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0日 星期一

勾起我的可怕記憶:《追想五斷章》


每星期可靜下來寫blog的時間不多,我累積了一堆題目想寫,不知道應處理「欠稿」好,還是先寫最新的題目好。本想寫電影About Time和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但已忘了自己想寫什麼。還有,已看了今年的收爐電影--《發夢王大歷險》(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可以寫回顧了...... 怎麼辦?

還是先寫米澤穗信的《追想五斷章》吧,趁記憶還未完全消失。

2013年12月28日 星期六

飢餓遊戲2 (Hunger Games 2: Catching Fire)


我覺得Hunger Games第二集比第一隻好看,可能因為已進入戲肉,也拍得緊湊。我欣賞電影沒有多餘的說話和場面;畫面能表達的,便不多作解釋。如Katinss得知自己要再參加遊戲,鏡頭只對準Jennifer Lawrence的臉,她母親的反應只由一串可怕的哀鳴表達,那聲音叫人心悸

X女廚房之聖誕大餐



雖然不常煮菜,也煮得不太好,但我其實蠻享受烹飪。

今年聖誕,父母回來過節。西方人在聖誕節當晚多會回父母家,一家人聚餐。在家裡吃飯的感覺,比在外吃溫馨,於是,我便打算在這晚做大廚,弄一頓「聖誕大餐」給他們吃。

最先敲定下來的菜式是蘑菇湯,我曾跟小貓伊藍blog的食譜做過一次。那次準備不足,沒放雞湯、忌廉和洋葱,只放了奶,不過也很好喝。白蘑菇本身是很好吃的食物,好像怎樣煮也不會煮壞。不過這食材很貴,紐西蘭進口的要39元一盒,我唯有一盒用紐西蘭的,另一盒從街市買(10元)。今次我依舊不放雞湯,只放忌廉、奶和水。至於份量,我通常不會全跟,只憑經驗和直覺來作改動。

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一班耆英遊澳門(下)

這篇想說的,是與老人家旅行時要注意的地方,部份是今次澳門之旅觀察到的。我還未想得很仔細,將來或許會作補充:

一班耆英遊澳門(上)


上星期取了大假,與父母及一班親戚遊澳門。團友包括住在香港的兩位姑姐(姑且稱她們作「醒目姑姐」和「耿直姑姐」),從澳洲回來渡假的叔叔嬸嬸(他們在蛋撻事件出現過),他們的兒子(我的堂細佬)與兒子的女友,以及住在鄉下的姑姐姑丈(她是「保健姑姐」,稍後便知原因)。我們住在氹仔的Holiday Inn,逗留三天兩夜;醒目姑姐是領隊。

知道我去澳門,同事問我會到哪些地方,又給了我一些旅遊建議,但今次我不是領隊,沒有決定權。而這次家族旅行,團友多為老人家,玩法自然不同。

2013年12月15日 星期日

好友結婚了

本於好友結婚前出此blog文,怎知太忙,一拖拖到現在......

知道好友要結婚,一點不意外。組織家庭是她長久以來的願望,她在愛情路上又經歷過不少波折,很高興她如願以償。

但同時又心情複雜,我好友是大忙人,單單拍拖、工作和上教會已用去她很多時間,一直都比較難約,將來應會更難約。

我和她在小學便認識,很投緣,一直是最好的朋友,但人越大,越發現彼此性格和價值觀的不同。而當中最大的不同,在於她很願意建立人際網絡,亦不怕與人建立關係。我則內向得多,只喜歡與三五知己相聚。我不介意認識新朋友,但我要選志同道合的。現在不上教會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為我在教會感不自在,我在眾多會友中感到無處容身。我只想與好朋友講心底話,而不想對著一班人「分享」(而明知道,有很多事是不能在團體中分享的)。我的想法和很多教友的想法亦不相同,而談到某些話題,我不想永遠沈默。

我是個比較幼稚的人,沒有好好為自己打算,只愛逃進我的夢幻小世界裡;她則面對現實,為前途努力。在某次對話中,我被她勸勉;我知道她的出發點是好,但我想的就是與她想的不一樣。或者不存在誰對誰錯的問題,不過她的付出,是有收穫的。耐心經營人際關係,令她有很多朋友;努力經營感情關係,令她找到一個好伴侶。不能迷信緣份,努力也是很重要的。

好友結婚,我很榮幸當她的伴娘(第三次了,要收山啦)。那天很長、很忙、很累,我是伴著她身邊的人,但也覺得好友離我漸遠。幫助她辦婚禮的姊妹,都很能幹。整個婚禮連酒席,需要很多人幫忙、配合,她都安排得井井有條(雖然兄弟姊妹擺過不少烏龍),我卻幫不上什麼忙。那天她很漂亮;那天她在婚禮的發言很好;那晚她在台上自彈自唱,歌聲悅耳;那天她是個漂亮大方得體的新娘。那天,她成為了X太,以後會冠夫姓,她踏入了人生另一個階段。自己的小煩惱好像忽然變得無足輕重,無從與她傾訴。她年紀比我少,但現在,我覺得她比我大。

過了一星期,我以為我已適應了她已婚的身份,怎知,看到她在facebook說「老公」二字時,還是感到不慣。以後,她最親密的人是她的丈夫。唔...... 要再過一段時間我才會習慣吧。


2013年12月9日 星期一

【台灣行】文青天堂

台灣是公認的文青天堂,藝文活動多得很,展覽、小型演唱會、話劇、講座、手作坊、創意市場,任君選擇。文青可去的地方有很多,除了人所共知的誠品外,還有西門紅樓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松山文創園區好,丘(在信義的四四南村有一間,在天母也開了一間)、好樣本事(「好樣本事」是書店,「好樣VVG」這個品牌還有其他店,包括高級餐廳、甜品店、舉辦兒童手作及遊戲課的中心等)、小小書房海邊的卡夫卡等。他們的雜誌也很精彩,如《小日子》、《Sense好/感》、《蘑菇》和刻意只出三期的《練習》(只有試刊號《一個人》、創刊號《在一起》和停刊號《說再見》,詳見網絡文章:《練習》三期便停刊)、《ppaper》等。台灣人在這方面走得很前,能結合藝文與生活,將之變得平易近人,也將之變得很美;於是種盆小植物、烘個蛋糕、煮個麵、手作一件飾物、跑個步也可以變得很文藝。

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台灣行】冷清bandshow v.s. 爆場unplugged



  


看bandshow,買不到票或站得太後被人擋著固然是苦事;但是,當觀眾少得你可在場內閒逛,那種感覺更壞。雖然你可望清楚每一位表演者,雖然你可以走到台前拍照,好像可以「擁有」他們似的;但這時候,你會情願人多得將你擠到角落去。

2013年11月19日 星期二

【台灣行】日全食


台灣美食多,而我與朋友都有心頭好;她愛刀削麵、苦瓜茶,我愛臭豆腐、可麗餅。但其實還有很多很多,不過我們食量不大,去個幾天根本吃不完。

這篇文,是我的台灣之旅飲食記。

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

【台灣行】重新發現西門町


台灣的西門町,感覺就像香港的旺角,有步行街、流行服飾店、日韓偶像精品、電影院、刺青店,是年輕人消費娛樂的地方。近年去台灣,已不再去西門町,因自覺超齡,又覺得那裡沒什麼好看。

不過,今次在台北的落腳處,就正正位於西門町。在台北找地方住,我一向不在行,自己去的兩次都住青年旅舍,還住過一間比較恐怖的。而我和朋友定旅行日子時,都沒為意原來我們會在雙十節到台北!於是酒店便更難找了。我們不想住太貴,又不想離市區太遠(畢竟已享受過清境民宿了)經一番努力下終在西門町找到住處。

2013年11月6日 星期三

【台灣行】神奇手信品牌--日出(宮原眼科篇)


日出宮原眼科店(這店的介紹,可參考inanna的《宮原眼科的歷史形態》)很容易到,從台中火車站往前走,不到五分鐘便到。

未見大門已見到長長的人龍,心想「糟了!難道要排隊入場?」然後我們發現人龍是排隊買日出冰淇淋的。原來日出除了賣糕點還賣雪糕和珍珠奶茶,分為三個獨立店面,雄霸一整條街,煞是壯觀!

2013年11月4日 星期一

【台灣行】神奇手信品牌--日出(文案篇)


台灣人的市場推廣滿厲害的。誠品書店應該是香港人最熟識的例子;書店的設計、格局、佈置、宣傳品、文案,都很漂亮、有品味、有心思,而且成為了一種風格,即是,你會說某間店的設計「很誠品」(如同你會說某些商品「很無印」一樣)。

李欣頻固然是誠品書店最有名的文案寫手,但我不只在誠品,我還在台灣其他地方見到寫得超好的文案。台灣人,仿佛個個都能寫。而設計得漂亮有特色的店舖也有很多,較有名(和我較熟)的是「好樣」(好樣本事、好樣棒棒、好樣餐桌......),還有文創區內的小店、獨立書店、cafe,甚至傳統食店...... 好設計根本到處都是!

2013年10月31日 星期四

【台灣行】住在清境


聽到我又去清境,台灣躉同事問我:「又去?!有什麼好去?」直覺得我浪費旅行時間。

如不是自駕遊,又對綿羊沒興趣的話,清境的確比較沈悶;只有遊客中心,什麼瑞士花園和養著羊和馬的「清清草原」。不過,住在清境則是無比舒服的事。試想想,群山圍繞,清風送爽。玩過後於六時在民宿吃飯(新鮮菜蔬,清淡口味),再啖一顆馳名水密桃*,然後在附近散步,欣賞美景;又或者坐在花園,看看書。晚上可以步出房間看星星。經過一晚好眠,第二早五時許一睜眼,便看到房窗外那被朝陽染紅的天空;到露台吸一口清新空氣,再睡個回籠覺!睡飽後,起床吃早餐、收拾好行李後,可悠然地在附近散散步、拍拍照,直至「共乘車」來接。是否很寫意呢?

