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你想過柏德遜過的生活嗎?



在占渣木殊的《柏德遜》(Paterson)中,柏德遜(Paterson)是個住在新澤西州柏德遜市(Paterson)的巴士司機。他家裡有一位美麗的妻子和一隻很有個性的狗兒。

柏德遜每天清晨六時多醒來,與妻子閒話幾句後,便起床吃早餐,再步行到巴士廠上班。他的同事總要來向他發幾句牢騷,然後他才出發。他走的是市內路線,每天循同一條路線來回穿梭。駕車時,他愛傾聽乘客的對話。中午,他會到國家歷史公園午膳,在著名的瀑布旁吃妻子為他預備的餐盒。放工後回到家,他會聽興趣多多的妻子分享她當日的新發現和新創作。晚上,他會溜狗,隨便到附近的酒吧喝一杯,與老闆聊天聊,然後回家。這就是柏德遜的日常生活,沒什麼特別。

他唯一特別之處,是他的嗜好。這位巴士司機喜歡寫詩。他隨身帶著一本筆記簿,一有空閒便在其上賦詩——在開工前寫幾句,在午飯時寫幾句,在家裡的書房內寫幾句。他的靈感來自日常生活,寫得不花巧,卻有心思。就算是家裡的一個火柴盒,也被他入詩。

我很羨慕柏德遜的生活。他在平靜的小城生活,每天駕車在城中穿梭,感受城市脈搏。他在風光如畫的公園午膳,餐盒藏著妻子對他的愛。他的工作雖然刻板,但他不用加班,上班時僅有的壓力來自偶爾一次壞車。他碰見的好人比壞人多。他有閒暇寫詩;單是寫詩,已帶給他很多樂趣。雖然知道這是個虛構故事,這樣美好的生活,來自導演的想像,不過這種想像,卻令人有好心情。香港巴士詩人鄧阿藍,就說在香港做巴士司機,絕無可能過像柏德遜過的生活,但他「感謝導演給他兩小時美好的想像」


也有人覺得柏德遜的生活異常沈悶。有位網上作者說,電影只拍了他一星期的生活,試想像長時間過他那種生活,習慣熱鬧和忙碌的都市人受得了嗎?要知道,他電視也不看,智能電話也不用,朋友又不多。而且,巴士司機上班時是很寂寞的。與的士司機和小巴司機不同,巴士司機不能邊駕車邊與人對話。就算能聽到乘客的對話,又有多少像電影中的對話那麼有趣呢?

不如再想想這問題︰你想過柏德遜過的生活嗎?

柏德遜生活的優點︰
-人際關係簡單
-不用OT
-工作壓力不大(除了偶爾壞車 p.s.話說我星期日乘搭的巴士突然冒煙,我即時想起這套戲)
-妻子漂亮可愛
-有一可愛小狗(雖然他與小狗的關係並不是太好。但,在香港,連養狗也難。)
-家居寬敞(有一間獨立書房)
-有詩陪伴,能持續作詩(寫詩要有天份和觸覺。我就沒有,最多能寫打油詩。)
-居住的城市很舒服
-每天有美景伴飯吃
-有一相熟酒吧老闆

柏德遜生活的缺點︰
-工作沈悶
-工作沒前途,不能獲得名利。其他人只會以司機定義他的身份。最多只會覺得He is a driver who writes,而不是He is a poet who drives。他明明有潛質出書,有機會獲得少少名氣,只是他不想。(但這想法很世俗,他本身並不想成名。)
 - 生活規律至有點枯燥 (我是連放工都要找不同路線回家的人)
-朋友不多,沒有精彩的社交生活。
-妻子給他的驚喜有時是「驚」多於「喜」(不過他深愛妻子,相信他並不是太介意。)
-小狗經常與他對抗(在我看來,能養狗已很幸福,未想到和狗的關係。)
-沒有電影和劇集相伴(但他似乎不需要)
-沒有上網(同樣,這是他的選擇。而且,想深一層,這並不是缺點。只是,當人人皆上網,而只有我不能上網的話,我會受不了。)
......

