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1日 星期三

又遲了寫hkiff觀影後感

最近上班很辛苦,忍不住在此呻一下。

這麼辛苦,忙碌是一個原因,精神上的負擔是另一個原因。

先說前者。公司本月舉行大型活動,人手本已不夠。本身大家以為會做主力的同事,因為在這裡工作得太不愉快,加上覺得被上頭虧待,又惱怒整件工作的不合理——這個活動的工作量,超出現有人手的負荷——所以採取半放棄狀態。下定決心辭職,並開始找新工作的她,只會做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即是只做少部份工作。這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後,她終於遞信。同日,公司一位與我合作無間的年輕同事亦都遞信辭職。不過她找了位朋友來做temp,幫輕一下我上司和我。這時候,籌備這個活動的工作落在我和我上司身上。我們唯有放下其他工作,先處理這個活動。幫我們的,只有一個喜歡時便上班、有限度幫忙的part-time,和年輕同事找回來的幫手。期間的辛苦,可想而之。


而精神上的負擔,又是怎麼回事呢?老實說,我不算太擔心活動出漏子。在這麼少人手下仍舉辦到這樣一個活動,已是奇蹟,難道還要談完美麼?我已努力交了貨,至於上頭是否欣賞,我也管不到。反正這是個令我沒有滿足感,又做得不愉快的活動。

精神上的負擔是,我那位年輕同事在新公司壓力很大,想回來工作。最後她如願回來,起碼在活動舉行前一星期能幫手(否則我猜我要睡在公司)。但她面對的壓力很大,決定是否回來前經歷了一番掙扎。她找我商量,雖然是我最忙的日子,但我也騰出一點時間聽她講。她回來後,上司仍然有點氣她,對她態度差了,於是她又找我訴苦,將所有導致她作轉工決定的原因和苦衷告訴我。她因為家裡有事,最近睡不好,影響工作表現,我是體諒的。但她明知我忙碌,仍要我聽她說這些話,我覺得很辛苦。本來,我覺得只要聽她傾訴,事情便完了。她總會好轉的。但,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話說因為上司對她態度這樣,她想修補關係。她怕再激怒上司,於是找了很多人問意見。我是其中一個。她問我應該怎樣開口,甚至想寫script。然後又不免想我認同她的想法,體諒她的苦衷,因為她「當我是朋友」。但當她說得越多,我越不安。我覺得她為了找人認同自己,拉攏這許多人,找了太多人問意見,有點可怕。說穿了,她都是想人認同她的看法吧。在她角度,她是尋求協助,是「為件事好」,想修補關係。在我角度,她其實是想我站在她那方。還有她說的一些話,我覺得是manipulation。聽她說話時,並不發覺,但之後回想起來,便覺得她有些做法很可怕。

長話短說,夾在她與上司中間,我很累。聽她說完她的苦衷,我不是不體諒,但我也知道上司的心態,我要怎麼回應?還有,她讓我覺得她是一個會拉攏所有人幫助她、站在她那邊的人,我覺得她手段厲害(我本來不是這樣看她,但她說得太多太多,令我改變想法。)曾經在職場遇過這種人,我不知怎樣應對,想不到現在又遇上,而且是手段高明很多的。經驗是,遇上這種人,我便會蝕底。於是,縱使大型活動完了,這些問題卻令我煩惱又煩躁,好想逃離!

p.s.本來想寫hkiff電影《柏林蒼穹下》,但未能動筆,於是寫了比我平常寫的電影文章更長的文試圖解釋原因。

11 則留言:

  1. 辛苦了,有時我也很怕聽別人訴苦,只能唯唯諾諾,但自己的工作給拖延了,誰又可憐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精神好時還可以聽, 很累時聽便會辛苦。 我覺得最辛苦的事, 是面對同事們關係的轉變。 一時A, B不滿C; 一時B, C不滿A。

      刪除
  2. 職場上,少有食「回頭草」的。走了又再回來,有這種局面也是可預見吧?這位同事,處事看來不怎麼有預算。怕會被她拖下水嗎?應該提點她嗎?這應該是你頭痛的地方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的舊公司因為行頭窄, 吃回頭草的例子不少, 但多數走了一段時間才回來, 不會兩星期便回。 我最辛苦的是夾在二人中間, 要聽我不想聽的訴苦, 又好像要我take side。 我提點得她一樣, 提點不了第二樣啊。 提得多, 又怕自己枉作小人。 而我怕終有一天會是她在背後說我。

      刪除
  3. 女人講自己問題, 好多時都係想人認同自己, 唔係想問人意見點解決問題架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對。 但A向我訴苦時想我認同她, B向我訴苦時也想我明白她。 然後她們有苦衷之下的行為, 是直接影響我的(如工作量增加)。 想我點!

      刪除
  4. 支持到自己接受到既位啦,也讓她知道你不是百分百跟她意見相同。

    精力壓力太大,你也掛冠而去吧(如果經濟許可),否則多掙的錢也是用來看醫生用。

    我有位IT朋友,遇到好像傻了的上司,也為著自身和家人的利益考慮,毅然辭了工。

    看完,真的有點擔心你啊。你有點到頂的感覺。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讓她知道我與她意見不同的話, 她又會繼續說服我。
      謝謝關心! 我那個大型活動剛過去, 可以小休一下, 但人事問題令我感到辛苦。

      刪除
  5. 難得的是,妳忙碌於工作和電影節之間,仍抽身寫下這篇東西,其志可嘉呢。

    人人都有自己的密圈,肚裡都有 hidden agenda;工作,有時七分工作,三分鬥爭;有時三分工作,七分鬥爭;大公司,麻煩;蚊型公司,也一樣可以好麻煩;而在大機構當做到某個位置,更甚麼都是政治。

    要想辦法讓自己放下喔,一根弦崩得太緊,斷了,可大可小。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本來想動筆寫電影節文章,但被這些事煩得寫不下去,但又不甘心就此去睡,於是忍不住寫這篇文出來呻一呻。:)
      我是想不到蚊型公司,三個人之間,也很麻煩。大家又互相當大家是朋友(公司性質加上人少,很難不當是朋友,但會分到與自己其他朋友的不同),但工作上難免有利害關係,我們最拿捏不到的位是應講幾多。而且牽一髮動全身,一個人的決定,影響其餘兩人。又覺同事太叻,怕對方不服我。令我煩惱之處便在此!
      我發覺在辦公室要懂政治,上頭也想你懂政治,這樣才容易得到想要的(為公司和為自己)。
      現正享受電影節中,但公司情況每刻都有變,現又有決定要我做。又要去想。

      刪除
  6. 近期有感,大都市是一個完不了的悲劇, 生命可能需要有啲掙扎同追求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