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台灣行】冷清bandshow v.s. 爆場unplugged



  


看bandshow,買不到票或站得太後被人擋著固然是苦事;但是,當觀眾少得你可在場內閒逛,那種感覺更壞。雖然你可望清楚每一位表演者,雖然你可以走到台前拍照,好像可以「擁有」他們似的;但這時候,你會情願人多得將你擠到角落去。


說的是在華山文創區內的Legacy舉行的「黃連煜× 阿舌的本月私選:暗黑白領階級× 昏鴉樂團」concert。聽音樂會是今次遊台的主題之一,在我們留台的兩晚只有幾個選擇。於是我在youtube試聽後,便買了這一場和在「海邊的卡夫卡」舉行的「一個人的Hush二:流行歌的影響」。先rock,後unplugged。

表演在八時開始,我和朋友那天下午分開活動,到晚上才在Legacy門口會合。場地只設企位,沒有劃位,但快開場了卻不見有人排隊。

我和朋友很快便進入會場了。場地不大,剛進場便見一售賣飲品的櫃枱,再往前一點是一幅大間隔牆,牆後是觀眾企位區和舞台。裡頭有八張高長桌,觀眾可將飲品放於枱上,倚桌看表演。我們有前排位置不選,卻選了後排靠右的一張枱。在陌生地方,總覺得要選一個較隱蔽的位置才有安全感...... 我們始終是客嘛。

安頓好後,我們靜待開場。時間一分一秋地過去,距離開場時間很接近了,觀眾卻不多,只有約十人,都斯斯文文地站著。我心想,來「華山文創區」的人是否都是文青,所以特別文靜?我有點不安,不是吧,再過一會這裡真的會變身成一個rockshow舞台嗎?真的會嗎?我為主辦單位和演出者憂心。只有這麼少人怎麼辦?

其實也不能怎樣的了。俗套點說,the show must go on!每一個歌手/樂團在大紅大紫前都要經歷這階段吧。只不過,如歌手抱著結他唱民歌,就算只有幾個人圍著,也不會顯得突兀。但一整個樂團在台上起勁地揮汗演出,卻只有十幾廿個觀眾安靜地聽,便不大對勁。可能表演者已有這種心理準備,可能他們已見慣這種場面,不需要我為他們瞎憂心,他們應該情願觀眾盡情欣賞而不是想東想西。只不過,我還是感到難過。他們表演得越起勁,我越為他們感到不值......

好了,說回表演。對「暗黑白領階級」的感覺,與我在旅行前做資料搜集時的感想一樣--主音唱得好聽,但他們不夠rock,音樂風格與「暗黑白領階級」這團名不相襯。因為主音黃子軒有一半閩南和一半客家血統的關係,所以他閩南話、客家話和國語混著唱,這點較為特別。而我最喜歡的歌,依然是「我轉來了」(意思是「我回家了」)。

暗黑白領階級

至於「昏鴉」,他們有七個人,一字排開,很有氣勢。他們的歌,主題怪異黑暗頹廢,配上在銀幕播放的黑白灰影像,沒什麼表情的主音和一個戴著粉紅色野豬頭舞動的舞者;除了吉他和鼓,亦有小提琴和手風琴等樂器,令人不暇給。(耳亦不暇給。不過小提琴聲聽不大清楚。)他們很多首歌都有變奏,往往一開始時平靜,到中段氣氛急轉,漸趨瘋狂;令我由禁不住「後座」移至「前座」。此時有二十多位觀眾,不過依然很靜,只有幾個人在默默擺動身體(包括我)。

原來主音是拍片出身的,怪不得他們的MV拍的這樣好看。新歌《黑海之舞》的MV我特別喜歡。不過,我卻不大懂欣賞他們的詞。

那晚我被他們俘虜了,買了他們的碟(獲贈海報)和請他們全隊在碟上簽名,還和主音中立聊了幾句。他們快要小休準備下一隻碟,希望他們有好成績吧。







                                                        *            *   *    

第二晚的音樂會,情況截然不同。我們到師大附近的「海邊的卡夫卡」聽unplugged。這夜情況和之前那晚截然不同,開場前半小時便已有人冒雨排隊。但我想先到「苿莉二手書店」看書,於是我們匆匆買書和CD後才回到現場,雨更大,人龍更長。

等了好一會,人龍才開始移動,我們沿著窄樓梯走到二樓的表演場地。現場排了摺椅,中間的座位已全滿。最後我和朋友要坐地下,連主音的樣子也看不清楚。這個小小空間竟然可以容納這麼多人!我覺得他們已違返消防條例!不過大家都興緻勃勃,只有我才去想這麼實際的事。