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

【台灣行】國立臺灣美術館


上次到台中只有個多小時逛這座亞洲最大的美術館,今次可好好逛一下。去年欣賞的是版畫雙年展,今次碰到的則是《返常:2013亞洲藝術雙年展》和《超級關係--2913國際科技藝術展》兩個展覽。(網址www.ntmofa.gov.tw

是次展出很多元化,包括畫作、照片、裝置藝術、互動裝置、錄像、舞台劇等等。甚至利用到參觀者的手機和Facebook帳號來玩。

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

兩個人遊台灣


上兩次到台灣,都是獨自一人去的(上一次有在那邊約人,不過大部份時間都是自己一人行),今次有同伴一起去,雖然與上次行程差不多,但感覺完全不同。

去年我先到台北,到南港展覽館看Radiohead演唱會,到中正紀念堂看達利展,到歷史博物館看立體書展,到小小書房、Page One、敦化誠品和敦化南路的好樣本事看書,去好。丘吃飯。然後坐火車到埔里上清境,去「青青草原」看綿羊秀、住與世隔絕的民宿,再到台中逛逢甲夜市、勤美城品、國立美術館和附近的綠園道(也可說是特色餐館區)逛,然後回港。

今次反過來,先到台中,逛國立美術館和逢甲夜市,再上清境住一晚,第二天回台中火車站買手信,即日坐火車到台北。

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台灣音樂

快(又)到台灣旅行,朋友和我都想聽音樂,於是我上網搜尋。

有音樂表演的地方,我只知道女巫店和海邊的卡夫卡。怎知在搜尋時,給我發現了Legacy mini@amba和華山創意園區等場地。

幾個地方在星期五、六晚都有演出。因為不認識演出的歌手/樂隊,我便上youtube(偉大的發明!)試聽。不聽尤自可,一聽,覺得個個都好聽!

很多表演都要到台灣才能買票,但到達後又不知道是否還有票,亦要夾行程。要隨緣了。

聽到好聽的歌還是開心的,分享一下:

2013年10月3日 星期四

同事們的興趣





不知你有沒有發掘過同事們的興趣?

有些興趣是比較容易被人發現的,如種花(會將盆栽放在枱頭)、養寵物(會將相貼在枱頭或放在錢包裡)、打網球(球拍這麼大)、攝影(總是有辦法知道)等。至於比較難讓人發現的,則要看你和那些同事的熟絡程度,或機緣巧合下才會知道。我的同事中,便有跆拳道高手、舞林高手和十字繡高手

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

科技漩渦

一向對新科技反應遲鈍,也並不響往。有一陣子身邊很多人轉用蘋果手機,不斷向人大讚,自動幫蘋果賣廣告。我知道蘋果機的好處,但又怕自己沈迷用手機,堅持不轉;直至後來,開會見客時,見到人手一部智能手機,加上被某朋友說服,我才走去換手機,選了Samsung,用的還不是最新款的。

2013年9月29日 星期日

造一艘帶人們橫渡文字大海的船:《啟航吧!編舟計劃》


一個故事,三個名字。原著名《啟航吧!編舟計劃》,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上映時叫《大渡
海》,在正式公映時改為《字裡人間》。

因為我不喜歡導演石井裕也的前作《蜆貝小小姐》,本不打算看這套戲,但看了inanna的書介,又覺得故事很吸引,於是先看戲,後看書。

故事講的是幾個編辭典的人的故事。「大渡海」,是辭典名,玄武書房辭典部的負責人松本老師決定編寫一本叫《大渡海》的辭典,會加上流行用語,以求符合現代讀者的需求。

編一部辭典是個大工程,動軏三、五、七年,有的甚至要二十多年。但一直與他並肩作戰的編輯荒木打算提早退休。於是看上去適合跑業務多於當編輯的西岡,幫忙從市場部找來一位叫馬締(日文又解「認真」)的編輯來當荒木的接班人。就這樣,他們開展了長達十多年的編辭典工程。

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

X女廚房之焗曲奇

焗曲奇餅一度是我唯一弄得好的食物。

這個Chocolate Chip Cookies的食譜是高中時烹飪班的老師給的,很易造。而且它是drop cookies,即是用匙將混合好的材料「撻」在焗盆上。不需要用模具將曲奇形狀弄圓。

2013年9月21日 星期六

我的激戰

我有一個缺點,是口才不好。

我已經每個月要在上司和幾個同事面前講powerpoint一次,隔幾個月要在幾間公司的同事面前講一次,間中亦有機會要在一班人面前說話。

前者還好,只是十人左右;面對十多人,我每次都講不好。

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

中秋夜

是我迷信嗎?自從小時候有幾年中秋都過得不大開心後,便不大愛這個節日。

明明是很好玩的一個節日啊,又有圓月,又有燈籠,又有月餅;可以看花燈、看舞火龍和野餐;真正是:有得睇、有得食、有得玩。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From YBlog: Farewell Yahoo, welcome Blogger!



Farewell Summer, welcome Autumn!
Farewell Yahoo, welcome Blogger!

我的下一站是: www.gisumworld.blogspot.com ,仍然叫「芝心世界」,歡迎到訪!


下一站,天國(下一站,blogg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5nhGEZs52I

作詞:林夕
作曲:黃耀明/蔡德才
編曲:蔡德才
主唱:黃耀明

明日過後 我的天空失去你的海岸 (我的網誌失去你的關注) 餘下今天足夠我嚮往 
陽光正仁慈地 滑過睡床  
然後 時候有限換來無限奢望
然後公園商店逛一趟
還可以平靜地 望透天邊海角
我已很快樂
改天再訪 若你仍盼望
請吸一口氣證明你開心
(請揮手證明你開心)
請牽一牽掛試驗愛的殘忍
(開開心心請不要試驗我的惻隱)
縮短了永恆 增長了皺紋
於天國再會亦能拾回前塵 (於blogger /wordpress/ sinablog... 再會亦能拾回前塵) 請緊緊擁抱證明你貪心
請輕輕一吻證明這個不是路人 (請慷慨留言證明這個不是路人)
(即使貪心請給我證明我不是路人)
撫摸過雪人 苦戀過聖人
從來未遇過你聲音 多動人
(多麼傷感的笑聲)
明日再會 我的身軀搜索你的身影 (我用google搜索你的網誌)
如下一站不會到天國 (如下一站不會到blogger)
來沾濕我眼睛 做個記認 然後 然後各自夢遊餘下生命
然後彼此都要更高興 如果再無然後 踏過天路歷程
你我可約定
將於哪天 在哪兒暢泳
請勿回望 請勿回望 請勿善忘

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寫食評



不懂寫食經,寫食物,我只能寫出它們是否好吃,和帶給我什麼感覺而已。

有時上open rice網搜尋餐廳,會順道看看別人寫的食評。

我覺得寫得好的,是可以將食物的美味具體寫出來的文章。這些文章令人享受。真不知他們的味覺是怎樣鍛練出來的。

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簡簡單單做義式料理》

有些女人會亂買衣服,我則會亂買書。明知家裡有三、四本意大利菜食譜,還是買了一本回家。

為何喜愛買意大利食譜?最大原因是我喜歡煮意粉和吃意粉。我猜我不會有機會到意大利居住,我與這個國家最近的距離,就只是吃意大利餐而已。我不是廚藝高手,但我愛逛意大利食材店。看到各種意大利麵、橄欖、橄欖酒、風乾豬肉、芝士就開心。

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舊文回顧(下)

繼續post舊文link:

心中的歌:

跟著生活流2006年3月27日
不懂寫音樂,所以講講歌詞。這篇文很短,但我很喜歡。到現在仍不時有「跟著生活流」這種感覺。

2013年9月13日 星期五

重臨又一城

又一城不是一個我經常去的商場,但有時候因工作關係,下班後會順道在那裡逛。

又一城的商鋪很多,但我總是去某幾間。

常餐A:Page One, franc franc, Taste
常餐B:Page One, Log-on, Hong Kong Records
常餐C:AMC戲院,foodcourt

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舊文回顧(上)

(本打算只將這篇文放在yahoo blog,但我暫時沒其他題目想寫,於是也放在這裡吧。新開張想多貼些文。)

想在告別Yahoo blog之前選一些舊文重post,但又不想用copy-and-paste的方法,於是便只放連結。

看回舊文,有點感觸。剛開始寫blog的時候,文筆雖然比較稚嫩,但比現在寫得用心。缺點是寫什麼也長篇大論,不懂吸引讀者。

而錯字這個缺點,一直都存在,回看文章時,總會發現有錯字。只要讓我見到,我都會去改,那怕文章只餘我一個人看。

看回最初寫blog時和blog友們的對話,很有趣(例如朋友留言問我忙到幾時,我答「忙到奈河橋」。真不知自己腦袋是什麼構造,竟會這樣答。)不過早年的blog友,有好些都放棄寫blog了。

我的文章和真人最大的反差是,我行文時用語強烈、愛恨分明,什麼「書是我的正印,電影是我的情人」都寫得出手。真實的我比較內儉,不會如此激情。

本來想選十篇放上來,但自戀的我愈選愈多,哈哈!

2013年9月7日 星期六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原著小說

終於看完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的原著小說。

這是一本青少年成長小說,全書以書信組成。主角Charlie是個十五歲的高中男生,他定期寫信給一位不知名的收件人,將他的生活感受寫下。收件人是誰不重要,讀者可當作這是Charlie寫給讀者的信。

想看原著小說,是因為電影十分好看,而且在網上找到一段精彩的節錄。但是,小說卻比想像中平淡得多。Charlie的書信用字簡單,語氣幼稚,有點像出自小學生手筆。他那句經常出現的It makes me sad(或這句的變奏),看得多令人煩厭。書中對Charlie家人的著墨比電影要來得多,而對Sam和Patrick的描寫則比電影少。或者演Sam和Patrick的兩位演員太突出了,令電影比小說來得精彩。Charlie的選角也一流。音樂對在這套電影中起了關鍵作用,如home coming dance播的那首Come On Eileen和the tunnel song Heros,都為電影大大增添魅力。今次,電影的聲色藝勝過原著。(但也有可能是我「先入為主」,這我無從證實)

書的前半部偶爾出現佳句,不過我最欣賞的句子集中在書的後半部。

2013年9月6日 星期五

給中年人看的勵志片《激戰》

如果說《狂舞派》是一套給年輕人看的勵志片,那麼《激戰》便是一套給成年人看的勵志片。

雖然MMA的世界離我的日常生活很遠,但看電影時我仍深受感動。


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還是想談談《狂舞派》





因為太多名人「瞓身推介」《狂舞派》,令我看戲後提不起勁寫觀後感,只到網友處留言便當是寫了。

不過,這套戲是值得支持的,還是寫幾句吧。

這套戲難得之處,在於它結合了以下幾項元素:

港產。跳舞。校園。勵志。青春。陽光。熱血。

這種電影,多久沒看過了!


