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道尾秀介 《所羅門之犬》《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獨眼猴》(potential spoilers)


道尾秀介的書對來我說有種奇異的吸引力,縱使每本書我都不是十分喜歡,但卻禁不住好奇心去讀他的下一本書。

我也忘了當初為何對他產生興趣。最先看的是《所羅門之犬》和《向日葵不開的夏天》。

《所羅門之犬》講述四個大學同學目擊老師的兒子在溜狗時被車撞死--小孩因小狗突然衝出馬路而被拖到馬路中心,釀成事故。這無疑是場意外,但主角秋內卻想找出小狗衝出馬路的原因,以及尋回這隻在意外後走失的小狗。究竟他會有什麼發現?

這本書的謎題設計頗為牽強,秋內「查案」的動機亦不夠強。老師喪子已很可憐,為何還要去打擾她?狗兒衝出馬路可以有很多原因,為何他要翻來覆去地研究?總覺得這部份寫得不夠自然。

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區家麟《他他巴》



很喜歡區家麟的《潮池》,想看回他的舊作《他他巴--走在絢麗與荒涼》,但書已絕版。後來終於從圖書館借閱。此書主要講述他在非洲旅遊數月和在史丹福大學遊學一年的所見所聞。有遊記,亦有對非洲的貧窮問題、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慈善作為一個行業等課題的討論。每篇文章字數不多,容易讀得來又有深度。

書我已還了,還之前沒時間寫讀後感,只記下零碎感想:

關於慈善:
~很多人以為扶貧很易,但原來捐贈物資也是門學問。

「在秘魯庫斯科,遇到一個問題:要捨棄的一大堆毛衣冷帽,應送給誰?舊衣放滿了一個紅白藍膠袋。以往,丟棄的東西會放房間內,讓執拾房間的阿姨當外快,但這旅館老闆夫婦異常刻薄吝嗇,十時要結帳離房,否則罰錢,熱開水也要用量杯計量收費......
於是,竟然拿著紅白藍袋在廣場巡遊數遍,仍未能脫手,如何令你的資源落在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真是一個大學問。」(芝按:作者拿著舊衣物,想過幾種脫手方法,但都覺得不妥。)

「philanthropy是一個課程、一門學問,一個急待研究的社會現象。」

看過一篇文章(請勿再去孤兒院派糖/Pink Lee,說扶貧要小心,否則會「好心做壞事」。例如很多人救助柬埔寨的孤兒,經營孤兒院竟成為一種謀利的業務。孤兒院老闆會遊說單親父母把小朋友放在孤兒院。這種「孤兒院」越開越多。送糖果給小孩,會令他們蛀牙(他們未必有牙科保健),倒不如送文具。送衣服,也要看當地的氣候和衣著習慣。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舒國治《門外漢的京都》


舒國治姓「舒」,他的書也令人看得舒服。先不說內容;一拿上手,手感、字體、行距都設計得恰到好處,令人感到舒服。

舒國治是個懂得享受的人。那種享受,不是單單有錢就會懂的。例如他很講究睡一覺好的。教人如何治療失眠、如何擁有優質睡眠和如何早睡早起的實用文章有很多,但他寫的,是怎樣享受睡眠。睡眠在他眼中不是功能性的「補充精神」,而是純然的享受。

最近看了他的《門外漢的京都》,印象最深的是他寫旅館的那篇。他描寫住進日本傳統旅館(Ryokan)的體驗。他說那是「日本家居生活之實踐」--「出房間,拉上紙門,穿拖鞋,走至甬道底端,進『便所』,先脫拖鞋,再穿上便所專用之拖鞋。若洗澡,常要走到樓下,也在通道盡頭,也要先脫拖鞋,赤腳進去,在外間,把衣衫脫去,再進內間,以蓮蓬頭淋浴......當旅客洗完了澡,穿上衣服(常是店裡所供應的袍子),打開門,穿上拖鞋,又經過了甬道,再登樓,又聽到木頭因歲月蒼老而發出軋吱聲,經過了小廳,回到自己房間,開紙門,關紙門...... 經過了這些繁複動件,終於在榻榻米上斟上一杯茶,慢慢盤起腿來,準備要喝:這種進進出出,上上下下,穿穿脫脫,便才有了生活的一點一滴豐潤感受。此種住店,又豈是住西洋式大飯店銅牆鐵壁甬道陰森與要洗澡只走兩步在自己房內快速沖滌便即刻完成等過度便捷終似飄忽無痕啥也沒留心上所能比擬?」

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又談工作(最近只能夠談工作)

是我自己選擇離開一個溫室的。

沒錯,我待了超過十年的舊公司對我來說是個溫室。我在那裡的朋友遠多於別人;我沒錯是愈來愈忙,沒錯是有不少高層要應付,但起碼不用太受氣。大多數時候,我對人家客客氣氣,人家也對我客客氣氣。甚至上頭也對我客客氣氣(可能是因為我的崗位和表現不會直接影響公司的業績吧,況且我是老臣子)。而對我不客氣的那位,是類似「佛地魔」的角色,人人都怕的。誰人不被「佛地魔」欺負?加上我唯一親手請的一個人,與我很合得來,大家關係很好。可能這就是我為什麼在那裡留這麼久的原因吧。

好啦,現在要「學習」,要「挑戰自己」,於是轉去一個全新的行業。與以前的工作性質有重疊之處,但有很多全新的知識需要我極速去學習。公司的優點是老闆醒、有前景,大部份同事都友善。這裡的老闆是不會員工的(其實大罵下屬的老細很低手),他們自有威嚴去震懾員工(當然還有其他方法去表達他們對員工的意見)。

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

米澤穗信「古籍研究社」系列


米澤穗信「古籍研究社」系列
#1《冰菓》
#2《愚者的片尾》
#3《庫特利亞芙卡的順序》
#4《繞遠路的雛偶》
......


