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日本關西之旅:奈良]Ups and downs


DOWNS:
有說獨自去旅行可發現自己,我深切體會到。之前說自己有「旅行挫敗感」,現在來分享一下。

第一樣令我感到挫敗的事,就是在民宿發現自己英語會話大退步。之前已講,不贅。第二,是到金閣寺的那天。早上遊清水寺時心情還是很愉快,但坐了近一個鐘車到金閣寺,還遲了一個站下車,以致只餘半小時看金閣寺後,便有點氣自己。回程時,同樣坐一個鐘巴士回京都JR,但到站的時候,發現ICOCA卡(類似八達通)不夠錢。因我慣了八達通的用法--容許一次負數,只要之後增值便可--我一時胡塗便準備繼續下車。這時站在身後的男乘客大力拍我的背囊,示意我補錢。剛小睡完有點迷糊的我,被他嚇了一跳,隨即感到委屈--他當我逃票呢!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又來不及解釋。這一拍大大影響我的心情。當晚我到AEON吃晚飯,覺得那商場枯橾乏味又缺人流,food court的食物選擇不多,我光顧的迴轉壽司店不過爾爾...... 可能心情不好,看什麼也不順眼。回到民宿還要發現老闆帶法國人吃了一間他十分推薦的麵店,還說原本想等我一起吃(為何不早說?)。

挫敗感陸續有來。有一朝,借了民宿老闆的單車在附近踩。不是很多人說京都很適合單車遊嗎?單單想像便覺得很寫意。這架單車對我來說太高,我不是控制得太好,但我只打算在附近踩一下子,應該沒問題吧?我不懂日本的交通規則,本以為跟著行車方向踩便沒事。怎知有些路好像不讓單車進去,有些標誌我看不明白,總覺得自己犯了規。回程時,我來到一條向下暗斜的窄路,竟控制不住單車,向行人路上的一個老伯滑過去!我賞試剎車,但單車繼續向前衝;這時我打算如停不了車我便連人帶車向旁邊跌,起碼不會撞到人。最後我在老伯跟前剎了車,嚇了他一跳。我不住道歉,心理十分過意不去。我這種行為,和不守規矩的大陸遊客有何分別?我不是在危害當地人嗎?原來我不是個稱職的遊客,原來我如此魯莽,原來我連單車也踩不好...... 我還是乖乖步行遊京都吧。

除了這件事,還有經常走錯路搭錯車(蠢得我不想再提),浪費時間;買了巴士pass卻沒有用盡,浪費了金錢;嘴饞,受不住引誘吃貴餐;受不住引誘買東西......

「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不會再亂踩單車,尋路時也不應太自以為是。沒人保證旅行天天開心,而且我來這麼多天,感覺像在此生活多於在旅行,應有心理準備會體驗各種情緒。

(另一樣令我down的事是,因為我的被動,我錯過了和民宿的人觀賞祇園祭巡遊的機會,只能自己一個看。因為坐錯車,我遲了到民宿,錯過了認識一位香港女孩的機會。不細談了。)

UPS:
我是個不敢夢想的人,覺得不可能做到,或很麻煩的事,我情願不做或者不去想,之後便說服自己「其實我也沒有這麼想去做」。好聽點講叫「隨緣」,實情是怕失敗、怕失望、沒信心、易放棄。

就說今次旅程。我很順利便得以實現了我的一個願望--現場看堂本剛演唱會。剛開始喜歡他時,雖然很想,但沒打算飛到日本看他的演唱會,因為難。買Johnny's 旗下藝人的演唱會票很難,有很多關卡要過;要入會、抽籤、有日本收件人和收件地址,到日本又要花費,於是便叫自己不去多想,等他到台灣或香港開演唱會好了(雖然明知機會微...... 最後反而是他的柏檔去了台灣開演唱會)。今次能看到,是因為他的演唱會剛好在我去旅行時舉行,還要在大阪,又剛好有朋友認識一位在日代購人。我只付出了很少努力,便達成願望。原來達成願望不是我想像中這麼難,只是我沒有付出而已。(話說回來,細場演唱會便難買票得多。)