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李碧華鬼魅系列:《奇幻夜》

《奇幻夜》的海報比《迷離夜》的恐怖,加上正值七月鬼節,對入場有點心大心細。不過,今次有三人陪我看,而他們也不見得比我大膽...... 「一齊驚吧」,我想。希望之後那段日子我不用單獨留守公司加班。


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李碧華鬼魅系列:《迷離夜》

一向怕到戲院看鬼片。在聊聊可數的經驗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看《鬼眼》,上畫首天去看,感覺震憾,幸好沒有後遺症(即回家後晚上好驚之類),可能因為這部戲帶給我的是感動多於驚嚇。

李碧華鬼魅系列之《迷離夜》和《奇幻夜》我都有入場支持。想看前者,最大原因是陳果(很餓他的戲),然後是李碧華的魅力,和想支持港產片。進場後才知電影由三個導演各拍三個故事。看後者,是因為前者好看,加上有幾位同事相陪。


2013年8月31日 星期六

from YBlog: 天要下兩,娘要嫁人,yahoo blog話摺就摺

我將會搬到這裡-- http://gisumworld.blogspot.hk

But everything will be different...

---------------------------------------
「知否世事常變,變幻原是永恆」,這兩句歌詞說得沒錯。用了七年的yahoo blog,終於要離棄忠實(今時今日仍在這裡寫的都是死忠)的blog友們。

雖然常告訴自己yahoo blog不可能是永恆的,但當事情發生時,仍很受打擊。

本身今天請了假,早上起來,興致勃勃地開始寫李碧華鬼魅系列:《迷離夜》和《奇幻夜》的觀影感想。因為平日晚上太累,沒精神寫,故趁著假期便在精神最好的時段開始寫。剛寫完六段短片的第一段,便要外出赴飯約,於是將之儲存為草稿,待夜晚回家再寫。怎料,下午時份,便從facebook驚悉yahoo blog要「摺埋」這個消息。

用了整個下午的時間來消化這件事,回到家,打開「李碧華鬼魅系列」這篇blog,卻再也寫不下去。

還是需要點時間平復心情。

在facebook share消息的朋友,其中一個是介紹我玩yahoo blog的人,對方後來已不再寫,我卻一直寫到今日。但見他share這消息時,狀甚冷靜。還有一位,也是在早年寫yahoo blog的,他是會計算用什麼方法才可吸納人氣的那種人,也是寫了一段時間便沒寫。他在share這消息時也是一派輕鬆,只強調要「備份」。天呀!問題不是能否備份啊!他們知道嗎?難為我五內翻騰。

果然,愛得愈深,傷得愈深。

我知道有很多blog友很忿怒,但這是一件投訴無門之事。就算你與健身中心簽了幾年約,付了很多錢,中心說要「摺埋」便會「摺埋」,沒情講的。Yahoo Blog要摺,並沒有犯法,只是不近人情罷了。而我們對一間商業機構,是不應該有這麼大期望的。還講人情?

我本身在blogger (blogspot)有兩個blog,一個只給自己看,一個公開但沒有更新,網誌名稱也不是用「芝心世界」。這兩個blog幾年沒更新,只不過在佔位而已。現在終於派上用場。給自己看的那個,我將想保留的文章儲存後,便整個刪去了。不想管厘理太多blog。而另一個,我將之改為「芝心世界」,這將會是我的新居。雖然「有著落」,但我一點開心的感覺也沒有,甚至未決定是否將yahoo blog的文章搬過去。現在是有一個單位,但那又怎樣?物是人非啊。當初yahoo blog upgrade已失去了一批blog友,今次亦預計會失去一些。如每人用不同的平台,感覺就是不一樣。如花布街去了西港城,「囍帖街」變「囍歡里」,還會是同一回事嗎?有人用拆村來形容今次事件,我覺得比喻得很好。望著「新」平台,還真沒有寫文的衝動。

在這裡被拆前,我(們)可以做什麼呢?狂寫嗎?每日寫一篇?做「大事回顧」或重post自己喜歡的blog嗎?死命寫一篇短篇小說出來嗎?設立blog友記念冊嗎?進行告別儀式嗎?寫一首告別詩嗎?將一直不敢寫的都寫出來嗎? 或者與blog友們玩遊戲?如接龍,每人寫一句,看這條鏈可以有多長。

或者,先寫好「李碧華鬼魅系列」這一篇文吧。留個美好回憶。


又搬這首歌出來啦:
(如看不到youtube畫面請按lin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5nhGEZs52I


下一站,天國 (下一站,blogger?)
作詞:林夕
作曲:黃耀明/蔡德才
編曲:蔡德才
主唱:黃耀明

明日過後 我的天空失去你的海岸 (我的網誌失去你的關注) 餘下今天足夠我嚮往 
陽光正仁慈地 滑過睡床  
然後 時候有限換來無限奢望
然後公園商店逛一趟
還可以平靜地 望透天邊海角
我已很快樂
改天再訪 若你仍盼望
請吸一口氣證明你開心
(請揮手證明你開心)
請牽一牽掛試驗愛的殘忍
(開開心心請不要試驗我的惻隱)
縮短了永恆 增長了皺紋
於天國再會亦能拾回前塵 (於blogger /wordpress/ sinablog... 再會亦能拾回前塵) 請緊緊擁抱證明你貪心
請輕輕一吻證明這個不是路人 (請慷慨留言證明這個不是路人)
(即使貪心請給我證明我不是路人)
撫摸過雪人 苦戀過聖人
從來未遇過你聲音 多動人
(多麼傷感的笑聲)
明日再會 我的身軀搜索你的身影 (我用google搜索你的網誌)
如下一站不會到天國 (如下一站不會到blogger)
來沾濕我眼睛 做個記認 然後 然後各自夢遊餘下生命
然後彼此都要更高興 如果再無然後 踏過天路歷程
你我可約定
將於哪天 在哪兒暢泳
請勿回望 請勿回望 請勿善忘

http://mojim.com/twy100192x9x1.htm (摘自:魔鏡歌詞網)


聲明二


舊平台捨忠實blog友而去,我又回來了。只是,不知是否有興致寫下去。

要點時間適應。

2013年8月19日 星期一

分享陳慧訪問

只看過陳慧的《拾香紀》、《味道/聲音》和一些短篇故事,喜歡,但沒有成為她的忠實讀者。不過,每見有她的訪問,我都會讀。我覺得她為人認真,記者問她問題,她會經過思考然後謹慎回答。她給我的感覺,是做人毫不含糊。她不能容忍記者「想當然」、隨口問和隨意分析她。訪問她,必須做足功課。

最近才看回六月期的《讀書好》,內裡有一篇六版長的陳慧訪問。雜誌訪問她,自然是因為她宣佈支持佔中。一個一向低調的作家身先士卒,毅然表態,當即惹起關注。

正如她所說,認識她的人,應該不會對她的決定感到太過驚訝。正如我,只透過她以往的訪問和講座認識她,對她的決定,也不會感到過於驚訝。一個關心香港的人,一個低調、實幹、默默耕耘和誠實的人,一個之前沒有公開參與政治活動的人(亦因此不用跟隨任何團體的行動),支持「佔中」,其實不出奇。(在此不討論是否應「佔中」。想講的是她為爭取普選「站出來」這件事。)

說回訪問,這篇訪問有些地方稍為難明,有些地方說得比較隱晦。不過有她有些答話我很喜歡,摘錄如下:

讀:喜歡這樣的香港(指節奏這樣快、情緒這樣浮躁、這麼小又這麼擠迫的香港)?
陳:不能用喜歡形容,香港不用我喜歡。我問你,你喜歡你家人嗎?我屬於這個地方,與我與之相關的所有事物都在這裡,是愛恨交纏的。有時我很怕一個說法,說我看香港是甚麼,我覺得香港如何如何。其實沒那麼sentimental的,問題是,你知道她本來是甚麼嗎?

