相懷疑等情節,但他們感情要好,這方面令我看得有點感動。戲中連壞人也不太壞,實在是套「合家歡」影片。

電影包含社會諷刺,包括警察無能、人民不信任政府,但只是輕輕帶過。總的來說,這是套令人看得輕輕鬆鬆的喜劇。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hkiff 2017】《溫柔女子》(A Gentle Woman)



導演︰羅拔布烈遜(Robert Bresson)

電影改編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短篇小說The Gentle Creature。當舖老闆愛上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客人,後來娶她為妻。但婚後,她經常悶悶不樂,又與其他年輕男子相見。老闆十分妒忌,但妻子不是籠中鳥,她有她外出的自由,老闆只能在她外出後到處找尋她...... 到後來,這段婚姻危機好像有曙光,但妻子卻突然自殺,原因不明。

電影採倒敍形式,妻子的屍體被搬回床上,然後當舖老闆就開始絮絮向家傭訴說他和妻子的故事。老闆說話不帶情緒,像在向開會講公事,又或是向警察陳述案情/戀情。家傭也只是默默地聽,同樣不帶情緒。

【hkiff 2017】《東京夜空最深藍》(The Tokyo Night Sky Is Always the Densest Shade of Blue)


電影由《字裡人間》的導演石井裕也編劇和執導。他今趟不是改篇小說,而是改篇女詩人最果夕日的詩集。

男主角慎二是地盤工人,雖然是打散工,卻因為為東京將舉辦奧運而工作機會不斷。他自小有一隻眼瞎了,因而有點自卑。女主角美香是護士,夜間在酒吧當陪酒女郎。日本的色情事業分得很細,她就只是陪男孩子在很多年輕人出入的酒吧喝喝酒,說說笑而已,與客人連身體接觸也沒有。

美香是個很cool的人,有點憤世嫉俗。有次在醫院見到一個有小孩的年輕男人因為妻子過身而傷心萬分,她內心對那人說「不用擔心,很快你便會忘記這種傷痛。」她對死亡沒有大反應,可能是源於她母親的死。她母親在她小時候過身,她懷疑母親是自殺,覺得被母親遺棄,但她父親一直不肯告訴她真相。可能自此她便不大認真做人,不大對人投入感情,怕受傷害。

慎二是個對人很好的人,只不過話多了一點,經常被另一地盤工嫌煩。他與一個年輕地盤工(松田龍平飾演)、一個中年阿叔地盤工和一個菲律賓地盤工(只有他是長工)經常在一起工作,互相照應。但他們也只是同事關係,不算知心好友。慎二也與老鄰居友好,經常探訪他,說是去借書,其實也想關心一下老人家。

一宗死亡事件,將慎二和美香拉在一起。慎二很快被美香吸引。但這兩個年輕人,一個這麼怪,一個看事物這麼灰,他們能走在一起嗎?他們會快樂嗎?他們有將來嗎?

電影拍得很文藝,淡淡然的,著重角色的內心世界。美香不時讀出原著的詩句。「死亡」是電影一再出現的主題,角色也幾次提到「311大地震」。都說東京的輻射量高,想到這,美香更加看不到將來。東京繁華熱鬧,但身處其中可以很寂寞。都市人只顧著看手機,縱使天空多美,都不會抬頭望,也無視天天在街頭賣唱的女孩。其實美香本身並不冷漠,她只是戴著面具做人,就只看慎二能否融化她的心。

之前看過石井裕也的《蜆貝小小姐》和《字裡人間》。前者是在第34屆電影節看的,當時不大喜歡。(現在才發現兩套的女主角是滿島光!)《字裡人間》我則很喜歡。至於這套,我覺得拍得有點散,但是,這種「散」,又頗配合電影那「詩」的性質。女主角讀出的詩句感覺是年輕人的語不驚人死不休。想起來,她個性不討好,很難相處。但現實中,我又真的認識一個與她有點相像的女生。我和她做不了朋友,但又欣賞她的特立獨行。或者,將那位女生拍成電影是會好看的。有個像慎二的男生喜歡她,也有說服力。