另一件事是在奈良看日落。我來這裡的第一天,便見到漂亮的晚霞,生起看日落的念頭。上網查,發現東大寺附近的二月堂是看日落的好地方。但到了第二天,我卻沒有看日落的周詳計劃。近黃昏時走累了,坐下來喝凍飲,才想起快要日落。我趕得及到二月堂看嗎?我晚飯還未吃呢!二月堂那邊可是沒餐廳的。而且日落完後便天黑,我一個人在山上危險嗎?猶豫間,便錯過了這天的日落。

後來,我愈想愈後悔。奈良的日落應該很漂亮,我竟然為了一頓飯而錯過了?我第二天便要到大阪了,還怎麼看日落?如果我去看,就算我不怕黑,但看完日落後,我步行下山,到近鐵站的儲物櫃取行李,再坐車到大阪轉地鐵到江阪站,我來得及check-in嗎?我能快速找到旅館嗎?(我對自己的尋路能力已失去信心)。整個過程好像Amazing Race的競賽呢!

「有志者鄧竟成」,其實只要多動腦,一些小願望便會實現。問過民宿老闆娘,她說很多人到二月堂看日落。至於怕黑,她覺得這不是個問題,因為日落要過一段時間天才會全黑。我不敢再問安全問題。其實這裡很安全,只是我怕夜麻麻一個人在不熟路的情況下摸下山而已。不過我既然帶了電筒,就豁出去吧!誰叫我想看日落呢!
   

遠離東大寺的遊客,一個人沿山路登上二月堂,沿途一個人也沒有,我邊走邊記著下山的落。我沒有時間迷路。要是趕不及在大阪的酒店check-in便慘了!

幸好,上了二月堂後,見到有十多人坐在那裡等看日落。我鬆了一口氣。

二月堂的建築近似「清水舞台」

  

在奈良遇到三位討厭的遊客。第一位是個中國大嬸,在東大寺內叫喚寺外的小朋友(孫兒?),聲量大得可以驅魔,令附近的店員側目。我還以為有人在嗌救命!

另外兩位,一個是西方遊客,一個是ABC,都在二月堂看日落時碰到。有位西方青年坐在欄杆上,兩個日本人勸他下來。那人一臉輕挑的用英語說:「放心,我不是在這裡自殺。」那兩個日本人可能氣上心頭,日落未完他們便下山了。我心想,你是遊客啊!在別人地頭,就遵守別人的規矩吧!他為什麼如此自大?而那位ABC,大聲地和她的男伴打情罵俏。這種肉麻說話就麻煩你們不要與其他人分享吧。好煩厭!破壞了眼前的詩情畫意。

 
多數看日落的人都有伴,除了我和另一位女子;她站在我面前,倚著欄杆,拿著單反拍照。我禁不住仔細望她。她長髮,戴草帽,穿黑色吊帶裙,外加一件白色細孔短外套(衣袖摺至中袖),腳踏一雙Nike黑色球鞋,配搭得宜,背影看上去有點cool。如果我是男生,便會向她搭訕,趁機看她的正面。呵呵~


   
我不待天全黑便離開,還大膽地沿另一條路走下山。天上還有一抺彩霞未散,在地面往上看感覺很近。出了南大門,鹿都回家了。為保險,我坐巴士到近鐵站。到大阪後我沒有迷路,順利在限時前check-in!

這天我還實現了兩個小願望--再逛奈良町(第一天太夜去,舖頭都關了)和到著名文青餐廳カナカナ(kana)吃飯(我可是拿著手機和指南針尋路的)。為了趕及看日落,我五時便吃晚飯。這天感覺很完滿!

