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退休生活

每當想起父母是如何移民到加拿大時,都感到驚訝。他們竟然可以儲到足夠的錢,以退休移民的方式過去。很能幹!他們放下香港的一切,到一個沒有親戚在的地方長住,下的決心真大。

別人總問我父母在加拿大幹什麼。母親曾在中文學校教中文,父親也當過太極班的助教(義務)。他們定時和朋友麻雀耍樂。有一對較活躍的夫婦會帶他們到處吃喝遊玩,他們連gay parade也看過呢!他們參加過華人慈善組織的老人組(後來停了)。那裡教會興盛,母親經常參加教會的不同活動。但父親不信教,不肯陪母親返教會。母親喜歡寫作,經常投稿到加西版《明報》。每當她拿到稿費(加西版報紙還有這支歌仔唱),總會開心地告訴我。她還會練毛筆字。父親的最大興趣是集郵,會定期到唐人街和同好聚會。其實在這裡,買餸是一大節目。父親喜歡格價,買到減價貨品便滿足。他們經常拌嘴,有時會不睬一天半天。這,便是他們的退休生活。

我今次在轉工期間回加,感覺特別輕鬆。我的主要節目是看書、煲美劇、散步、畫畫和烹飪。還有,跟父母外出應酬,也陪過母親到老人中心跳舞和參加老人團契。因為時差厲害,所以我早睡早起,與父母的作息時間相若。我和父母一起過退休生活,以致自己有種退休了的錯覺。在香港,我很自覺地去吸收新知識,為工作也好,為個人興趣也好。總之,會有種上進心,不讓自己懶下來。但今次回加,我只讀了一本書(還要是阿婆偵探小說),還有閒情水彩畫,是真真正正地度假呢!可能放假放久了,人懶下來,我連「求學問」的興致也沒了,心想,知道這麼多知識有什麼用?突然想每天都這樣舒舒服服過日子。不過,我又怎會有能力提早退休呢!如果我的職業生涯就此結束,以後只從事無關痛癢的工作或打散工,我能接受嗎?看來我放假太久,中了蠱。


上年做馬賽魚湯實驗,今年則研究Butternut Squash(奶油瓜)煮法。我做了「三食」--煮湯、釀portobello菇和煮飯。

奶油瓜湯:西湯不難煮,將材料弄軟煮熟後一股腦兒倒將攪拌機便可。煮西湯我一向很隨意,未必跟足食譜(反正食譜個個不同),反而會看看家裡有什麼多餘食材,可以加便加進去。不過我會留意不同食譜有何共同之處,有些食材是一道湯的靈魂,不能省略。當我知道奶油瓜和Sage是絕配,便設法買了Sage回來(不過我用的是乾香草)。父母的攪拌機是玻璃造的,比膠造的好。

奶油瓜飯:這道菜應該用意大利飯,但我亂來,用了廣東米,結果變成「軟飯」。我今次落香料重手了,Sage味道很濃。出奇地,父母接受,還說味道好

釀portobello菇:之所以想起煮portobello菇,是因為雪櫃有,而且放了好幾天。做這味最花時間,因為要將瓜菜切小粒。但手頭上只有一個半菇,我和父母每人只能吃半個。大菇還要給我焗得縮了水。父母對這菇一句評語也沒有......

我對煮西餐很有興趣,在超市買了本烹飪雜誌來看,見到喜歡的食譜便撕下來收藏。十月期的主題是南瓜,裡面除了南瓜食譜,也有Butternut Squash的。有個食譜很有趣,是將這瓜刨絲,變成 spaghetti squash呢!

(在父母家煮西餐很爽,他們永遠備有洋蔥、蒜頭、牛油、芝士、牛奶等材料。)

我以前是「地獄廚神」,現在雖然進步了,但在加拿大朋友面前,我仍未洗脫污名。中菜比西菜更難掌握。中菜之中我煮得最好的是魚類(最差是炒菜。還有一些家常菜我從未煮過,如蒸排骨、蒸雞)。我最喜歡煮魚湯。家裡薯仔太多,所以多放了薯仔。

我不擅長畫畫,不懂畫水彩畫。之所以有興趣畫,是因為某天突然想起我從沒學過水彩畫。中學時的美術課會教學生素描、紥染、捏紙黏土、織籐藍、畫廣告彩等。我覺得本身美術天份高,便會成績好。本身沒有天份的,便很難在課堂上找到樂趣。不知為何,那時學的是廣告彩而不是水彩畫。我一直畫不好廣告彩,卻沒有學過水彩。最近不是時興填色冊嗎?我想,與其慢慢填顏色,不如乾脆畫畫吧,於是買了盒便宜的水彩盒來玩。
(上圖是對著一張照片畫的,山和水都畫不好--筆觸又橫又直,最滿意的是艇。)

