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2014年我最喜歡的電影



今年如去年一樣,也錯過了不少電影(如《Kano》、《爭氣》、《單親小小姐》、Francis Ha、The Drop和好幾個電影節的戲)。看回去年的觀影總結,發現當時錯過的電影,我到現在還未看呢!

選最喜愛的電影,選準則大致是:好看,驚喜度高,看完後stay with me。觀影經驗好會加分,如果電影是「我杯茶」而我又滿意的,會大大加分(相反,如果電影本應是我杯茶,但卻令我失望的,會扣分)。頭七套很易選,餘下三套想了很久,但最終都作了選擇。

2014年12月26日 星期五

星新一科幻超短篇《宇宙通訊》(購於北角森記)


以前未聽過「星新一」這個名字,原來他在日本很有名,被稱為「微型小說之神」。《宇宙通訊》是他的科幻超短篇小說結集,如封底語所說,「簡煉的文字意味深長」,「出人意表的結局令人不寒而慄」。寫序的曹宏威說此書適合初中生閱讀,我不只超齡,還看過不少科幻電影、科幻小說和小小說,所以看時驚喜不大。他有幾個故事的佈局相近,但他寫這麼多故事(本書收錄42篇小說,但他一生共寫了超過一千篇啊~),要求他篇篇不同是苛求。他在五十年代末出道,六十年代開始廣為人識的,能想到這些橋段,很厲害的啦。

我讀書時看過張系國和亦舒的科幻短篇,他們的故事背景貼近現實,較適合成人看。星新一的故事較為天馬行空和有童趣,部份更有《叮噹》的影子,較適合年輕人看。

2014年12月24日 星期三

聖誕快樂!


今年十二月,工作十分忙碌,到可以歇一口氣的時候,已近聖誕。

星期一放了最後一日大假,但還未休息夠,到現在仍覺累。

匆匆自製的聖誕E卡,同事說感覺詭異,但我沒時間再影,先放上來。

祝大家聖誕快樂!在假期裡好好休息/玩樂,與親人愛人好友相聚。



沒有真的聖誕倒數月曆,唯有玩只有朱古力的聖誕倒數月曆,月曆在馬莎購買,每粒朱古力的造型都不同,味道也好,我與同事們玩足一個月,抵買!
(這月曆讓我在忙碌的12月裡,每天都得到小小快樂。)




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母與子:《巴打。絲打。My媽打》(Me, myself and mum)


法國喜劇演員Guillaume Gallienne在這套半自傳式喜劇中一人分飾兩角:一角是他自己,另一角是他的母親。電影以他踏上舞台演獨腳戲展開。他向觀眾述說自己與母親的關係。在他回憶往事時,畫面會突然轉換至真實場景,時而回到舞台,在兩者之間流暢地來回往返。雖然他語調輕鬆,表現幽默,但其實他經常感到痛苦迷茫。當觀眾看到舞台上的他的臉部特寫時,才可從他細膩的表情得知他的感受。

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芝大力推介:《愛因斯坦的夢》(Einstein’s Dreams)


愈喜歡的書,愈難下筆寫感想。《愛因斯坦的夢》(Einstein’s Dreams)是一本文字相當優美的書,無論是英文版(原文)還是童元方翻譯的中文版,讀起來都像詩一樣。我的文字難以do it justice,所以,簡介部份就直接用原本的書介:

以雕刀刻出的,畫筆繪出的,琴弓拉出的優美小說,可以當作長詩來讀。

  在三十個奇幻又迷離的夢境中,撒下時間之網,留住夢中之夢。
  如果時間流轉的方式不同,我們仍會如同現在一樣的生活嗎?,
  如果生命以老朽為始,以童稚為終,那麼年輕和年老如何定義?
  如果生命只有短短的二十四小時,看過一次日出就要淍零,此刻為何奔忙?
  如果所有夢想都將預知會失敗,我們是否還會夢想?
  如果此刻初遇的愛人,下一刻便不復存在,愛情會不會只是一場徒勞?
  如果一分鐘後世界就要末日,又該在哪裡與誰相伴?