我第一本看的「古籍研究社」是第三集《庫特利亞芙卡的順序》(謝謝栗妹借書!),然後才回頭看第一集,最終看完四本。雖然不是按系列順序看,但如果沒有這本,我可能永遠也不會開始看這系列。

系列的第一、二集都以奉太郎作第一身敍事者,這集則是四位主角﹣﹣奉太郎、里志、千反田和摩耶花輪流擔任敍事者;對由第一集開始看的讀者來說,應是一大驚喜。

故事自神山高中文化祭的前一晚開始。

最先出場的是感性的千反田愛瑠同學。她在晚上無法成眠,走到神社,為所屬的學校社團古籍研究社的社員祈福。古籍研究社在準備神山高中文化祭時遇上棘手狀況,令她掛心。這時候,讀者還未知道古籍研究社到底遇上了什麼困難。

然後,古籍研究社的其餘成員逐一出場。

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球(下)



當腳步聲接近時,他探頭往下望,只見到來人的頭頂。那人穿著制服,款式很眼熟。啊!這是新來的看更。

他顧不得害羞,向看更求救:「叔叔,我住十一樓。你...... 能否陪我回家?」

「好的,小弟弟。」 看更的嗓音低沈吵啞。他沒有抬起頭,只示意Jay先走。看更緊隨其後,沒有做聲,在這靜寂的梯間,只餘下兩人規律的腳步聲--躂躂、躂躂、躂躂。抵達上層,Jay終於見到「八」字,鬆了口氣,便加快速度往上跑。他開始心跳加速。走了這麼久,還真累。突然,他覺得有點異樣,什麼回事?這裡好像出奇地靜。另一對腳的步聲消失了 。

他回頭望,發現看更不見了。他是否跟不上來?

2015年11月1日 星期日

球(上)


日間熱鬧的街區在夜間變得寧靜,大牌檔收檔後,街上幾近無人。一個中年男人從大街走入小路, 一面走,一面拍打著一個紅白相間的「西瓜波」,塑膠球觸地的聲音在街頭迴盪。男人面帶笑意,想像他六歲的兒子接到這份禮物時的開心模樣。他的兒子很乖,不會經常纏著父母買玩具,給他紙張和畫筆,他可安靜地玩大半天。他是個很易滿足的小孩子。要知道這是很難得的優點,很多大人也做不到。幸好兒子這樣乖,不會和家庭條件好的同學仔比較,不會看不起這個窮爸爸。唉,物價飛漲,要維持基本開支也很辛苦。

想起錢,男人有一下子失神,拍著的球突然脫手,滾了出去,他連忙跑去拾球。就在此時,一道強光出現,有輛車子向他迎面駛來。事出突然,他來不及反應,竟呆站馬路上。

「嗞......」車上的司機猛地煞車,但已來不及了。「砰」一聲,車子撞倒男人,他的頭重重地撞在堅硬的柏油路面上,皮球在地上滾著、滾著。

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商業機構新鮮人

出來社會工作N年,很多辦公室的潛規則都已懂,但現在不只是轉工,還要轉行,加上我只有一間公司的(長工)工作經驗(錯誤的工作生涯規劃!),所以竟有點社會新鮮人的感覺。

最難適應的,是我由一間半商業機構轉去一間純商業機構。優點首先出現,缺點隨後湧上來。優點是公司目標明確,就是賺錢賺錢賺錢。不會講太多理想,不會有雙重標準(賺錢v.s.負社會責任/形象)。在這裡,開會爽快很多,主要談execution。老細講完,員工便著手執行,very simple。而以前,同樣事情討論來討論去,同樣道理講了又講了講講,又有暗箭飛來飛去。開三、四個鐘會,靈魂會被會議催狂魔吸走。

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藍色青春》(Blue Spring)

Thee Michelle Gun Elephant的"Drop",令人一聽難忘。

When you know that you are happy clap your hands!《藍色青春》的第一幕,幾個男校學生,走上學校天台。其中四位跨出欄杆,面向天台,抓著扶手。某同學一聲令下,四人一起鬆手拍掌,在跌下去前捉回欄杆。誰敢鬆手拍掌最多次,誰便是「大佬」。這天台可是很高的,跌下去必死無疑。這不是個令人happy的遊戲,這遊戲令人看得膽戰心驚。

《藍色青春》(Blue Spring)由松本大洋漫畫改編、豐田利晃執導 。青春片是我所好,但我不是一口氣看完這部電影的。

第一次看時,看至一幕廁所戲:骯髒、暴力,我有點受不了。這會是套爛片嗎?

在家裡看戲較難專心,於是熄機,沒有看下去。

之後,卻念念不忘,他們集體在天台玩拍掌死亡的畫面在我腦海浮現出來。有力的畫面、有力的音樂,勾引我回去,我從頭看起。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陳浩基X寵物先生:《S.T.E.P.》


在電影《未來報告》(Minority Report)(改編自Philip K. Dick的同名短篇小說)中,政府借助幾個有預知能力的人的力量預測嚴重犯罪行為,並在犯人還未犯事之前將其逮補,以預防罪案發生。《S.T.E.P. 》將這概念發揚光大,以幾個互有關連的故事將這議題延伸。What if這系統是用來預測犯人出獄後再犯案的機率?What if系統出錯?What if 系統被錯誤使用?書中的what if不只這麼少,還有其他假設。

本書的結構很有心思,故事以美國和日本作舞台。陳浩基和寵物先生分別撰寫發生在美國和發生在日本的故事。幾個故事虛實交錯,互有關連。讀者像在玩機動遊戲般,就算被峰迴路轉的情節弄得反應不過來,仍可放空地享受被裝置拋上拋下的快感。兩位作者將科學、電腦和統計學等知識融入故事中,令讀者輕鬆地「學到嘢」。

p.s.多謝栗妹介紹!

博客來介紹:

  人們的下一步,
  將是烏托邦般的零犯罪世界,
  彷彿一切都按劇本進行,
  但那些劇本,卻沒有一篇不是血腥收場的……

  不遠的未來,人們所有的一舉一動都將無所遁形!各國政府透過「大數據」監控人民,並將監控所得進行電腦評估,應用於犯罪量刑上,但日本政府完美的「零失誤」,卻因為黑道分子近藤充出獄後捲入毒品糾紛身亡而被打破了!

  保護局官員新島亮子受命調查,她找上了以「五日破案」聞名、作風古怪的私家偵探費美古一起合作。他們逐步清查相關線索,而隨著近藤的身世浮上檯面,幕後黑手的動機也漸漸明朗,但當他們逼近真相的同時,殺機卻驟然掩至。究竟在前方等待他們的,會是破案的曙光,還是一條更詭譎難測的險路?……

  兩大得獎名家四手聯彈,四個故事在虛虛實實、真假莫辨之間,又巧妙串連成一氣呵成的完整長篇。全書不但擁有宏大的世界觀,更是融合科幻、推理、犯罪、人性的極致混血!精密完美的架構、影像感強烈的文字,以及浪速狂飆的情節,保證讓你大開眼界!

