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重訪Kitsilano



在2005年在這裡登過一篇「我想和你到Kitsilano」(文章寫於2003年),記我在溫哥華一個小區的半日偷閒。回港後再到加拿大時也想過再訪,但種種原因下,每次都沒有成行。今次回去,終於得償所願,重訪這個美麗的地方。

我是乘搭交通工具到達的,先坐skytrain到市中心,再轉巴士。 那天是上班日,朋友們要上班,父母已沒精神陪我去玩,所以與第一次到訪時一樣,我是獨個兒去的。

之前幾天時晴時雨,幸好當日陽光燦爛。雖然我上錯巴士多花了一小時才到,但心情沒受太大影響,如同去旅行般雀躍。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加拿大朋友圈


已寫過很多次加拿大和香港的對比,不如今次寫寫我的朋友們。

每次回加拿大,我都與同一班朋友相聚。

我在香港的朋友分得很散,聚會多是兩、三人;超過五個人的聚會,只餘下每年幾次的親戚聚會(次數還要逐年遞減。)和每年一、兩次中學同學聚會(與最熟的平時會見,「大圍」要待有舊同學從外國回港時才會約出來)。而且因為人多,有些又不是太熟,很難說心底話。

而在加拿大的朋友,大都認識了約二十年。不單與他們能暢所欲言的,而且與他們還有一種親密的感覺。例如,有些難聽的實話,他們會照樣說出來,不太避忌。又例如,他們會自然地讓我加入他們的圈子。有朋友約妹妹吃飯時,會邀我加入, 甚至請她的妹妹載我出去。有朋友邀我和他的波友打波。而我每次回去,大家都會到其中一位朋友家聚餐。這班朋友,連同我的話共有七個人。一個朋友圈有這個人數,對我來說已屬難得,所以我很珍惜。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為人父母︰看《畢作虧心事》、《湖邊凶殺案》有感

小孩子的世界是單純的,成人才熟知社會法則。 學校老師會教小孩認識世界的真善美,要他們學會做好人。 只有父母才會擔心孩子太過善良,怕他們會被人利用,會“蝕底”, 會被社會吞噬。 畢竟,善良不能當作社會通行證;醒目、有防人之心、懂得為自己打算才是。 那人不可以既善良又醒目嗎? 應該可以吧!但在人生中某些時刻,可能會有壞人出場,告訴你: “醒目嘅就當見唔到,隻眼開隻眼閉。 你咁醒, 應該知道點做啦!” 這時候,應選擇良心,還是自保呢?聖經說,人要靈巧像蛇,純良像鴿子。 但要做到的難度很高。要教子女如此行的難度也高。

在羅馬尼亞電影《畢作虧心事》中,男主角的女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考到一間英國大學的獎學金,只要大考維持好成績,便能入學。 父親渴望她出國,說留在家鄉沒有前途。 但是,女兒在考試前夕遇上壞人,差點被强姦。 受了傷,加上受驚,影響了她的考試表現。 父親擔心她因此去不了英國讀書,於是決定“走後門”替她“出貓”。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聯想

(這不是電腦廣告😜)

書, 電影和電視看得多, 便容易發現意念相近的作品。 於是看一套戲時, 會想: “啊, 這橋段不是在另一套戲中出現過嗎?”

看譚劍《1K監獄》時, 一個關於人型玩偶的故事, 橋段與電影《訪。嚇》(Get Out)大橋有點像; 在回加拿大的飛機上看的《藥到命除》(A Cure For Wellness), 講一個金融才俊到一間豪華水療中心接回公司高層, 卻遇上重重怪事, 最後留下來調查, 便令人想起Shutter Island(不過後者拍得高明很多)。 較早前在家看《惡人》影碟, 講述一個殺人後變成逃犯的可憐人, 看得心有戚戚然, 然後看卜洛克的新書, 咦...... 怎麼也是講這類可憐人? 又要人心有戚戚然多一次嗎? 最神奇的是, 我帶了東野圭吾的一本小說去加拿大看, 想不到和在機上看的《畢作虧心事》(The Graduation)一樣, 講父母為子女的學業走後門。 這些有趣的發現以至巧合, 提供多一個角度讓人欣賞或評論作品。 但壞處是, 有比較之下, 技不如人的作品的缺點便會更明顯, 短時間內看題材相近的作品可能減低觀賞樂趣。 不過以上提及的作品, 只有一部令我看得反白眼, 那就是鏡頭絕美但劇情越看越離譜的, 要畫面不要合理性和邏輯的A Cure For Wellness。 (The Graduation也是頭段比尾段好, 但未至於令我反白眼。)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創作人都是殘忍的——譚劍《1K監獄》


我猜,一個人最恐懼的事情之一,是被囚禁。而彷彿囚禁肉體不夠可怕似的,還有編劇和作家寫思想被囚禁,又或連肉身也不存在,單單是一束腦電波被禁錮的故事。劇集Dark Mirror有此情節,譚劍於2001年出版的小說《1K監獄》中也有此情節。

一想起便不寒而慄,創作人真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