下午去了藥師寺,可惜東塔在維修中,未能參觀。
看了玄奘帶來的佛足石臨摹圖和藥師三尊像(不過月光菩薩像被借到奈良國立博物館的「白鳳」展展出。展覽還未開始。)


奈良町

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日本關西之旅:奈良]西大寺-平城宮跡

平城宮跡

西大寺:

東大寺是奈良必遊京都,但西大寺卻不是熱門旅遊點。我來的時候是早上,只見到當地人。有些來參拜,有些來逛庭園,有小朋友來玩,亦有小學生來參觀。我會來這裡,其中一個原因是這裡有棵堂本剛種值的櫻花樹(之前還向朋友說:「我點會為咗棵樹而去一個地方!」)。剛剛查資料才知道,原來西大寺在每年二月第三個星期六會舉行號稱「三大奇祭」之一的西大寺會陽裸祭--一群只穿兜襠褲的男人爭奪象徵一整年福氣的神木(令我想起長洲的搶包山)。這個祭典已有五百年歷史之久。

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日本關西之旅:奈良]鹿特集(不是突襲:P)



見到奈良的鹿,忍不住瘋狂拍照。

在香港的街道上,有機會接觸到的最大型動物,是狗。我已習慣了狗的高度和體型。

但在奈良公園一帶,到處都是鹿。鹿的個頭比狗高,身型比一般狗大;與牠們近距離接觸時,我有點不知所措。我應當牠們是狗嗎?但牠們不像狗般熱情,牠們看人的眼光與狗看人的眼光不同。我可以和狗狗玩,但不可以和鹿玩。我只能餵鹿,牠們也只期待人類餵食,而不是摸摸。牠們的舉動更似我在台中清境農場所看到的羊。

鹿兒不熱情,但也不高傲。我走近拍照,或摸牠們的背,牠們都沒有閃避。這裡的鹿會直視人,目的是看看你手上有沒有鹿餅。沒有的話,牠們便會極速移開視線,十分現實。所以要拍鹿到的正面,便要一碰到牠們便立即舉影,因為在牠們移開視線後,很難請牠們多望你一眼呢!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奈良


終於來到堂本剛的故鄉,一個有著美麗藍天和有鹿相伴的神奇地域。一踏出奈良JR站便看到一大片藍天,果然是令堂本剛念念不忘的「美我空」(my beautiful sky) 啊!

有人說去奈良主要是看鹿,因為香港人假期不多,旅行時間不長,所以只能留一天給奈良,即日來回。但我到奈良,是抱著度假心態,所以我選擇留兩晚。情況有點像我到布拉格和維也納的那次,我在兩個著名城市中多加一個逗留的地方--閒適的小鎮Cesky Krumlov,感覺像「回氣」。而奈良雖然景點集中,但其實並不小。我相信就算這裡有多「悶」都好,我也會找到樂趣。而且,奈良是比京都更早成為首都的地方,值得遊覽。

在車站拿了遊客地圖和巴士路線圖,問了一次路後,才順利坐上會經過Nara Hotel的巴士,來到我在這裡落腳的地方。不過我不是住昂貴的Nara Hotel,而是住在酒店附近的Guesthouse Tamura。就在Nara Hotel停車場出口不遠處。

這間民宿是傳統町屋,看上去細小狹窄,但房子其實並不小,只不過走廊迴環曲折,不能讓人一眼看穿。民宿老闆是一對夫婦,我來的時候男老闆在,他帶我走了一圈,告訴我房間和浴室在哪,但並沒有讓我看全間屋。這裡的客廳很細,放了一張大木枱、資料櫃和電腦枱後,便讓人幾乎沒有轉身空間。我不禁懷念起京都民宿的那個大客廳來。