摘錄陳的答話:「......我們一直住在這裡,生活在這裡。這城市一直沒有漠視我們。我們所做的每件事其實也影響這方,倒是我們漠視了它,漠視了我們每天其實影響這城市的每個大小決定,是我們一直于取于攜。我們要一個只需交通發達的地方方便上班,返到工就可有薪水,有薪水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玩,都缺乏了生活的「細節」,也很自私。我不單說別人,我自己也是。」

摘錄陳的答話:「......請讓生命環保少少。不要到頭來,生命只有一事肯定的,就是你在地球製造了很多垃圾,製造了不能磨滅的干擾,那你問你自己,除了製造垃圾,除了碳排放,你做了什麼?那就做些事吧。很簡單,一點也不複雜,負責入,就是這樣。」(按上文,「你」是指689。但也可以指更多人。)

摘錄陳的話:「書本裡太快樂了,重要的是生活。看書是抽離一點的。若只看書,但不生活,那是玩物喪志。若一個人只讀書,而不認真對待生活的,也不嘗試理解和投入生活,他不過在消磨時間。閱讀最開心的,是當你讀完一本書,已經不是那個人,本書對你有影響。否則那不如看消閒電影吧?閱讀像一場搏鬥,特別是經典,它跟你素來所想的不一樣,它在打破你的安穩。......」(這句話對我是當頭捧喝。)(補充,記者請她分享這樣的閱讀經典經驗,她以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作例子。)

「我是一個很膽小的人,我不玩過山車。但其實我為甚麼要?很多閱讀經驗都比坐過山車刺激。」

「我得說,我不是評論的人,我《蘋果》寫專欄,我也說自己寫的是書介,不是書評。」(我反而見過一些將書介當書評的例子)

她亦分享了她對《異鄉人》和《西遊記》的看法,都很有趣。

「若再從形而上的看,那是一段對旅程的描寫。《三國演義》是求權勢、《水滸傳》是求名,《紅樓剒》最後是說虛無的,但《西遊記》最後是求經的。經是智慧,是對眾生的關懷,而且那旅程不是一個人去的,是一隊人,而且取經後不是自己升仙自己上西天,而是帶回中土。」

「如寫《小事情》時候,香港經濟不很好,但我也寫小事。在別人眼中,那是很小的事,但在當時人心中,那是很大的決定,甚至那是生命裡最重要的一天。他要花很大勇氣才做到那決定。我們平日進入公共空間,卻從來不會知道那些人經歷甚麼,我們從來沒想像過。不過,我們總希望有人在乎,那我就做這個人吧。」
(記者的回應:所以說公義,說民主,後正是源自,也落實於這份對人的關懷。)

「因為我的「做好自己」,包括我想把怎樣的香港交給下一代。是責任,說的是責任。......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我們也說這話,但我們當自己是後人,但其實我們每一個也是前人。......那你種不種樹?那我不明白為甚麼你只乘涼,你預備好自己做前人嗎?
不會有人有天早上起來,發覺自己已經是前人了,不然那刻你真的變「前人」了,但你無種到樹囉,okay?
......對的事就去堅持,然後為堅持的事負責任,that's all。這甚至不是一個「本土」與「外來」的問題。」

這句很好笑:
「香港人在長年累月的受驚和失望底下,會擺一種姿態出來,說,有甚麼我未見過呢。這大半年來發生太多事,若香港人還原真實反應時,應該心臟病發死了。」

這句話我也喜歡:
「我愈安靜 你就竊取我愈多安寧」

(怕寫政治題目,是因為很容易惹起罵戰,更大原因,是自己對很多事都一知半解。如果單看新聞和專欄文章,你會發現有很多不同見解,令人無所適從。一股熱血的人,黑白分明,會被說成頭腦簡單,不懂看形勢。就像小孩子剛學會捉棋,未有章法,被旁觀者不斷問「你為何行這步」、「你懂不懂捉棋」和「你這樣走沒用的」...... 只想說,這篇不是完整文章,只是訪問分享。)

p.s.打咗咁多字之後,先發現有網上版:
http://www.books4you.com.hk/69/pages/page8.html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自學

辭工讀書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如報校外課程,又要看會否與上班的時間相撞。有沒有想過在家自學?(這不是廣告啊,哈哈~)

最近有朋友向我介紹免費網上學習平台,共有三個,按入網址,課程很多,一時間眼花繚亂。

對學習知識,不同人有不同看法。有些人會覺得,如要學便學一門專業的知識,要學有所成。最理想的是,該課程可以讓自己有機會進入另一個行業。否則,不斷報course而沒有得著,只是浪費錢又浪費時間。但是,如果要讀足以令自己轉行的科目時,便要慎選。而目前免費網上學習平台的課程,未能達致這個效果。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應要付費,或正正經經付錢報一個course才成。更重要的是,懂什麼好?我是個沒大志的人,從小被母親帶去上鋼琴課,但我對彈琴沒有熱情,又怕了考試,沒有如母親預期一樣去教琴。誰叫我逃避壓力,只喜歡輕鬆做人?

有些人的看法,就是有興趣的科目便去上。知識不一定要學得深入,雜而廣也可行。人生短短數十載,要做盡自己喜歡做的事。有愛旅行人將旅遊當成學習過程。是啊,放眼世界,認識不同國家的人,也可以作為人生目標。在這裡又要搬李欣頻出來。她從事寫作,旅行成為她的靈感泉源,又可以出書賺外快,很爽。作家學習任何知識,都可以將之放在小說中,真化算!

這裡有沒有人想讀這些課程?無論如何,也貼出來與大家分享。

1)香港公開大學開放學習平台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openlearn.ouhk.hk/free-coursewares/viewall


有實用的「個人理財計劃」、「財務會計理論」、Consumer behaviour和Hong Kong Housing Market等,亦有興趣班如「古典音樂作品簡介」。

我試過上工聯會的「個人理財」課,第一堂便lost track了,實在有點膽心。但如我在「又吐苦水--工作篇」所說,這些知識是必須學會的。我不是生活在Wonderland裡,要學會居安思危。

而我有興趣的科目呢,有:「學習香港歷史」、「媒體的發展及其閱聽人」、「環境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理想的翻譯」、「語義知識與語義分析」(我曾報讀翻譯校外課程呢,可惜成績不佳)和「中醫學的藏象學說」。


2)Coursera
https://www.coursera.org/

簡單介紹:Take the world's best courses, online, for free. Choose from 300+ courses in over 20 categories created by 62 Universities from 16 countries.

每科皆列明開課日期和學習時間。

這些是我有興趣的:media by understanding google  (sept 16   6 weeks long), The power of macroeconomics: economic principles in the read world
(Sept 1, 11 weeks long), Economic issues food & you(sept , 10 weks), preparation for introductory biology: DNA to organisms (Aug 26  4 weeks) --其實很多基本知識,看書也可知道。但有老師講授內容,效果就是不同。

3)台大開放課程Open Course Ware
http://ocw.aca.ntu.edu.tw/ntu-ocw/
這個學習平台操作簡單,在選擇科目的頁面,已見到整段影片,可立即開來看!這平台的人文學科比較多,但連量子力學和微積分課也有,厲害!問題是,老師以普通話教學,真要試試是否聽懂才成。

這是我覺得有趣的科目:
醫學與人文、生命科學與人類生活、現代生物學之應用(誰叫我當年沒有選理科)
稼軒詞、中文系國文:先秦兩漢文選(中學畢業後,便一直沒有機會好好讀中文。單看書進展緩慢,聽課應是個比較好的選擇)
數學與文化:以數學小說閱讀為進路(這課程特別向栗子妹介紹!)
紅樓夢:我猜無論什麼人講我也有興趣聽。

Youtube 也是個好的學習平台,話說我上攀石班前也上youtube看教學短片,也會上去學煮菜。

InDesign專業排版實戰教學(可將自己的網誌排版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8eY7LbGOr0


能在youtube上看的五十套電影,名單中我最有興趣的是科幻片Solaris:
http://flavorwire.com/396166/50-great-movies-you-can-legally-watch-for-free-right-now




 


Stephen King心聲

(之前因為一粒粗口而出唔到呢篇blog, 天啊!)

Quote from the introduction of Stephen King's Everything's Eventual:

Writing them (stories) is not so pleasurable. I can only think of two in the current collection - the title story and "L.T.'s Theory of Pets"--which were written without an amount of effort far greater than the relatively slight result. And yet I think I have succeeded in keeping my craft new, at least to myself, mostly because I refuse to let a year go by without writing at least one or two of them. Not for money, not even precisely for love, but as a kind of dues-paying. Because if you want to write short stories, you have to do more than THINK about writing short stories. It is NOT like riding a bicycle but more like working out in the gym: your choice is use it or lose it.

Stephen King在書中的每一個故事的前或後分享了故事緣起、靈感來源和他對故事的感想等,感覺和讀者很親近。你可以想像得到他揮筆疾書時的樣子。

他在前言中也講及一件事。原來Bullet這個故事是他在那次嚴重交通意外後寫的。寫作有助他減輕痛楚。而這亦是他第一次出版電子書的故事。電子書推出後大受歡迎,比他的紙本書反應還要好,他賺了很多錢(...... and I ended up making an embarrassing amount of money. (Except that's a fxxking lie, I wasn't embarrassed a bit.)),到哪裡都被人包圍,甚至登上了《Times》的封面。

但這些反應反而令他很苦惱,因為大家關心的只是他出電子書的經驗,沒有人與他討論他的故事:

-And what was driving me crazy? What made it all seem so pointless? Why, that nobody cared about the story. Hell, nobody even ASKED about the story, and do you know what? It's a pretty GOOD story, if I do say so myself. Simple but fun. Gets the job done. If it got you to turn off the TV, as far as I'm concerned, it (or any of the stories in the collection which follows) is a total success.

-But in the wake of 'Bullet,' all the guys in ties wanted to know was, 'How's it doing? How's itselling?' How to tell them I didn't give a flying fxxk how it was doing in the marketplace, that what I cared about was how it was doing in the reader's heart? Was it succeeding there? Failing? Getting through to the nerve-endings? Causing that little frisson which is the spooky story'sraison d'être? I gradually realized that I was seeing another example of creative ebb, another step by another art on the road that may indeed end in extinction. There is something weirdly decadent about appearing on the cover of a major magazine simply because you used an alternate route into the marketplace.There is something weirder about realizing that all those readers might have been a lot mor einterested in the novelty of the electronic package than they were in what was inside the package. Do I want to know how many of the readers who downloaded 'Riding the Bullet' actually read 'Riding the Bullet'? I do not. I think I might be extremely disappointed.

E-publishing may or may not be the wave of the future; about that I care not a fiddler's fart,believe me. For me, going that route was simply another way of trying to keep myself fully involvedin the process of writing stories. And then getting them to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This book will probably end up on the best-seller lists for awhile; I've been very lucky that way.But if you see it there, you might ask yourself how many other books of short stories end up on the bestseller lists in the course of any given year, and how long publishers can be expected to publish books of a type that doesn't interest readers very much. Yet for me, there are few pleasures so excellent as sitting in my favorite chair on a cold night with a hot cup of tea, listening to the windoutside and reading a good story which I can complete in a single sitting.