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

嘆咖啡


我喜歡泡咖啡店,也蠻喜歡喝咖啡,但因為咖啡常害我心跳加速,甚至心悸,所以不能多喝。

為何世界上有這麼多咖啡迷?有些是真正的咖啡擁躉,喜歡咖啡的味道,會嘗試不同地區出產的咖啡,會四處尋找美味的咖啡。有些人為了提神才喝,習慣早上喝一杯才工作。咖啡於他們是功能性的,他們不介意喝三合一。有些人是喜歡咖啡帶給人的感覺。它令人上癮,但不像吸煙喝酒般惹人垢病。但當你懶洋洋地啜飲著咖啡時,感覺不是不像吸煙喝酒的。都市人的日常生活十分枯燥,咖啡可以一下子將你帶到另一個空間。咖啡感覺無害,就算你坐在辦公室,亦可以來一杯,讓自己的心神暫時逃離現場。這又不犯法,上司不能因此指責你。不過在工作場所咖啡飄香,難免令其他同事分神。我不太迷咖啡,但聞到咖啡香,會心癢想喝,甚至寫這篇文時也想喝,但又不能喝太多,真矛盾!

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退休生活

每當想起父母是如何移民到加拿大時,都感到驚訝。他們竟然可以儲到足夠的錢,以退休移民的方式過去。很能幹!他們放下香港的一切,到一個沒有親戚在的地方長住,下的決心真大。

別人總問我父母在加拿大幹什麼。母親曾在中文學校教中文,父親也當過太極班的助教(義務)。他們定時和朋友麻雀耍樂。有一對較活躍的夫婦會帶他們到處吃喝遊玩,他們連gay parade也看過呢!他們參加過華人慈善組織的老人組(後來停了)。那裡教會興盛,母親經常參加教會的不同活動。但父親不信教,不肯陪母親返教會。母親喜歡寫作,經常投稿到加西版《明報》。每當她拿到稿費(加西版報紙還有這支歌仔唱),總會開心地告訴我。她還會練毛筆字。父親的最大興趣是集郵,會定期到唐人街和同好聚會。其實在這裡,買餸是一大節目。父親喜歡格價,買到減價貨品便滿足。他們經常拌嘴,有時會不睬一天半天。這,便是他們的退休生活。

2015年10月5日 星期一

又讚加拿大

這是朋友拍的,他的公司在附近,於是每天下班後(最早五時下班),他都來這裡看鴨。
  
這題目我已寫過幾次,但仍忍不住再寫......

每次回加拿大,都會發掘到多一點加國的優點。隨著閱歷增加,感受更深。在香港工作受盡折磨(!),在加拿大可以見父母、見朋友、住大屋、逛公園、呼吸清新空氣、吃優質食物,又不用上班(放假才會去嘛),自然覺得自己在天堂。

有次我向那邊的朋友盛讚溫哥華的大自然景色很漂亮(天多麼闊、湖多麼美、鵝多麼可愛 ...... ),他們聽罷閒閒地說:「這裡每天都是這樣,我們見慣了。」自此以後,我便不大提。有兩位朋友曾回流香港工作,再「回回流」到溫哥華,很清楚兩地的相異之處,根本不用多說。有趣的是,我以前並不是太欣賞加拿大,我怕這裡冬天的肅殺(不過溫哥華的冬天在加拿大地區來說已算溫和,但我仍經常手凍腳凍。)。我怕四時便天黑,又冷又下雪雨的冬季。我亦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永遠融入不了當地社會。更重要的原因是,我覺得香港是我家,我喜歡在這裡工作。我喜歡中文,喜歡隨時有中文書看。我不大看加拿加的新聞,我關心的是在香港發生的事(但想不到香港的問題愈來愈多,事態愈來愈嚴重,令人受不了)。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日本關西之旅]閱讀篇(下)

《旅行的異義:一趟揭開旅遊暗黑真相的環球之旅》(此書我有興趣讀,但還未入手。)

因為現在太多人熱愛旅行,於是便開始有人反思「旅行」這個行為會為當地帶來什麼壞影響。我即時想起的,是某些地方為了遊客而「打造」一些俗氣的旅遊區,在古蹟旁開滿酒吧等。以下是書介所舉的部份例子(影響有好有壞):

-世界遺產吳哥窟因周圍旅館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日漸下陷,千年古蹟正緩緩崩解。當地政府為了觀光開發強制徵地,驅逐住民,但獲利的錢財卻是進了誰的口袋?
-水都威尼斯老城區居民人口僅六萬,每年卻被迫面對兩千萬觀光人次如潮湧進門前。眼看家鄉淪為擁擠卻空洞的主題樂園,威尼斯人如何反擊?
-波斯灣畔的杜拜金碧輝煌,但拔地築起這座夢幻之城的,竟是生活悲慘的南亞奴工;而從荒蕪之城變身大型購物中心的杜拜在贏得舉世注目之際,又失去了什麼?
-犀牛標價一萬美金,大象六萬,面臨嚴重盜獵問題的非洲尚比亞國家公園,何以邏輯弔詭地開放遊客付費獵殺動物,以求動物保育?
-當紅色中國大舉開放人民出國旅遊,對台灣和世界而言,帶著大把鈔票的來客會是財神上門,還是災難一場?

節錄書介:
橫跨歐、亞、非、美四大洲,一趟探究「旅遊與觀光」的深度報導之旅,揭露歡樂與奢華之外的暗黑真相。

透過伊莉莎白∙貝克走訪十國四大洲的觀察、紀錄和訪談,「旅遊和觀光」這看似無形、規模卻是最為龐大,和你我息息相關,卻也可能最具破壞性的行為和產業,將在她深度與趣味兼具的豐富報導下,從社會公義、生態問題、文化侵略、經濟流動等角度,呈現出你我過去未曾深思的真實樣貌。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0183

              *    *    *

這篇題為「為何『別擔心錢了,去旅行吧』是個蠢爆了的建議」的專欄文章引起了不少討論。作者Chelsea Fagan認為有些人「為了旅行而旅行」,而這只不過是上層階級彼此自我標榜的行為,是「另一項『只要有錢就能做到』的事情。」。「趁年輕出國旅行並不表示你更有智慧、更成功,只代表你有錢、有資源這樣做而已。」「憑什麼這個社會要製造一種氛圍,好像為了生計或者現實考量待在本國努力工作的人,眼界或者胸襟比不上那些有特權可以一年出國去玩三次的人?憑什麼對實際生活比較有責任感的人,被搞得好像輸給別人一樣?」

她不是反對人去旅行,而是針對這種將旅行神化的風氣而寫的。可能很多香港人都拿不到長假去旅行,所以當我有長假期時,很多人都鼓勵我去旅行。甚至當我從日本回來後,有朋友覺得我還有假所以應該再去多次旅行一樣。事實上,我在日本時也經常問自己:「到底旅行的意義是什麼?」我要「富遊」還是「窮遊」?我是否花了太多錢在吃喝上?

