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2日 星期一

陳年校報文章:《所有你能吃的》

這是讀大學時寫過的專欄文章(UVoice《峯鳴》》:


當時寫這篇文,是有感而發。加拿大流行All You Can Eat「任叫任食」日本餐,特別吸引年輕人光顧。因為是任食,很多人心裡只有一個「抵」字,要「食回票價」,以致點了過多食物。親眼見過人因為想多吃魚生,而只吃壽司上的魚生,將飯團黏在杯和碟的底部,還自覺很聰明。其實All You Can Eat這種吃法已有違日本菜那種精緻和慢食的精神。看飲食節目也會知道,日本人吃壽司是從淡味吃至濃味的,怎樣去吃一件壽司也有講究;吃壽司是一種藝術,不能狼吞虎嚥。

不過這篇文的重點不是說浪費食物,而是說當時很多年輕人都「食評家上身」,不是不可以講感想,而是有些評語已達吹毛求瑕的程度。老實說,那時「錢都唔識賺」,但吃餐飯也諸多要求...... 不是說吃飯不能有要求,而是有些人的態度令我光火。

還記得當年寫這篇文時不懂怎麼收結。我不想寫得太說教,但如最後那段不是以一個「道理」收結,又不知道寫什麼才好。想了很久,最後仍是要寫一句說教的:「當知吃得飽不是必然的」。

p.s. 專欄名「頑生集」是我改的,畫也是自己用毛筆畫的,滿足感很大。
p.s. 2鄰居「思籌之路」的作者山上書生現在已是一對孖仔的父親。

4 則留言:

  1. 「頑生集」這名字很好啊!河童圖畫亦有點豐子愷的氣味呢。

    所言極是!和食之魂,就是吃得精緻,量少,嚐深。懷石料理,源於松尾芭蕉餓著肚子思索,把曬得暖和的石子放在懷裡,以抵飢餓。是以吃量少,方能啖出日本菜之真意。所謂的日式放題,實與大和飲食精神背道而馳也。

    回覆刪除
    回覆
    1. 「頑生」曾是我的筆名。
      我畫的不是河童啊 :D 記得那時這頁有四個專欄,有人找朋友畫畫,我就自己畫,想不到畫得不錯(自己讚自己)。不過看這份學生報的人不多,只有部份華人。
      說起日本菜,可惜我捨不得吃貴價的。平價的很多都不好吃。(「爭鮮」竟開了一間又一間)

      刪除
  2. 很難想像如果法國菜也是任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法國菜任吃也沒意思吧。台式小食倒是可以任吃。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