喜歡電影的結尾。

p.s. 兩套日本片中的年輕人都不斷吸煙,日本真的這麼多年輕人吸煙嗎?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hkiff 2017】《愚行錄》(Gukôroku)


導演︰石川慶  編劇︰向井康介、貫井徳郎

《愚行錄》的電影海報由不同角色的大頭相組成,令我想起《渴望》和《怒》的電影海報。《渴望》是套很很可怕的電影,看完後我有種受創的感覺。《怒》我未看,但見有人說兩者有相像的地方。我猜是因為兩者都涉及一宗命案,兩套電影裡的世界都很灰暗。

電影由日本推理作家貫井德郎的小說改編。在寧靜的中產住宅區,一家三口被人入屋滅門,案件過了一年仍未破案。雜誌社記者田中(妻夫木聰)決定重新調查這宗慘劇,希望破解真相真相。田中逐一訪問遇害夫婦的身邊人,發現這對郎才女貌的年輕夫婦背後的黑暗一面。另一方面,田中的妹妹(滿島光)因為疏忽照顧女兒被補。她看起來精神異常,警官懷疑她小時候也經歷過父母的疏忽照顧,希望從她與田中口中找出真相。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hkiff 2017】《無盡詩篇》(Endless Poetry)



hkiff那個短短的trailer用了這套戲中的四個片段,證明這套戲的影像吸引。

《無盡詩篇》(Endless Poetry)是智利導演阿歷恩曹.佐杜洛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的新作,是他的自傳五部曲的第二部,公映時他87歲。有影迷擔心他有生之年拍不完五部曲,但如果他至死都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也是種幸福吧。

佐杜洛斯基是cult片大師,作品離經叛道,影像奇詭,帶有超現實風格,有些場面帶有挑釁性,令人不安。聽說他最有名的《鼹鼠》(El Topo)和《聖山》(Holy Mountain)都不易消化,但我暫未有機會看這兩套。

而他拍的自傳,據說是他最易明的作品。我在2014年hkiff看了第一部——《現實,舞吧!》(Dance of Reality),覺得很好看,見今年有第二部《無盡詩篇》,當然買票來看。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hkiff 2017】《詩人當自強》(Window Horses)


(導演、編劇:Ann Marie Fleming 女主角配音︰Sandra Oh)

對加拿大有感情,所以選了套加拿大電影Window Horses(詩人當自强)。

年輕加籍華裔女孩Rosie Ming,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波斯人。父親在她七歲時離家而去,母親早逝,她與外祖父外祖母在加拿大溫哥華居住。Rosie愛作詩,自資印了幾本詩集後,竟獲賞識,獲邀參加伊朗設拉子(Shiraz)的詩歌節。她崇法,最渴望去的地方其實是巴黎,不過從未出國的她,又豈會放過這個機會?雖然祖母反對,幸好祖父開綠燈,在她臨行時還給了她一隻錶傍身。

第一次到伊朗的她,一不做二不休,買了保守的全黑chador(伊朗女性服飾,包覆全身,只露出臉孔,是當地最保守家庭的女子才會穿著) 穿著, 顯得與其他人格格不入。又因為她“唱”出自己的詩,獲保守評審給予低分(她到達後才知詩歌節有競賽部份)。隨著她與主辦或參加詩歌節的伊朗人交流,她才多了解一些伊朗文化和詩歌傳統,認識了波斯著名詩人魯米(Rumi)和哈菲茲(Hafiz)。我也跟著上了一課伊朗文學課。

【hkiff 2017】《唔多掂老師》(The Teacher) (Učiteľka)


(導演:  Jan Hrebejk 編劇: Petr Jarchovský)

《唔多掂老師》裡的老師Maria Drazdechova不只「唔多掂」,簡直「離晒大譜」!

