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舞台劇《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今年看了兩套舞台劇,第一套是非常黑色的《禁色極樂園》(Paprika Studio);第二套是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也是一套帶有黑色感覺的劇。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讓觀眾以「精讀」形式認識卡夫卡和他的作品。劇團的表現方式充滿藝術感。舞台黑漆漆,只有簡單道具;演員塗上白臉,戴上假髮。卡夫卡有不少作品皆荒誕詭異,如《變形記》、《流刑地》、《審判》,劇場將這種特質加以發揮,演員的面部表情、肢體動作、對白、配樂令詭異感覺更加濃厚。



一開場,卡夫卡的三個妹妹便以「三個女巫」的扮相講開場白。她們宣佈卡夫卡的死訊,並向卡夫卡的好友布勞德(Max Brod)覆述卡夫卡留給他的著名遺言——「請你燒毀我的所有作品」。這句話變成了布勞德的咒語,不斷地折磨他。布勞德很為難;不遵好友遺願,即是出賣他;但將朋友的手稿焚燒,讓這些偉大作品從此不見天日,便等於出賣文學。他究竟會否出賣朋友成為此劇懸念。雖然觀眾們都知道結果,但劇中人不知道,我們得以用全知角度看著他為此掙扎。編導以「手指尾抽筋」的徵狀來代表他的掙扎,令他的痛苦更具體。

三位妹妹將藏有卡夫卡手稿的交給Brod,然後,觀眾便看著布勞德「打開」箱子,與他一起進入卡夫卡的內心世界和文學世界。七個箱子分別為︰「父子之箱」、「刑罰之箱」、「動物之箱」、「愛情之箱」、「寓言與格言之箱」、「迷宮之箱」和「夢與死亡之箱」。有的箱子藏有超過一篇作品(如《審判》和《城堡》都放在「迷宮之箱」);有的箱子內容沒有演員演出(如「愛情之箱」便以旁白讀出他的戀愛故事)。除了演出箱子的內容(即扮演卡夫卡小說中的不同角色),演員亦要演出「真實」部份。如一位崇拜卡夫卡的年輕朋友便一直追著布勞德,想說服他不要焚燒手稿。布勞德亦經常回想卡夫卡生前種種。

此劇將卡夫卡的著名作品一一演出來,確有「精讀」效果,但因為編導將文本變成戲劇時做了不少藝術轉化,如果觀眾對卡夫卡沒有基本認識、從未看過他的作品的話,便有可能看不懂。而劇團的表達方式,有些我看不懂。例如為何他的妹妺表現得如此邪惡,為何「動物之箱」上篇有位老人在拾荒,為何在某場舞時演員表情如此猙獰。而令我最有感覺的,是最基本的元素——卡夫卡作品的引文,以及布勞德口中的卡夫卡。這個人內向敏感,幽默睿智,經常有精警之語。有一句話的大意是他不是創作《變形記》,只是將社會實況講出來。能將現實的殘酷轉化成荒誕的故事,且能擊中要害,讓人讀得心有戚戚然,他的功力很厲害!



讓我集中談談三個箱子︰「父子之箱」、「動物之箱」、「迷宮之箱」。

 「父子之箱」內有卡夫卡的《給父親的信》和短篇小說《判決》。卡夫卡個性敏感,父親則是傳統的嚴父,十分強勢,他從小至大都怕父親,一直活在父親的陰影。他憶述小時候有一晚半夜醒來想喝水,卻被父親罰站露台,為他帶來很大陰影。他父親又會粗暴地叫醒睡夢中的他(讓我想貝多芬),以致他經常以主人翁「一覺醒來」作為小說開頭。父親給他的陰影之深,令他寫下《判決》這部作品。裡頭的父親對兒子極盡侮辱之能事,甚至判兒子死刑。這個故事看似荒謬,卻又言之成理,現實中真的有父母能令孩子自信盡失。話說回來,他的父親固然不理解小孩心理,但他是個敏感的孩子,不易被了解,容易受傷害,當他的父母也不容易。

至於我最喜歡的《變形記》(也譯作《銳變》,收在「動物之箱」裡),見到有人將此作搬演已令我很高興。飾演變成巨蟲的演員說不出人語,單靠肢體語言表達他由人變成蟲,很厲害。不過我更喜歡書的版本,看書更能體會主角(蟲)的孤獨。他的家人選擇遺棄他,然後出遊慶祝,滿臉高興,感覺很無情;但看書時,可能因為看不到他家人的笑容,我更能體會他家人的無奈。總之,兩個版本帶給我不同的感覺。

我覺得寫得最好的一段是《迷宮之箱》。布拉格的讀書會看不起卡夫卡的作品,布勞德闖入讀書會,想為卡夫卡平反,因此與讀書會成員起了爭執。了讓那些高傲的文化人承認卡夫卡作品的優異,布勞德立下戰書,與他們比賽,各自演出卡夫卡的小說《審判》與《城堡》與。兩本書皆述說一個人在制度中走不出來︰一位不知自己為何被審判,在法院內兜兜轉轉;另一位不知如何進入城堡,在城堡外兜兜轉轉。這場演戲比賽的概念很有趣,既點出兩本小說的相通之處,亦讓我再次為布勞德與卡夫卡的友情而感動。

對於布勞德沒有遵從卡夫卡的遺願燒焚他的手稿,反然將他的手稿帶去出版,導演陳恆輝有他的見解。他認為卡夫卡相信朋友的文學眼光,暗地裡希望朋友能判斷自己的稿是否值得出。而我則認為這是卡夫卡與布勞德一向的相處模式——卡夫卡欠缺有自信,經常說自己寫得不好,布勞德則經常鼓勵他,給他信心。布勞德在知道他的遺願時,可能在心想嘀咕︰「寫到這個地步還說自己寫得不好,要燒掉手稿,你是傻的嗎?我才不會燒掉你的作品!你寫得這樣好,簡直令我妒忌。給點信心自己好嗎?相信我,你一定會憑這些作品走紅!你的作品會歷久常新,很多年後,依然會有新讀者看你的作品。信我吧!」


p.s. 演員的妝太厚,我認不出飾演布勞德的是鄭嘉俊,明明曾看過他幾次演出啊。


6 則留言:

  1. how many play groups are in HK or do they form one when neede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清楚啊,一時想起的是香港話劇團、中英劇團、7A班戲劇組,非常林奕華、風車草劇團、好戲量、詹瑞文的劇團、甄詠蓓的劇團、春天劇團,以及上文提到的Paprika Studio和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想不起的應該還有很多。這些劇團有不同形式,有些獲政府資助,有些是自資的,有些有全職演員(有月薪),也有些好像是有演出才聚在一起。

      刪除
    2. 係啊,其實有好多!

      刪除
  2. Did you see Gabby So 蘇子情 one woman show Struggle For Happiness? She's bring it to New York. She did The Ritz-Diamond 麗思卡鑽石 in 2016 also.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認識她,上網一查,原來她演的是獨腳戲,自編自導自演,很厲害。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