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舊物(四)



不知現在的年輕人還會不會玩這種牌--幾個朋友共買一塊/一套木牌(拼圖),在上面寫大家的名字,然後每人拿一塊,成為友誼的證據。到大家老了重聚,可各自拿自己的那塊出來,與朋友的合拼回一塊,或拿著拍照。上圖這塊腳板本身有一套,每人拿一塊回家。Friendship Forever。到底友誼能否永固?


這圖展示了另一款,每人拿一片拼圖。我曾和加拿大的四個朋友約定10年後在香港的尖沙咀鐘樓見面,828是見面的日期(8月28日)。想不到,其中一位全情投入教會生活(她推卻我們的理由是教會有活動),不想與我們再聯絡。我忘了為何她的牌在我處,我已和她失去聯絡,無法將牌還給她了。那麼,餘下幾位的友誼有沒有永固?well...



忘了是誰送的,只覺很可愛。

很喜歡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這套片很受歡迎,裡頭的角色被製作成玩具和精品。日本人很迷Nightmare,這個盒是我在東京買的。我有Sally的布鎖匙扣,但後來看著看著,竟覺得她真的有點恐怖。

你們是否記得這個品牌?這是間英資公司,父親在這裡工作。這間公司很有人情味,對員工很好,甚至會借首期給員工置房子。我在父親的辦公室也有美好回憶。真的可以在這裡打一世工。香港人可能以為她只生產油漆,但原來她生產了很多化學品,還有藥品呢。這是wiki的資料:

Imperial Chemical Industries(In the 1940s and '50s the company established its pharmaceutical business and developed a number of key products including Paludrine (1940s, an anti-malarial drug), halothane (1951, an anaesthetic agent), Inderal (1965, a beta-blocker), Tamoxifen (1978, a frequently used drug for breast cancer), and PEEK (1979, a high performance thermoplastic).ICI formed ICI Pharmaceuticals in 1957.)

我好奇她現在怎麼了,於是上網查,發現她在2008年被一間荷蘭公司(AkzoNobel)收購了。

我小時候因為表姐們喜歡畢華流才留意他,他寫的校園小說活潑風趣,我問表姐們借來看,看了一本又一本。後來自己從圖書館借來看,或從書店買回來。我看了很多他的書,由《主席手記》、《捕捉女王》、《天子門生》、《萬能老師》、《國史奇兵》一直到《畢華流談遊戲》、《畢華流談星座》、《荒原三部曲》(《少年遊》、《女兒行》、《妖獸陣》)、《四種怪物》、《水龍渡》、《青雲鳥》、《我是羊》(但沒有挑戰他的奇幻小說巨著《桑梓荒原記》)...... 圖中這本《夜半無人。愛的宣言》於1987年初版,這本是第十一版。出版社博益已不在了...... 
  

10 則留言:

  1. 非常喜歡博益的袋裝書, 不明白為何後來無法流行, 我常為要帶一本厚厚的書出街而煩惱。畢華流, 我沒有讀過他的書, 只知他玩大富翁玩到得世界冠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為了要帶厚書出街而煩惱。當年揹著硬皮精裝極厚身的Harry Potter出街看,現在回想,覺得自己很「宅」。 袋裝書真的很方便,天地出的亦舒書亦方便攜帶。

      刪除
  2. 八十年代是「袋裝書」的黃金年代,「博益」出版社是行業龍頭,一大貢獻是把一些日本流行作家的作品引入及普及化,例如當年的新銳村上春樹,赤川次郎的「三色貓」流行推理系列....等。當時有間袋裝書出版社,叫「友禾」,書籍質素相當麻麻,多白字、漏頁等問題。我見過有一本,成本書幾個部份撈亂嚟釘,要自己拆開晒再跟番次序至讀得到! :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村上春樹當年還是新銳作家。赤川次郎我也看過幾本,但不喜歡。不知是否受博益影響,當年的克利絲蒂中譯本也是袋裝書。
      我知道友禾,是否出版《小男人周記》的那間?竟然咁離譜!

      刪除
    2. 對,正是《小男人周記》的出版社,小說由陳慶嘉撰寫,當年好鬼賣得呢!

      我最喜歡的「博益」出品是「城市筆記」系列,錢瑪莉、顧西蒙、胡冠文、鄧小宇鄧小宙、李志超(剛於兩個月前身故)、劉天蘭、陳冠中等人的作品,相當 trendy.

      刪除
    3. 博益最偉大是出了紫青雙劍錄, 我至今還保存著. 赤川次郎, 我不愛, 覺得太淺太簡單. inanna講顧西蒙, 使我想起看過的話劇"同行四份一世紀", 劇終有丘世文的太太上台跟文潔華等人對談, 很感動.

      刪除
    4. inanna提到的是號外那班人吧,當年真是十分trendy. 我喜歡看錢瑪莉,好bitchy, 好抵死~
      我也打過同行四分一世紀的書釘呢~
      那個年代的香港很美好。

      刪除
  3. 很多時候,承諾愈大,愈深,不能兌現的機會,反而愈大。不止友誼,戀愛,婚姻也如是。
    ICI,也確只令我聯想到漆油公司。
    博益的書,我還有不少呢,畢華流也好像沒有什麼新作了。除了主席手記等書外,印象深的反而是他說星座的書。他念男校,又是港大的,跟他易有共鳴。

    回覆刪除
    回覆
    1. 流行牌子 dulux (多樂士) 就是從前 ICI 的出品。至於土炮首選,就一定是「駱駝漆」囉!

      刪除
    2. 是啊,在十年之約後,我有預感不會有第二個十年之約。果然~
      至於中學同學,關係算好,只不過各有各忙,很少碰頭。早前有同學在英國結婚,用Skype直播給在香港的同學們看。
      畢華流對星座和桌上遊戲都有研究,我也看過(不過四本星座書我沒有看齊,只是打書
      釘看自己那個星座。我好像與高小梅同星座:P)。
      他最受歡迎的始終是他的校園小說(沒有他幾位老友出場的書,我覺得比較失色)。他很有心寫奇幻小說,我看過的幾本都不錯。他的校園小說內容正氣,與梁望峰的叛逆浪漫style不同,主角的世界比較簡單,感情亦較純。而後來則愈來愈多校園小說探討社會議題和家庭問題。現在的年輕人看他的書,可能會較少共鳴。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