我住的房間只有三個床位,與我同房的是一個從澳洲來的女孩,看上去很年輕,還帶了本名著來看。她在這裡已經住了幾天,要看的景點應該都看過了,所以腳步可慢下來,日間可躺在床上看書。這間民宿有豐富又便宜的早餐,由女老闆親自下廚,部份食材來自自家農作物。澳洲女孩很沈默,不過這兒有位旅客擔當「友誼大使」的角色。他是位年輕的高個子,由芬蘭遠道來東京讀書,放假時便到處走,奈良是其中一站。他熱情地與其他旅客打招呼和攀談,十分友善。但住過京都那間民宿後,我一時沒興緻再識新朋友,況且我在這裡只留兩晚而已。老闆娘給我的感覺有點冷淡,她說自己小時候曾在香港居住。雖然如此,我們的話題並沒有延續下去。我刻意不多話,吃過早餐後便快快出門,晚上回來便即梳洗、回房。

談談今次的行程。我第一天到了春日大社、東大寺和奈良國立博物館一帶,晚上在奈良近鐵站附近閒逛。第二天坐近鐵到西大寺和平城宮跡,然後從田中町一直走回近鐵附近晚飯,再走路回民宿。第三天去了藥師寺,再回奈良町、興福寺那邊,然後尋找一間有名的餐廳吃飯,再到二月堂看日落。當晚坐JR到大阪。

因為我沒有奈良旅遊書,「京阪神」那本只介紹奈良町和奈良公園一帶的景點;沒有指引,我便要根據喜好為自己定路線。雖然這樣旅行更隨心所欲,但也可能錯過好東西。我回來後,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一些好東西,如戒壇院(內有四大天王像)。參觀平城宮跡和西大寺時又錯過了一些景點。

雖然我在這裡住了兩晚,但感覺上還未夠。我還未上若草山呢!未參觀過奈良國立博物館,還有好些錯過了的景點!加上這裡感覺悠閒舒服,可一來再來。

堂本剛如此說奈良(來源:[日雜翻譯] Discover Japan (2014年11月号Vol.37) 表紙: 堂本剛)

「常常被問到『剛桑你推薦的奈良景點是什麼呢?』但是,我認為奈良並沒有像京都那樣子的必遊景點喔。因為像是京都是新幹線會停的、非常容易到達的大城市嘛,所以會有很多遊客來訪,而且京都對於推廣與歷史結合的創意也很多,光是這點跟奈良就有很大的不一樣。奈良呢,只是一個會對想要來玩的、想要體驗什麼的觀光客悄悄地歡迎著的地方。因為跟現實中的的觀光名勝有些差距,所以如果要我說什麼『奈良SET』是無法回答出來的喔。如果能一下子言明這裡到底哪兒好玩的話就不是奈良了,所以說其實奈良還是挺麻煩的唷。 (笑)

因此,奈良果然不是輕輕鬆鬆的就能得到幸福感的地方呢。如果是第一次來訪的話,完全無法保證能夠讓你感受到什麼。奈良的好地方非自己去尋找不可,這部分的確是有點難入門呢。總而言之,就是要自己去抉擇吧。但是,如果不認真對待這種如此麻煩的事的話,這樣子的日本就像是已經死去了的感覺了吧。畢竟,人生也是這麼一回事,不是嗎?」

奈良是他的故鄉,所以這個地方能帶給他力量。到了東京發展的他,會專程回奈良看看那美麗的藍天--「想要放棄正在努力跟東京契合的自己、想要找回那個早已跟奈良契合的自己。」

京都連日大雨,來到奈良終於見到晴空。

奈良鹿初接觸: 從民宿出來,我心急地想到奈良公園看鹿,怎料步出民宿不久,便看到一隻。牠遠離鹿群,獨自吃草。突然遇上鹿,感覺很特別。只有在奈良才會發生這種事。

到春日大社要走一大段踏,感覺像登山,不過這裡有鹿相伴。

東大寺:
東大寺是華嚴宗大本山,南都七大寺之一。佛寺是728年由信奉佛教的聖武天皇建立的。東大寺是全國68所國分寺的總寺院。因為建在首都平城京以東,所以被稱作東大寺。

