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日 星期四

假想敵(含The Cruelest Month情節)

(圖片來自:http://taylorjensenshakespeare.blogspot.hk/2011/04/mything-shakespeare-several-things-can.html)

darkness alert!

你有假想敵嗎?

假想敵會令你生活得更有動力,還是令你充滿仇恨?如你一直都超越不了對方時,你會感到自卑嗎?

我曾有過假想敵,也被人當過假想敵。

我的情況是,假想敵的存在令我十分痛苦。任何事我都要與對方比較;對方無意的行為,對我都像是挑釁。但當我被人當為假想敵時,卻會覺得很無辜,會拼命想「為何她無端疏遠我?」朋友很痛苦,我卻百思不得其解。

嫉妒(Envy--中英文解釋有點不同)是七宗罪之一,可令人變得扭曲,甚至動手殺人。(spoiler alert!)The Cruelest Month的主題是嫉妒,書中有兩人為了嫉妒而傷害朋友--死者因為無意中搶去兇手最珍愛的人而遇害;而督察長Gamache的好友雖然事業比他成功,但還是什麼都要與他比較,為此而痛苦。(包括誰的工作較成功、誰先找到伴侶、誰的兒孫多些...... 更可怕的是,就算他在各方面都比Gamache優勝,他仍要妒忌Gamache的快樂。)(spoiler ends.)

這種事看似荒謬,但在日常生活中的確會發生,要知道人是有很多種方法令自己不快樂的。

但是,對「假想敵」的憎恨也有程度之分。書中的例子比較極端。(spoiler alert!)試想像,你有位十分出眾的好朋友。你們自小同校,在校內,他/她是風頭躉。你們興趣相近,但在每一個領域裡,他/她都比你強。本來你是藍球隊裡球技最出色的人,但自從他/她入隊,他/她便超越你,更奪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每個人總有比別人優勝之處,你也有,但那些特質卻不能在別人心中留下印象;大家只見到他/她的優點,見不到你的優點。在他/她太明亮了,在他/她身旁,你仿佛是透明的(六宮粉黛無顏色?)。(spoiler ends.)我不想透露太多書中內容,所以將故事稍為改動--中學畢業後,你們選讀同一學系,進入同一個行業。本來你在升上大學後已開始避開對方,你努力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子。但是,你們在同一間學校,你避不開對方。當你的朋友見到他/她時,都很快地被他/她吸引。你的異性朋友,也開始向你打聽他/她,希望結識他/她。於是,你不再是朋友圈中特別的存在,你再次變回好友的影子。對方繼續發熱發亮,在行內漸有名氣。你不是做得不好,而是不夠他/她出色...... 在這情況下,你會真心為對方高興嗎?你該如何自處?

我有朋友幾乎從不受嫉妒困擾,可能他們就是被人妒忌的那種人吧!而我,就是會被嫉妒困擾的人。可能因為我對自己沒信心,我亦太清楚自己的缺點。小時候經常被母親拿來與其他人比較,不知是否原因之一(我成績不錯,所以被拿來與同輩親友比較的不是成績,而是是否獨立、懂事、醒目、多朋友,後來進展為是否「嫁得出」:P)。但我知道,很多很多小孩也是這樣走過來的,不見得人人都會變得如此。

與書中的角色一樣,我曾經有過一個假想敵。在認識她之前,我是不知道有這個人種存在的--美艷、自信、外向、主動、愛分享、大膽、細心、重情、關心朋友。可想而知,她受異性歡迎,同性妒忌。本來世上一定有這類萬人迷,但將她變成假想敵,是因為她夠接近,讓我知道她很多事情,讓我知道她有多受歡迎。還有,她對異性朋友很好,包括我當時的男朋友(他們認識在先);有些舉動,她越了界。我覺得她想讓每個男性朋友都喜歡她,要做團體中最突出的那位,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這是我當時的想法。我沒想到,可能很多人都有這種想法,只不過沒有為此努力做或沒有成功。)(又,其實我另一好友性格與她相似,也是萬人迷,但我卻從沒有將她當作假想敵。或許,是因為那朋友將她最真的一面呈現給我看,或者是她不曾越界,又或許是因為我與那朋友有共通點。)

所以,我是過來人,我知道有一個假想敵會令自己有多痛苦。曾經有過這一段痛苦萬分的經歷,我以後也不能再讓自己陷入這種深淵中!但性格難改,我仍忍不住要與人比較。幸好,我已不再這麼上心。The Cruelest Month說節錄了莎士比亞作品As You Like It的話,講得很到肉:
"How bitter a thing it is to look into happiness through another man’s eyes." 
這正是我當年的感覺。我會幻想她如何與人相處,如何被仰慕,每天梳洗後都有自信地照鏡(見到漂漂亮亮的自己),快樂地出門,光芒四射地出現在大家眼前。很多人都會將他們心底的秘密告訴她,甚至只告訴她一個。男孩子將她當作女神,就算已有女朋友的,也會將她放在心裡的一個特別位置(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當幾個女孩站在一起時,大家都只會留意她。對自己有多麼受歡迎,她是知道的,所以每晚她都安心地入睡,每早快要到學校時,她都知道有朋友會迎接她。她知道自己只要換一副耳環,穿一件新衣,弄了新髮型,是一定會被人留意到的。所以,她特別有動力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且她不只有外在美,性格也好,非常討人喜歡,亦真心真意關心朋友。也因此,她得到幸福......

