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聯想

(這不是電腦廣告😜)

書, 電影和電視看得多, 便容易發現意念相近的作品。 於是看一套戲時, 會想: “啊, 這橋段不是在另一套戲中出現過嗎?”

看譚劍《1K監獄》時, 一個關於人型玩偶的故事, 橋段與電影《訪。嚇》(Get Out)大橋有點像; 在回加拿大的飛機上看的《藥到命除》(A Cure For Wellness), 講一個金融才俊到一間豪華水療中心接回公司高層, 卻遇上重重怪事, 最後留下來調查, 便令人想起Shutter Island(不過後者拍得高明很多)。 較早前在家看《惡人》影碟, 講述一個殺人後變成逃犯的可憐人, 看得心有戚戚然, 然後看卜洛克的新書, 咦...... 怎麼也是講這類可憐人? 又要人心有戚戚然多一次嗎? 最神奇的是, 我帶了東野圭吾的一本小說去加拿大看, 想不到和在機上看的《畢作虧心事》(The Graduation)一樣, 講父母為子女的學業走後門。 這些有趣的發現以至巧合, 提供多一個角度讓人欣賞或評論作品。 但壞處是, 有比較之下, 技不如人的作品的缺點便會更明顯, 短時間內看題材相近的作品可能減低觀賞樂趣。 不過以上提及的作品, 只有一部令我看得反白眼, 那就是鏡頭絕美但劇情越看越離譜的, 要畫面不要合理性和邏輯的A Cure For Wellness。 (The Graduation也是頭段比尾段好, 但未至於令我反白眼。)

其實隨著年紀漸大, 會容易出現將人分類的毛病。 如某個新認識的人, 性格像極我多年前認識的朋友。 她們的思想和行為有相似的地方, 也會遇上相近的困難。 於是我對待新朋友的態度, 竟如對那位舊朋友一樣。 人真的可以這樣分類嗎? 星座書不是告訴你同一星座的人有相同性格和運程嗎? 人們從事什麼行業不是“有樣睇”嗎? 所以, 兩個人這樣相似, 是否互相有參考價值?

克莉絲蒂筆下的偵探瑪波小姐, 雖然不像白羅般四處旅行, 但她在自己村裡多年來的所見所聞, 已助她建立“資料庫”, 被她覺得相似的人(“XX令我想起多年前某案件中的YY”), 命運竟然相若。

P.s. 《藥到命除》和《訪。嚇》兩套懸疑片都出現“車撞鹿”情節。 車子撞到鹿已成為凶兆, 不只在這兩套電影出現。  (《畢作虧心事》撞的則是狗。)

(寫blog是A Cure For Jet Lag, 遲些才proof-read了。)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創作人都是殘忍的——譚劍《1K監獄》


我猜,一個人最恐懼的事情之一,是被囚禁。而彷彿囚禁肉體不夠可怕似的,還有編劇和作家寫思想被囚禁,又或連肉身也不存在,單單是一束腦電波被禁錮的故事。劇集Dark Mirror有此情節,譚劍於2001年出版的小說《1K監獄》中也有此情節。

一想起便不寒而慄,創作人真壞!

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你想過柏德遜過的生活嗎?



在占渣木殊的《柏德遜》(Paterson)中,柏德遜(Paterson)是個住在新澤西州柏德遜市(Paterson)的巴士司機。他家裡有一位美麗的妻子和一隻很有個性的狗兒。

柏德遜每天清晨六時多醒來,與妻子閒話幾句後,便起床吃早餐,再步行到巴士廠上班。他的同事總要來向他發幾句牢騷,然後他才出發。他走的是市內路線,每天循同一條路線來回穿梭。駕車時,他愛傾聽乘客的對話。中午,他會到國家歷史公園午膳,在著名的瀑布旁吃妻子為他預備的餐盒。放工後回到家,他會聽興趣多多的妻子分享她當日的新發現和新創作。晚上,他會溜狗,隨便到附近的酒吧喝一杯,與老闆聊天聊,然後回家。這就是柏德遜的日常生活,沒什麼特別。

他唯一特別之處,是他的嗜好。這位巴士司機喜歡寫詩。他隨身帶著一本筆記簿,一有空閒便在其上賦詩——在開工前寫幾句,在午飯時寫幾句,在家裡的書房內寫幾句。他的靈感來自日常生活,寫得不花巧,卻有心思。就算是家裡的一個火柴盒,也被他入詩。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hkiff 2017】第四十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後記



想不到在工作忙碌之下,竟然與上年一樣,看了十二套電影節的戲,覺得不可思議。

可惜的是,復活節正日要上班,錯過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開心的是,有機會和相識多年的影友一起吃飯看戲,大談電影經。

又,今年竟然可再度與栗子妹blog jam ,很開心。沒有她一起寫,我恐怕不會如此神心,每套都寫一篇。有人一起做一些脫離常規的事,很開心。謝謝栗子妹!(也謝謝inanna發明了"blog jam"這詞)

今年看的十二套戲,沒有中伏(中伏和悶是不一樣的),大部份都喜歡。看回去年的記錄,倒是中伏了兩次,失望了一次。

【hkiff 2017】《愛的替身》(Frantz)


導演︰François Ozon 編劇︰François Ozon, Philippe Piazzo

見到是Ozon的戲,沒有多想便決定去看。《愛的替身》(Frantz)是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我看的最後一套電影,觀看那天同時是電影節的最後一天。

想不到一向離經叛道的Ozon會拍這樣一個正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