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紀蔚然《私家偵探》



這本名《私家偵探》的小說由台灣劇作家紀蔚然所寫。好看之處不在推理部份(在我來看有點故弄玄虛,更弄得有點像電視台的肥皂劇),而在於書中的「台味」和充滿個性的主角。主角吳誠前大學教授和知名劇作家,有一次酒後吐真言,得罪了近乎整個戲劇界;然後他辭了教席,離開妻子(/讓妻子離開他),遁隱到六張犁當起私家偵探來。我本以為全書是由吳誠所接的不同案子串成的,怎知他只正式接過一單案,就被捲入一宗疑似連續殺人案中去,還成了嫌疑犯。


在此不說案情,只論此書特色。作者詳細描述六張犁的大街小巷,以及小社區的鄰里人情。而隨著吳誠查案時到處遊走,作者便順道向我們介紹台灣不同社區的個性。讀著讀著,還真有點看旅遊指南的感覺。書中的「台語」更為全書增添台味。縱使不大看得明,但這卻令小說變得活潑起來,就像廣東話入文一樣。且看吳誠與他母親的電話對話:

「喂?」
「喂什麼?是我啦!」
「喔,媽,蝦米代誌?」
「要有代誌才能打電話給我兒子嗎?」
「我沒那意思。」
「為什麼好久沒打電話來?哪天我翹去了你都不知道。」
「妹妹會通知我。」
「死囝仔賊!我問你,你最近在沒閒啥?有沒有在賺錢?」
「有啦,我在幫人辦案件。」
「辦碗糕案件!三八里羅格,你不要痟痟亂舞和歹人作陣喔!」

關於台灣地區描述的,有以下例子:
「吳興街應該是全台灣最複雜的路段。妳根本不知它始於何方,止於何處。妳不能稱它為一條街,因為它像魚網似的撒布於三張犁一帶,有時妳以為終於走完迷陣似的吳興街,快到了松智路,但才一轉彎又回到了吳興街的勢力範圍。」
相信台灣人看這些描述會有更深感受。

而主角吳誠,應是作者紀蔚然的投射。本書以第一身撰寫,語氣充滿自嘲。主角與作者同是劇作家--吳誠對劇團朋友的「酒後吐真言」,既罵台灣人的藝術品味和騙錢的商業劇團,又罵孤芳自賞的小眾劇場;這些難保不是紀蔚然悶在心裡的說話(但據我的推測,我相信他終究會說出來,而不會讓真言藏心裡)。

如同大多數名偵探一樣,吳誠是個令人又愛又恨的人。他龜毛、神經質、憤世疾俗、口沒遮攔,同時亦誠實、有義氣、有洞察力。他很市井,像個痞子,但這卻有利他查案。他和警察局長官們的角力尤其精彩。

他查案的方式除了理性的推論外,還運用直覺,當中竟帶有文學性,如他會從罪犯的行為看到隱喻。不愧是出自劇作家的手筆啊!






1 則留言:

  1. 台灣有不少自家製「台推」小說,我也曾在網上看過一些。妳介紹的這本顯然本土味十足。台灣常見流露濃烈本土氣息之創作,這是令人欣喜的事。去年讀過那本關於以六部紀錄片介紹台灣文學家及其寫作故事的《他們在島嶼寫作》,裡面一篇篇書寫各個文學家的文字、一首首發表於這土地上的詩,就書本設計也充滿台灣味,捧讀之令人動容。一個地方,能真心尊重一己孕育的文化,這地方就值得尊重。台灣,就是這種地方。
    [版主回覆07/29/2013 21:34:50]我也聽過《他們在島嶼寫作》這本書和這套記錄片,看過少許記錄片片段,製作人很有心。
    是啊,台灣是個好地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