無論你是否同意她的觀點,看看其他人的回應也很有趣。

其中一篇回應文章:A Response to Chelsea Fagan: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World Traveling


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日本關西之旅]尾聲

 

(這是我在日本寫的文章,盡量原文照錄。)

在日本的最後一天,有點煩燥。

疲累,Haruka停駛(因為打風),行李太多(包含替人帶的物品),搭錯車(去不到下鴨神社)和不捨得(旅程結束,要回港面對現實:家務、蟑螂、resume、進修、人際關係、責任、儲蓄)。雖然天氣好轉,但今天怎樣也開心不起來。就算最終能吃到大阪燒,也開心不起來。

當然,旅程總有結束的一天(人生旅程也是),待在香港平靜過活(能平靜就最好),我也能找到樂趣。但旅行時與平日不同的風景、生活節奏、新鮮感、經常吃得好、受照顧(我是客人)和冒險感覺,我很懷念。

雖然感到:夠皮了!玩夠了!腿酸腳痛,體力耗盡,但真的要離開時,我只有不捨。

[日本關西之旅]飲食篇(下)

-奈良文青餐廳:カナカナ(Kana Kana)
這間餐廳本身已有名氣,加上堂本剛在節目中介紹過,所以吸引不少人光顧。我本以為與它無緣,但最後多留大半天奈良看日落,便有時間光顧了。不過因為要趕著看日落的關係,我五時便來到吃晚飯了。那時不是太餓,所以沒有點有名的套餐,只點了一碟野菜芝士雞肉咖喱飯。咖喱味很溫和,一點也不辣。



-大阪「黑門市場」:
我來過兩次,第一次時間太早,大部份店舖未開門營業。我在檔口吃了一件芝麻豆腐和一杯豆漿。那件芝麻豆腐質感與普通豆腐不同,我不大吃得慣(後來在三忠吃時則接受了),那杯豆漿卻驚為天人!豆味濃郁,非常好喝!

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日本關西之旅]飲食篇(上)

想不到我的日本遊記寫了兩個月,現在終於來到飲食篇啦!

-京都豆腐:松賴庵、三忠、清水寺順正、超市豆腐
在日本吃了這麼多餐飯,最令我難忘的當然是期待已久的豆腐餐啦!松賴庵的豆腐餐,已經在這裡寫過啦。嵐山還有間街邊豆腐檔「三忠」,我點了胡麻豆腐;質感與普通豆腐不同,比較煙韌。聽說除了豆腐好吃,那裡的鍊魚蕎麥麵也好吃,但我的胃放不下。

又,我在南禪寺旁買了樽冷豆腐醬油,所以急不及待在日本買豆腐享用,分別在超市和錦市場買了豆腐回住處吃。甚至回港後也有買日本豆腐回家吃。不同的是我加了wasabi在醬油中,亦灑上乾製九條蔥,吃起來更滋味!

這是在銀閣寺附近吃的綠茶雪糕。
不過全程最好吃的雪糕是伏見稻荷電車站附近的豆腐雪糕(沒有拍照)。

2015年9月22日 星期二

[日本關西之旅]住宿篇

今次旅行住過很多酒店/民宿,讓我簡略地寫寫對每間的看法吧。

1)大阪:First Cabin Midosuij- Namba(頭等艙旅館--御堂筋難波店)
我在「喜愛日本的理由」已寫了對這間膠囊旅館的印象。這間酒店很舒適,所謂「膠囊」根本是一間房。睡床很舒服,不過我在日本睡過的所有床都舒服。唯一缺點是近乎沒有隔音,要所有旅客聽聽話話才能度過清靜的一晚。

洗手間雖然要與人共用,但裡面一應俱全。這裡還有漫畫室呢。

2)京都:Guesthouse tu Casa
這是今次旅行最令我難忘的住處,「住後感」我在這裡寫過


3)京都:Hotel Gimmond Kyoto(京都京門酒店)
酒店位處商業區,旺中帶靜;鄰近烏丸御池站,交通方便。附近有廿四小時開放的便利店和食店,方便夜歸人。這裡近三條通,早上可順道到伊右衛門Salon(Iyemon Salon)吃早餐。我住的是單人房,房間很舒適。之前住的那間民宿雖好,但能夠獨佔一間酒店房,感覺始終不同,可以更自由自在。這裡有wi-fi,有公用電話,有付費使用的電腦。

[日本關西之旅]兩場展覽

 

在京都,我看了兩場展覽。連續兩天打風落雨,看展覽是最佳節目。

一場是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行的和食天才北大路魯山人之食具展,另一場是在此館對面的京都市美術館舉行的Rene Magritte展(同場還有羅浮宮展,但兩個展覽是獨立收費的,我選了看這個)。

兩場展覽的展品都很豐富。北大路魯山人食具展令我喜出望外。展覽除了展出他製作的食具(包括陶器、磁器和漆器)外,還有相關收藏品和滿有意景的錄像播放。有兩段溪水流動的影片:一段有錦鯉;另一段定格拍一間望到庭園的和室,由早至晚,讓人見到其間的光影變化。最有趣的是這一段:房間設有長枱,枱前有三張供觀眾坐的椅子。長枱模仿日式餐廳的吧枱,中間凸起。錄像投射在長枱上,長枱中間凸起的部份放有一隻長碟,碟後則是一對在捏壽司的手。每當師傅捏好一件壽司,都會將之放在長碟上。而觀眾那邊的錄像會顯示一隻伸出來拿壽司吃的手。三位食客有男有女,從衣袖便可分辨。男食客會直接用手吃壽司,女食客斯文一點,會用筷子夾來吃。坐在椅上的觀眾化身為那三個食客,吃著空氣壽司。現場還播出食客聊天的聲音,十分像真。錄像頗長,司傅會不停捏壽司,我坐在那裡,竟看至捨不得走。

