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台北偵探書屋


從一個香港作家的Facebook post得知台北有間書店叫「偵探書屋」,於是在去年短遊台灣時到訪了一次。

從中山捷運站步行1分鐘,轉入南京西路前行幾步,便會見到一間仿佛從歐洲小街空降而下的小店。招牌上有一個戴帽喫煙呌的傳統偵探頭像剪影,十分醒目。

店內的陳設裝潢帶有古典氛圍——深色木書櫃、皮沙發、小方桌、地球儀、舊式打字機...... 就像福爾摩斯的書房。近門口是新書及二手書區,佔比倒最大的是裡頭的會員區。這裡採會員制,申請成為會員後,才可坐著讀裡頭的書。他們有賣飲品,可讓人邊喝邊看。這裡的藏書比一般書店的要齊,日本的推理小說不可少,新的當然有東野圭吾、湊佳苗那些,舊的有夏樹靜子和一些我不認識的; 有舊版本的書和絕版書。西方的也有很多,包括一個又一個以作家或偵探人物劃分的系列; 還有流行一時,現已較少人閱讀的間諜小說。

老闆譚端端先生聽得出我來自香港,原來他也是香港人,只不過廣東話不太流利。我問他為何會開這家店。心想,答案不外乎是「從小喜歡看偵探小說」之類,怎知他只回答了我三個字——「存-在-感」。接著他說現在越來越少人看書。不只在香港,在台灣也是。他希望人們放下電話,拿起書。

最後,我買了兩本書、一個書袋和一個年曆。

偵探書屋
103台灣台北市大同區南京西路262巷11號

後記︰
去年去了兩次旅行都沒有寫出來; 因為一遲了寫,便懶下筆,改為寫其他題目。但是昨日從這間書店的Facebook得知他們近幾個月生意大跌,快要撐不住,打算關門。老闆且要將珍藏的電影海報拿出來拍賣,於是便快快寫完這篇。雖然對書店沒什麼幫助,但也是小小心意。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蝶殺的連鎖》(雨田明)


「六個看似互不相識的人,各自被社會吞沒之時,每個有心或無意舉動的連鎖,為何竟合力葬送一條陌生的性命,以及一個沉淪的城市?他們之中誰料到自己振動翅膀,會引發一場惡意的風暴?」從這段封底語和書名《蝶殺的連鎖》,讀者得知這是個關於「蝴蝶效應」如何引起一單凶殺案的推理故事。不計「序章」和「終章」,全書共有八個篇章,每章介紹一個人物,逐步揭開人物之間的關係。

我喜歡的推理小說,除了要謎題設計得好外,還希望有精彩的人物塑造。人物寫得好的話,我便會關心他們的命運。若給我看出*人物單純只是作者用來佈局的道具,謎底揭開後我便會感到空虛。(*如我看不出來,則另當別論:P)喬靖夫讚賞作者雨回明對人物作了精細的心理刻畫,欣賞小說有「人味」,我很有同感;佩服作者在短短篇幅便創作了幾位個性鮮明、令人印象深刻,又能勾起情感的人物。

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ViuTV《全民造星》

選擇放以上這個表演上來,是因為未看過這個節目的人,會覺得參賽者「好渣」、不夠水準。而這是我覺得「上得枱面」的一場演出。可惜的是,他們在這輪輸了,輸在這不是一個歌唱比賽之上。

ViuTV的《全民造星》是一個選秀真人Show。節目開首,旁白說電視台想在香港尋找八、九十年代出現過的那種當紅男偶像。但是這個要求看來太高,來面試的男生「甩皮甩骨」,沒有一個達標。於是他們將節目的定為改為「打造偶像」,希望這些資質一般的人經過訓練後能發熱發亮。(不過這應該是宣傳技倆,電視台應一早知道偶像不是這麼容易找到的。)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那個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代——《夏之門》(海萊茵)


《夏之門》(The Door into Summer)是美國科幻小說大師海萊茵(Robert A. Heinlein)於1957出版的作品。此書的開首寫得甚為吸引——

故事主人翁丹尼買了一間有十一扇門的房子。他是愛貓人,總會為愛貓彼得設一扇貓門,所以全屋共有十二扇門。彼得討厭冬天,當牠見到門後是白皚皚的雪地,便不願踏出門口。但牠相信十二扇門之中,總有一扇會通向溫暖的夏天。而丹尼也會順著牠,為牠逐一打開十一扇門,讓牠親眼看到每一扇門外都是雪地。即便如此,彼得依然相信有一扇通往夏天之門在等著牠。

牠從未放棄對夏之門的追尋。而丹尼自己呢? 他也在尋找自己的夏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