東大寺的南大門


哞形金剛力士像:在南大門的左右兩側坐鎮著兩尊巨大的仁王像。面向著大佛殿,右邊閉口的那尊是哞形金力士像,據說由佛像雕刻師運慶所製;右邊開口的阿形金剛力士像,由快慶所製。布施英利認為「充滿力量、存在感十足的哞形像,體現的正是『這才是真正的雕刻』的精神。」


東大寺大佛殿:正面寬度57米,深50米,為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築。大佛殿內,放置著高15米以上的大佛像——盧舍那佛。東大寺院內還有南大門、二月堂、三月堂、正倉院等。(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猿澤池:能望見興福寺的五重塔


望見漂亮的晚霞,我心急地想找一處較高的地方觀賞日落景色,但一時之間找不到,唯有在樓房之間找較大的空隙,從平地拍照。
(後來終於如願看了日落)

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宇治


死是人類最大的恐懼,所以不少宗教都保證信徒死後會到更好的世界。佛教徒希望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由阿彌陀佛率領諸聖眾親來接引。


平等院創建於永承七年(1052年),是時任關白的籐原賴通將其父籐原道長的別墅改建成的寺院。裡頭的阿彌陀堂是為了供奉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如來而於次年建造。由中堂、左右兩側翼廊和尾堂構成,遠看像一隻展翅的鳳凰,所以從江戶時代起被稱為「鳳凰堂」。堂內供奉平安時代頂尖佛像師定朝的作品、同時也是其現存唯一的佛像本尊阿彌陀如來坐像,以及52尊雲中供養菩薩像和九面繪有來迎圖的壁扇畫等。這裡的門扉和牆壁繪有《九品來迎圖》,表現阿彌陀如來帶領眾菩薩迎接死去眾生的情景。

阿彌陀如來坐像高一丈六尺,以扁柏木雕琢而成。它採用了「寄木造」(拼花)技法。光背、天蓋均為木製。接縫處打直釘、鋦釘並貼上麻布,表面塗漆貼金箔,因此看不到拼接位。(資料來自遊客單張)

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一垂寺


這天是轉換住處的日子,因為之前怕天天與其他人同房會睡得不好,所以會轉到另一間酒店住兩晚。這間酒店比民宿更近市中心,在御池通高倉西(地下鐵烏丸御池站附近),地理位置很好,同樣旺中帶靜,但比之前住的區域再旺一點。酒店不難找,可惜我來這裡時不但坐錯車,還走錯路,浪費了不少時間。


Hotel Gimmond

我初次用google map apps的導航系統,顧著望電話卻忘了抬頭望招牌,結果導航說要過一條行人隧道才到,但我其實只隔幾個舖位。我在那時候才肯問路,有位伯伯將我帶到不遠處的酒店,還走到接待處請接待員招呼我。雖然浪費了不少時間,但經過這此,我便懂得用google map了。

這天我打算去一垂寺,比預期中遲出發,最後沒有到曼殊院和詩仙堂,有點可惜。不過我去了被The Guardian 選為「世界十大最佳書店」的惠文社。店不算大,但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這店的選書吸引,不懂日文的我也拿起不少書來揭。(我第N次說「可惜我不懂日文」,但到了Book-off,這句話變成了哀號。)

惠文社

不懂日文的人,來到日本的書店可以看繪本和童書。我被一本畫風憂鬱的童書吸引。裡頭有隻兔子媽媽在晚上抱著小兔回家,讓小兔上床睡覺。然後又有其他動物在家裡,最後一幅是兔媽媽(應該是她吧)一個站在火車站。可能是給灰暗的色調影響,看到這裡,我以為這本書說兔媽媽為了到外地工作養家而要將兒子放在朋友家暫養,為避免離別的傷感,她趁兒子熟睡後才離開。最後獨自在車站等待夜班火車到來......


