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2016年我最喜愛的電影



每年年尾盤點結算最喜愛的電影時,都會想到該年錯過了哪些電影。 或者應該寫一張待看電影名單才是。

1)《樹大招風》
我看很多西片,但也「餓」港產片。這一套獲很多人盛讚,還奪取了金馬獎的「最佳原著劇本獎」和「最佳剪輯獎」,真為電影團隊高興。

除了這套港產片, 我也看了《點五步》和《幸運是我》。 兩套都不錯,但皆有明顯瑕疵,而且是我看重的部份。 不過兩套的演員我都喜歡。

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聖誕節


看Tim Burton展覽看足四小時 

聖誕節快到,每年都想過一個特別的聖誕,但每年都覺得聖誕節沒有聖誕感覺。去過商場影燈飾,到過餐廳吃聖誕餐,也報過佳音,但每年都覺得有所欠缺。我想,原因是我最懷念的聖誕節,是和父母與親戚一起過的。小時候在外婆家或細舅父家的聖誕聚會實在太開心,與父母看聖誕燈飾和到港式西餐廳吃聖誕大餐的回憶實在太難忘,這些開心聖誕現在已不可能複製。親戚們只有每年農曆新年才會在酒樓聚頭,見到一年才見一次的後輩,連對方的名字也差點忘記。但不要緊,很快他們便會出國留學,將來我連他們的樣子也不會記得。

那時學校辦的聖誕小派對也很好玩,集會時一唱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所有學生都會有默契地撞來撞去,將椅子推得呯呯響。我的聖誕記憶遠至在父親工作的寫字樓與聖誕老人合照,在家看明珠台的聖誕電影《第三十四街奇蹟》,與母親一起將零食藏在聖誕襪內 ......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亞洲電影節2016︰脫不了北的人



看過金基德四套電影, 每一套都帶給我驚喜。而這套《脫不了北的人》(The Net), 則是我首次入場觀賞的金導電影。

故事大綱很簡單︰男主角是個漁民,他拿到許可證,在北韓與南韓之間的水域捕漁。 有一天出海捕魚時,他的漁船摩打被漁網纏住,他繼續動摩打以鬆開漁網時,不自覺飄到南韓水域,到了彼岸。 南韓政府怕他是間碟,加以審問,後又將他當脫北者對待,希望他留在南韓。 漁民的妻女仍在北韓, 他只想回家,但他卻被逼陷入南北韓政府的角力中...... 我覺得電影的中文戲名不甚準確,應該叫做「不脫北的人」吧。

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雲宵電影(11月︰香港-溫哥華-香港) (下)︰ 《傲慢與屍變》(Pride and Prejudice and Zombies)


(寫得太長, 所以另開一篇。)

這套上畫時沒有看,部份原因是忙(應該是未適應新工,而且當時打算用更多時間看hkiff),部份原因是怕電影將《傲慢與偏見》的情節改動太多。這畢竟是我自小學起已很喜歡的小說啊!但是在低期望之下,電影反而給我很多驚喜。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雲宵電影(11月︰香港-溫哥華-香港) (上)

終於從溫哥華回來,時差未適應便要上班。我知道一上班,我的精力會大降,於是便趁上班前的小空隙來一篇blog文。

在溫哥華用手機寫了三篇blog,已破個人紀錄。用手機寫blog很辛苦(雖然我可以打倉頡),加上適應時差後,我變成晚晚九時半便渴睡,早上醒來看一陣書便要起床吃早餐,沒什麼時間寫。於是亞洲電影節的最後一篇《脫不了北的人》便被我擱置著。但寫這套,我又不想寫得太匆匆,還是來點輕鬆的,寫寫我在機上看的電影。

搭長途飛機,讓我有機會看回一些想看卻趕不上正場看的電影,未足以令我入場看但有興趣試看的戲,以及一些聽也未未聽過的新發現。近年最令我驚喜的機上電影便是愛爾蘭導演Leonard Abrahamson的奇異小品Frank(天啊!剛發現他是Room的導演!)和日本片《奇蹟補習社》(Flying Col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