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7日 星期四

【hkiff】推!《推拿》(Blind Massage)





《推拿》官方介紹(婁燁,中國,2014):

改編自清流作家畢飛宇的得獎同名小說,講完《浮城謎事》的都市人情慾心計,婁燁這部新作卻徜徉精神世界裏。起用部份失明人卡士,影片在暗黑前行,就像自小失明的主角小馬,以及和他一起在南京工作的幾個按摩師,不能靠眼睛去信,唯有用耳朵去「觀」。影機緊貼他們戰兢的步履,收音器順勢把最細微的聲響盡收進來。如此,王大夫的窮途,小孔嫁失明夫的顧慮,小馬的妓寨體驗,都比一般人看得更真。演員細緻善感的演出、實驗性強的剪接,令身體和心靈交相纏繞,觀眾能以感官,去感觸失明人的感情世界。柏林影展傑出藝術貢獻(攝影)銀熊獎。

沒看過導演婁燁的電影,只知道他因為偷拿過一部沒過審批的電影參加海外的電影節,曾被大陸政府禁拍片幾年。《推拿》改編自畢飛宇獲得第八屆茅盾文學獎的小說,沒有政治成份,應該很安全。這套是朋友選的。以往電影節,都是由我為她選片的(我會選一、兩套比較「穩陣」的戲,與她一起看),今次她則自己選好想看的電影,再和我夾,肯定是受我影響!:P 《現實,舞吧!》(再也想不到會一起看這套)和《我偷食,因為我愛你》都是與她一起看的。她一向怕沉重的電影,想不到會選這套。不過,婁燁的戲我也想看看,最後我們買了文化中心的一場。

電影以一間南京的盲人推拿中心為背景,以因為交通意外而失明的青年小馬出發,講述一班盲人按摩師的故事。
以失明人士為主角,邀請未演過戲的盲人與開眼演員合作演出,此舉十分勇敢。導演說,因為演出難度高,所以他用回自己的演員班底。我不熟識大陸演員,只認得演美女都紅的梅婷(她是《激戰》裡的媽媽)。演小馬的年輕演員面熟,只因他長得像黎明。演沙復明和王大夫兩位男演員都很搶鏡。前者傻傻地單戀大美女都紅,雖然他看不見,但他追求美。後者擁有愛情,但他和女友小孔的愛情不獲小孔的家人祝福。他有位不爭氣的弟弟,欠了債要他代還。他持刀與弟弟的債主對恃的一場戲,是全片最震憾的一幕--他告訴債主錢對盲人是很重要的,然後就將刀往自己身上抺,希望以血抵債。這一場戲嚇懷很多觀眾,有人說這幕太過火,有「灑狗血」之嫌。我雖然也被嚇到,但我覺得此幕令全片有一個高潮位,演員亦演得動人。

演王大夫女朋友的演員張磊是盲人,不說還不知道這是她第一次演戲。她演得非常自然,連親熱鏡頭也難不到她。她外表不算美,但她溫柔像水,帶點騷,怪不得輕易吸引小馬(看不見也能感受到)。

似水般柔的小孔

此片其實頗為悲情。盲人「看得見黑」,在推拿中心內活動自如,但他們畢竟不能融入開眼人的世界。電影旁白便說,盲人覺得開眼人比他們高一等,他們甚至當開眼人是「神」。事實上,盲人和開眼人難以溝通。如你在街上見到盲人,除了在對方有需要時幫對方外,你會主動與對方說話嗎?除非經常接觸盲人,否則,你能自然地與對方聊天嗎?雖然身處同一世界,但盲人群體好像是隱形的。他們自成一國,只有在「自己人」的世界中,才能如魚得水。但是,這不代表他們一定十分團結。他們從五湖四海來打工,每人都有自己的問題要處理。一個人有事,其他人縱然關心,但能幫的很有限。推拿中心像個大家庭,但不是永恆的,他們都拼命想組識自己的小家庭,想有人陪伴終老。


長得像黎明的小馬

電影集中講盲人的愛情。他們的愛情特別令人看得揪心;他們的圈子不大,如得不到所愛,便難有其他選擇。所以,小小的機會他們都會抓緊,他們怕機會一溜走,便再沒機會找到另一位了。每個客人都誇都紅美,覺得她這麼美,盲了真可惜。但又有哪個開眼人會因此追求她?沒有!愛上她的只有未見過她相貌的沙復明。沙復明多次相睇不成,都紅又不搭理他,但他其實是個有情趣的男人,只不過沒人知道。都紅喜歡小馬,但小馬不稀罕大美女,反而愛上帶給他肉體歡喻的妓女。小孔得到愛情,但她的父母不喜歡她選一個全盲的男人。天啊!盲人與盲人都要分階級--看到光影的,比全盲的人強...... 人類還要將人分類到幾時?

這套戲我雖然看至心口翳悶,但回想起來,電影是好看的,令我想找原著小說看。我在上一篇文說捷克青春片中四個少年角色的戲份不平均。這套戲的角色更多,但卻沒有這個毛病,每個人都有專屬自己的閃亮一刻。這是一套精彩的群戲!

2 則留言:

  1. 從幾年前開始,每當於晚上進入一個房間,可以的話(譬如時間不長,只是拿取一些東西或做一些較簡單的事),我便盡量不開燈,環保外,也刻意去感受盲人的黑漆世界。幾年下來,對他們的主觀感覺,有了丁點兒的認知,當然,這絲毫不等如就能猜想他們的黑暗宇宙,而只是對自己能生而為一個健全的人,更感恩;也提醒自己:我沒任何理由去抱怨自己的人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看過《推拿》作者畢飛宇的訪問,他說欣賞導演始終保留一點殘酷在戲中。能做推拿師傅的盲人已是盲人世界的精英,他不想觀眾以為所有盲人都活得這樣好(雖然他們有愛情煩惱,但在推拿中心的生活算是很好的了),他想讓更多人關心中國盲人的狀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