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宵山--祇園祭-一期二會

因為下雨,他們用膠袋保護山車和神像 

七月十七日是京都大祭「祇園祭」的山鉾巡行日,我在早一日從大阪回到京都,就為了參觀這場祭典。

曾經想過不去看,因覺得祭典還是有人陪同參加比較好,但見當地如此重視此祭,最後按捺不住好奇心,留下參觀。

早一晚是前祭「宵山」活動,已可見酒店附近的寺院派員抬著「轎」走出大街。整條街都是人,遊客一見有轎出來,便跟著走。八坂神社近半夜有個儀式,當晚還有很多小吃攤位,但我事前並不知道。到達時,小食攤位已陸續收檔,幸好仍看到儀式。還給我見到藝妓(我對藝妓的最大感覺是:她們很青春)。

第二天一早,我便坐地鐵到四條烏丸看山鉾巡行。「山鉾」指的是神所乘坐的「山車」(普通花車)和「鉾車」(在山車上載有小屋的花車)。如想知道詳情,可看這裡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日本關西之旅:大阪]堂本剛大阪城Tu Funk演唱會

 
Johnny's 管藝人的肖像管得很厲害,演唱會場地一張堂本剛的照片也沒有出現,亦不見有演海會海報。我買了紀念品,這個袋製作精良。這個公仔的3D版在舞台上出現。

堂本剛演唱會入場票採實名制,用代購幫我買的票看演唱會有個隱憂,就是怕給大會發現我不是持票本人。他的演唱會發生過查票事件,所以我的心情是顫顫競競,怕遠道而來卻給人趕出去。我請代購弟弟最少要幫我找一張女歌迷放出來的票,他笑說:「他的歌迷大部份都是女的啊!」咦,不是說自從他開始「反叛」後,他的男性歌迷多起來嗎?原來仍然是女的佔多,我在場外等候入場時,見到99.9%的觀眾都是女的。

幸好今次的演唱會場地大,查票機會不高。我只要不讓人看出我是遊客便行。要做的也不多,我不帶背囊,改為揹手袋。穿了件自認為很日本muji(但不是muji)的藍色橫間上衣。但曬黑了的我,看起來還是不像當地人。不過,更重要的是我要扮聽得懂日文,這是更大挑戰。

原來我的票是「企位」。你以為「企位」是好東西嗎?不!這場演唱不是「全企位」,「企位」的意思是全場最後一排座位後的位置!即我要全程站在絕嶺之巔觀賞!觀眾要按入場票號碼順序入場,排隊時每一百人一隊,職員會每次十個號碼的叫人入場。即是我要在職員叫到我所屬的號碼範圍時入場。他們講話很快,我很吃力仍不大聽到那些數字。幸好我是X97號,只要在隊裡只餘幾個人時走上前便可。

入場前職員說了一大堆守則,觀眾時不時笑起來,想來他講得頗為幽默。其實主要的規矩是在場內不許用電話和不能拍照。(我不知道開場前是否不能拍,但也拍了一張。)日本歌迷果真十分聽話,就算最後堂本剛坐在高高的「車」上繞場一圈,仍沒有人舉機。這樣也好,大家都充份享受到與偶像見面的當下感覺。(也有人說因為演唱會票採實名制,所以如果觀眾犯規,便可能會受罰,不能參加下一次演唱會。)

我較喜歡堂本剛的舊歌和慢歌,不過今次的主題是funk啊!看過他以前的funk演唱會,樂器演奏佔很大比重。有些歌手/樂隊在演唱會時主要唱新碟的歌,有些則會唱很多經典舊歌。他唱的大部份是新歌,不過這方面不能強求。誰叫我現在才有機會來呢?

知道他有些粉絲不大喜歡funk音樂,但因為堂本剛而試著愛上。在演唱會中,他重視的是音樂,參與的樂手甚獲重視,他們各有solo演出,鏡頭和燈光經常落在他們身上。在樂手的solo時段,就算堂本剛在前面跳,攝影師也不會分心,鏡頭只向著演奏中的樂手,讓人感受到一份尊重。他也不會請嘉賓歌手什麼的,演出很純粹。他給人的感覺很隨興,像和歌迷聚舊似的。到今時今日仍是玩扭patpat和扮Michael Jackson!不過沒人介意,沒人期待他像堂本光一般跳勁舞!在Johnny's 受訓,一定會學跳舞呀、側手翻那些,但開個人演唱會的話,就可以拋開那些套路。

企位的好處是可無拘束地跳,正適合聽這個以快歌為主的演唱會。幸好他仍唱了一兩首慢歌(但沒有我最喜歡的那幾首),也有唱我喜歡的funk舊歌Blue Berry。他很唱得,不過在演唱會後段真的投入到音樂演奏去了......

這次演唱會經驗有點夢幻感覺,每隔一會我要提醒自己這是真的。:)


我只拍了一張場內照片。

大阪城很大,要由外圍走到城堡要走一大段路。





我沒有入內參觀。

   
散場

這裡晚上有人練舞

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日本關西之旅:大阪]姬路城、神戶市



不知道怎樣影姬路城最好看。

我被大阪嚇怕了,第二天早上便到火車站買了兩天的JR Pass,到鄰近地區去。

姬路城:

一早便打算到這裡。天守閣的白色外牆很漂亮!在城內,無論在任何位置,當天守閣出現在視線範圍時,遊客們都會舉機拍照。不過,要拍得好不容易。近距離拍不好看;拍遠景,又要看用什麼來襯托「主角」。最好笑的是,要別人將自己拍得好也很難。我請了一位友善的太太幫我拍照,等了很久她仍未調校好位置,而我旁邊已來了好幾個遊客。拍出來的照片,不單我旁邊有兩個人,而且只拍到我肩膊以上的位置,看起來很怪。不過她已經盡了力啦,哈哈!待她走開後,我將相機交給一個像ABC的年輕人。這次照片OK!

天氣實在太熱,我撐著傘,仍然曬得像黑炭。不過能參觀天守閣,我已很幸運,因為它修復了六年之久,於今年三月才重新開放給遊人參觀。不過參觀達六個樓層的天守閣其實蠻辛苦,梯級又高又斜,穿著襪子走動要小心奕奕。(別忘了上到頂層後還要走下來)一步出室外,陽光便熱辣辣地灑下來。參觀姬路城,真要有強健體魄呢!