電影背景是1983年的捷克斯洛伐克,這兩個國家當時合併了,而且由共產統治。在一間初級中學,老師Marie在開學第一堂課便著每個學生講出父母職業,她用筆記本默默記下。為的不是了解學生, 而是了解他們父母的「用處」!醫生律師有錢太可為她提供專業服務,贈送她名貴禮物。低下階層父母也有其用處︰維修電器、焗蛋糕,甚至代為購物。學生放學後也得到她家幫忙做家務,誰叫她是個喪夫的「弱婦」呢?她總以「人要互相幫忙」合理法自己的行為。


你不幫忙,或不讓子女幫忙嗎?那你的孩子便有得好受!誰知道你的子女成績大跌,是因為他/她懶惰、沒資質,還是因為老師勺難和向其他「乖學生」放水呢? 誰能證明?

因為她是共產黨要員,後台硬,校長和主任不敢開罪她。幸而有家長投訴,學校可名正言順開家長會討論。赴會的家長怎麼看此事?富有家長不介意付出少少確保子女前途,反正成功人士不一定靠實力,對子女能幫便幫。 敢站出來反抗的,是子女最受害的那對家長,以及最「牛精」又最有正義感的那位家長(而不是法官和律師)。這幾位家長成了「搞事分子」。其他的家長,是沈默的大多數,富有家長嚇一嚇,他們便不敢發聲。

但是,投訴書沒有足夠簽名的話,便不能投訴老師,最終結果會如何呢?

電影一邊拍老師一直以來的種種惡行,一邊拍家長會情況,讓觀眾快速地了解全局。想不到除了指使家長為她服務,這位老師還有一招。她看上了一位學生的單親父親,對他大獻殷勤,這學生也因而受寵。那位父親默默受辱的樣子,很妙!

電影拍得有幽默感,也有溫馨感人之處,甚至有催淚位。很喜歡那幾位受害細路和家長的演出。


意想不到的是,原來電影由真人真事改篇,不過未找到資料,不知改編了多少。 學校是社會縮影, 這種失德事件(賄賂, 利益輸送......)到今時今日仍在世界上不同地方不同行業內發生,可悲!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hkiff 2017】夜行動物(Nocturnal Animals)

(很喜歡這張海報。 Susan腦中的Edward,很貼題。)

和朋友談起hkiff會看哪套電影,我說會看《夜行動物》(Nocturnal Animals),朋友說想先看原著小說(小說在1993年出版,作者是Austin Wright。原書名為Tony and Susan) 。 之前某個星期六日要工作,為了令自己心情好一些,下班後衝到書店買了這本書來看。

如果想讀電影的原著小說,先看書還是先看戲好呢?先看書的好處以乎較多。 看書的想像突間較大,不會被電影影像和所選演員框死了。 先看書,看戲時可順道研究編劇和導演在原著上作了哪些改動,比較過程很有趣。 再者,看書比看戲多花很多時間,看完戲後,知道故事內容和結局,未必能再提起勁看書。

雖然如此,但我看書速度太恨,結果看了三份一便要去看戲。 我打算先寫觀後感,看完書後才寫讀後感。

這套電影之所以引起我的興趣,是因為它有很多我喜歡的元素:導演是Tom Ford (很喜歡他的前作A Single Man),男女主角是我喜歡的演員Jake Gyllenhaal和Amy Adams(仍回味她在Arrival的演出)。 題材與寫作有關,有懸疑成份。還有何理由不看?

