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人皆跑數

香港的生活壓力很大。

有在紙媒工作的記者朋友告訴我,隨著新媒體興起,份份報紙都要有網上版之後,公司就要求記者跑page view(網頁瀏覽量)。一則新聞也要鬥多人看,記者唯有越寫越juicy。讀者想看什麼,他們便給什麼。另一位在網媒當記者的,想做有意義的題目,但老板嫌她的文章page view不夠,經常捽數,壓力大得可怕。記者幾時變了sales?在這種要求之下,記者還能作嚴肅報道嗎?



入了一間NGO工作,朋友以為我的工作一定很清閒,誰說NGO不會辛苦?有funder自然有數要交,要追各種KPI,還不是要跑數?於是我也變了sales,要落力追數。不喜歡逼人的我,要氹人入局。好在這個局是要人做有意義的事,而不是騙人簽長年期會籍、逼人借貨或要人高價參加「自我啟發」課程。

還有,學生也要跑數。看了些關於現代學童的慘況,他們從小時候起,便被逼著讀(最少)高一級的課程。好像上學不是來學習不懂的知識,而是要交貨似的;不是為自己而讀書,而是為滿足學校、家長而讀。有人說有學校老師每次派回試卷,都由最高分的學生派至最低分的,永遠墊底的那些學生就像交不到數的員工,被老闆「捽」。 好像他們不是成績不好, 而是業績不好。

曾經和一些工作壓力很大的合作伙伴員工談電話,他們的特徵是說話像講急口令,甚至會講至氣喘,嚇得我也要加快節奏說話,怕耽誤了她們的時間。試過和一個給自己莫大壓力的人吵嘴,對方說「從未與這種工作態度的人合作過」(大意),我回敬「彼此彼此」,我一向反應慢,從未試過如此順口地回敬別人(大抵因為是真心話),自己給自己嚇了一跳。

常提醒自己人生苦短,不應為工作這麼勞氣。但人在這個社會謀生,將大半精力獻給工作,又好像不能不執著。體制以外的人說得輕鬆,但人在其中,便要跟著當中的遊戲規則走。除非離職,否則還是會緊張成敗得失。

很多人吃美食、去旅行、做運動減壓,但有沒有方法令人人都慢下來,降低要求,源頭減壓?

我不知道我可以怎麼辦,身處壓力煲的香港人可以怎麼辦。

20 則留言:

  1. 我返工時都有好大壓力, 可能係我天生緊張使然, 就算六、日我都會依然 keep 住 check email, 好多時又驚交錯功課, 或者都係一般打工仔毛病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星期六日都check email好辛苦呢, 這樣很難relax. 不過越高層, 公事越不能離身。

      刪除
  2. 有了smartphone,便很難逃過魔掌,或者有D人會自己忍不住去看。
    我都試過俾人cher到一個點︰你真係不識時務。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對, smartphone會令人加壓。 有時對方放假或很夜send msg, 未必要即時回, 但看到都有壓力!

      刪除
  3. 我認識的一個人, 佢上司常出差, 有時凌晨三點仲收到SMS, 佢解話話上司可能怕有野唔記得, 點都 send 左先, 而且上司仲要係心急人, 所以我朋友就連上廁所都要帶電話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接受唔到咁樣。 咁做人法太辛苦。

      刪除
  4. 香港工作壓力超大,卻沒把這裡變得更優異。這是個沒有創新意念的地方,人人拚命做,不為要突破,只是被逼苦苦掙扎。

    在這畸形扭曲城市,要避開工作壓力,基本上冇可能,壓力有中、大、巨之分,再無他選。妳問不知道可以怎麼辦,身處壓力煲的香港人可以怎麼辦?這樣想吧:i'm not alone. 人人都是這樣,不只我一個,而是大家攬住死。這樣想,夜晚可能瞓得著 — 如果冇俾夜半 whatsapp 追魂的話。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些「我們都是朱凱廸」之類,統統是廢話。「我想做甘比」,才是人人心裡的真話。

      刪除
    2. 好多香港人得個“做”字, 咁辛苦都唔知為嘜。
      有朋友想揀人工低少少但可不用太辛苦的工作。 原來不易找。 而且太低人工, 可能過不了自己那關。 (寫至這裡, 突然發現你的留言沒有消失!)
      其實說起上來, 我的壓力只屬中等, 但工時長, 不定時加班, 很影響我放工後的life。
      加班時我要狂唸I am not alone, 用甄子丹唸The force is with me 的節奏...... 一定嚇死人,。

      刪除
  5. 已經連續幾次留言沒消失啦 ~ 不知是改良了系統還是什麼原因呢。

    我也有網友不想老世因為自己叻而要負擔多點,她不介意人工少,但希望準時放工。可惜現實在少得很。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希望是系統改良了吧~
      是啊,要找份準時放工的工有點難度。而香港的工作文化,就是知道你應付得到工作,便會給你更多工作。

      刪除
  6. 唉,想起我那條數,依然搞唔掂。。。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果條數好難計!
      (話時話, 的聽到“微積分”個term都驚。

      刪除
  7. 唯一希望係賣到電影版權,咁以後唔再返工,不用交數, 全力寫故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可以咁, 就係dream come true!
      喺香港返全職工, 放工後會散咗, 好難兼顧創作。

      刪除
    2. 我的古典書室小說將會出現一個加拿大少女,同男主角租樓。 :)heehee

      刪除
  8. 追數妳都得?@@ I ca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re aren't too many jobs worth doing. every occupation has it set of problem. even changing career is just trading one set of problem with another set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對!份份工都有可怕之處,世上沒樂土。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