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日本關西之旅]尾聲

 

(這是我在日本寫的文章,盡量原文照錄。)

在日本的最後一天,有點煩燥。

疲累,Haruka停駛(因為打風),行李太多(包含替人帶的物品),搭錯車(去不到下鴨神社)和不捨得(旅程結束,要回港面對現實:家務、蟑螂、resume、進修、人際關係、責任、儲蓄)。雖然天氣好轉,但今天怎樣也開心不起來。就算最終能吃到大阪燒,也開心不起來。

當然,旅程總有結束的一天(人生旅程也是),待在香港平靜過活(能平靜就最好),我也能找到樂趣。但旅行時與平日不同的風景、生活節奏、新鮮感、經常吃得好、受照顧(我是客人)和冒險感覺,我很懷念。

雖然感到:夠皮了!玩夠了!腿酸腳痛,體力耗盡,但真的要離開時,我只有不捨。

[日本關西之旅]飲食篇(下)

-奈良文青餐廳:カナカナ(Kana Kana)
這間餐廳本身已有名氣,加上堂本剛在節目中介紹過,所以吸引不少人光顧。我本以為與它無緣,但最後多留大半天奈良看日落,便有時間光顧了。不過因為要趕著看日落的關係,我五時便來到吃晚飯了。那時不是太餓,所以沒有點有名的套餐,只點了一碟野菜芝士雞肉咖喱飯。咖喱味很溫和,一點也不辣。



-大阪「黑門市場」:
我來過兩次,第一次時間太早,大部份店舖未開門營業。我在檔口吃了一件芝麻豆腐和一杯豆漿。那件芝麻豆腐質感與普通豆腐不同,我不大吃得慣(後來在三忠吃時則接受了),那杯豆漿卻驚為天人!豆味濃郁,非常好喝!

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日本關西之旅]飲食篇(上)

想不到我的日本遊記寫了兩個月,現在終於來到飲食篇啦!

-京都豆腐:松賴庵、三忠、清水寺順正、超市豆腐
在日本吃了這麼多餐飯,最令我難忘的當然是期待已久的豆腐餐啦!松賴庵的豆腐餐,已經在這裡寫過啦。嵐山還有間街邊豆腐檔「三忠」,我點了胡麻豆腐;質感與普通豆腐不同,比較煙韌。聽說除了豆腐好吃,那裡的鍊魚蕎麥麵也好吃,但我的胃放不下。

又,我在南禪寺旁買了樽冷豆腐醬油,所以急不及待在日本買豆腐享用,分別在超市和錦市場買了豆腐回住處吃。甚至回港後也有買日本豆腐回家吃。不同的是我加了wasabi在醬油中,亦灑上乾製九條蔥,吃起來更滋味!

這是在銀閣寺附近吃的綠茶雪糕。
不過全程最好吃的雪糕是伏見稻荷電車站附近的豆腐雪糕(沒有拍照)。

2015年9月22日 星期二

[日本關西之旅]住宿篇

今次旅行住過很多酒店/民宿,讓我簡略地寫寫對每間的看法吧。

1)大阪:First Cabin Midosuij- Namba(頭等艙旅館--御堂筋難波店)
我在「喜愛日本的理由」已寫了對這間膠囊旅館的印象。這間酒店很舒適,所謂「膠囊」根本是一間房。睡床很舒服,不過我在日本睡過的所有床都舒服。唯一缺點是近乎沒有隔音,要所有旅客聽聽話話才能度過清靜的一晚。

洗手間雖然要與人共用,但裡面一應俱全。這裡還有漫畫室呢。

2)京都:Guesthouse tu Casa
這是今次旅行最令我難忘的住處,「住後感」我在這裡寫過


3)京都:Hotel Gimmond Kyoto(京都京門酒店)
酒店位處商業區,旺中帶靜;鄰近烏丸御池站,交通方便。附近有廿四小時開放的便利店和食店,方便夜歸人。這裡近三條通,早上可順道到伊右衛門Salon(Iyemon Salon)吃早餐。我住的是單人房,房間很舒適。之前住的那間民宿雖好,但能夠獨佔一間酒店房,感覺始終不同,可以更自由自在。這裡有wi-fi,有公用電話,有付費使用的電腦。