故事真的如此令人傷感嗎?我忍不住抄下書名請懂得日文的舊同事幫我查。最後發現故事的主題是「晚上歸家」。兔媽媽不是將兒子交給別的動物扶養,而只是抱著玩累了的兒子回家。啊!

我最後買了一本二手童書,關於一個小男孩初次坐火車外遊的經歷。

(我只拍了書店外面,後來才發現裡面也可以拍照,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其他旅客拍的照片。)



雖然事先告戒自己去旅行不要太貪心,但我頭一星期還是走了太多路。來到一垂寺,反正已錯過了看景點的時間,倒不如慢下來。我在這裡吃了個late lunch,然後慢慢逛街。這裡有不少民居,感覺像個中產社區。



喜歡影廢屋

又見兒童遊樂場





路的盡頭有座山,我很喜歡這種景觀。

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二條城-晴明神社-錦市場


二條城(英文叫Nijo Jo,很有趣)

來到二條城,終於有導賞機可以租,還可以選普通話或英文呢!參觀歷史建築,有導賞很重要,否則都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不過,可能前幾天走了太多路,我入城後在遊客休息室坐了一個鐘才有力氣參觀。

二條城曾是德川家康的寓所,也是德川家後來「大政奉還」(將政權歸還給天皇)之地。二之丸御殿裡有不同房間,牆上繪有障壁畫(多是大自然景色和動物),根據不同用途有不同設計。圖畫很漂亮,設計有心思。印象較深的是「虎之間」、以四季作障壁畫主題的房間,以及透空雙面雕(兩面的圖案不同)。導賞內容很好,講得很詳細(我聽的是普通話版)。







  
這個「灑水系統」真好!

晴明神社:

與不少遊客一樣,我都是因為看過《陰陽師》電影(以及漫畫和小說)而對安倍晴明產生興趣,慕名而來的。

「晴明神社是除厄、祛病、保佑家庭安全、祛除車子的穢氣保佑行車平安等,接受各式各樣祈願的神社。特別是關於除厄的需求,由於御祭神・安倍晴明公自平安時代以來就為民眾除厄避凶,有為數眾多的信眾跨區來晴明神社祈求。」(晴明神社官網)



這個一條歸橋(一条戻橋)模型使用了舊橋欄杆的主柱。橋的旁邊的像是式神石像。式神,是陰陽師能驅使的精怪神靈,凡人的肉眼是無法看到的。晴明公在此定居後,他的夫人對式神感到畏懼,晴明公因此將式神封印在橋下。相傳式神會對渡過這座橋的人進行占卜,即稱為「橋占」。

一條歸橋的原始在神社斜對面,不過這條橋也是重建的。

錦市場:

香料店職員
(我很少請人擺甫士給我拍照,但她正在表演磨山椒粉,我便請她讓我拍。)

我很喜歡逛菜市場,在旅行時也不例外。「錦市場」不只一個市場,還是一個旅遊景點。這裡有很多老店,有賣魚的店、賣漬物的店、賣芝麻醬的店、賣頭腐的店、賣香料的店、賣酒的店、賣小吃的店...... 人頭湧湧的,很熱鬧。我在吃飯時嚐過山椒粉的味道,很喜歡,所以在一間以山椒粉聞名的老店買了一包回港。然後我見到豆腐店,買了一塊絹豆腐回民宿(配上在南禪寺買的冷豆腐醬油吃)。本來想買漬物,但想到自己還有很多天在日本,不想這麼早買,所以作罷。懂得煮日本菜的朋友,來到這裡一定會很開心。

我還吃了豆漿雪糕,但我覺得豆腐雪糕更好吃。我曾在伏見稻荷吃過很美味的。

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鴨川-知恩院-民宿附近


在京都,我每天都經過鴨川,在此分享一些在鴨川拍的照片。聽說在鴨川踏單車很舒服,可惜我來的時候經常下雨;間或放晴,我又跑到遠處看其他景點,所以沒機會體驗。倒是在傍晚時份來過這裡野餐。

晴天的鴨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