2015年9月17日 星期四

[日本關西之旅:大阪]大阪印象



從奈良坐火車到大阪,還差好幾個站才到,已見到窗外有很多樓宇,有大城市感覺。

大阪與京都很不同。京都的店舖大多在八時便關門,晚上的街道較寧靜,大阪則是個不夜城,近十一時,地鐵站和街道上仍有很多人。我住在商業區江坂,十一時許仍見到剛喝完酒準備回家的上班族。他們是全男班,不知道有家室了沒有?總覺得如果他們經常夜歸,在家的妻子會很寂寞。寂寞人妻...... 我是否看太多日劇?(但我不是看AV啦~)酒店附近有連鎖餐廳和居酒屋,有些上班族獨自在裡面吃飯。日本的上班族是否很辛苦?工時長,應酬多。香港的「打工仔」會有共鳴。

很多人說日本是購物的好地方,特別是大阪。聽說本身不愛shopping的人,到了心齋橋都不能忍手。難波和梅田是到大阪必遊的兩個大站,心齋橋近難波,但我住的地區較近梅田,加上要到梅田的Tower Record幫朋友買碟,所以先到梅田。地鐵站與地下街相連,一出閘,我便失去方向,困在商舖迷宮中。好不容易找到Tower Records,在裡面待了很久;不單替朋友買碟,我自己也買了碟。誰叫這裡碟多,又有特價碟呢?

2015年9月11日 星期五

年紀大,機器壞

年紀大,機器壊;想不到在加拿大病倒了。我很少會病至需臥床幾日休息的,今次令父母擔心,真不應該。看來不注意一點身體不 行。

最近幾日天氣十分晴朗,但我只能困在家。精神好一點時,便看這裡的華人電視台的節目(其實大部分是TVB的),提早體驗退休生活。

幸好我也玩過,去了Art Gallery(讀書時沒想過要去,真是浪費。以前我什麼也不懂,十分遲熟。),去了兩間獨立書店(特意去幫襯,怕它們消失。買了本二手劇本,是我唯一聽過的劇--Who's Afraid of Virginia Woolf。買了Ghost World的漫畫,和一本Alice Munro),逛了書店所在的漂亮區域,去了上次到過的湖並再遇小松鼠和呱呱叫的鴨子,去了朋友的新居大食會,看了一個有趣的展覽(一位漫畫家虛構了一個城市,為市內的建築物創作歷史,並用瓦通紙砌了很多建築物模型⋯⋯ )。和父母逛過公園和在家附近散步,煮過飯給他們吃。陪了母親到老人中心跳舞(但她沒體力跳,只能做熱身。)還有,看了Game of Thrones第四季和Louise Penny的最新小說。本來還想焗蛋糕,想不到病倒了。

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人情世故

見"最愛BBQ"寫人情世故,我也想寫。本打算寫完日本遊記才寫,但加拿大朋友告訴我的一件事,令我立即動筆。這題目難寫,我也不敢説有何心得,只想講講我的看法。

朋友要考一個很難的專業試,考了幾次也未考到,十分徬徨。這個試對她來說很重要。她自己一個租房子住,要獨自處理所有家事。她有位朋友每年都要搞一個慈善活動,會請一班義工幫忙,她過去都有幫忙。今年,那朋友同樣找她幫忙。她說上一次考試不合格,不久後要再考,她要溫習。加上其他私事,未必能幫忙。那"朋友"隨即說她這次一定會得,然後繼續游説她去。對於我朋友要忙的私事,她竟然質疑我朋友,彷彿說我朋友說謊騙她。又叫我朋友"即覆"⋯⋯ 對於我朋友考不到專業試一事,那人一句安慰說話也沒有。她亦不管我朋友是否考到。而那人平日發起的節目,總是耍齊人。我朋友太累不去,那人會大興問罪之師。

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日本關西之旅:奈良]Ups and downs


DOWNS:
有說獨自去旅行可發現自己,我深切體會到。之前說自己有「旅行挫敗感」,現在來分享一下。

第一樣令我感到挫敗的事,就是在民宿發現自己英語會話大退步。之前已講,不贅。第二,是到金閣寺的那天。早上遊清水寺時心情還是很愉快,但坐了近一個鐘車到金閣寺,還遲了一個站下車,以致只餘半小時看金閣寺後,便有點氣自己。回程時,同樣坐一個鐘巴士回京都JR,但到站的時候,發現ICOCA卡(類似八達通)不夠錢。因我慣了八達通的用法--容許一次負數,只要之後增值便可--我一時胡塗便準備繼續下車。這時站在身後的男乘客大力拍我的背囊,示意我補錢。剛小睡完有點迷糊的我,被他嚇了一跳,隨即感到委屈--他當我逃票呢!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又來不及解釋。這一拍大大影響我的心情。當晚我到AEON吃晚飯,覺得那商場枯橾乏味又缺人流,food court的食物選擇不多,我光顧的迴轉壽司店不過爾爾...... 可能心情不好,看什麼也不順眼。回到民宿還要發現老闆帶法國人吃了一間他十分推薦的麵店,還說原本想等我一起吃(為何不早說?)。

挫敗感陸續有來。有一朝,借了民宿老闆的單車在附近踩。不是很多人說京都很適合單車遊嗎?單單想像便覺得很寫意。這架單車對我來說太高,我不是控制得太好,但我只打算在附近踩一下子,應該沒問題吧?我不懂日本的交通規則,本以為跟著行車方向踩便沒事。怎知有些路好像不讓單車進去,有些標誌我看不明白,總覺得自己犯了規。回程時,我來到一條向下暗斜的窄路,竟控制不住單車,向行人路上的一個老伯滑過去!我賞試剎車,但單車繼續向前衝;這時我打算如停不了車我便連人帶車向旁邊跌,起碼不會撞到人。最後我在老伯跟前剎了車,嚇了他一跳。我不住道歉,心理十分過意不去。我這種行為,和不守規矩的大陸遊客有何分別?我不是在危害當地人嗎?原來我不是個稱職的遊客,原來我如此魯莽,原來我連單車也踩不好...... 我還是乖乖步行遊京都吧。

除了這件事,還有經常走錯路搭錯車(蠢得我不想再提),浪費時間;買了巴士pass卻沒有用盡,浪費了金錢;嘴饞,受不住引誘吃貴餐;受不住引誘買東西......