電影的人物設定與書中的稍有不同,我先講電影的角色設定和內容:藝廊老闆Susan是社會裡的上等人,她從事一個亮麗的行業,住大屋,有位英俊的丈夫。 但她並不快樂。 她感到自己的行業無趣,每日接觸的藝術品沒有靈魂。她與丈夫相敬如冰,女兒長大了,不在身邊。她覺得內心空洞,她夜夜失眠。

有一天,她收到離婚近廿年的前夫Edward寄來他的小說手稿,書名叫《夜行動物》,寫明是獻給她的。 他請她讀這本小說,並說將會路經她住的城市,可相約見面。 於是她便開始讀這本小說。《夜行動物》說的是中年男人Tony Hasting載著妻女在夜間行車,到他們的別墅度假,想不到途中遇上三個惡混,並發生爭執。Tony想息事寧人,但惡混步步進逼....... Susan想不到個性溫和的Edward會寫這樣一個驚悚故事,想不到以往寫作才華平平的Edward會將小說寫得如此引人入勝。 Susan不禁回想和Edward相處的往事。 Edward究竟想透過小說表達什麼?

電影一開始,我便比較電影與書的分別。 Susan和她丈夫的職業,她現在的家庭狀況都和小說不同。小說中的Susan是位英文老師,所以評Edward的作品時很有自信。 不過作為一個cynical的人,我也相信她會很有自信地評Edward的作品。 而且作為藝術界的女强人,她的妝可化得更濃艷,打扮得更奪目,反襯她內心的空虛。因為是講藝術界的,影像可更為豐富,如開首那場展覽開幕表現,和那間有格調的辦公室。 Jake Gyllenhaal一人分飾兩角︰Edward和書中的男主角Tony。 書中男主角的職業為大學教授,我覺得很重要,但電影沒有提及。Jake Gyllenhaal的外表與書中的Edward和Tony不同,Jake外型較為壯碩,亦不太像教授。 不過他可塑性强,憑演技「搭夠」。 我還未看到書中的警長大放異彩的部分,所以看電影時見到Michael Shannon演的正義警長,喜出望外。 想不到最可怕的那個壞蛋Ray由Aaron Taylor-Johnson 飾演,他在此角來個大變身,不說我也認不到他呢!他在此戲的演出更為他帶來金班獎最佳男配角獎項。

這套電影的結構複雜,但導演將故事講得清楚。 至於Edward的小說與現實的連繫、當中所藏的象徵意義和符號,不是一時三刻能夠令人明白,觀眾可有不同解讀,而這亦是看這套戲的樂趣所在。

年輕Edward為人浪漫敏感又真誠,吸引了年輕的Susan。 但他一心想做作家,甚至因此綴學,沒有穩定和豐厚的收入。 你要知道,做作家不一定能夠成功。年輕時的寫作夢,隨時有可能令他成為一事無成的中年男人。 Susan媽媽反對女兒嫁給Edward,她知道女兒性格強勢,看穿女兒不想要一個懦弱的丈夫,說她將來必會後悔。她勸女兒不要與Edward結婚,因為她將來必定會傷害對方。她說在Edward童年時已看出他個性懦弱,這令Susan非常反感。Susan說,Edward才不懦弱,他的堅強在另一方面,只是母親看不到, 她才不會像母親如此勢利殘酷。 母親說,女兒長大後終究會變得像她的母親,Susan不信。但後來她真的變成這樣,令Edward不敢相信。我覺得很悲哀,Edward終究還是被她恨恨傷害了。 不知那時候,Susan有沒有想起母親的話?

想不到作者將這樣一個尋常的情人決裂故事寫得別出心裁,文學性強。 而導演選了這樣的一個故事來改編,可謂向難度挑戰。 可能Tom Ford喜歡拍人物的內心世界。 Edward的著作代表了他的內心世界, 小說內容牽動著Susan的情緒, 令她回憶舊事, 令她猜想Edward寫小說的用意。 Su但Susan看書時在想什麼, 導演卻沒有讓她用言語講出來,而是通過她的一舉一動、表情和眼神來表現,對導演和演員來說都有難度。很欣賞導演擅於用影像來講故事, Amy Adam亦配合得很好,眼神充滿感情。她在Arrival的角色也是話不多,但內心波濤洶湧。原來她擅長演這類角色!

