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道尾秀介 《所羅門之犬》《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獨眼猴》(potential spoilers)


道尾秀介的書對來我說有種奇異的吸引力,縱使每本書我都不是十分喜歡,但卻禁不住好奇心去讀他的下一本書。

我也忘了當初為何對他產生興趣。最先看的是《所羅門之犬》和《向日葵不開的夏天》。

《所羅門之犬》講述四個大學同學目擊老師的兒子在溜狗時被車撞死--小孩因小狗突然衝出馬路而被拖到馬路中心,釀成事故。這無疑是場意外,但主角秋內卻想找出小狗衝出馬路的原因,以及尋回這隻在意外後走失的小狗。究竟他會有什麼發現?

這本書的謎題設計頗為牽強,秋內「查案」的動機亦不夠強。老師喪子已很可憐,為何還要去打擾她?狗兒衝出馬路可以有很多原因,為何他要翻來覆去地研究?總覺得這部份寫得不夠自然。

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區家麟《他他巴》



很喜歡區家麟的《潮池》,想看回他的舊作《他他巴--走在絢麗與荒涼》,但書已絕版。後來終於從圖書館借閱。此書主要講述他在非洲旅遊數月和在史丹福大學遊學一年的所見所聞。有遊記,亦有對非洲的貧窮問題、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慈善作為一個行業等課題的討論。每篇文章字數不多,容易讀得來又有深度。

書我已還了,還之前沒時間寫讀後感,只記下零碎感想:

關於慈善:
~很多人以為扶貧很易,但原來捐贈物資也是門學問。

「在秘魯庫斯科,遇到一個問題:要捨棄的一大堆毛衣冷帽,應送給誰?舊衣放滿了一個紅白藍膠袋。以往,丟棄的東西會放房間內,讓執拾房間的阿姨當外快,但這旅館老闆夫婦異常刻薄吝嗇,十時要結帳離房,否則罰錢,熱開水也要用量杯計量收費......
於是,竟然拿著紅白藍袋在廣場巡遊數遍,仍未能脫手,如何令你的資源落在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真是一個大學問。」(芝按:作者拿著舊衣物,想過幾種脫手方法,但都覺得不妥。)

「philanthropy是一個課程、一門學問,一個急待研究的社會現象。」

看過一篇文章(請勿再去孤兒院派糖/Pink Lee,說扶貧要小心,否則會「好心做壞事」。例如很多人救助柬埔寨的孤兒,經營孤兒院竟成為一種謀利的業務。孤兒院老闆會遊說單親父母把小朋友放在孤兒院。這種「孤兒院」越開越多。送糖果給小孩,會令他們蛀牙(他們未必有牙科保健),倒不如送文具。送衣服,也要看當地的氣候和衣著習慣。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舒國治《門外漢的京都》


舒國治姓「舒」,他的書也令人看得舒服。先不說內容;一拿上手,手感、字體、行距都設計得恰到好處,令人感到舒服。

舒國治是個懂得享受的人。那種享受,不是單單有錢就會懂的。例如他很講究睡一覺好的。教人如何治療失眠、如何擁有優質睡眠和如何早睡早起的實用文章有很多,但他寫的,是怎樣享受睡眠。睡眠在他眼中不是功能性的「補充精神」,而是純然的享受。

最近看了他的《門外漢的京都》,印象最深的是他寫旅館的那篇。他描寫住進日本傳統旅館(Ryokan)的體驗。他說那是「日本家居生活之實踐」--「出房間,拉上紙門,穿拖鞋,走至甬道底端,進『便所』,先脫拖鞋,再穿上便所專用之拖鞋。若洗澡,常要走到樓下,也在通道盡頭,也要先脫拖鞋,赤腳進去,在外間,把衣衫脫去,再進內間,以蓮蓬頭淋浴......當旅客洗完了澡,穿上衣服(常是店裡所供應的袍子),打開門,穿上拖鞋,又經過了甬道,再登樓,又聽到木頭因歲月蒼老而發出軋吱聲,經過了小廳,回到自己房間,開紙門,關紙門...... 經過了這些繁複動件,終於在榻榻米上斟上一杯茶,慢慢盤起腿來,準備要喝:這種進進出出,上上下下,穿穿脫脫,便才有了生活的一點一滴豐潤感受。此種住店,又豈是住西洋式大飯店銅牆鐵壁甬道陰森與要洗澡只走兩步在自己房內快速沖滌便即刻完成等過度便捷終似飄忽無痕啥也沒留心上所能比擬?」

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又談工作(最近只能夠談工作)

是我自己選擇離開一個溫室的。

沒錯,我待了超過十年的舊公司對我來說是個溫室。我在那裡的朋友遠多於別人;我沒錯是愈來愈忙,沒錯是有不少高層要應付,但起碼不用太受氣。大多數時候,我對人家客客氣氣,人家也對我客客氣氣。甚至上頭也對我客客氣氣(可能是因為我的崗位和表現不會直接影響公司的業績吧,況且我是老臣子)。而對我不客氣的那位,是類似「佛地魔」的角色,人人都怕的。誰人不被「佛地魔」欺負?加上我唯一親手請的一個人,與我很合得來,大家關係很好。可能這就是我為什麼在那裡留這麼久的原因吧。

好啦,現在要「學習」,要「挑戰自己」,於是轉去一個全新的行業。與以前的工作性質有重疊之處,但有很多全新的知識需要我極速去學習。公司的優點是老闆醒、有前景,大部份同事都友善。這裡的老闆是不會員工的(其實大罵下屬的老細很低手),他們自有威嚴去震懾員工(當然還有其他方法去表達他們對員工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