他最關心的,是讀者有沒有讀他的作品,以及短篇小說集在市場上的命運。

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恐怖大師的短篇小說集:Everything's Eventual:14 Dark Tales




買了Stephen King的Everything's Eventual:14 Dark Tales多時,看了幾個故事便放下,過一會再拿起來看,但始終未完成。一直放了幾年,書頁都發黃了。最近因為想好好執拾書櫃,於是「的」起心肝,重拾這本書。今次終於完成啦!

十四個故事,有的血腥暴力,有的是pure evil,有探討人性和人際關係的,有幽默「驚笑」小品,有奇幻故事,有犯罪故事;不同類型的小說Stephen King都能駕馭。想開始看Stephen King的讀者,不防由這本開始。

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又吐苦水(工作篇)

間唔中呻一呻,有益健康。

有沒有發覺,「點樣可以做少啲但又賺夠錢養老」是一個很熱門的話題?特別對香港人來說。

我到現在才多了和朋友討論這個話題,真是「醒覺」得太太太遲了,有些人,十幾歲已開始想這個問題(但這又太早了)。

為何忽然會想到這個問題?

是和我的工作有關。

一向不大將工作情緒帶回家,亦很少因為工作而睡不著的我,「終於」開始感受到工作壓力。

別人有工作壓力會睡不著,我有工作壓力卻會昏睡。最近積勞成累,每天都睡過頭。

還有,我一向有胃/腸抽筋的毛病。以前幾年才發作一次,工作後一至兩年一次,但今年上半年,已發作了三、四次。

有時是因為自己太晚吃飯,吃飯後即睡;有時是因為太緊張。近兩次發作都是在外工作時,但因為有任務,故要死忍。能坐下時便坐下,同事都體諒。

今夜則有胃氣/胃酸倒流,很清楚與壓力有關,因此睡不著。

我這份工,是否太辛苦?

不過,我在公司只是個「資深小中層」,很多人比我壓力大。事實上,這種程度的壓力,對很多香港人來不值一提。有時候甚至覺得訴苦很難,因為「人人」都壓力大。

說說我的情況。「資深小中層」不易做。因為資深,所以知道一件工作的「最理想狀態」是怎樣,於是,想偷工減料(或用較聰明的方法處理)也不成。過不了自己關。加上你一向是做ABCD出來,怎能突然變ABD,不做C? 上司會覺得ABCD都很重要,我一向交到貨,為何突然做少一項?但是,明明是上司見我太忙,叫我「無謂/沒實效的事」不要做。但他們又「一樣都不能少」。(例如我以為「門面功夫」是可以省下的,但上司覺得這些才重要。即是,我明明可以用經驗向上頭分折做某件事的成效,上頭卻一定要看數據。畢竟,「做成績表給上頭看」才是最重要的。我之前以為這項工作可以省,很傻很天真。)

然後,就是「小中層」的問題。都中間人最難做,慣於每天一起吃午飯談談笑笑的同事,突然要分配一樣一開始便知道時間不夠的工作給對方做。明知不合理,但不能不做;因上司要交貨給老總,我要交貨給上司,同事要交貨給我(而那件貨,我又一直要input,要跟進)。我肯為這項工作加班,但同事不肯。有什麼辦法?

同事發上司脾氣,又發我脾氣,我也發過上司脾氣。但事情還是要做。

不是被人逼,便是要逼人。

於是,我突然覺得,我再不能與平日友好的同事們天天一起吃lunch。在他們面前,同事雖然罵的是上司,沒有罵我,但我是負責這項工作的,其實聽意思,是連我也罵,不過沒有明說而已。在公司,不同崗位的人便用不同角度看事物。我可以怪她硬頸,不懂控制自己情緒;她也可以怪我不明白她的難處,不懂(為我們)推job。我情願我退出這飯局,讓她暢所欲言,就算連我一起罵也沒所謂。我也知道工作不合理,但如我和她一起罵上司,那又有什麼用?因為罵完之後,我仍然會叫她繼續做。如果不一起罵,那我坐在那裡該怎樣反應?

此時,我又要提醒自己一次,與同事一起可以很開心,但不要將同事當朋友。有時候當朋友,便很難合作。

說回「點樣可以做少啲但又賺夠錢養老」這個問題。香港人愛談論,原因可能如下(或有部份人有這種心態):
首先,為何怕不夠錢養老?
-在香港要賺到足夠的錢養老很難
-香港樓價高、物價貴
-香港人對物質要求高,要年年去旅行,要吃得好
-香港社會高齡化
-很多人沒有下一代,或信不過下一代能養自己
-香港人貪錢
-香港人要有很多錢才有安全感
-香港的老人福利不好
-在香港,老是一件令人辛苦的事
還有很多,總之這是個複雜問題,或者我不應該混在一起談,但夜深,我不考究了。

至於為什麼想「做少啲」?香港人不是出名勤力的嗎?這我可以答你:
因為在香港工作很辛苦,工時長。「做少啲」,才能保住健康,才有時間享受家庭生活,才有時間做自己喜愛做的事。

工作頭十年我賣力工作,是因為我樂意賣力,亦能應付。

人大/老了,精神和體力都會下降。現在,連胃都在抗議。為了這份人工不高的工作,值得嗎?

如要我這麼辛苦工作,薪金應該更高,像某些醒目仔女一樣,「搏幾年」才轉一份較舒適的工作。(當然,需要當時人有能力找到及應付那份高薪工作才成。)

我就不是「醒目仔女」。而且,近期經常出現這個念頭:再過多幾年我便捱不到這份工。

早前經常加班,做完大project後,我想休息一下。但不成,休息個一、兩天,緊接著,新的工作又排山倒海而來。今個星期,明明很想放假,但我連一日也走不開。

「小中層」不是應該有人幫嗎?

是有的,但幫我的同事同時在幫幾個人工作。她工作很賣力,很幫得手,但這樣,就更容易讓人搾乾。

現在的情況是,A幫我,但她同時要做幾個範疇的工作。結果上頭要A將她手頭上部份常規工作分給B。B是幫我的同事X各Y工作的。A將工作分了給B,B便又要做三個範疇的工作了。而公司老。是。不。肯。讓。一。個。人。有。一。個。幫。手。的,總是要一個幫三個,讓大家爭來爭去。
或者,講到尾是我不夠強,不懂和人爭資源,不懂拒絕上司要求,不懂聰明地工作。

早前聽了李欣頻的講座,她是個又勤力又醒目(雖然她自己不認)又幸運的人,可以用她的長處和興趣賺到很多錢。每日用一、兩個小時賺到整天的薪酬。她說人人都有機會做到,是嗎?於是我買了她一本書,她因此又賺到錢啦,哈哈~ 她說,你擁有越多,便會得到越多;即是「富者越富」的意思。有點像聖經裡頭,那個將錢交給三個僕人處理的有錢人的故事。未聽過的朋友,我簡單說:有錢人有天要遠遊,將很多金幣平分給三個僕人保管。他回來後,第一個僕人說他將錢拿去投資,賺了一筆。主人誇他忠心,大大賞賜他。第二個僕人也是將錢拿去投資,不過賺的錢不及第一個僕人多,主人也賞賜了他。第三個僕人只將錢埋在泥土下,原封不動交回給主人。主人責備這個僕人,並將所有金幣奪回。僕人一毛錢也得不到,還好像被他趕走了。(參考:http://bible.fhl.net/daily/read.php?VERSION=tcv&TABFLAG=1&chineses=%E5%A4%AA&chap=25&sec=14-30

以前我總聽不明白這個故事,因我就是會將錢埋在地下的僕人。主人沒吩咐我可拿錢去投資,我怎敢動他的錢?投資不是有風險的嗎?蝕了怎算?這故事的道理,我後來才想通。(可能不是正解,但那是我的解讀。)用這故事來解釋李欣頻所說的,不大貼切,只能說是我的歪理。可我從李欣頻講座中(或許是一廂情願)學到的道理,就是:在這世上,總有更聰明的賺錢方法。可以不傷身,便能賺到足夠的金錢。

我開始胡言亂語,苦水吐過了,這篇文也已經太長,收筆~

謝謝忍耐:)





2013年8月2日 星期五

陳奕迅演唱會

陳奕迅每次開演唱會都好「大件事」,一收到風人們即奔走相告。一知道由什麼銀行贊助後,人們當即四處問朋友是否有那間銀行的信用卡,然後便擬定「作戰計劃」,由誰負責買票,打電話還是排隊,還是有人負責打電話有人負責排隊。開售那天,就像六合彩開彩,撲不到飛的人垂頭喪氣,買到票的人則急不及待四處炫耀。愈買不到票愈是想看,我建議,請不到人的公司可將「提供陳奕迅演唱會贈票」列為員工福利。

買不到票的人,與其「葡萄」(向年輕同事學來的用法)買不到票的人,不如著手構思Plan B,看誰人的朋友公司有內部認購,又,是否要幫襯黃牛黨;到絕望時,再四處找尋「放飛」的人(不知為何突然想起《放飛的風箏,放飛的心》。噢,這連爛gag也不算)。一個人買陳奕迅演唱會飛的過程,可反映他/她的人際網絡、社交手腕和性格--是執著還是隨遇而安?是否有毅力?樂觀還是悲觀?

