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4日 星期三

小說裡的人物塑造(以Louise Penny小說作例子)+我的寫作練習計劃


繼續講Louise Penny,她的偵探小說以系列形出現,所以讀者可看到書中主要角色的發展。

看第一本時還未察覺主角葛馬許(Gamache)有如許魅力,但一直讀下去,卻越來越喜歡這位知人善任、睿智、聰明、細心、感性又權威的督察長。

而之前也提過,作者塑造了一位性格討厭的警察尼可(Nicole),很少系列故事的要角(大壞蛋=big boss除外)是這麼乞人憎的。特別的是,作者讓我們窺看她的內心世界,讓你知道她的思考方式是怎樣的。這個女孩自傲又自憐,聰明但魯莽,經常想討好葛馬許但又適得其反,令我想起現實中想在職場上位但卻不知不覺令老闆討厭的人。這個角色的性格比正人君子督察長更為複雜。(葛馬許的背景故事複雜,但為人正氣,讀者不會有一刻懷疑他的動機。)

看Penny的作品至第四本,有位要角終於冒出頭來,在我心中烙下印象,那就是葛馬許的副手波瓦(Jean Guy Beauvoir)。這位督察受葛馬許知遇之恩,對他忠心耿耿,甚至將他當為自己父親。有趣的是,他卻會在心裡批評葛馬許的某些行為,不滿他過份仁慈和感性。波瓦是個講理性的都市人,喜歡打扮和享受,到「鄉下地方」辦案他會混身不舒服,碰到不能理解的事他會抓狂。如在The Cruelest Month一書,村民請了一個女巫主持降靈會,他向女巫問話時會感到不自在。他甚至討厭詩詞--葛馬許喜歡藝術,經常吟詩,但波瓦對此一竅不通;所以上司一吟詩,他便會打冷顫。作者擅長以細節來塑造人物,我仿佛已認識波瓦這個人,知道他面對什麼事時會有什麼反應。舉一個例,他和葛馬許和另一探員在一間住處郊外的旅館辦案,要在這麼與世隔絕的地方工作,還要被蚊針,令他變得很煩躁。後來他們終於有機會坐下來好好吃點心,當他們在分享點心時,他竟在心內默默數著數量,怕少吃一件!看作者是怎樣寫的:"He poured and they took the food, Beauvoir counting to make sure he got his fair share." 這不是什麼壞事,很多人在酒樓吃點心時也會數著誰吃了誰未吃,但堂堂一個督察與同事吃頓下午茶竟然也這樣計較,令人好氣又好笑!但也可能他只是貪吃而已。一句這麼短的句子已令角色立體起來,Penny塑遠人物的功夫真了得!

至於這角色何時開始在我心目中由普通配角變成討好的要角?便要回到The Cruelest Month(第三本書)這個故事。葛馬許是強者,但他也有失算的時候,在他落難時,幸得波瓦挺身保護他。這個角色看似強悍(不過有時是裝出來的,他自己也很清楚),但他好像缺乏父愛,需要一個father figure(後來發現他好像連mother figure也需要)。他甚至妒忌葛馬許的親生兒子。他與葛馬許的互動是The Cruelest Month中最動人的地方。

而在我正在讀的A Rule Against Murder一書,我則發現他越來越「寸嘴」,經常嘲諷探員拉科斯特。(Isabelle Lacoste)(這暫時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色,但相信作者也會將這個角色發展得較立體。)拉科斯特有時候不屑理睬他,但間中也會反擊。有位帶著孩子的嫌犯,沒有告訴家人孩子的父親是誰。拉科斯特便說:"Maybe there isn't one. Maybe it was a virgin birth." She liked screwing with Beauvoir's head. 難得地,這兩個角色沒有愛情線。看官!一個故事不一定要愛情線才可吸引觀眾的。葛馬許與結婚多年的妻子很恩愛,單看他們的互動已夠嘗心悅目,不用像很多劇集般搞婚外情和三角戀。

A Rule Against Murder與前四本不同,場景不再在三松村,而是在一間旅館,講的是一家人的故事。這個富有家庭充滿著秘密,家人互不信任,互相傷害,變態程度直逼電影The Osage Country裡的那家人。為了表示這家人的變態,作者想了一個點子,是我從未見過的。Finny家的小女兒生了個孩子,不單沒告訴家人孩子的父親是誰,還要為孩子改名Bean。她為孩子改這麼一個不得體的姓名,是為了刺激母親,要她唯一的孫兒有個不入流的名字!更絕的一點是,她一直沒有告訴家人這孩子是男是女。你要知道,長得俊美的外國孩子,頭髮髮長長,未到發育時期,是有可能令人難辨雌雄的。那麼為什麼這家人不開口問?是因為他們太傲慢了,他們不肯承認自己的無知,覺得連這種事也要發問是很丟臉的事!一個例子就讓讀者感受到這家人的性情!還有,探員發現Bean的一件事,就是Bean  never jumps。這是一句多麼奇特的話!但一句話就讓你知道這孩子的性情。

之前說覺得自己沒什麼目標,現在我為自己設定一個寫作練習,就是將認識的人寫出來。要寫的不一定是熟人,可以是不熟識的人,這便要靠觀察和想像了。一來是覺得「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些人竟會有某些行為和想法,令我覺得很驚奇,所以想寫下來。另一方面,是想訓練自己的寫作能力,學會怎樣立體地描寫一個人。不過我不會post出來,因為這涉及別人的私隱。但是,可能有一天,我會將這些人物變成我的創作靈感,在這裡寫小故事呢。

8 則留言:

  1. 很好的目標,期待芝的人物小故事!

    回覆刪除
  2. 每一個人,都有橫向廣度性 (例如既有活躍面,也有文靜面),和縱向深度性 (例如表面喜歡分析問題,內裡原來多用直覺)。人性是立體的、複雜的、隨時空變動的。要寫好一個人,就要把他不同的面向與層次寫出來,否則便只是 tvb 的膠人啊! :D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要很了解一個人,和很有觀察力才能做到,也可加點想像力。有些人和自己的背景、性格、價值觀和思考方法完全不同,有部份更會令我不想接近,要了解他們很困難。
      我已有一段時間沒看tvb了,哈哈~

      刪除
    2. 唔睇 tvb,智商會高啲。

      刪除
  3. 金庸說,寫故事就是寫人物,很精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人物要寫得有說服力,又要寫得吸引,很難呢。
      話時話,我看了大部份金庸的武俠小說,但未看過《碧血劍》。你看過這本嗎?值不值得看?

      刪除
    2. 如看《碧血劍》,必須看《袁崇煥評傳》,否則便是入寶山空手回。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