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我最近的comfort food

因為每天上班很累,下班後沒精神,以致我有一段時間都沒有看書。但沒看書,總覺得人生有所欠缺。連自己有興趣的事都沒時間做,那活著是為了什麼?

後來我想到問題所在,我在上班日不是完全沒時間精神看書,只是我不能看太費神的書。知識性的書,我放假時才有精神讀。上班日,選追看性強的小說來讀便可。這可以說是妥協,但這樣子我才能多看一點書。

坊間有一些鼓勵人閱讀的文章,多是某某成功人士說閱讀很重要,能讓他們增進知識,擴闊視野,講到尾又是要人看書「增值」,最後仍是講回「工作」。但我看書除了想吸收知識,也想用來減輕工作壓力,不想到頭來,看書仍然是為了工作!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沒有季節的都會

「沒有季節的都會」是亦舒的小說書名,不過我想談的不是這本書,而是這個都會。為何這個都會「沒有季節」?

我最先想到的,是職場生活。工作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亦是社會衡量一個人是否成功的標準。工作原本是為了生存,原始人打死一隻野獸,吃牠的肉,得以填飽肚,便可以暫時休息。但隨著人類文明發展至今,工作比古時複雜百倍,人的慾望和需求亦越來越多,於是,錢賺得越多越好,權力越大越好。工作不只為填飽肚子,而是有更多功能。而為了做好工作,很多人都要出十二分力。特別是在香港,整個工作文化都鼓勵人「搏殺」,老闆亦期待下屬為公司出心出力,盡獻時間。而香港員工又大都聽話,不少人願意加班,以致在辦公室的時間越來越長,工作至不見天日。不見天日,自然不受天氣影響。反正都是待在冷氣間。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魑魅魍魎︰大衛連治」


迷離、詭異、恐怖、感性,大衛連治(David Lynch)的電影只此一家。

最初看他的電影只因好奇。第一套看的是《野性的心》(Wild at Heart),好像是明珠台播的,看得斷斷續續,劇情已全忘記,想來我當年也看不明白。不過那些點火的大特寫、演員對鏡塗了一臉紅、那些跳接的鏡頭,令我看得一愣一愣的。最記得片末那首Love Me Tender,十分浪漫。第二套看的是《藍色夜合花》(Blue Velvet),好像也是十幾歲時看的,也只記得少許內容。最難忘的是片中的苦命女人。《失憶大道》(Muholland Drive)是出來工作後才看的,雖然看不明白,但很喜歡。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荒涼的地貌,孤獨的英雄——《地海巫師》


最近在追《權力遊戲》第七季,勾起了我看奇幻小說的癮頭,於是到圖書館借閱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所著的《地海巫師》(A Wizard of Earthsea)。這是「地海傳說」六部曲的第一部,我借的是中文版。

我看過的奇幻小說不算多,小時候看過C. S. Lewis的「納尼亞傳奇」系列(共七本)和Lloyd Alexander的Chronicles of Prydain(共五本);長大後看Harry Potter系列。《魔戒》只看過電影版。還有一些不是系列的,已不復記憶。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東野圭吾《宿命》


從加拿大回來後,便停了看書。但沒看書,人便有點空虛。上班很累,為了在上班日也有書陪伴,我只能選追看性強的小說。於是我暫時放下在加拿大開了頭的厚文學書和歷史書,改為看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

《宿命》從一開首便吸引我,因為情節令我心寒,令我想儘快解謎,以消除未知的不安感。一個智力低下病人的離奇死亡、一段似是被人暗中安排的婚姻、一個令人看不透的丈夫、一個好像被「命運之繩」操縱著的人生、神秘的腦部手術...... 這些情節集合了令我害怕的多個個元素。因為邊看邊嘗試解謎,我的想像力馳騁,越猜越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