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星期二

王良和散文集:《女馬人與城堡》


很慚愧,我看不懂新詩;因為不懂,所以對新詩有點恐懼。試過看《字花》的新詩,不單看不懂別人投稿的那些詩,連詩評也看不懂。不過,我也不是全部新詩都看不懂,曾看過余光中、鄭愁予、鍾偉民和李天命的詩集,都能夠在裡頭找到喜歡的詩。我喜歡的詩,大都是寫得較為直白,趣味性強或詞藻優美的。讀詩的另一個要求是有耐性,必須細嚼每一個字,以及反覆閱讀。出來工作以後,看書的時間減少,耐性也減少,以致再沒有努力嘗試讀詩。
王良和是香港著名詩人,他的詩算易看,但我只會看他的散文。讀過他的《山水之間》和《秋水》,都很喜歡。我特別喜歡他寫中大,無論是校園生活、他和妻子(當時的女朋友)的相處片段或吐露港景色,他都寫得好看。我通常沒耐性看描述風景或植物的文章,但王良和寫的,我都會耐心讀。他的文字對我來說有種魔力。這種魔力,來自他的詩意。如《女馬人與城堡》的封底語所述,「王良和的散文風格多變,在散文的底色中暈染詩與小說的技巧。」

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假期神經衰弱症

平日有太多事情想做,一放假,或有幾個鐘的空檔,便會手足無措,不知利用這段時間做什麼才好。

這是經常會出現在忙碌都市人身上的情況,林夕近期在《明周》寫過一篇文章描述這種心情。

「愈怕浪費時間,時間就更易浪費;猶如愈緊張,怕打爛一個心愛的瓷杯,那杯就偏偏會毀在你手上。

2015年2月18日 星期三

玩不起的遊戲:《克萊因壺》


(有《克萊因壺》和電影eXistenZ的劇透)

當我知道這本書講的是「虛擬實境」遊戲,我便猜到故事會向哪個方向發展。而如果你一早知道「克萊因壺」(Klein bottle)是什麼的話,看了簡介和書名你便會猜到故事走向。不過,就算事先知道這些,也不會影響閱讀樂趣的。

是不是Inception講的?要分辨你是否在夢中,就問你自己是否記得事情的開端。如你在森林遇上一隻獅子,你不知道自己是否在發夢,便想想當初你是如何走進這個森林的。記不起來嗎?那你極有可能在夢中。

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

有一夜,步出ifc,走在行人天橋上,隱約望到對岸大廈的燈飾。今年聖誕,我將會做什麼?和誰度過?我終於可以過一個大夥兒的聖誕嗎?

走著走著,猛然想起,聖誕已經過去了!眼前的不是未換走的聖誕燈

飾就是農曆新年燈飾。而我,去年聖誕到底是怎麼過的?今夕是何夕?And does it matter?

這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無知無覺地過去。我有時,連自己幾多歲也不記得。是不是有分水嶺事件發生,我才會記住?就像Boyhood內的母親一樣,她的一生有幾件大事作為標誌,之間的日子,都只是平靜地過去。怪不得很多人都想做點什麼,證明自己活著。

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從一個小女孩的角度看特洛伊戰爭:Goddess of Yesterday


因為看回Losing Christina系列,Amazon向我推薦Caroline B. Cooney的另一本小說Goddess of Yesterday。此書好評如潮,於是我便下載試閱;想不到,一看便停不下來,順利成章買下了電子版。

Goddess of Yesterday以特洛伊戰爭(Trojan War)為背景,由斯巴逹王(King of Sparta)Menelaus的美女妻子Helen與Paris私奔到Troy(有記載是Paris擄走Helen,亦有人說Helen是自願跟Paris走的),講至特洛伊戰爭開始。至於木馬屠城以及奧德修斯(即「尤利西斯」)作戰及長征回家的情節,此書並沒提及。

特洛伊戰爭是神話還是歷史上真實的戰爭,現時仍有爭議;畢竟我們對這場戰爭的認識,大部份從荷馬的史詩《伊利亞德》和《奧德賽》而來,當中又涉及大量神話元素。所以哪些是事實,哪些是創作,我們並不清楚。而這場戰爭發生的年代太過久遠,讓人有很多幻想空間,於是作者便以此為背景創作一個小女孩成長的故事。究竟在一個人類和神祇並存的國度,一個連文字也未有的時代,人們是怎樣生活的?作者透過資料搜集和豐富的想像力,令我們進入這個世界。

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未完的小說:Losing Christina系列


Caroline B. Cooney是位有名的青少年小說作家,她最有名的作品是The Face on the Milk Carton,講述一個少女某日發現自己的童年照片出現在牛奶盒上的一則尋人啓示上!這小說大受歡迎,更發展成系列故事。

我未看過這本書,我讀書時看的是她的Losing Christina系列(第一集Fog, 第二集Snow, 第三集Fire),但我只看了第一本Fog。故事主角是在緬因州一個島嶼上出生成長的女孩Christina。因為島上教育設施不足,在她長到某個年紀時,便像其他島嶼孩子一樣改為到「大陸」上的學校讀書,並寄宿在校長夫婦家(Schooner Inne)。在島嶼長大的孩子見識少,舉止較粗野,本身便容易受陸地孩子歧視,比她早出來升學的舊朋友對她也不像以往般熱情;不過她個性堅強,與同住的漂亮高中生Anya又相處得來,故也逐漸適應。但是,Anya卻開始受幻覺困擾,變得神經衰弱。個性敏銳的Christina逐漸發現,問題出在這對校長夫婦身上;他們其實心理變態,一直處心積累將沒有家長在旁的島嶼女孩逼瘋,視之為興趣與成就。Anya絕不是第一個受害者。Christina洞識一切,想向其他人告發校長夫婦,但沒有人相信她的話;父母、老師,甚至同住的男孩子也不相信她。校長待人彬彬有禮,校長夫人一臉仁慈,根本不會惹起別人懷疑。人們只會相信權威,相信外表,沒人會理會一個野女孩的說話。不過,生於島嶼的Christina是個strong as granite的人,她誓要保護Anya,揭破校長夫婦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