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奈良


終於來到堂本剛的故鄉,一個有著美麗藍天和有鹿相伴的神奇地域。一踏出奈良JR站便看到一大片藍天,果然是令堂本剛念念不忘的「美我空」(my beautiful sky) 啊!

有人說去奈良主要是看鹿,因為香港人假期不多,旅行時間不長,所以只能留一天給奈良,即日來回。但我到奈良,是抱著度假心態,所以我選擇留兩晚。情況有點像我到布拉格和維也納的那次,我在兩個著名城市中多加一個逗留的地方--閒適的小鎮Cesky Krumlov,感覺像「回氣」。而奈良雖然景點集中,但其實並不小。我相信就算這裡有多「悶」都好,我也會找到樂趣。而且,奈良是比京都更早成為首都的地方,值得遊覽。

在車站拿了遊客地圖和巴士路線圖,問了一次路後,才順利坐上會經過Nara Hotel的巴士,來到我在這裡落腳的地方。不過我不是住昂貴的Nara Hotel,而是住在酒店附近的Guesthouse Tamura。就在Nara Hotel停車場出口不遠處。

這間民宿是傳統町屋,看上去細小狹窄,但房子其實並不小,只不過走廊迴環曲折,不能讓人一眼看穿。民宿老闆是一對夫婦,我來的時候男老闆在,他帶我走了一圈,告訴我房間和浴室在哪,但並沒有讓我看全間屋。這裡的客廳很細,放了一張大木枱、資料櫃和電腦枱後,便讓人幾乎沒有轉身空間。我不禁懷念起京都民宿的那個大客廳來。

我住的房間只有三個床位,與我同房的是一個從澳洲來的女孩,看上去很年輕,還帶了本名著來看。她在這裡已經住了幾天,要看的景點應該都看過了,所以腳步可慢下來,日間可躺在床上看書。這間民宿有豐富又便宜的早餐,由女老闆親自下廚,部份食材來自自家農作物。澳洲女孩很沈默,不過這兒有位旅客擔當「友誼大使」的角色。他是位年輕的高個子,由芬蘭遠道來東京讀書,放假時便到處走,奈良是其中一站。他熱情地與其他旅客打招呼和攀談,十分友善。但住過京都那間民宿後,我一時沒興緻再識新朋友,況且我在這裡只留兩晚而已。老闆娘給我的感覺有點冷淡,她說自己小時候曾在香港居住。雖然如此,我們的話題並沒有延續下去。我刻意不多話,吃過早餐後便快快出門,晚上回來便即梳洗、回房。

談談今次的行程。我第一天到了春日大社、東大寺和奈良國立博物館一帶,晚上在奈良近鐵站附近閒逛。第二天坐近鐵到西大寺和平城宮跡,然後從田中町一直走回近鐵附近晚飯,再走路回民宿。第三天去了藥師寺,再回奈良町、興福寺那邊,然後尋找一間有名的餐廳吃飯,再到二月堂看日落。當晚坐JR到大阪。

因為我沒有奈良旅遊書,「京阪神」那本只介紹奈良町和奈良公園一帶的景點;沒有指引,我便要根據喜好為自己定路線。雖然這樣旅行更隨心所欲,但也可能錯過好東西。我回來後,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一些好東西,如戒壇院(內有四大天王像)。參觀平城宮跡和西大寺時又錯過了一些景點。

雖然我在這裡住了兩晚,但感覺上還未夠。我還未上若草山呢!未參觀過奈良國立博物館,還有好些錯過了的景點!加上這裡感覺悠閒舒服,可一來再來。

堂本剛如此說奈良(來源:[日雜翻譯] Discover Japan (2014年11月号Vol.37) 表紙: 堂本剛)

「常常被問到『剛桑你推薦的奈良景點是什麼呢?』但是,我認為奈良並沒有像京都那樣子的必遊景點喔。因為像是京都是新幹線會停的、非常容易到達的大城市嘛,所以會有很多遊客來訪,而且京都對於推廣與歷史結合的創意也很多,光是這點跟奈良就有很大的不一樣。奈良呢,只是一個會對想要來玩的、想要體驗什麼的觀光客悄悄地歡迎著的地方。因為跟現實中的的觀光名勝有些差距,所以如果要我說什麼『奈良SET』是無法回答出來的喔。如果能一下子言明這裡到底哪兒好玩的話就不是奈良了,所以說其實奈良還是挺麻煩的唷。 (笑)