我應是個隨遇而安的人,或者只因為陳奕迅不是我最愛的歌手。不是不喜歡,而是沒有「以心相許」。不過,看陳奕迅演唱會,其實是我和一位好朋友的約定。我們自從第一次一起看陳奕迅演唱會後,便相約以後都一起看。不過我們miss了一次,上次Duo Concert買不到票。

今次能買到票,也是因為她「識人」;雖然不是靚位,但能有票入場已經很好了。我們也不會計較場次什麼的。只是我心裡仍希望縱使坐山頂,仍然可以企。

演唱會開場前,只不過由尖東急步走到紅館會場,我們已有點喘氣。一坐下我們已嘆氣說:「老了!」而且,也覺得今次不像以往看Eason時那麼興奮。

值得一讚的是今次的贈品。不是又吵耳又阻礙視線的「bong bong捧」,而是一條像發出緣色螢光的手帶,更可調校為「持續發亮」與「一閃一閃」兩種效果。萬人戴著一閃一閃旳手帶,在溙黑的場館中十分漂亮。

他今次開三面台,我和朋友坐側位,但又未至於太側,又未到山頂,這樣我就已經滿意了。

舞台乍看簡單,但卻給玩出不同效果,道具、燈光、dancers的造型都很有趣好玩,就像一場嘉年華。我覺得就算是小孩子去看也合適(完全沒有玩性感陪舞女郎親熱動作那一套)。

演唱會開始不久,我和朋友已很投入,更已拿下螢光手帶揮舞。香港人看演唱會還是習慣手握物件舞動,不喜歡單單舉起手。疲倦?暫時忘記了。

看演唱會前我有點擔心自己不熟Eason的新歌,最近的我只聽到《陀飛輪》和《苦瓜》,還有《重口味》,僅此而已。我近年連收音機也不聽,除非那首歌大紅,否則我不會接觸到。不過,看了演唱會的表姐著我不用擔心。

我果然不用擔心,因為他的歌,就算我第一次聽仍覺得很好聽。而陳奕迅歌曲的歌詞,我總是特別留意,因大家都填好詞給他啊!他亦特別能將歌詞送入入我心裡。

因為今次沒有「做功課」,故大部份歌都忘記歌名,單聽前奏亦未能認到是哪一首歌,但當他開始唱之後,熟識感便回來了,很多歌都懂跟著唱。(不過不可以首首都大合唱--靜心聽有時,大合唱有時。)我最近有些心事,而他很多舊歌都觸動我,令我心情跟著起伏,有點辛苦。不過,好歌就是會帶動情緒,聽歌是心靈活動嘛!

他唱了多年來的大熱金曲,當唱至《最佳損友》時,我突然想起我當年開blog不久便寫過這首歌的感想。一查,原來是2006年3月的事,真是「七年人事幾番新」啊!(跟著生活流:http://blog.yahoo.com/gisum_world/articles/72668/category/%E5%BF%83%E4%B8%AD%E7%9A%84%E6%AD%8C)這首歌的詞真是雋永,人愈大,聽起來會愈感觸。所以,我們是應該珍惜伴著我們成長的「老」歌手的。

至於我關心的「是否能企」問題,因為Eason慢歌較多,所以大部份時間坐著也沒有問題。加上四周的人都看得很high,用力揮手,氣氛很好,所以沒有「想企不能企」的遺憾。到他唱快歌時,最初沒人站起來,但他來到我們這邊,說了句「唔企起身邊好玩架」(大意),我便將之當為一個「許可證」,當即站起來。好友也是「愛企」之人,於是我們齊齊跳。到慢歌時,又很自然地坐下。到最後幾首歌時,氣氛實在太好了,於是我們連企幾首歌(不論節奏),直至完場。(不過很奇怪,就算四周的人都站起來,坐在前面的四個觀眾仍然不為所動。就算唱的是「重口味」!)

演唱會在11時左右便完結,比一般演唱會短,但他中途休息的時間很短,演唱會一氣呵成,他靚聲,氣氛又這麼好,觀眾是沒得抱怨的。歌迷都疼他,不想他太辛苦。陳奕迅就是有這種親和力,大家都將他當朋友了。

經過今次,下次他再開演唱會時,我不能再「隨遇而安」了。


2013年7月31日 星期三

娥蘇拉。勒瑰恩《天賦之子》


一直想看Ursula K. Le Guin(娥蘇拉)這位女科幻/奇幻作家的作品,想不到第一本完成的是這本中文版小說。

書名叫《天賦之子》,是「西岸三部曲」的第一本。在書店打書釘時,被書內優美的文字和奇詭的設定所吸引,最後忍不住將書捧回家。

以下的圖書簡介來自台灣博客來網,與印在書後的不同,亦長很多,故只節錄部份:

天賦,是恩賜的禮物,但如果這個禮物足以毀滅世界,你要怎麼與它共存?
這是一片貧瘠孤立的高地;居民如這片土地,嚴酷、兇猛。為了擴張領土,爭取生存空間,鄰近氏系爭戰不休。唯有「天賦」制衡彼此,維持氏系間脆弱的和平。歐姆世家能縱火燃燒;考林世家能搬移重物;摩各世家有「內視力」,你想什麼,他們看得一清二楚;提柏世系的男人可以操控人心,按他的意志行事;波瑞世系的女人能提取心智,使人變成一只空殼。

在這裡,聰敏緘默的少女桂蕊繼承召喚動物的天賦,但無法狠心遵照家族傳統,喚動物來讓獵人捕獵;敏感纖細的少年歐睿繼承消解的天賦,僅一個注視、手勢,就使生命灰飛湮滅,但這股強大力量不受控制。不顧父親的嚴厲反對,歐睿蒙起雙眼,讓狗兒黑煤兒與心愛的桂蕊成為他的眼睛。他以為自己能抵抗命運,但在這塊苛刻之土,有無法放下的原始責任,與難以化解的仇恨糾葛。
作者的用字優美,帶有詩意,從中譯本已可看出原文的美麗。故事由男主角歐睿叙述,開首是他和女主角一起向一個從平原來的外人述說他們的民族和自己的故事;作為一本奇幻小說,此書可謂非常靜態,著重探索人物的內心世界。
雖然情節進展緩慢,但故事比想像中的富戲劇性,意料之外地感人。原始兇殘的部族鬥爭、主角母親的悲劇命運、父子間的角力,當中的愛恨情仇,令人看得唏噓不已,有點像看武俠小說。很喜歡男女主角的戀情,沒有懷疑猜度,不用山盟海誓,他們自然而然就是一對。
作者透過這個短短的故事帶出反戰思想--各部族利用自身的天賦互相制衡,就算本來有益於人的天賦,都被扭曲成害人的武器。就像科技,有人用來救人,有人用來害人。有醫癒天賦的族民因為沒有攻擊性,被逼遠走。
我覺得在種種天賦中,最令人喪膽的不是立即殺死你那種,而是「慢耗」。望一眼即殺死你或將你的肢體扭絞固然恐怖,但像癌症一樣慢慢消耗你的肉體與意志的「慢耗」,卻更為可怕。亦因為不是立即殺人,被害人沒有證據,無法申訴。
這故事,美麗而殘忍,暴烈又溫柔,適合用來作床邊故事,或作圍爐夜話。你會找到讀小說最原始的快感。
p.s.
我早前很努力地在看這位作者的名作The Left Hand of Darkness, 看到第五章便暫停。不是不好看,而是看原文很花精力。故事講一個星際旅客(類似「使節」),到訪一個人人都沒有固定性別的角度。那裡的人思想自成一套,讓旅客看不透。這故事的背景奇異,人物奇特,真不知道作者是怎樣想像出來的。

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

Ray Bradbury 短篇小說《The Playground》

Ray Bradbury寫恐怖短篇的功力,不下於Stephen King。我最喜歡的,是他倆都擅於將童年和恐怖兩個元素放在一起。

童年不一定代表天真與歡樂,童年時也有很多可怕事物,是我們忽略了的。

不一定每個小孩在學校都找到朋友,有些小孩天天被人欺負,有肉體上的(被打),也有心靈上的(被取笑、排擠)。

小孩的世界很單純,就只有家庭與學校。如在家被父母遺棄或虐待,在學校被欺凌或被老師忽視,那是天大的事情。如沒有好心人幫忙,小孩根本無路可逃。

在The Playground中,喪偶不久的父親Charlie很疼愛三歲的兒子Jim。有日,在他上班時幫他照顧兒子的妹妹說要開始帶Jim到社區裡的兒童遊樂場玩耍。但在Charlie眼中,這個應該充滿笑聲的地方,卻充滿著痛苦。他只見瘦小的孩子被壞孩子追逐,小孩被人從滑梯高處推下來,小孩子的身上滿佈傷痕...... 他可不願意嬌嫩的兒子進入這人間煉獄。可是,妹妹卻堅持這是每個小孩子必經的過程,「他不在這裡受苦,也會在學校受苦」,「他遲早要學懂在社會中的生存技能」。在Charlie的反對下,他的妹妹仍強行將Jim帶到遊樂場,與此同時,遊樂場裡一個面善的小孩每天呼喚Charlie......

有讀者的評語是他將遊樂場寫得很具體,讓讀者像身在其中。在Farewell Summer中,他讓我嚐到糖果屋裡的甜美糖果,在The Playground中,他則讓我嗅到遊樂場裡小孩子的氣味--混雜著藥膏味與泥土味。讓我想起童年時那擦傷流血的膝蓋和碰到硬物腫起了的額頭,還有從「氹氹轉」上跳下來的衝擊......

將遊樂場描述得像地獄,將小孩子描述得似惡魔,卻令人感同身受,Ray Bradbury真有一套!

p.s.有了Kindle,買書變得非常容易,於是我要更有定力,以防自己亂買。方法是下載免費sample。聞說Stephen King的It好看,但懼於它的長度,不敢挑戰,於是下載sample。我覺得看第一章已「值回票價」。短短篇幅便描寫了(兒童)主角和弟弟的手足情,以及弟弟死亡的傷痛(和惡魔的可怕),殘忍又美麗。不過我不打算買這本了。

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卜洛克《烈酒一滴》



寫過了《私家偵探》,便想起我還欠《烈酒一滴》的讀後感未寫。事實上,我還有好幾本書的讀後感要寫,不想再拖,於是不求完美,只求快快寫完。

紀蔚然《私家偵探》



這本名《私家偵探》的小說由台灣劇作家紀蔚然所寫。好看之處不在推理部份(在我來看有點故弄玄虛,更弄得有點像電視台的肥皂劇),而在於書中的「台味」和充滿個性的主角。主角吳誠前大學教授和知名劇作家,有一次酒後吐真言,得罪了近乎整個戲劇界;然後他辭了教席,離開妻子(/讓妻子離開他),遁隱到六張犁當起私家偵探來。我本以為全書是由吳誠所接的不同案子串成的,怎知他只正式接過一單案,就被捲入一宗疑似連續殺人案中去,還成了嫌疑犯。

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

炒蜆


我的父母一向講究衛生,不吃貝殼類食物。所以我也吃得不多。十多歲才吃人生第一口生蠔,炒蜆幾年才吃一次,炒蟶子更是出來工作後才第一次吃的。

還記得第一次吃炒蟶子是在權發飯店吃,味道驚為天人。這個,這個蟶子比炒蜆更美味婀!