這樣去想一個人,當然是誇張了。但這是一個將她當作假想敵的人的想法。那個陰沈暗啞的女孩,怎會有人愛呢?她有這種想法,不是很恐怖嗎?她越是這樣想,就越會將朋友趕跑......

但是,她的痛苦是真實的。那麼,對有這種想法的人(像書中的X與Y,以及過去的我),我有什麼忠告呢?

第一,如果可以做到的話,便避開假想敵吧。Flight! 離開,認識新的朋友,建立新的興趣。世界這麼大,你不一定要賴在她身邊吧。你總有一些假想敵沒有的優點吧。你要放大自己的優點,用你的優點去吸引一些懂得欣賞你的人。這不是消極的做法,而是沒辦法之中的辦法。如果勉強做朋友,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痛苦的是你。如果你忍不住攻勢對方,你便成了壞人(像書中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的X與Y),這是錯上加錯!你以為你對方會明白你的感受,但有些人就是不會明白。當你五內俱焚時,對方卻一臉無辜地問你:「為何要這樣對我?」說到建立新興趣,這無論如何也是好事。要自己不去想某件事很難,那唯有令自己腦中充滿新鮮事情,令自己無暇胡思亂想。

好了,如果避不開對方,又找不到自己獨特的優點,該怎麼辦?那唯有靠自己想通。你要知道,有這種想法,是你的問題。你越去妒忌人,別人便會越討厭你,越會靠近你的假想敵。還有,你要接受愛不是平均分配的。有些人確是會得到特別多的愛,就算多得滿瀉,也未必可以分一點給你。你要接受這點。你也要學會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你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而且,當你像他/她一樣得到這麼多愛時,你應付得到嗎?這會否構成你的壓力?你會否覺得自己不值得,反而會疑神疑鬼,會膽心自己有日會失去一切?需知道要有萬人迷的心理質素,本可以當萬人迷的。

你也要嘗試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對方天生條件優厚,他/她從小已經習慣了別人的稱讚,不會為此沾沾自喜。他/她只是普通人一位,與你一樣,會經歷生老病死。不過,要是你碰上一個超級大強敵,那怎麼辦?我也想不到好方法。《紅樓夢》裡的林黛玉不知道怎麼辦,《長恨歌》裡的六宮粉黛不知道怎麼辦,連《三國演義》裡的周渝不知道怎麼辦。《莫扎特傳》裡的薩里埃尼倒是知道該怎麼辦,但是假想敵的可怕之處(起碼在這個例子)在於,就算他/她已不在人世,你對他/她的恨意並不會減少!

不過,可堪告慰的是,隨著時間流逝,我竟一點也不恨對方了。我的恨意突然煙消雲散,這是我當初難以想像的。我當時看不到出路,我曾經以為,我永遠也會這麼恨她。要想原因,是因為和與她的道路太不同,她走她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有趣的是,那位男生在這件中的重要性其實很低。(還是越來越低?)

這件往事其實有點難於啟齒,不過,既然是往事,便不怕與人分享。誰人沒鑽過牛角尖呢?我要接受自己,要原諒當年幼稚的自己。

謹以此文獻給書中的X和Y,以及所有為嫉妒所苦的人。

p.s. 其實身邊一定有很多人比自己優秀,但變成假想敵的通常只有一個,為什麼呢?這題目值得細想。

p.s. The Talented Mr. Ripley中,Ripley對富家子又羨又妒,他不單只想變成他,更採取行動將自己變成他!但Ripley在妒忌對方的同時,卻又愛上對方(對方耀眼得將什麼人也吸引過來),這感情何其複雜!

ZELUS (Zelos):God of rivalry, emultion, envy, jealousy and zeal (from Greek Mythology)
(圖片來自:http://witcheri.blogspot.hk/2011/10/greek-gods-and-goddesses-iii.html)

9 則留言:

  1. 我有一位男性朋友,他除了讀書以外,甚麼都比我差︰踢球、電腦、性格,體能,甚至老媽也不諱言︰你若不是讀書俾他叻,你一定不夠他來……
    我有一位女性朋友,她讀書很叻,人受歡迎,樣子不賴,是那些年的女神,可是後來感情上出了麻煩,從此人間蒸發……
    這兩位朋友該不該被嫉妒呢 ?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覺得沒有該不該被嫉妒這回事,問題應該是,你有沒有嫉妒對方。如果你本身有自信,想得通,便不會輕易嫉妒別人。
      你說的那位女神,因為感情問題而人間蒸發,應該被同情啊。
      至於你的男性朋友,如果你不刻意與他比較,就算他除了讀書外什麼也比你好,你也可以不受嫉妒困擾呢~