「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不會再亂踩單車,尋路時也不應太自以為是。沒人保證旅行天天開心,而且我來這麼多天,感覺像在此生活多於在旅行,應有心理準備會體驗各種情緒。

(另一樣令我down的事是,因為我的被動,我錯過了和民宿的人觀賞祇園祭巡遊的機會,只能自己一個看。因為坐錯車,我遲了到民宿,錯過了認識一位香港女孩的機會。不細談了。)

UPS:
我是個不敢夢想的人,覺得不可能做到,或很麻煩的事,我情願不做或者不去想,之後便說服自己「其實我也沒有這麼想去做」。好聽點講叫「隨緣」,實情是怕失敗、怕失望、沒信心、易放棄。

就說今次旅程。我很順利便得以實現了我的一個願望--現場看堂本剛演唱會。剛開始喜歡他時,雖然很想,但沒打算飛到日本看他的演唱會,因為難。買Johnny's 旗下藝人的演唱會票很難,有很多關卡要過;要入會、抽籤、有日本收件人和收件地址,到日本又要花費,於是便叫自己不去多想,等他到台灣或香港開演唱會好了(雖然明知機會微...... 最後反而是他的柏檔去了台灣開演唱會)。今次能看到,是因為他的演唱會剛好在我去旅行時舉行,還要在大阪,又剛好有朋友認識一位在日代購人。我只付出了很少努力,便達成願望。原來達成願望不是我想像中這麼難,只是我沒有付出而已。(話說回來,細場演唱會便難買票得多。)

另一件事是在奈良看日落。我來這裡的第一天,便見到漂亮的晚霞,生起看日落的念頭。上網查,發現東大寺附近的二月堂是看日落的好地方。但到了第二天,我卻沒有看日落的周詳計劃。近黃昏時走累了,坐下來喝凍飲,才想起快要日落。我趕得及到二月堂看嗎?我晚飯還未吃呢!二月堂那邊可是沒餐廳的。而且日落完後便天黑,我一個人在山上危險嗎?猶豫間,便錯過了這天的日落。

後來,我愈想愈後悔。奈良的日落應該很漂亮,我竟然為了一頓飯而錯過了?我第二天便要到大阪了,還怎麼看日落?如果我去看,就算我不怕黑,但看完日落後,我步行下山,到近鐵站的儲物櫃取行李,再坐車到大阪轉地鐵到江阪站,我來得及check-in嗎?我能快速找到旅館嗎?(我對自己的尋路能力已失去信心)。整個過程好像Amazing Race的競賽呢!

「有志者鄧竟成」,其實只要多動腦,一些小願望便會實現。問過民宿老闆娘,她說很多人到二月堂看日落。至於怕黑,她覺得這不是個問題,因為日落要過一段時間天才會全黑。我不敢再問安全問題。其實這裡很安全,只是我怕夜麻麻一個人在不熟路的情況下摸下山而已。不過我既然帶了電筒,就豁出去吧!誰叫我想看日落呢!
   

遠離東大寺的遊客,一個人沿山路登上二月堂,沿途一個人也沒有,我邊走邊記著下山的落。我沒有時間迷路。要是趕不及在大阪的酒店check-in便慘了!

幸好,上了二月堂後,見到有十多人坐在那裡等看日落。我鬆了一口氣。

二月堂的建築近似「清水舞台」

  

在奈良遇到三位討厭的遊客。第一位是個中國大嬸,在東大寺內叫喚寺外的小朋友(孫兒?),聲量大得可以驅魔,令附近的店員側目。我還以為有人在嗌救命!

另外兩位,一個是西方遊客,一個是ABC,都在二月堂看日落時碰到。有位西方青年坐在欄杆上,兩個日本人勸他下來。那人一臉輕挑的用英語說:「放心,我不是在這裡自殺。」那兩個日本人可能氣上心頭,日落未完他們便下山了。我心想,你是遊客啊!在別人地頭,就遵守別人的規矩吧!他為什麼如此自大?而那位ABC,大聲地和她的男伴打情罵俏。這種肉麻說話就麻煩你們不要與其他人分享吧。好煩厭!破壞了眼前的詩情畫意。

 
多數看日落的人都有伴,除了我和另一位女子;她站在我面前,倚著欄杆,拿著單反拍照。我禁不住仔細望她。她長髮,戴草帽,穿黑色吊帶裙,外加一件白色細孔短外套(衣袖摺至中袖),腳踏一雙Nike黑色球鞋,配搭得宜,背影看上去有點cool。如果我是男生,便會向她搭訕,趁機看她的正面。呵呵~


   
我不待天全黑便離開,還大膽地沿另一條路走下山。天上還有一抺彩霞未散,在地面往上看感覺很近。出了南大門,鹿都回家了。為保險,我坐巴士到近鐵站。到大阪後我沒有迷路,順利在限時前check-in!

這天我還實現了兩個小願望--再逛奈良町(第一天太夜去,舖頭都關了)和到著名文青餐廳カナカナ(kana)吃飯(我可是拿著手機和指南針尋路的)。為了趕及看日落,我五時便吃晚飯。這天感覺很完滿!

下午去了藥師寺,可惜東塔在維修中,未能參觀。
看了玄奘帶來的佛足石臨摹圖和藥師三尊像(不過月光菩薩像被借到奈良國立博物館的「白鳳」展展出。展覽還未開始。)


奈良町

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日本關西之旅:奈良]西大寺-平城宮跡

平城宮跡

西大寺:

東大寺是奈良必遊京都,但西大寺卻不是熱門旅遊點。我來的時候是早上,只見到當地人。有些來參拜,有些來逛庭園,有小朋友來玩,亦有小學生來參觀。我會來這裡,其中一個原因是這裡有棵堂本剛種值的櫻花樹(之前還向朋友說:「我點會為咗棵樹而去一個地方!」)。剛剛查資料才知道,原來西大寺在每年二月第三個星期六會舉行號稱「三大奇祭」之一的西大寺會陽裸祭--一群只穿兜襠褲的男人爭奪象徵一整年福氣的神木(令我想起長洲的搶包山)。這個祭典已有五百年歷史之久。

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日本關西之旅:奈良]鹿特集(不是突襲:P)



見到奈良的鹿,忍不住瘋狂拍照。

在香港的街道上,有機會接觸到的最大型動物,是狗。我已習慣了狗的高度和體型。

但在奈良公園一帶,到處都是鹿。鹿的個頭比狗高,身型比一般狗大;與牠們近距離接觸時,我有點不知所措。我應當牠們是狗嗎?但牠們不像狗般熱情,牠們看人的眼光與狗看人的眼光不同。我可以和狗狗玩,但不可以和鹿玩。我只能餵鹿,牠們也只期待人類餵食,而不是摸摸。牠們的舉動更似我在台中清境農場所看到的羊。

鹿兒不熱情,但也不高傲。我走近拍照,或摸牠們的背,牠們都沒有閃避。這裡的鹿會直視人,目的是看看你手上有沒有鹿餅。沒有的話,牠們便會極速移開視線,十分現實。所以要拍鹿到的正面,便要一碰到牠們便立即舉影,因為在牠們移開視線後,很難請牠們多望你一眼呢!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奈良


終於來到堂本剛的故鄉,一個有著美麗藍天和有鹿相伴的神奇地域。一踏出奈良JR站便看到一大片藍天,果然是令堂本剛念念不忘的「美我空」(my beautiful sky) 啊!