因此,奈良果然不是輕輕鬆鬆的就能得到幸福感的地方呢。如果是第一次來訪的話,完全無法保證能夠讓你感受到什麼。奈良的好地方非自己去尋找不可,這部分的確是有點難入門呢。總而言之,就是要自己去抉擇吧。但是,如果不認真對待這種如此麻煩的事的話,這樣子的日本就像是已經死去了的感覺了吧。畢竟,人生也是這麼一回事,不是嗎?」

奈良是他的故鄉,所以這個地方能帶給他力量。到了東京發展的他,會專程回奈良看看那美麗的藍天--「想要放棄正在努力跟東京契合的自己、想要找回那個早已跟奈良契合的自己。」

京都連日大雨,來到奈良終於見到晴空。

奈良鹿初接觸: 從民宿出來,我心急地想到奈良公園看鹿,怎料步出民宿不久,便看到一隻。牠遠離鹿群,獨自吃草。突然遇上鹿,感覺很特別。只有在奈良才會發生這種事。

到春日大社要走一大段踏,感覺像登山,不過這裡有鹿相伴。

東大寺:
東大寺是華嚴宗大本山,南都七大寺之一。佛寺是728年由信奉佛教的聖武天皇建立的。東大寺是全國68所國分寺的總寺院。因為建在首都平城京以東,所以被稱作東大寺。

東大寺的南大門


哞形金剛力士像:在南大門的左右兩側坐鎮著兩尊巨大的仁王像。面向著大佛殿,右邊閉口的那尊是哞形金力士像,據說由佛像雕刻師運慶所製;右邊開口的阿形金剛力士像,由快慶所製。布施英利認為「充滿力量、存在感十足的哞形像,體現的正是『這才是真正的雕刻』的精神。」


東大寺大佛殿:正面寬度57米,深50米,為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大佛殿內,放置著高15米以上的大佛像——盧舍那佛。東大寺院內還有南大門、二月堂、三月堂、正倉院等。(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猿澤池:能望見興福寺的五重塔


望見漂亮的晚霞,我心急地想找一處較高的地方觀賞日落景色,但一時之間找不到,唯有在樓房之間找較大的空隙,從平地拍照。
(後來終於如願看了日落)

10 則留言:

  1. 很喜歡第一張相,很有主觀的鏡頭FEEL。
    鹿,不如想像中的溫馴,饞咀起上來,會很有力的呢 !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通常將最喜歡的相放首位 :)
      是啊,我喜歡鹿,又有點怕牠們。

      刪除
  2. 點解寫嘢可以寫咁長架?!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好似患上強迫症咁,要自己將整個旅程寫出來。不寫完不罷休。

      刪除
    2. 點解可以記得咁多嘢架?!

      刪除
  3. 我其實好怕旅途中遇見話多嘅陌生人, 特別坐長途機, 坐隔離, 仲要不停想同我講野, 真係怕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好睇狀態。坐長途機同人講嘢我最驚,響飛機度做咩都周身唔舒服,好冇精神,而同陌生人講嘢又要花精神。響民宿度會好一點,因為個人會比較放鬆。

      刪除
  4. 我在奈良時巧遇每年一度的國立博物館「正倉院展」,本不能錯過,但門外蜿蜒曲折的長龍,該有千人以上在排隊,唯有作罷。

    奈良給我最深刻的回憶,第一個 moment 是在東大寺看到東北小學生們的「祈願書法展」。第二個時刻是晝夜交替時份的猿澤池,天空顏色是深不見底的接近無限抑鬱的藍,五重塔倒影湖上,美得令人倒抽一口涼氣。

    人生,是光陰的過客。旅途上,自己有幸遇上某些時刻而深深動容。那刻想起的是神秘詩人 william blake 的名句:"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感恩。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啊,你竟然還上「正倉院展」,但上千人排隊,都不知道要等多久(或者等到,已到關門時候)。又未必能多留一天看。
      你說「天空顏色是深不見底的接近無限抑鬱的藍」,秋冬時份的黃昏,特別浪漫。猿澤池本身已很漂亮,再加上這種藍天,不得了!
      我回港時坐夜機,到機場時亦剛好是晝夜交替時份,天上有一抺橙紅,一彎新月高懸,還有粒明亮的星星伴著,很是美麗。真惜不得回來。
      William Blake的名句很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