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又談旅行

久未寫blog,沒時間。很想胡亂寫點什麼上來,什麼也好。

忙的時候,心思反會飄遠,想起旅行。

仍然羨慕那些有一班朋友一起去旅行的人,除了小時候參加旅行團外,我最多只試過和三位朋友去西雅圖玩兩天(那次是自駕遊,四個人住一間房,很開心)。

去年好邀請我和她的男友及她幾位朋友一起去希臘,但旅費太貴,沒有跟去。之後便突然獲得去德國的機會。

今年稍後會和另一位好友去台灣。對我來說,台灣旅程是最易manage的;我甚至覺得,每年去一次也可。

又,以前對泰國興趣不大,現在又想去了。都說泰國人很友善,這點就已足夠。

仍然想去西藏,但又怕身體應付不了。我的體力不是很好。好像,每年想去的地方都不同。

早前與幾位朋友吃飯,談起「最想移民的地方」。澳洲得票最多。可能因為席間有幾位專業人士,工作壓力大,覺得在澳洲生活會比較輕鬆。我選台灣,因為可以常常坐火車四處遊,又有中文書看。當然也因為台灣人的熱情。

說回旅行,自從試過一個人去旅行,便覺得像上了癮似的,常心思思想去。最懷念的那次,就是「夢想之旅」布拉格+CK+維也納那次。不知怎的,整個旅程都被蒙上一層浪漫色彩,我似在與一個城市談戀愛。好像邊逛邊有背景音樂襯底,好像踏在雲端上...... 這是不是古城的魔力?如果去的是澳洲的話我還會有這種感覺嗎?去年到德國時,開心是開心,但這種感覺已消失了。



2013年6月17日 星期一

I know what I did on that summer day

最近銳意執屋,主因是開了很多「待我執屋後來我家玩」的空頭支票,而且執物多很易積塵,連蜘蛛仔也多起來。

決心是有了,但我卻犯了執屋大忌,就是「邊執邊看」。照片、明信片和生日卡等我已快速略過,但還是看回一些自己以前寫的日記和文章,勾起我一些以為自己已經遺忘的記憶。想回舊事有時候很辛苦,因想到自己當年做錯的地方。不過,有誰不曾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後悔的呢?

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快炒五月電影觀後感

為了減壓租了Silent Hill 2 (Revealation)來看,頭段吸引,然後吸引力一直減弱。「打大佬」一幕最失敗,成不了全劇高潮。老實說,當知道最令人害怕的Pyramid Head是站在女主角那邊時,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我覺得,上youtube看別人的打機畫面還比這套戲要來得好看。

《畫壁》是在無線看的,在佛誕公眾假期的那天,起床後扭開電視便見到正在做了。見到那「仙境」的佈景、一群穿著鮮色長袍的女子和石妖,我一時還以為自己在看蒙面超人劇集。不過,抱著輕鬆的心情看下去,卻覺得情節蠻吸引的,比想像中好看。書生男主角不大吸引,不過性格十分討好,不會只顧愛情,而是兼顧情與義。安志杰演的配角和給我感覺像西門慶的山賊更為搶眼。女角們則什麼性格也有,冷艷的、純情的、痴情的、男仔頭的、心理變態的,目不暇給。神話愛情故事走女性市場,美女如雲走男性市場,究竟最終入場的觀眾是男的多還是女的多?

原來這套戲改編自《聊齋誌異》,不知是否因為這樣,所以結局要如此安排(不劇透啦)。不過結尾有點亂,以為某和某遠走高飛,怎知某某最後又一個人出現;以為另一個留在畫中不出來,最後又見他沒事人似的回到塵世。怪哉!是我漏看了哪段嗎?

終於看了The Avengers,講完。(The Avengers粉絲有沒有給我氣壞?)

《尋找隱世巨聲》(Searching For Sugerman)好看,有意思,令人感動,推介!這套記錄片口碑好,我反而不懂怎樣「快炒」介紹。唔...... 不如post其中一首歌吧。



《筆姬別戀》(Frida)


剛過去的一天吃了個早lunch,然後加班,到了八時便開始胃痛。回家即睡。睡夠了起來,很精神,思緒紛擾,不如寫篇blog,來碟快炒,是為夜宵。

買了《筆姬別戀》(Frida)影碟在家,幾年來都提不起勁看,最近終於將影碟拿出來,插入影碟機。影碟放在家這麼久,但要看的時候,一分鐘都不到便可以看,想想也覺得有趣。

知道有Frida Kahlo這位墨西哥女畫家,拜我在大學最後那年貪玩報的art introduction course所賜。她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在少女時代經歷了一場血淋淋的意外。那是一宗交通意外,導致她多處骨折(包括盤骨),且有一條扶手插進她的子宫內...... 她一生做了三十多次手術,後遺症一直折磨著她。這意外也令她寄情繪畫,並成為她的作畫題材。她經常畫女性畫像,大部份為自畫像。她的畫顏色濃艷,充滿民族風情。畫中女性表情平靜,但身體卻在淌血--不是被釘子插滿身,便是被利剪插入,有時甚至會顯示女子那連著血管的心臟,幅幅動魄驚心。

而對她的畫作的解讀,只記得老師說她是女性主義畫家,作品充滿象徵意義。

電影沒有詳細分析她的畫,而是聚焦於她的愛情故事。當年讀書時沒有讀過,看戲時才知道她與風流壁畫家Diego Rivera的離離合合。

電影是子看的,拍得流暢,男女主角吸引。Frida有很明顯的特徵--一字眉,唇上有鬍,妙在這些特徵放在演員Salma Hayek(莎瑪。希恩)臉上非常調和,沒有令她變醜;加上她的臉型、膚色和細細粒的身型,看起來就更像Frida真人了。Salma真是魅力四射;她挑逗地與一個漂亮女子共舞的一幕,令人難忘(想起她在《殺出個黎明》內也有一幕令人噴血的跳舞場面)。有傳Frida是雙性戀者,可能因此她有時會作男裝打扮(在她的畫作中看過)。這點片中有提及,但那場短暫的女女床上戲卻令我感到突兀。她是在發洩嗎?還是報復丈夫的不忠?她的另一段「婚外情」就較有說服力。

胖子常被醜化,銀幕上少見有魅力的胖男人。但飾演她男伴Diego Rivera的演員卻很有魅力。一個男人無論性格怎樣,有何成就,甚至精忠報國,都有可能是風流的,令人唏噓。不過Frida知道他風流卻仍忍不住愛上他,又是實情。世事就是如此。無論如何,他陪伴Frida到最後,這一點令人安慰(是的,女子只能要求這些)。

總結一句,Frida是個在痛苦中誔生的藝術家,痛苦令她的藝術世界變得精彩。

(快抄電影觀後寫不成,這篇是蒸煮了。下篇再炒。)








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

「和我一起對抗世界」--《遇見街貓Bob》





香港最紅的貓是ginger cat忌廉哥,原來英國倫敦也有隻很受歡迎的giner cat。牠叫Bob,每天跟著主人在街頭工作。

我極少看寵物書,更徨論買回家,一來是因為自己未養過貓狗,二來是因為故事可能有個傷感結局,結果熱門如《導盲犬小Q》也沒看過。不過,上周逛書店,卻給我發現這本書--《遇見街貓Bob》(英文名是A Street Cat Named Bob: How one man and his cat found hope on the street。我看的是中文版),很快就決定將之買回家。

這本書為何能吸引我呢?一來是Bob的個貓魅力--牠的毛色漂亮,眼神銳利,長得有霸氣卻又乖乖伏在主人肩上。二來是書封面的一句話:「James Bowen是在街頭流浪的藝人,養活自己都很困難,絕對沒有能力再飼養一隻貓,直到他遇見Bob.....」" --流浪藝人與他的貓,夠吸引吧!三來是看了封底簡介:

2013年6月7日 星期五

Change III

寫完兩篇Change後,果然有點改變,少了上網,少了到戲院看戲,有時吃飯後會到樓下散步,比以往更勤力地做家務,更「的」起心肝洗廚房(背後原因是我在從未使用過的鬆餅焗模內發現兩隻衣魚)。

經歷過一些事情後,人也變得比以前有自信;好像打機,信心升了一個LEVEL,之後就算過不了關,卻不會再跌回上一個LEVEL。我是時候move on and grow-up。情緒仍然有起落,有時對前路充滿希望,有時會很抑鬱。最近更因一樣花時間,成效細,不合理,但又不得不做的工作發脾氣。情緒管理是永恆的功課,當我學懂一件事,還有幾萬件事等著我去學。

有些事很奇妙,未發生時,你不敢想像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成功人士多數都會dream big,只要你敢想,就有機會做到。就像跳水,未跳之前你覺得那是世上最難的事;但當你鼓起勇氣跳下去,便發覺那不是什麼回事,自己原來做得到。

書店裡的勵志書長期暢銷,我的建議是,勵志書應由自己執筆寫。自己最清楚自己情況,萬大事,最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看得開。

說回Change,下一樣想改變的,是自己的一個性格缺憾。這個缺點,陪伴自已良久,我真的沒信心可以改。

那就是,我很怕得罪人。或者說,我很怕confrontation。也很怕自己不受歡迎,失去朋友,怕別人的目光。

我知,這是十分沒性格的行為。無論我穿得多型多rock,一有這種性格,便型不起來。(或者是因為我「冇性格」,所以才喜歡這種打扮?)