[日本關西之旅]兩場展覽

 

在京都,我看了兩場展覽。連續兩天打風落雨,看展覽是最佳節目。

一場是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行的和食天才北大路魯山人之食具展,另一場是在此館對面的京都市美術館舉行的Rene Magritte展(同場還有羅浮宮展,但兩個展覽是獨立收費的,我選了看這個)。

兩場展覽的展品都很豐富。北大路魯山人食具展令我喜出望外。展覽除了展出他製作的食具(包括陶器、磁器和漆器)外,還有相關收藏品和滿有意景的錄像播放。有兩段溪水流動的影片:一段有錦鯉;另一段定格拍一間望到庭園的和室,由早至晚,讓人見到其間的光影變化。最有趣的是這一段:房間設有長枱,枱前有三張供觀眾坐的椅子。長枱模仿日式餐廳的吧枱,中間凸起。錄像投射在長枱上,長枱中間凸起的部份放有一隻長碟,碟後則是一對在捏壽司的手。每當師傅捏好一件壽司,都會將之放在長碟上。而觀眾那邊的錄像會顯示一隻伸出來拿壽司吃的手。三位食客有男有女,從衣袖便可分辨。男食客會直接用手吃壽司,女食客斯文一點,會用筷子夾來吃。坐在椅上的觀眾化身為那三個食客,吃著空氣壽司。現場還播出食客聊天的聲音,十分像真。錄像頗長,司傅會不停捏壽司,我坐在那裡,竟看至捨不得走。

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

[日本關西之旅:京都]宵山--祇園祭-一期二會

因為下雨,他們用膠袋保護山車和神像 

七月十七日是京都大祭「祇園祭」的山鉾巡行日,我在早一日從大阪回到京都,就為了參觀這場祭典。

曾經想過不去看,因覺得祭典還是有人陪同參加比較好,但見當地如此重視此祭,最後按捺不住好奇心,留下參觀。

早一晚是前祭「宵山」活動,已可見酒店附近的寺院派員抬著「轎」走出大街。整條街都是人,遊客一見有轎出來,便跟著走。八坂神社近半夜有個儀式,當晚還有很多小吃攤位,但我事前並不知道。到達時,小食攤位已陸續收檔,幸好仍看到儀式。還給我見到藝妓(我對藝妓的最大感覺是:她們很青春)。

第二天一早,我便坐地鐵到四條烏丸看山鉾巡行。「山鉾」指的是神所乘坐的「山車」(普通花車)和「鉾車」(在山車上載有小屋的花車)。如想知道詳情,可看這裡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日本關西之旅:大阪]堂本剛大阪城Tu Funk演唱會

 
Johnny's 管藝人的肖像管得很厲害,演唱會場地一張堂本剛的照片也沒有出現,亦不見有演海會海報。我買了紀念品,這個袋製作精良。這個公仔的3D版在舞台上出現。

堂本剛演唱會入場票採實名制,用代購幫我買的票看演唱會有個隱憂,就是怕給大會發現我不是持票本人。他的演唱會發生過查票事件,所以我的心情是顫顫競競,怕遠道而來卻給人趕出去。我請代購弟弟最少要幫我找一張女歌迷放出來的票,他笑說:「他的歌迷大部份都是女的啊!」咦,不是說自從他開始「反叛」後,他的男性歌迷多起來嗎?原來仍然是女的佔多,我在場外等候入場時,見到99.9%的觀眾都是女的。

幸好今次的演唱會場地大,查票機會不高。我只要不讓人看出我是遊客便行。要做的也不多,我不帶背囊,改為揹手袋。穿了件自認為很日本muji(但不是muji)的藍色橫間上衣。但曬黑了的我,看起來還是不像當地人。不過,更重要的是我要扮聽得懂日文,這是更大挑戰。