數到這裡,我覺得癥結在於,柏德遜滿意他所過的生活,而很多人不滿意他們所過的生活。

我們可能有太多枷鎖,根本沒有選擇。要找一份準時放工,壓力少,但又能提供足夠收入的工作,在香港有點難。還有,香港人充滿負能量,就算你有好心情,但也難免不受外界影響。我們想過柏德遜過的生活,是因為柏德遜的生活,對我們來說是奢侈的。看見他生活得如此有滋味,便想起我們的欠缺。佷多香港人,就是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沒有心情,去過柏德遜過的生活。

這套戲令我想寫詩。柏德遜令寫詩看起來容易。而且,生活有任何藝術陪伴,都是件美事。我最近在想,人生有這麼多苦難與無奈,除了宗教,藝術是否一條出路呢?寄情藝術的話,痛苦是否會減少?但又想起,有些人投入藝術,反而陷入更絕望的境地啊。

對我來說,藝術確是有一點點幫助。寫作讓我抒發情緒,電影和小說將我帶到很遠的地方,窺看別人的人生。就算一些簡單的小創作,如畫一幅畫,已足夠令我開心。 只是,我要將之變得更易實行,像柏德遜般隨時隨地創作,而不是等長假期才做。這樣,才能將藝術帶到生活啊。


最近執拾時找到以前的小創作

15 則留言:

  1. 他的生活好像值得羨慕,又好似不太吸引……有點弔詭。

    即使自己的心態可以調整,但沒有客觀條件配合,也很難保持恒常的心境舒泰。

    能天天寫寫字,就算不是詩也好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保持恒常的心境舒泰最難。柏德遜似是很悶的一個人,但他心境平和,不貪名利,實在是個高人。
      你說得很對,「能天天寫寫字,就算不是詩也好」。寫詩的好處是不用架生,只要腦袋有空便可以創作,待雙手也有空時才記下不遲。

      刪除
  2. 最怕係隔離飯香嘅人
    係香港, 就話香港無前途, 返大陸, 又嫌三縑四, 去到外地, 又話當地人唔識轉膊, 有時真係唔知邊種生活至啱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係啊,好多人都隔離飯香。
      香港人自詡醒目,有些移民到加拿大的香港人會嫌當地的服務人員手腳慢和不醒目,但我心想,加拿大就是生活節奏慢才這麼舒服,移民到別的國家,就要適應當地的節奏。購物可以慢慢來,不用趕趕趕。當年回流香港時,覺得香港人很燥,很心急。又,真想移民外國的家長可以學外國人般養育子女,不要用香港的一套。

      刪除
  3. 妳從這個角度看"paterson",頗有點心有所感之慨。我看時,也是在羨慕著他的生活 — 羨慕著枯燥、羨慕著平靜。人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盼望,我現在盼望的,卻是最遙遠的。

    影片最妙的人物是永瀬正敏的角色,不是人,是 muse 吧!占渣木殊又在談禪了 (當然已不是第一次)。筆記薄碎了,有了應機的緣,然後以一句"haha"開示,語言道斷,無所住而生其心。柏德遜在星期天悟道,下星期一始,他的詩句定更活潑了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喎!他那句"a-ha",真像開示。
      我覺得整套戲最超現實的,是他太太學吉他的速度。

      刪除
    2. "a-ha"!冇錯,係"a-ha"至啱!多謝開示。

      刪除
  4. 個太太好漂亮,咁生活無可能悶播。
    有情飲水飽播。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佢太太又漂亮,為人又有趣,天天花款,同佢一齊唔會悶(只係有時會有「驚喜」)。

      刪除
  5. I think that's the kind of life most people could get at best. There aren't too many jobs that worth doing. Life itself is a repetition. Even in the US, people can only wish for spending 8 hrs a day and able to afford to spend the rest of their time doing what they like to do.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對,生活就是重複而沈悶的。所以我們要學懂在日常生活中找到樂趣。

      刪除
  6. 我很羨慕他,妳的小創作很有特色啊!我以前也有自己改編過足球小將。😆

    回覆刪除
  7. 昨晚重看,益發覺得電影好。喜歡日本人跟柏德遜交流的一段,白紙給予的無限可能,非常值得細味。
    不過看完電影後有個非常無聊的問題,到底他太太的cupcakes好吃嗎?(他本人好像覺得很難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估唔差,應該好過 mrs. fields.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