至於我對“戲中戲”的看法與解讀, 就讓的看完書再談吧!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hkiff 2017】Fritz Lang《三生記》(Destiny)



 

《三生記》(Destiny)是1921年的默片,是以《大都會》聞名的導演Fritz Lang較早期的作品。 影片經全新數碼修復,片首有一串資料告訴觀眾電影經過了怎樣的修復。

這是一個童話故事: 死神進入一個小鎮,買了墓地旁的一塊地,築起高牆,建立堡壘。 但圍牆沒有任何入口,只有幽靈能夠進入。 鎮內有一對年輕戀人,男子的生命已到盡頭,被死神帶走。 女子極度悲傷,想盡辦法找到死神,苦苦哀求他歸還情郎。 死神帶她來到堡壘一間充滿蠟燭的房間,說每支蠟燭代表一個人的生命,燭滅代表人的死亡。 上帝決定每個人生生命的長度,他是上帝的使者,只是執行任務,自己也討厭這份工作。 女子相信「愛能戰勝死亡」,他也不知道是否如此,但願意給女子一次機會。 他請女子進入三個將死的人的人生,如果她能令三人中最少一人免於一死,他便讓她的情郎復生。 之後,導演便帶觀眾進入三個不同國度,道來三段故事。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hkiff 2017】塔可夫斯基 《潛行者》(Stalker)



這是一套富哲學性強的科幻片,探討信仰、科技、人的慾望、人生意義等議題。 全片160多分鐘,節奏慢,要在電影院我才有耐性看完, 還要克制住想睡的慾望及逃走的衝動。

故事大致是說自從殞石墮落於某個地區後,該地便成為禁區,無人得以進入。有傳裡頭一座廢墟內的一個房間,會為進入的人實現願望。於是有人擔任「潛行者」的角色,像導遊般帶領遊客潛入禁地,避過重重陷阱,進入房間,以實現他們的願望。男主角是一位「潛行者」,曾為此坐牢。而眾所周知,「潛行者」會誕下有問題的孩子,他便有一個與常人不同的女兒,但這無阻他的決心,但他仍渴望帶人進入禁區。這一次,在太太的激烈反對下,他堅持帶領一個科學家和一個作家闖入禁地......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從《告別有情天》想到工作的意義



這套戲我佷久以前便想看了,留意了很久,終於找到DVD。

《告別有情天》(The Remains of the Day)說的是一個管家的故事。在勳爵家工作多年的Anthony Hopkins,在大宅換了新主人後,終於下定決心放個假。他趁此機會相約已離職二十年的前女管家Emma Thompson見面,表面是想邀她回來工作,實則是想延續當年沒有開花結果的一段情......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人人評論La La Land


La La Land (星聲夢裡人)拿了很多奬,越多奬便越多人談論,好不熱鬧。越多人談論便出現越多兩極意見;有人大愛,亦有很多人說不過爾爾,或說看後感到失望,或嫌橋段老套。最好笑的是,我在Facebook轉貼了一篇我覺得寫得好的影評,有朋友留言說自己膚淺,看戲後沒有這麼多感受。另一邊廂,有人認為電影膚淺,於是喜歡這套戲的朋友便說自己是庸俗的人,才喜歡這套庸俗的戲。一時之間,喜歡或不喜歡這套戲,代表你「有品味」或「沒品味」!怪的是,這「有品味」和「沒品味」沒有統一說法。在這個人人都要表態,又人人都看別人表態的年代,對別人的取態似乎不必太上心。

除了喜歡還是不喜歡電影,這戲還引起了其他討論。有人說電影是拍給女人看的,又有人說是拍給男人看的。有人比較二人的夢想高低難易。有人說Mia自私勢利,又有人寫文為她平反。有人說最後的what if是男方的想像,有人說是女方的想像...... 就讓我順道講講自己的看法。我覺得電影沒有特別拍給某個性別看,是否喜歡這套電影也非關你是男是女。至於二人的夢想,我不清楚Mia是真的喜歡演戲,還是喜歡當明星。我覺得兩者是不同的。 (講開又講, 如果沒人看我的blog, 我會繼續寫嗎?) 不過尋夢又好像不能這樣評價高低。至於Sebastian,他的夢其實較易實現。他本身有音樂才華,只要儲到錢,他的夢想不難實現。而當明星,就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不像Sebastian般自信滿滿,Mia不時懷疑自己的才華,怕自己走錯路。我是同情她的。至於有人說Mia自私,我可從沒有用這種眼光看她。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人皆跑數