      刪除
    2. 當然,我沒有嫉妒他們兩位;反之,我很喜歡他們呢。
      女神,沒有再遇上啦,只希望她能徹底的活出陰霾;
      老友,更加沒嫉妒啦,甚至他常自稱是我的電腦和足球的補習阿SIR,我也只是一笑置之 ~

      刪除
    3. 咁咪幾好~
      我也不見得逢是比我叻的我都會咁(如果係咁就唔駛做人啦:P),都係有好多因素加埋先會咁。

      刪除
  2. 好一篇剖白!

    從閱讀聯引到自己,令閱讀變得立體,很有意思。妳敢於表達內心,亦勇氣可嘉!

    讚美完畢。我留意到妳說:「將她變成假想敵」,可能妳寫時只是一吓滑了過去,又或者妳想說的就是這個意思;這,便帶有黑暗性。

    她,如「演變」成假想敵,便是潛意識間被動的。但如果如妳所說「將她變成假想敵」,則是pro-active的;即是,妳是有意識地主動把此人定位成妳的宿敵。

    此後的,妳都說了。能自知並包容自己不足,在透過暗自與對方較勁,而使自己進步之餘,不存嫉妒 (羨慕當然可以),那麼她便是良性敵人。反之像salieri那種,便是惡性敵人了。這惡性,是思想與心態上的腫瘤啊!

    妳是過來人。慶幸的是,妳在經歷後想通了。那是思想上的辯證歷程,反省後,翻上一層,人生從此不一樣,這時,妳已比從前豁達了。

    人,能否在牛角尖裡脫出來,只是五十五十;要恭喜妳呢!



    p.s. 好有趣的角度!真的是這樣嗎?我未想過呢,要認真諗諗。

    p.p.s. 這種關係,是與敵同眠,可以鑽得很深很複雜。它很真實,也很危險!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件事,本來我提也不想提,因為我曾經怕故事未完,怕自己突然又妒忌她起來(她現在有幸福家庭,可愛女兒)。但沒有,我發現整件事真的過去了。我也怕別人的眼光,怕別人「形住」我很小氣,在我面前小心翼翼。

      不過,我很容易與人比較,「嫉妒」是我的心魔,將往事寫出來,部份原因是希望為自己作心理治療。(現在老細會偏心某一、兩位同事,有一位也令我有嫉妒的感覺,但我不會刻意去想。如果凡事與人比較,痛苦會沒完沒了!)而且,這段往事實在過了很久啦!

      我也不知自己是主動將人成假想敵還是什麼,但通常一個人在同一時間只會有一個假想敵,那麼,應該有主動成份吧。至於當年那位,我可以說她「連我男朋友也搞」,所以我才動怒。但後來我對她的感覺,已超越這一點(不知怎說)。所以我也弄不清楚。唯一安慰自己的,是我與另一「萬人迷」是好朋友。現在回想,她那時與我的男朋友是好朋友(是他當時最好的異性朋友),而她慣了照顧人,會記得他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會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他的往事。而我是個粗心大意的人,還未學懂做人女友,她有時會做了應由我做的事(如他去洗手間時,幫他拿袋之類)。本來就只是氣她這些,但後來漸漸演變成妒忌她整個人。

      刪除
    2. 我覺得最黑暗的地方在於,要擺脫心魔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知道妒忌人的人是理虧的,而被妒忌的人則行於光明之中。如果我妒忌她,我便變得不可愛,那麼她便嬴了。
      (不過,以上是當我想歪時的想法。更大的動力是,妒忌人一點也不好受,所以要快快擺脫這種思想。人,最好是行在光明中,問心無愧。)

      刪除
  3. 曾經潦過篇咁嘅嘢,同妳的文章主題有點關聯,姑且再貼出來,當做參考:

    http://inanna2013.blogspot.hk/2011/05/blog-post_2.html#more

    envy,是好深刻的人性課題,如真能徹底自它巨大陰影裡逃離,人生的原野會更明朗,廣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這個莫札特,儼如地獄來客,是莎萊利一手妄構出來的天敵。」,即是,假想敵是由自己一手創造的。是pro-active啊!

      「把自己全方位徹底擊敗」--就是這種感覺。《宿命》和《The Cruelest Month》說的都是這種故事。

      我突然想到,如果是「既生瑜,何生亮」的情況,便是「一山不能藏二虎」的情況。而我當年的情況,算是「越級挑戰」。我和她並不是天敵,我們的戰場不同,亦是兩個性格南轅北轍的人。另外,我應是看亦舒小說太多,代入了書中的角色(也將對方套入書中角色):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