Hush!是三人樂團,今次只有主音Hush來--一個大男孩,抱著吉他,坐在高椅上唱歌;歌與歌之間他會說幾句話,又叫觀眾點唱,像朋友般親切。朋友是陳綺貞粉絲,她說Hush是男版陳綺貞。我則暗地裡叫他為「小清新」。

今晚的主題是「流行曲」,於是Hush一直唱著別人的歌,甚至到觀眾點歌環節,也沒有人點他的歌。最後要他提醒,觀眾才急急點Hush的歌。

這夜氣氛很好,而且Hush之前在誠品等地表演過,應該已累積了一點人氣。可惜旅途勞累,加上坐地板坐得太舒服(還背靠一把吉他),我開始走神。於是我開始寫東西,寫當下感受,亦努力聽他的國語,試圖聽出他唱的是什麼歌。

他主要唱台灣歌手的歌,但也有唱大陸歌手和外國歌。最驚喜的是他選唱了Radiohead的No Surprises。

看完這兩場演唱會,愛吵的我和愛靜的朋友都很滿足。









後記:上次到台看Radiohead,搶票搶到癲,買不到好位之餘,亦因為種種原因令我不能全情投入欣賞。想不到今次,票是買到了,又可以近距離接觸樂手,但仍然有所欠缺。



13 則留言:

  1. It's a good thing, at least all kind of music are able to perform. support^^ I guess you like Hush better?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這裡有不少較少型的音樂表演場地。
      我較喜歡昏鴉,朋友則喜歡Hush!。

      刪除
    2. I am surprise.@@追求是不在成敗. 享受到追求的樂趣以很好了. 但求永遠有追求的空間.

      刪除
  2. 「華山文創區」像是mega版「牛棚」(土瓜灣那個),我真係好鬼死鍾意呢個地方。妳一定有去「好樣雜貨店」吧?好鬼正,雖然貴。

    我估我能明白妳所描述的「一開始時平靜,到中段氣氛急轉,漸趨瘋狂」,因為「昏鴉」本就是一支極有post rock味的樂團,這類樂隊的live演出,就是會透過長編排曲目,逼出那種自平靜到急激層層推進,最後以山搖地動之勢貫注成一種蕩氣迴腸的感覺。譬如加拿大post rock組合godspeed you!black emperor就是箇中典型,來過香港演出的mogwai和mono(日本樂隊)也是這類後搖滾組合。

    有機會看到「昏鴉」,妳也真是挺幸福的。

    妳在「華山」看show的場面,令我想起三毛《萬水千山走遍.中南美紀行》裡她在秘魯看民族歌舞團的景況。阿paul曾說過,只要面前有一個觀眾,就會繼續彈,真係講就容易,做就難堪。無論如何,「昏鴉」當晚是遇上了知音人,我估裡面只有兩個是來自八百多公里外的地方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都覺「華山文創區」像「牛棚」,很喜歡發現不同展覽的感覺(雖然也有商業味重的展覽)。有去「好樣雜貨店」,真係好靚同好貴。
      哈,原來這種曲式就叫post rock,好鍾意!你介紹的幾隊,我會上youtube聽聽看。
      是啊,看到昏鴉演出很幸福,他們玩了不少歌。
      我和朋友應是唯二的外地人,主音中立問我們是否為他們飛過來,我老實地說不是(:P),但說很喜歡他們的演出。然後他說他們遲些會來香港,我雙眼一亮,問他是否來表演。他捉狹地吐出二字「來玩」。然後大家都在笑。
      那天晚上來的有些是他們的朋友/忠實歌迷。

      刪除
  3. 但如果隊band他日紅咗, 演唱會場場爆滿時, 你可以好自豪咁同人講: 佢哋未紅未有人識時我已經睇過佢哋既live啦. :D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講得啱,希望佢地大紅大紫,哈哈!!

      刪除
  4. 唔講妳唔知,一講妳實知:在「造一艘帶人們橫渡文字大海的船:《啟航吧!編舟計劃》」留了個言哩 :)

    回覆刪除
  5. 但未紅果時通常亦都係最有heart最有火既時候...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係。變咗大紅大紫就冇咁好玩,就會多咗好多壓力。

      刪除
  6. 我仍有聽陳綺貞。從早期的文青風,到"sentimental kills"之後越趨華麗修飾,直到今天,我仍在聽陳綺貞。

    可惜十一月的香港音樂會要退票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沒有聽陳綺貞,不過身邊有朋友聽。知道她在港的音樂會取消了,覺得很可惜。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