香港的生活壓力很大。

有在紙媒工作的記者朋友告訴我,隨著新媒體興起,份份報紙都要有網上版之後,公司就要求記者跑page view(網頁瀏覽量)。一則新聞也要鬥多人看,記者唯有越寫越juicy。讀者想看什麼,他們便給什麼。另一位在網媒當記者的,想做有意義的題目,但老板嫌她的文章page view不夠,經常捽數,壓力大得可怕。記者幾時變了sales?在這種要求之下,記者還能作嚴肅報道嗎?

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我喜愛的愛情電影(下)


6. 《幻海奇緣》(Edward Scissorhands): 這是我少女時期最愛的電影,重看無數次。戲裡的愛情純真浪漫,Winona Ryder在「雪」中起舞那場美極了。最後Edward獨自在古堡製作冰雕,配上那夢幻的配樂,十分淒美。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我喜愛的愛情電影(上)

前陣子如常上IMDB找電影資料,發現自己當了IMDB會員十六年。我的參與度不高,多數只讀不寫,又很少為電影評分,難得做了多年會員,於是便用用它的"Your List"功能,製作了幾份名單。其中一份名單,是"All Time Favorite Romantic Movies"。

我不是太迷愛情片,亦錯過了很多經典,如《北非諜影》(Casablanca),名單上的戲只是我當時能想到的,或對我有特別意義的。




1. 《人鬼情未了》(Ghost)︰這套戲在香港很旺場,記得我與母親在UA金鐘戲院看,買票的人龍排至街外。 有遺憾的愛情最令人難忘,一對這麼相愛的戀人,這麼快便陰陽分隔,令人惋惜。男人死後依然守護著女人,十分深情。不過這套戲不只悲情,還有幽默惹笑之處,令人又哭又笑。那經典的主題曲我至今仍覺十分動聽(雖然當年有段時間聽膩了)。

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越來越奇: 阿西莫夫的《曙光中的機器人》(The Robots of Dawn)

"curiouser and curiouser"這句來自《愛麗絲夢遊仙境》的話,可用來形容阿西莫夫這個機械人系列。

繼上次偵破Solorist星殺人事件後,警探Baley在《曙光中的機器人》(The Robots of Dawn)中再次出動;今次查的,是「謀殺」機械人事件。在人形機械人Daneel的家鄉Aurora星發生。


上集的Solarist美女Gladia在今集繼續出現。為什麼?因為她移民去了Aururo星!需要愛情的她在Solaria得不到滿足,聽Baley勸告移居到這個人口較多的星球。在這裡,她可與人接觸,可享有愛情和自在地享受性愛,但Aurora星的人是Solaria人的相反,對愛情和性都看得隨便。他們享有性愛自由,但他們不懂得愛。Gladia還是念念不忘
Baley。但Baley住在地球,有妻兒,又比他短命幾倍,大家註定不能在一起。寂寞之下,她將感情寄託在繼Daniel後另一個人型機械人身上。諷刺的是,她這個「第二任丈夫」也被
殺了。Baley便是獲派來查此案的。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那個美好的年代︰西西《試寫室》



西西的《試寫室》,收錄她於1970年替《快報》寫的「我之試寫室」專欄文章。

活地阿倫在《情迷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表示,人總愛懷舊,每代人都夢想回到過去的年代。而這本《試寫室》,就令我渴望回到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那個年輕有活力的香港。