  一九○五年,歷史上重大的一年,在瑞士專利局工作的愛因斯坦即將要創造出驚天動地的理論(芝按:在這一年,二十六歲的愛因斯坦發表了六篇對現代物理學影響深遠的論文,因此該年被稱為「愛因斯坦奇蹟年」Einstein’s Miracle Year。),卻陷入了一段又一段的夢中…… 在夢裡,時間是一個圓,反覆循環;或者,時間靜止不動;有時,時間是一隻夜鶯,人們想捉而捉不到;但捉到時鳥卻立時死亡。



2014年12月3日 星期三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My Little Airport有首歌叫《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我單看歌名已浮想聯翩。「返工」是為了「搵食」。就算沒有「返工」這回事,我們仍要「搵食」。古代人打獵或務農,也可視為返工的一種。不同的是,他們知道自己做這些工夫是為了吃飯,很直接的。我們亦當然知道「搵工」的含意,但「返工」已變成了很複雜的事。我們要跟隨公司設定的種種規章、制度,要應付「人事」問題。我們要求工作有成就感,希望能升職加薪,有些人想獲取一定的社會地位,有些人想發財。我們慚慚忘了工作是為了什麼。打獵和務農可能不比「返office」輕鬆,但不會像現代社會的返工模式般消磨意志。辦公室政治恐怖起上來,不比古代的宮廷鬥爭遜色。多荒謬的辦公室事件我也聽過。其實我不明白為何在辦公室,老細可以辱罵下屬,老細可以打斷員工說話,老細做錯決定員工不能指出,口說問你意見其實他們沒在聽......「我出糧俾你」或「我個位高過你」不是藉口,這是對人的基本尊重。

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舊物(四)



不知現在的年輕人還會不會玩這種牌--幾個朋友共買一塊/一套木牌(拼圖),在上面寫大家的名字,然後每人拿一塊,成為友誼的證據。到大家老了重聚,可各自拿自己的那塊出來,與朋友的合拼回一塊,或拿著拍照。上圖這塊腳板本身有一套,每人拿一塊回家。Friendship Forever。到底友誼能否永固?


這圖展示了另一款,每人拿一片拼圖。我曾和加拿大的四個朋友約定10年後在香港的尖沙咀鐘樓見面,828是見面的日期(8月28日)。想不到,其中一位全情投入教會生活(她推卻我們的理由是教會有活動),不想與我們再聯絡。我忘了為何她的牌在我處,我已和她失去聯絡,無法將牌還給她了。那麼,餘下幾位的友誼有沒有永固?well...



忘了是誰送的,只覺很可愛。

很喜歡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這套片很受歡迎,裡頭的角色被製作成玩具和精品。日本人很迷Nightmare,這個盒是我在東京買的。我有Sally的布鎖匙扣,但後來看著看著,竟覺得她真的有點恐怖。

你們是否記得這個品牌?這是間英資公司,父親在這裡工作。這間公司很有人情味,對員工很好,甚至會借首期給員工置房子。我在父親的辦公室也有美好回憶。真的可以在這裡打一世工。香港人可能以為她只生產油漆,但原來她生產了很多化學品,還有藥品呢。這是wiki的資料:

Imperial Chemical Industries(In the 1940s and '50s the company established its pharmaceutical business and developed a number of key products including Paludrine (1940s, an anti-malarial drug), halothane (1951, an anaesthetic agent), Inderal (1965, a beta-blocker), Tamoxifen (1978, a frequently used drug for breast cancer), and PEEK (1979, a high performance thermoplastic).ICI formed ICI Pharmaceuticals in 1957.)

我好奇她現在怎麼了,於是上網查,發現她在2008年被一間荷蘭公司(AkzoNobel)收購了。

我小時候因為表姐們喜歡畢華流才留意他,他寫的校園小說活潑風趣,我問表姐們借來看,看了一本又一本。後來自己從圖書館借來看,或從書店買回來。我看了很多他的書,由《主席手記》、《捕捉女王》、《天子門生》、《萬能老師》、《國史奇兵》一直到《畢華流談遊戲》、《畢華流談星座》、《荒原三部曲》(《少年遊》、《女兒行》、《妖獸陣》)、《四種怪物》、《水龍渡》、《青雲鳥》、《我是羊》(但沒有挑戰他的奇幻小說巨著《桑梓荒原記》)...... 圖中這本《夜半無人。愛的宣言》於1987年初版,這本是第十一版。出版社博益已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