畫了兩次風景畫都畫不好,畫山水對我來說太難了,於是改為畫靜物畫,這是跟著雜誌廣告的熊仔照片畫的。





Seth是Founder of Dominion

去年回加,我一個人到附近的小型藝術中心看展覽,今次則拉著父母同去。加拿大漫畫家Seth為了畫一本漫畫而虛構了一個加拿大城市--Dominion,並以想像力建構這個城市。他想像城裡有什麼建築物,以及每一棟的歷史,更以瓦通紙將建築物造出來。最後,他沒有完成漫畫,反而繼續擴展這個城市,在十五年間,不斷製作建築物。我覺得Seth應該很快樂。

父親焗的羊架

以前我討厭和父母一起買菜。因為我覺得花太多時間,我總喜歡載他們到超市後,便坐在車上看書等他們回來。但現在,我多了煮菜,理所當然地會參與買菜。我開始找到買菜的樂趣。而且外國的超市很好逛。我還嫌他們逗留的時間不夠呢!

15 則留言:

  1. 洋蔥、蒜頭、牛油、芝士、牛奶>> 呢D都係我家中常備 XD
    香港不時講增值, 學的都以實用為主呢, 當我初學法文時, 有人會問「學黎做咩」, 覺得無助於找工作, 升職, etc, 好像世上沒有興趣這回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在香港一個人住,不會有這麼多常備食材。不是天天煮,食物放久了會變壞。
      很多香港人空閒時間少,沒時間培養興趣,又有些人想藉著增值來增加晋升機會或找份更好的工作,所以在學習方面比較功利。不過好像多了人做運動,我識不少人經常行山、跑步和踩單車。
      以前上班已佔去我大部份時間,所以沒有報興趣班,也知道自己沒精力讀master。現在轉了工,可以再考慮。
      有好多東西都係學黎唔知做咩,不過學果下開心就可以了。

      刪除
    2. 其實學下自己有興趣的東西, 都可以幫助減壓, 至少上堂時會忘記工作方面的事

      刪除
  2. 認識兩位前輩,退了休的那位將不少書送出去,因為眼好像差了;快退休的那位,已覺得退休後無事可做。退休生活,在這一刻,對我仍有點遙不可及,不過兩位前輩的說話,不可謂不可圈可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慘是退休後有時間,卻沒能力做回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如看書、去旅行。
      退休後不會無事可做,多留意便可。
      退休對我來說也是遙不可及。

      刪除
  3. 回覆
    1. 好難唔為鈔票而生活。
      我父母都好慳架。

      刪除
  4. 我也有想過將來移民的可能性,去到一個地方,甚麼也不管,專心寫作。不過,首先要有錢才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又回歸到「錢」字,雖然唔想講,但呢樣嘢唔提唔得。

      刪除
    2. 這個字真是令人又愛又恨

      刪除
    3. 以前唔太提錢,係因為唔太擔心冇錢。宜家知道現實殘酷,加上我理財太差,唔可以唔諗。:P

      刪除
  5. 世伯伯母當時做這決定真棒,並亦造就了女兒,了不起啊!

    香港的生活不正常,小孩過的的生活更是扭曲變態,走火入魔。這不是個宜居城市。且直如妳所說,眼下小人當道,品格淪喪,眼冤!

    (在下如有日退休,將把時間分配與旅.樂.影.讀 (而不是漁.樵.耕.讀),一定很忙)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以前不想移民,因為我想讀中文系。在加拿大的那段日子也不是特別欣賞那個地方--是覺得漂亮,但不會常現在般珍惜。(最開心是識到幾個好朋友。加拿大生活沈悶,和朋友相處會特別close)
      香港人活在荒謬之中,但很多人習慣了這種荒謬,九七前的那句「溫水煮蛙」真是一語中的。
      能持續地「旅.樂.影.讀 」,很寫意!現在也可以,不過要斬件進行。

      刪除
  6. every immigrant family has their own story. there is a very good documentary by bill moyers on PBS Becoming American the Chinese Experience. I believe I am a direct beneficiary of the 1965 immigration act. My parents had to sacrificed a lot for a better life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很多人都為了下一代移民。現在香港的教育制度同生態好得人驚。
      移民令我地有得選擇另一種生活方式,可吸收外國的好。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