在公司,我是「友誼小姐」,與很多人都處得好,亦明白各人的難處。上頭指派一件事,就算不太合理,我都儘量做,至多和同事「夾手夾腳搞掂佢」。我知道,不合理的是高層,阿頭只是執行,所以我不會怪阿頭。我這一代人,好像較「忍得」,亦不太懂質疑公司決定。年輕一輩的同事,則比我有性格得多。不合理的工作,他們會推卻,如再逼他們,他們會以辭職來要脅。(其實「要脅」這二字不準確,我這一代人才會將辭職當為一種手段,新一代就真的是想走就走,他們只不過是老實地話你知。就算全公司都知道他們要辭職,他們也不怕。)

好笑的是,對我來說,對抗上頭有時候比對抗同級或年輕同事容易。對上頭我也會據理力爭;但對年輕同事,我卻不敢得罪。老細是大家的「共同敵人」,敢於對抗老細的無理要求好像很英勇。而對其他同事,你一施壓,對方便會覺得你以大欺小,與上層同化,更會聯合其他年輕同事一起杯葛你,或在背後講你壞話(此事發生過,令我有陰影)。如你用硬方法(黑面、強硬語氣),他們會反感;你用軟方法(好言相勸),他們同樣會反感。沒軏。

很多時我會選擇息事寧人。那件不合理的工作,我知道如果我不做,別人要多用幾倍時間才能完成,會趕不及死線。如果由我做呢,我便要為此加班,也無甚回報。我知道給指令的是公司高層,請我做那件事的中層管理者也是夾在中間的受害者,於是我便不會推托,不想令對方難做。

我知道長此下去不是辦法,我不想因為我這種性格而令自己多做無謂工作。我一直也告誡自己不要與同事做朋友,但結果卻是,多年來待在同一間公司,我的「朋友」越來越多。於是,我誰也不敢得罪,誰也不敢施上頭想我施的壓。

我想起電影《卧虎藏龍》中的我行我素的玉嬌龍,她天不怕地不怕,沒人不敢得罪(她只怕李慕白)。這一刻坐在別人床上叫人「姐姐」,下一刻便反臉,與對方打將起來。我永遠做不到這樣。

天啊!這份功課為何這麼難?我知道人無完人,但我很討厭自己這樣子啊。一點也不型,一點也不型啊!




p.s.我放在Blog上的reminders/座右銘中,「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是最先放上去的。這句話我已記住多年,但到今時今日做不到,仍然想「盡如人意」,仍然幼稚地想做一個大蘋果--個個孩子都愛我!


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藝術之旅在香港

IMG_8940
Jean Cocteau的Adam and Eve.


想不到自己會受慰於Facebook的打卡功能。

事緣最近會展有Art Basel(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在Facebook見到一些朋友放相上去。本來也有興趣一看,但知道票價要二百多元後便打消念頭。

一向喜歡夏卡爾的畫,於是周六下班後便一個人到位於中環雲咸街的Opera Gallery看展覽。快看完時用電話上Facebook,見到兩位我在工作上認識的朋友(其中一位是我加拿大同學,但當時並不熟稔,只依稀記得大家)說她們快要開始進行「藝術之旅」。她們是結伴到Art Basel嗎?我有點好奇,於是what's app問較熟的那位。原來她們是去看艾未未的展品(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那是什麼展覽),知道我人在中環,她們便邀請我一起看艾未未。從Opera Gallery到她們的所在地只要十分鐘而已。就這樣,我即興地加入她們的「藝術之旅」。

2013年5月26日 星期日

變裝(五):Out of Character

性格一向低調,今次玩變裝並將部份照片放上Facebook,是out of character的行為。我不是個愛被拍的人,去旅行時很少請人替自己拍照,連自拍也極少,post上Facebook的相多數是影境的。為何今次這麼大膽?我為自己分析。

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變裝(三)






第三個造型:
桃紅色玫瑰圖案背心出場了!我將背心部份往內反,變成tube-top來穿(如果身材好的話,其實變bra-top更漂亮)。我自覺肩頭不漂亮,不夠信心單穿"tube-top",所以試了兩張相後便罩上黑色皮背心。我換上了黑色短褲,仍穿著短靴。左耳戴上圓型大耳環。道具分別是短槍和太陽眼鏡。

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變裝(二)



變裝拍照的好玩之處,在於你可以想像你是另一個人,有另一種性格,給人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樂趣與演戲相若。

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

變裝(一)




IMG_4094
(最令我驚喜的收穫。我將背心位置反下來當tube top穿,外襯背心皮褸,配黑色短褲,單邊戴大耳環,拿著短槍扮殺手。)

fish
(我買了圖中最深色的魚鱗手觸)

從來都不是個愛打扮的人。買衣服,只當是例行公事。曾穿著不適合自己的顏色的衣服度過幾年,直至得高人提點才改變過來。

不過,一次到影樓拍照的經驗,卻改變了我。老套點說,是發掘了自己的「可能性」(其實我很討厭這個詞)。


事緣,某同行朋友是個熱愛拍照的女孩。她曾向熟人租影樓和同事一起上去「玩影相」,每人輪流變身模特兒互拍。她們請來化妝師set頭化妝,亦會帶來不同的服飾和道具。


她們相約拍第二次,邀請我一起去玩。我從未到影樓拍過令人感覺良好的沙龍照,心想,不如放膽一試,好像很好玩。我不貪靚,但貪玩,難得有人和我一起玩。


一開始,我己打算試一個和平日的自己截然相反的形象,穿一些平日不會穿的衣服。於是,我到花園街搜羅以下服飾:珠片衫、紗裙、銀手鐲、蛛蜘吊咀項鏈、皮leggings、鍋釘皮手繩、魚鱗手鐲等。俗艷打扮應該會幾好玩。要不是價錢貴,連假髮我也想買,畢竟髮型對一個人的外觀影響很大。我還買了一件平日也可穿著的大領黑Tee,打算在裡面襯件粉紅色背心,作「跌膊」造型。花園街的服飾價格便宜,是愛好打扮者的天堂。


拍照當日,我們幾位女子和兩位化妝師一同上影樓輪流化妝。化妝師師問我有什麼要求,我說「要rock」。她便替我將頭髮往後撥,用大量髮夾和噴髮膠替我弄出複雜髮型,然後她替我貼上假睫毛。裝容是華麗多於rock。那次拍攝我不詳述了。為什麼?因為「過相」時出現問題,那天大家拍的照片都不見了,只餘幾幅救回來的合照和自己用手機自拍的照片。但我不大覺得婉惜,因拍照過程十分好玩,正所謂「過程比結果重要」也。而且,我們即時約下一次拍攝,這給了我一個機會去選更為拿適的服裝,以及設計一個更好的造型。


今次我準備得比較充足。衣飾方面,我知道那件珠片衫是no no,竭力擺的跳芭蕾舞甫士其實慘不忍睹。要扮一個rock妹,我還欠一些皮飾。


今次我到了深水埗和尖沙咀的樓上鋪尋寶。收穫如下:有「的水」的背心皮褸、大迴旋圈耳環(買配件手製)、黑色短神和黑色喱士手套。最讓我驚喜的收穫是在某批發店近門口的一個紙箱內找到的,是一件印上桃紅色玫瑰花圖案的背心,好像只需20塊錢。除了這些,我家裡也有合用的服飾,包括一件寶藍色闊身A字短裙(因為太短,要襯褲或leggings。好幾年前買回家後一直不大知道應怎樣襯,所以很少穿。)、一件黑色連身短裙、一副黑白色魚綱圖案的大太陽眼鏡、一對藍色搭帶漆皮高跟鞋、一對有鍋釘的黑色短靴、一塊印上印度風格圖案的布。我甚至買了一枝玩具短槍供大家玩(朋友會帶長槍)。

為了擺出更好的甫士,我上網做了一輪資料搜集。我心目中的終極造型,是女殺手Nikita(來自電影Nikita)。不過我無意cosplay她(以我的功力,也不可能),只是想代入她的角色--一個無奈的殺手。比較容易扮的「Rock妹」是《天與地》的佘詩曼,不過我不會破費買高踭長靴啊(我只有矮踭的啡色長靴,風味完全不同)。另一個著名的電影女角是Halle Berry演的Cat Woman,造型和甫士一流。不過她身材太好,這角色等閒人是扮不到的啦!我發覺,適合用來cosplay的女角多數都是身材好和走性感路線的,像我這種身型的人便要投降。最近才知道,專業的cosplay服飾中有「假乳」(有點像男生的肌肉衫),不過我不是玩cosplay的,只是意思意思。


有一個不需要身材誇張的型女角色,那就是「龍紋身的女孩」。這是個容易出彩的扮裝角色,可以想像Halloween會有人扮她。要扮她,不需要身材很好,不過要骨架細和十分纖瘦,我仍是不合格。過程中,發現最酷最美的造型是中島美嘉扮演的動畫角色Nana(來自電影《Nana:世上另一個我》),不過,這也是高難度......



        *      *       *


第二次玩,已「駕輕就熟」,在等候化妝期間,便拿出黑色甲油來塗。今次替我化妝的是另一個化妝師,她替我的頭髮分九一界,一邊大把地披在前額,另一邊紥小辮子再夾好,於是從左看和從右看便會有兩種感覺。假睫毛是例牌的,因為著重眼妝,所以嘴唇只塗上淺粉紅色珍珠光澤的唇膏。化妝師還給了我一個驚喜--在我的鼻子貼上假鑽石貼紙扮鼻環(我這才知道有此做法)。


妝化得好,拍照時會更易入戲。我很感謝稱我做「rock妹」的化妝師,知道我想要什麼。

p.s.「變裝」一詞多數用來指跨性別打扮,不過我不是玩cosplay,想來想去,只想到「變裝」或「扮裝」;後者的跨性別感覺更強,於是採用前者。有錯請指正。
p.s.2 這已是去年的事,現在才寫出來。



1257155IY
較容易模仿的rock妹造型。



這服裝、這身材...... 難難難。


the-girl-with-the-dragon-tattoo
龍紋身的女孩很有型。但這超越了rock,已是punk look。


600full-nana-poster
中島美嘉的Nana造型之型和酷,是不能逾越的高度。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