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日本關西之旅]飲食篇(下)

-奈良文青餐廳:カナカナ(Kana Kana)
這間餐廳本身已有名氣,加上堂本剛在節目中介紹過,所以吸引不少人光顧。我本以為與它無緣,但最後多留大半天奈良看日落,便有時間光顧了。不過因為要趕著看日落的關係,我五時便來到吃晚飯了。那時不是太餓,所以沒有點有名的套餐,只點了一碟野菜芝士雞肉咖喱飯。咖喱味很溫和,一點也不辣。



-大阪「黑門市場」:
我來過兩次,第一次時間太早,大部份店舖未開門營業。我在檔口吃了一件芝麻豆腐和一杯豆漿。那件芝麻豆腐質感與普通豆腐不同,我不大吃得慣(後來在三忠吃時則接受了),那杯豆漿卻驚為天人!豆味濃郁,非常好喝!

這裡有多間海鮮檔,除了讓人買回家煮,也賣即食的海產和壽司。有些設房間讓客人在裡面吃,有些則讓人在店前吃。雖然我習慣一個人去旅行,但來到這裡,會覺得有人陪著吃比較開心。

這裡有很多香港遊客,我兩次來也被搭訕了。第一次是在豆漿店前,有幾個香港男生,只有一個敢於和陌生人說話。他和朋友本來買了豆漿喝,見我吃芝麻豆腐,便問我味道如何,然後他們便買了一盒分來吃。再談了幾句問我是否一個人來旅行,會到哪裡玩之類。我問他為何知道我是香港人,他說見到我銀包裡的身份證!

我想吃生蠔,在市場內走了一遍後便相中了這檔,因為有不少香港人在店前吃。我本來猶豫是否要吃即開海膽,因為要捧著一隻海洋生物,掏出牠的內臟來吃啊!(但吃蟹不也是這樣的?)正猶豫間,身旁的一對中年香港夫婦力勸我吃。說這間舖很好,海鮮美味,價錢公道,他們每次來大阪都會光顧。他們還向我推介赤貝。最後我點了海膽和生蠔。海膽很新鮮,但我覺得就算有多新鮮,我也不大嚐得出來(即是,我不懂分辨「幾新鮮」和「好新鮮」。「不新鮮」我就知道。)。曾在加拿大朋友家吃一板板的生蠔,用紫菜夾著吃,那次的滋味更令人難忘。

我對赤貝興趣不大,加上不想花錢多吃一款海鮮,所以沒有點。那對夫婦竟然請我吃了一片。他們沒介紹錯,赤貝果然新鮮!但這時我有一種覺悟,就是我就算吃少一款海鮮也沒問題。世上有很多好吃的東西,不必熟著一定要吃到某一款美食。有時很想吃某樣食物的心情,只是種心癮。世上還有很多事令我快樂。

那對香港夫婦見我一個人來,便和我多聊幾句。那位先生說他們經常來大阪。就只是在大阪過幾天,到處逛街吃喝,已足夠開心。日本就是有這種魅力!

生蠔很大隻,我分三口來吃。肉質比想像中結實,有紅肉的質感。

魚生新鮮肥味,像剛在海裡撈上來的樣子。但我要站在店前的高枱吃,身邊人來人往(當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吃)。這時候會覺得,吃飯的環境是很重要的。坐著吃,人會比較放鬆。而且,吃這麼美味的食物,與人同吃,有講有笑比較開心,還未提可以多試幾款食物呢!(魚檔除了賣這款雜錦海鮮外,還有一整盒Toro,看上去非常吸引!但我不想只吃一款壽司,故選了這盒。)



-經濟的選擇:丸龜製麵


這是間自助式烏冬連鎖食店,在香港也有分店。我第一晚在京都,逛完三條的Loft(童年回憶店啊~),不知吃什麼才好。見丸龜製麵就在附近,有一條人龍在前,很自然便加入其中。自助形式的食店容易令人放下戒心,加上價錢便宜,光顧前根本不用多想。

這裡的烏冬款式算多,點完烏冬可再夾天婦羅(逐件計)。蔥和蒜粒任加,真合我意!想不到最令我驚喜的是天婦羅。我一直以為熱辣辣的炸物才好吃,誰料到冷掉了的天婦羅依然好吃。天婦羅沾醬汁很美味,很想帶一瓶回港,但隨即想起:我根本不會在家炸天婦羅啊!
(p.s.這間店我光顧了兩次)


-烏冬與拉麵:
我覺得在京都吃烏冬有保障,但拉麵就不一定好吃。

這是在西大寺地鐵站的立食店點的梅子冷烏冬,上面撒有葱花和米通,涼浸浸,酸味味,脆卜卜,炎夏吃一流!

這是在神戶JR站的檔口吃的明太子烏冬,美味!想不到這種檔口也有明太子吃,在我印象中這是貴價食物。「行到邊食到邊」,也會有驚喜。

聞名已久的一蘭拉麵沒有想像中好吃,我也不喜歡吃一碗麵要填一份有這麼多選項的表格(我好像填錯了一格,麵比想像中辣)。吃過幾次拉麵,還是覺得久保田的沾麵最好吃。聽說平安神宮旁的山元麵藏超級好吃,但今次無緣一試。

-漬物:

我在奈良吃的第一餐,便是開在到春日大社必經之路的春日茶居。我叫了粥餐(並不便宜)。這碗粥味道清淡,令人吃得舒服。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小碟上的奈良漬。

廣東人可以單扒白飯,日本人則喜歡用漬物送飯。吃了多餐日本菜,我有點喜歡上漬物這東西。不過聽說漬物對健康不好呢。

-神戶牛:
不多說了,去圖:


這不知名的前菜很好吃。

-在京都吃大阪燒:
壹錢洋食

在大阪吃不到大阪燒,便在京都吃。之前只在百貨公司吃過近似大阪燒的壹錢洋食,覺得過鹹。想不到在旅程的最後一天在清水寺附近給我見到一間大阪燒店。終於能吃到,感覺很滿足。

-松屋牛肉飯:
我覺得松屋牛肉飯的牛比較乾身,還是喜歡吉野家的多一點(我只吃過香港店)。

飲食篇到此為止(其實我不擅長寫飲食啦)。今次沒能吃到的食物是鐵板燒。我不會特別想吃鐵板燒,但見不少到日本的朋友都會吃鐵板燒,又會點酒飲,會有一點點渴望。不過,我真的不會一個人吃鐵板燒啦!想不到的是,回加拿大時,和兩個朋友吃了。我享受那種氣氛多於那裡的食物呢~

5 則留言:

  1. 說起牛肉飯, 想起多年前去過松屋/吉野家, 大部份食客都是男人, 後來友人說這些食店都是男人(即麻甩) 才去的呢, 不知是真是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吃牛肉飯和吃拉麵的店都是男人較多。其實我想去居酒屋,但不知從何入手。一個不懂日文的女仔去好似怪怪地。聽說女的很少獨自在外吃飯。

      刪除
    2. 多口說句,吉野家之類的七八成是上班的男性,也有女生跟男生同往,但年輕又會裝扮的女生,我便沒有見過。
      居酒屋,可以去和民啊 ~

      刪除
  2. 關西有出名的拉麵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係唔知啊。旅行看睇旅遊書才知道關西的烏冬有名。那麼,到關東吃拉麵會比較好。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