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8日 星期三

作文課

關於作文課,西西寫過一個故事*。


有位中文科老師,給學生的作文題目與別不同。一般學校的作文題目離不開「我的母親」、「我的志願」、「難忘的假期」等題材。而這位老師要學生練習的文體,則大多是說明文和實用文。她會叫學生寫「尋貓啓事」、求職信、怎樣使用洗衣機、怎樣煮紅豆沙、怎樣借書等。她也會請學生自己選一個題目寫作短文,然後站到全班面前演講。她認為,仔細觀察和準確表達,才是學生最需要學會的事情,因為中文課不是要令所有學生去當作家。強要學生為文生情,並沒有多大益處。


學生們的反應又如何?因為作文題目貼身又有趣,他們都很喜歡上這位老師的課。但是,保守的家長心目中的作文題目,是「怎樣做一個好孩子」、「可憐的乞丐」、「美麗的維多利亞港」那些,不喜歡這位老師出的題目,於是向學校投訴......

小說中的作文課想必是西西心目中最理想的作文課。想像力和優美的文筆不是不重要,但基本功一定要做好。現在寫文章,我覺得最難的不是如何發揮想像力,不是如何表達情感,而是如何正確、精準地運用文字。

讀書時,在所有文體中我拿最高分的是議論文,拿最低分的是描寫文。而在描寫文中,我覺得最難的不是寫景、寫人,而是寫物。寫人的時候可以寫一個人的外表、行為、動作、說話和語氣。也可寫那人與自己的互動。但在寫一件物件時,單是準確地形容物件的外形便很考功夫。怎樣形容不同的物料呢?琉璃的面、聖誕樹吊球的表面、商場內的金屬銀柱的表面,應使用不同的形容詞吧,但我大既只懂說它們「反光」。在描寫一件玉器時,我也只懂上網找一些如「色澤溫潤」等慣用詞亂用一氣。單是形容一件衣服的款式和物料,其實也很難。


在此要再一次提及西西。無論是什麼物品,她也懂得形容。在《看房子》中,她詳細而準確地描述各式各樣的建築物。在《我的喬治亞》中,她描述一間娃娃屋的構造,連細部也形容得很清楚。我雖未看《猿猴誌》,但也知道她在書內仔細地描述不同種類的猴子(我覺得動物比人更難形容)。西西的想像力豐富,寫作手法創新,但她不喜雕龍雕鳳,往往用字平實。有些作家的文章用字優美、華麗,像是寫來給人「品」的。西西卻不追求這種風格。

為了練習寫作,我打算增加一個名「身外物」的博文分類,專門寫物件。我已不求自己能精準地描寫物件外型,而純粹地以物件作為文章主題。


想不到第一篇文已遇上困難。我想寫我的「拉喼」。但「拉喼」的書面語應該怎麼寫?是「手拉式行李箱」嗎?應怎樣形容它的顏色?是卡其色還是緣色?能否稱那種緣色作「西洋菜湯綠」?它的材質是什麼呢?是尼龍嗎?怎樣形式它的間隔?天啊!我真的學過中文嗎?


不知道,在主張「有圖有真相」的年代,這種寫作技巧是否不再重要?


(*西西寫的那個故事叫《貴子弟》)


3 則留言:

  1. 我認為寫故事時, 若想連一些常見的小動作也都交代了, 要寫得清楚令人明白都不容易...... :-P
    [版主回覆02/11/2012 03:34:26]其實寫作一點也不易。可能我少寫人,才想當然地以為比較易。《卜洛克的小說學堂》內有一章是教如何寫人的,寫得很好。

    回覆刪除
  2. I love 西西, too.
    "用字優美、華麗" is not bad, either. They stir up your emotions :-)
    [版主回覆02/11/2012 03:39:25]西西不追求這種風格,不等於這種風格不好,兩種風格各有好處。:)
    喜歡西西的寫作風格很特別,寫得像兒童,但內容不幼稚。
    如要看「用字優美、華麗」的風格,我有時會從詩中尋。

    回覆刪除
  3. 用字準確無論在何時何地都很重要,全力支持新增分類!(我讀書時議論文可是不及格呢...)
    [版主回覆02/13/2012 21:10:55]寫第二篇「身外物」時已發現想變了調。寫的已不是物件本身,而是透過那件物件寫自己的事或抒發感情。不過,還是想到很多題目可以寫。如我的餐桌、座枱日曆、書櫃。選用某一件商品總有個理由。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