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

當法國紅酒遇上中國富豪:《紅酒瘋》(Red Obsession)


為何有興趣看《紅酒瘋》(Red Obsession)?除了因為看了廣告人畢明的介紹文章外,還因為我想了解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喜愛品酒。紅酒的世界是一個我不了解的世界,是上等人的玩意。我不是未喝過紅酒,但只懂分辦它酸不酸、澀不澀,其他形容詞便不會了。但懂酒的人,會講得出有一杯酒有果味、花香、土香還是橡木味,單寧含量,是否豐富,以及各種各樣形容詞。為何同是飲酒,他們會嚐到這麼多味道?有這麼複雜的感覺?為何品酒會變成一門學問?

而且,雖然我不懂酒,興趣也不是太大,但講紅酒的影片,大多會出現美麗的葡萄園;藍天白雲和一大片綠,令人心曠神怡。(早前看了Bottle Shock,正有這些元素)釀葡萄酒應該是一份令人快樂的工作吧!

因為讀了畢明的文章,看電影前已大致知道電影要表達什麼。 電影講述法國波爾多紅酒(尤其是Lafite)為何成了中國人的寵兒。這是官方電影介紹的其中一段:

「正當傳説中的波爾多酒莊還瀰漫着歡欣和奢華的氛圍,東方巨龍甦醒了。香港撤除了酒稅,驅使波爾多紅酒的價格與罕有性起了巨大的變化--中國收藏家從此壟斷倫敦、紐約、香港的拍賣會,酒價幾乎每周都創新高,歐美許多老主顧瞬間都被迫打退堂鼓。龐大新興市場令收入水漲船高,看來波爾多正處於四百年來的高峰。

眾所周知,2009年是近年最好的紅酒年份,但當時證據顯示,2010年份酒有望超越2009年,成為’百年絕佳年份酒’,連續兩年出產近乎完美的紅酒簡直前所未見。再加上現在新興市場的加入、全球經濟陷入危機和歐洲部份國家欠下重重債務,真是什麽都有可能! ...... 當我們逐步瞭解波爾多的故事,便發現了一個怪現象。波爾多頂級紅酒的投資價值比黃金和股票還要高,這些酒已經貴到連收藏家都不捨得喝,從未開過瓶的拉菲、瑪歌都變成金條,投資者買來等升值,在不斷的轉買和轉賣間賺錢。 

如果《紅酒瘋》要弄清楚這場世界葡萄酒大動盪,攝製隊一定要到中國走一趟......」

片名的「紅」("Red" Obsession),暗指中國。中國的富豪愈來愈多,有了錢,就想消費,就想選一樣能顯示自己身份地位和品味的消費品。除了名牌衫、名牌袋、名牌袋外,還有名牌紅酒可以玩!懂得飲紅酒,是有品味的象徵。最重要的一點是,紅酒有不同品牌,價格可以很貴。能收藏(和請人喝)罕有而昂貴的酒,會為面子增光。而且與買衫不同,飲紅酒是要學的。於是感覺上,你不只在消費,你還有付出。你與其他暴發戶不同,你有見識。

人將之當作收藏品,願意出大錢競投;有人將紅酒當作生財工具,像炒股票般炒酒。片中便有位香港wine collector以投到心儀紅酒而自豪。她的態度就像小孩子搶玩具似的--「當他們出到幾十萬,我已經不耐煩,一下子便將銀碼升到150萬。我看中的酒,非要不可。你不用理會我何時喝,是否喝......」(大意)而內地一位靠賣性玩具起家的商人,將Lafite放滿一屋,每日見到它們便高興,就像小男孩收藏高達模型一樣。有些內地人索性到法國買下整座酒莊,再將生產出來的酒運回中國賣。

紅酒不只是飲品,而是一種文化遺產。法國人以這種文化自豪,他們希望賣酒予真心懂酒的人。但金融海嘯了他們的生意,西方熟客減少了。另一邊廂,來買酒的中國富豪愈來愈多。就算他們有多討厭這班只懂庸淺地追逐名牌,並不是真心愛酒的客人,他們也不能放棄這一大市場。他們能做的,便是不讓客人買走一整箱珍藏老酒,或者在買酒遊客瘋買Lafite(在中國最有名的牌子)後,與朋友恥笑一下他們。他們不喜歡買下酒莊的中國客人將酒賣回中國,但他們連酒莊都賣了,真能阻止這件事嗎?

要釀好的紅酒,單靠硬件和人力也不夠,環境因素很重要--所以酒的年份這麼重要,有些年份釀出來的酒較好,有些年份較差。至於品質好酒,就有賴品酒師鑑賞了;而他們的評分,又與酒價掛勾。2009年,上天眷顧,波爾多生產了頂級好酒,評分很高。酒莊收到評分後欣喜若狂,將酒價定得很高。這批酒,便成為了懂酒的人買不起,追逐名牌的有錢人買得起的貴價品。之後那年,奇蹟出現,波爾多再生產了頂級好酒。有知名酒評家心知不妙,邊評滿分邊勸酒莊不要將價格定得太高。但你要怎樣勸止一班商人呢?有錢賺,為何不賺?有價有市,炒賣紅酒的遊戲只會繼續。

節錄:
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在香港出生,見證著香港的轉變。大量中共新移民來港,少不免導致政治系統的 變化,特別是中國政府加強管治九七回歸後的香港。總言之,一直以來中國都深深吸引著我。加上作 為澳洲的酒農,我熱愛紅酒,所以當有機會將這兩個看似毫不相關的主題結合,拍成一部有關波爾多 紅酒如何令中國瘋狂的紀錄片時,我沒有拒絕的理由。

2010年我和友人兼葡萄酒大師Andrew Caillard乘搭同一班機由悉尼飛往倫敦。數小時航程中,他告訴 我波爾多過去兩年因中國需求而酒價飆升,我對這狀況越來越感興趣。在全球金融危機下,英美購買 力大降,取而代之的是正在崛起的中國。我開始疑問:當全球最愛灑錢買奢侈品的中國富豪都轉向投 資稀有而產量又固定的產品時,市場會變得怎樣?我的研究得出了驚人發現,很多佳釀已升至天價, 甚至被當作黃金石油般買賣。這些買家看中的是可觀收益,而不是酒本身。例如波爾多紅酒股已跑 贏道瓊斯(Dow Jones)、富時(FTSE)等全球領先指數。更誇張的是,2011年初,波爾多2010年份酒已 被吹捧為「百年絕佳年份酒」,中國富商皆為奪得美酒而不惜一切,想必會掀起紅酒界風暴。

《紅酒瘋》用美酒作為透視鏡,反映出全球經濟在起伏間,主導權已漸漸由西方轉移至東方。

2 則留言:

  1. 法國紅酒與中國暴發戶,是歷史時空裡一趟醜陋的隅遇。

    於一些價格不菲的本地酒家,無論桌上是潮州凍蟹、四川辣雞煲,或海鮮魚翅甚麼的,常見擺著三兩瓶貴價法國紅酒,食客則儘是些理個平頭裝、頂著大肚子的中國大款。

    真是喝酒文化的淪陷與墮落。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們是趕潮流和用來show off. 曾參加內地的官方招待的飯局,喝的是高酒精濃度的米酒(唔曉分),食物多得很誇張。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