有人說去奈良主要是看鹿,因為香港人假期不多,旅行時間不長,所以只能留一天給奈良,即日來回。但我到奈良,是抱著度假心態,所以我選擇留兩晚。情況有點像我到布拉格和維也納的那次,我在兩個著名城市中多加一個逗留的地方--閒適的小鎮Cesky Krumlov,感覺像「回氣」。而奈良雖然景點集中,但其實並不小。我相信就算這裡有多「悶」都好,我也會找到樂趣。而且,奈良是比京都更早成為首都的地方,值得遊覽。

在車站拿了遊客地圖和巴士路線圖,問了一次路後,才順利坐上會經過Nara Hotel的巴士,來到我在這裡落腳的地方。不過我不是住昂貴的Nara Hotel,而是住在酒店附近的Guesthouse Tamura。就在Nara Hotel停車場出口不遠處。

這間民宿是傳統町屋,看上去細小狹窄,但房子其實並不小,只不過走廊迴環曲折,不能讓人一眼看穿。民宿老闆是一對夫婦,我來的時候男老闆在,他帶我走了一圈,告訴我房間和浴室在哪,但並沒有讓我看全間屋。這裡的客廳很細,放了一張大木枱、資料櫃和電腦枱後,便讓人幾乎沒有轉身空間。我不禁懷念起京都民宿的那個大客廳來。

我住的房間只有三個床位,與我同房的是一個從澳洲來的女孩,看上去很年輕,還帶了本名著來看。她在這裡已經住了幾天,要看的景點應該都看過了,所以腳步可慢下來,日間可躺在床上看書。這間民宿有豐富又便宜的早餐,由女老闆親自下廚,部份食材來自自家農作物。澳洲女孩很沈默,不過這兒有位旅客擔當「友誼大使」的角色。他是位年輕的高個子,由芬蘭遠道來東京讀書,放假時便到處走,奈良是其中一站。他熱情地與其他旅客打招呼和攀談,十分友善。但住過京都那間民宿後,我一時沒興緻再識新朋友,況且我在這裡只留兩晚而已。老闆娘給我的感覺有點冷淡,她說自己小時候曾在香港居住。雖然如此,我們的話題並沒有延續下去。我刻意不多話,吃過早餐後便快快出門,晚上回來便即梳洗、回房。

談談今次的行程。我第一天到了春日大社、東大寺和奈良國立博物館一帶,晚上在奈良近鐵站附近閒逛。第二天坐近鐵到西大寺和平城宮跡,然後從田中町一直走回近鐵附近晚飯,再走路回民宿。第三天去了藥師寺,再回奈良町、興福寺那邊,然後尋找一間有名的餐廳吃飯,再到二月堂看日落。當晚坐JR到大阪。

因為我沒有奈良旅遊書,「京阪神」那本只介紹奈良町和奈良公園一帶的景點;沒有指引,我便要根據喜好為自己定路線。雖然這樣旅行更隨心所欲,但也可能錯過好東西。我回來後,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一些好東西,如戒壇院(內有四大天王像)。參觀平城宮跡和西大寺時又錯過了一些景點。

雖然我在這裡住了兩晚,但感覺上還未夠。我還未上若草山呢!未參觀過奈良國立博物館,還有好些錯過了的景點!加上這裡感覺悠閒舒服,可一來再來。

堂本剛如此說奈良(來源:[日雜翻譯] Discover Japan (2014年11月号Vol.37) 表紙: 堂本剛)

「常常被問到『剛桑你推薦的奈良景點是什麼呢?』但是,我認為奈良並沒有像京都那樣子的必遊景點喔。因為像是京都是新幹線會停的、非常容易到達的大城市嘛,所以會有很多遊客來訪,而且京都對於推廣與歷史結合的創意也很多,光是這點跟奈良就有很大的不一樣。奈良呢,只是一個會對想要來玩的、想要體驗什麼的觀光客悄悄地歡迎著的地方。因為跟現實中的的觀光名勝有些差距,所以如果要我說什麼『奈良SET』是無法回答出來的喔。如果能一下子言明這裡到底哪兒好玩的話就不是奈良了,所以說其實奈良還是挺麻煩的唷。 (笑)

因此,奈良果然不是輕輕鬆鬆的就能得到幸福感的地方呢。如果是第一次來訪的話,完全無法保證能夠讓你感受到什麼。奈良的好地方非自己去尋找不可,這部分的確是有點難入門呢。總而言之,就是要自己去抉擇吧。但是,如果不認真對待這種如此麻煩的事的話,這樣子的日本就像是已經死去了的感覺了吧。畢竟,人生也是這麼一回事,不是嗎?」

奈良是他的故鄉,所以這個地方能帶給他力量。到了東京發展的他,會專程回奈良看看那美麗的藍天--「想要放棄正在努力跟東京契合的自己、想要找回那個早已跟奈良契合的自己。」

京都連日大雨,來到奈良終於見到晴空。

奈良鹿初接觸: 從民宿出來,我心急地想到奈良公園看鹿,怎料步出民宿不久,便看到一隻。牠遠離鹿群,獨自吃草。突然遇上鹿,感覺很特別。只有在奈良才會發生這種事。

到春日大社要走一大段踏,感覺像登山,不過這裡有鹿相伴。

東大寺:
東大寺是華嚴宗大本山,南都七大寺之一。佛寺是728年由信奉佛教的聖武天皇建立的。東大寺是全國68所國分寺的總寺院。因為建在首都平城京以東,所以被稱作東大寺。

東大寺的南大門


哞形金剛力士像:在南大門的左右兩側坐鎮著兩尊巨大的仁王像。面向著大佛殿,右邊閉口的那尊是哞形金力士像,據說由佛像雕刻師運慶所製;右邊開口的阿形金剛力士像,由快慶所製。布施英利認為「充滿力量、存在感十足的哞形像,體現的正是『這才是真正的雕刻』的精神。」


東大寺大佛殿:正面寬度57米,深50米,為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大佛殿內,放置著高15米以上的大佛像——盧舍那佛。東大寺院內還有南大門、二月堂、三月堂、正倉院等。(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猿澤池:能望見興福寺的五重塔


望見漂亮的晚霞,我心急地想找一處較高的地方觀賞日落景色,但一時之間找不到,唯有在樓房之間找較大的空隙,從平地拍照。
(後來終於如願看了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