原來我的票是「企位」。你以為「企位」是好東西嗎?不!這場演唱不是「全企位」,「企位」的意思是全場最後一排座位後的位置!即我要全程站在絕嶺之巔觀賞!觀眾要按入場票號碼順序入場,排隊時每一百人一隊,職員會每次十個號碼的叫人入場。即是我要在職員叫到我所屬的號碼範圍時入場。他們講話很快,我很吃力仍不大聽到那些數字。幸好我是X97號,只要在隊裡只餘幾個人時走上前便可。

入場前職員說了一大堆守則,觀眾時不時笑起來,想來他講得頗為幽默。其實主要的規矩是在場內不許用電話和不能拍照。(我不知道開場前是否不能拍,但也拍了一張。)日本歌迷果真十分聽話,就算最後堂本剛坐在高高的「車」上繞場一圈,仍沒有人舉機。這樣也好,大家都充份享受到與偶像見面的當下感覺。(也有人說因為演唱會票採實名制,所以如果觀眾犯規,便可能會受罰,不能參加下一次演唱會。)

我較喜歡堂本剛的舊歌和慢歌,不過今次的主題是funk啊!看過他以前的funk演唱會,樂器演奏佔很大比重。有些歌手/樂隊在演唱會時主要唱新碟的歌,有些則會唱很多經典舊歌。他唱的大部份是新歌,不過這方面不能強求。誰叫我現在才有機會來呢?

知道他有些粉絲不大喜歡funk音樂,但因為堂本剛而試著愛上。在演唱會中,他重視的是音樂,參與的樂手甚獲重視,他們各有solo演出,鏡頭和燈光經常落在他們身上。在樂手的solo時段,就算堂本剛在前面跳,攝影師也不會分心,鏡頭只向著演奏中的樂手,讓人感受到一份尊重。他也不會請嘉賓歌手什麼的,演出很純粹。他給人的感覺很隨興,像和歌迷聚舊似的。到今時今日仍是玩扭patpat和扮Michael Jackson!不過沒人介意,沒人期待他像堂本光一般跳勁舞!在Johnny's 受訓,一定會學跳舞呀、側手翻那些,但開個人演唱會的話,就可以拋開那些套路。

企位的好處是可無拘束地跳,正適合聽這個以快歌為主的演唱會。幸好他仍唱了一兩首慢歌(但沒有我最喜歡的那幾首),也有唱我喜歡的funk舊歌Blue Berry。他很唱得,不過在演唱會後段真的投入到音樂演奏去了......

這次演唱會經驗有點夢幻感覺,每隔一會我要提醒自己這是真的。:)


我只拍了一張場內照片。

大阪城很大,要由外圍走到城堡要走一大段路。





我沒有入內參觀。

   
散場

這裡晚上有人練舞

2015年9月19日 星期六

[日本關西之旅:大阪]姬路城、神戶市



不知道怎樣影姬路城最好看。

我被大阪嚇怕了,第二天早上便到火車站買了兩天的JR Pass,到鄰近地區去。

姬路城:

一早便打算到這裡。天守閣的白色外牆很漂亮!在城內,無論在任何位置,當天守閣出現在視線範圍時,遊客們都會舉機拍照。不過,要拍得好不容易。近距離拍不好看;拍遠景,又要看用什麼來襯托「主角」。最好笑的是,要別人將自己拍得好也很難。我請了一位友善的太太幫我拍照,等了很久她仍未調校好位置,而我旁邊已來了好幾個遊客。拍出來的照片,不單我旁邊有兩個人,而且只拍到我肩膊以上的位置,看起來很怪。不過她已經盡了力啦,哈哈!待她走開後,我將相機交給一個像ABC的年輕人。這次照片OK!

天氣實在太熱,我撐著傘,仍然曬得像黑炭。不過能參觀天守閣,我已很幸運,因為它修復了六年之久,於今年三月才重新開放給遊人參觀。不過參觀達六個樓層的天守閣其實蠻辛苦,梯級又高又斜,穿著襪子走動要小心奕奕。(別忘了上到頂層後還要走下來)一步出室外,陽光便熱辣辣地灑下來。參觀姬路城,真要有強健體魄呢!