馬世芳在序言〈那時我城正年輕〉這樣寫︰
「這批四十多年前的專欄文字,連作者自己都遺忘了,卻生動地留下了當時香港青年人的生活側寫,以及一位始終好奇觀看這一切的作者形象。這裡的香港,是一座年輕的、朝氣蓬勃的城市。西方青年文化大潮東來,從電影、時尚到搖滾樂,愈來愈多青年懂得追求更豐富的文化生活,也都願意費心讓自己活得更有風格。」

2017年1月26日 星期四

害怕與大自然接觸的地球人︰阿西莫夫《裸陽》(The Naked Sun)


《祼陽》(The Naked Sun)的故事接著《鋼穴》發生。上集Baley查案有功,今次竟被派到外星Solaria查案,與他一同被派去的還有Aurora的人型機械人Daneel。有趣的是,因為政治原因,Daneel要隱藏機械人身份。

為什麼Solaria的案件要其他星球的人助查? 原來這是個物質豐盛,人口稀少的星球。那裡的成年人全都是獨居的,一個人坐擁大宅和一萬個機械人(並非人形)。他們愛獨處,為了繁殖需要才勉強和政府分配下來的人結婚。結婚後大家還是分開住,每隔一段時間才見一次。在這樣的狀況下,要殺人很難。而且他們不缺錢,又無甚愛愛恨情仇,很難想像有人會動殺機殺人。所以,在這次兇案中,死者的妻子Gladia是唯一一個嫌疑犯。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好黑︰《黑鏡》(Black Mirror)


《黑鏡》這個劇名指的是電視、電腦、智能電話、iPad等電子產品上的黑色螢幕,這塊黑幕像鏡子一樣照出你的倒影,也照出你黑暗的內心世界。人類被科技和社交媒體牽著鼻子走,高科技帶來的後果,你我都可能承受不了。這套劇的內容十分黑色,創作者對我們的近未來有可怖的想像,令人看得如跌深淵。

我之前看了第一、二季,但每季都漏了最後一集沒看(前者有三集,後者有四集)。早前趁假期看了第三季(共六集),順便補看之前漏了的。真的是一趟黑色旅程!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充滿濃濃的八十年代感覺︰Stranger Things


早聽說Netflix的劇集Stranger Things好看。有人說此劇帶有Steven Spielberg《E.T.外星人》的影子。Stranger Things一開頭,便是四個小男孩在玩角色扮演遊戲(RPG game)Dungeons & Dragons(D&D)的場面。故事背景是八十年代美國,那時大眾沒有互聯網、沒有手機,小孩子會結伴玩這種沒有畫面、沒有聲效,只靠想像力來玩的RPG遊戲(其實我很想玩一次,但沒機會)。

這四個小子Mike, Lucas, Dustin和Will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他們在學校同被惡霸欺負,分別被改花名Frogface(因為他的臉型), Midnight(因為他是黑人), Toothless(因為他患上罕有症病,門牙遲遲未長出來)和Weirdo(有藝術氣質、個性纖細敏感、身材瘦小的男孩子容易被欺負)。雖然如此,但只要能避開惡霸,不正面交鋒就好;他們四人團結一致,便無所懼)。但是,有一晚,當他們如常在Mike家玩D&D後,Will在回家途中失蹤了。故事由此展開。Will的三位老友、他的母親(Winona Ryder飾)、他的哥哥、鎮上警長,皆拼命尋找他的下落。原來這單失縱事件背後有重大秘密,過程中越來越多人牽涉在內......

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

結合科幻與偵探: 阿西莫夫的《鋼穴》(The Caves of Steel)


聽完李偉才的《三體》講座,便決定找一些科幻經典來看。 知道Issac Asmiov(阿西莫夫)出過一系列機械人短篇小說,便到Amazon找來看,怎知一時胡塗買了他的長篇小說,於是將錯就錯看下去。

這本The Caves of Steel(中譯《鋼穴》, 1954年出版)是Elijah Baley和機械人R. Daneel Olivaw合作查案的第一個故事。 此書結合了我喜愛的兩大小說類型——「科幻」和「偵探」,實在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