2015年9月17日 星期四

[日本關西之旅:大阪]大阪印象



從奈良坐火車到大阪,還差好幾個站才到,已見到窗外有很多樓宇,有大城市感覺。

大阪與京都很不同。京都的店舖大多在八時便關門,晚上的街道較寧靜,大阪則是個不夜城,近十一時,地鐵站和街道上仍有很多人。我住在商業區江坂,十一時許仍見到剛喝完酒準備回家的上班族。他們是全男班,不知道有家室了沒有?總覺得如果他們經常夜歸,在家的妻子會很寂寞。寂寞人妻...... 我是否看太多日劇?(但我不是看AV啦~)酒店附近有連鎖餐廳和居酒屋,有些上班族獨自在裡面吃飯。日本的上班族是否很辛苦?工時長,應酬多。香港的「打工仔」會有共鳴。

很多人說日本是購物的好地方,特別是大阪。聽說本身不愛shopping的人,到了心齋橋都不能忍手。難波和梅田是到大阪必遊的兩個大站,心齋橋近難波,但我住的地區較近梅田,加上要到梅田的Tower Record幫朋友買碟,所以先到梅田。地鐵站與地下街相連,一出閘,我便失去方向,困在商舖迷宮中。好不容易找到Tower Records,在裡面待了很久;不單替朋友買碟,我自己也買了碟。誰叫這裡碟多,又有特價碟呢?

2015年9月11日 星期五

年紀大,機器壞

年紀大,機器壊;想不到在加拿大病倒了。我很少會病至需臥床幾日休息的,今次令父母擔心,真不應該。看來不注意一點身體不 行。

最近幾日天氣十分晴朗,但我只能困在家。精神好一點時,便看這裡的華人電視台的節目(其實大部分是TVB的),提早體驗退休生活。

幸好我也玩過,去了Art Gallery(讀書時沒想過要去,真是浪費。以前我什麼也不懂,十分遲熟。),去了兩間獨立書店(特意去幫襯,怕它們消失。買了本二手劇本,是我唯一聽過的劇--Who's Afraid of Virginia Woolf。買了Ghost World的漫畫,和一本Alice Munro),逛了書店所在的漂亮區域,去了上次到過的湖並再遇小松鼠和呱呱叫的鴨子,去了朋友的新居大食會,看了一個有趣的展覽(一位漫畫家虛構了一個城市,為市內的建築物創作歷史,並用瓦通紙砌了很多建築物模型⋯⋯ )。和父母逛過公園和在家附近散步,煮過飯給他們吃。陪了母親到老人中心跳舞(但她沒體力跳,只能做熱身。)還有,看了Game of Thrones第四季和Louise Penny的最新小說。本來還想焗蛋糕,想不到病倒了。

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人情世故

見"最愛BBQ"寫人情世故,我也想寫。本打算寫完日本遊記才寫,但加拿大朋友告訴我的一件事,令我立即動筆。這題目難寫,我也不敢説有何心得,只想講講我的看法。

朋友要考一個很難的專業試,考了幾次也未考到,十分徬徨。這個試對她來說很重要。她自己一個租房子住,要獨自處理所有家事。她有位朋友每年都要搞一個慈善活動,會請一班義工幫忙,她過去都有幫忙。今年,那朋友同樣找她幫忙。她說上一次考試不合格,不久後要再考,她要溫習。加上其他私事,未必能幫忙。那"朋友"隨即說她這次一定會得,然後繼續游説她去。對於我朋友要忙的私事,她竟然質疑我朋友,彷彿說我朋友說謊騙她。又叫我朋友"即覆"⋯⋯ 對於我朋友考不到專業試一事,那人一句安慰說話也沒有。她亦不管我朋友是否考到。而那人平日發起的節目,總是耍齊人。我朋友太累不去,那人會大興問罪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