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

好blog推薦:「純老貓。純散文」

不知道博客的平均年齡是幾多年歲?

應該很少老人家會寫博客吧,加上如此可愛的插圖,更是少之又少吧。

向大家推薦一個好blog--「純老貓,純散文」。

純老師住在拿大溫哥華,寫她的生活點滴,寫她的兒孫,寫她的愛貓,寫多年前的舊事;寫得很有味道。

雖然她的生活與我們的很不同,但她在輕描淡寫中,自有其吸引力,讓我一篇接一篇看下去。

她也很認真畫畫,有時更會加上拼貼,很有趣。

網址:
http://portiacat.wordpress.com/


謹推薦幾篇,希望你會喜歡:
奇遇奇緣
懷念
五十三年的重量
歲月偷不掉的回憶
聖誕述異
仲夏夜之夢

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執屋=排毒(另附書單)

自上周末開始大掃除,過了一星期,只初步執好書櫃。暫捨棄37本書(未處置)。還選了幾本打算送人,十幾本(!)打算近期看。還有幾本,想重看一篇摘下重點後便送走。

天氣轉冷,整天昏昏欲睡,塵埃飛揚令我不斷咳和打噴嚏,執拾進度緩慢。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的作者近藤麻理惠說,整理家居像排毒。我已嘗到點排毒初期的副作用,就是抑鬱,心情跌到谷底。聖誔臨近,天氣又好,別人都去吃、去玩、去郊遊,我就只能暗無天日地執屋(不能心散啊,否則又像以往那裡不知拖到何時)。見到收在書櫃深處的宗教書,裡面每一句都像在責備我。快速看了一遍,壓力油然而生。為什麼?我一直感受不到信教理應帶來的自由和快樂?然後,見到一本講轉工的書,還有一本XX歲該做什麼的書,還有前老板送我但我一直未看的書,還有書頁變黃並起了斑點的書...... 不知怎地,看著看著,負能量開始湧出,開始胡思亂想。這些年來朋友們都有所成就,或有歸宿,或熱切投身宗教。而我做了什麼?為何多年過去,不知不覺失去的會有這麼多?我的時間浪費了在哪裡?

好像這一切還不夠煩似的,正在幫我洗衣服的洗衣機突然巨響,然後亮起紅燈,停止工作。原來要洗過瀘器。一看說明書,原來過瀘器每年應清潔兩、三次。而我三年來也沒洗過!但那份說明書沒有教怎樣洗,在網上找到的詳細說明書又沒有英文。勉強用Google Translate網上譯了中文,跟著指示做,拆了一個蓋出來,卻取不到過過瀘器,還要不知道有沒有弄錯。如要找人來幫,應要待假期後才找到。

幸好我還有一樣天賦,就是睡。很煩很煩,先睡一覺吧。於是坐在電腦椅上睡了好一會。自己也覺是奇技。

將滿地書放回書櫃後,心情好了一點。今日的工作到此為止。上來寫個blog。寫blog是我的療傷方法。


選了十幾本書,希望在短期內閱讀,不用一次過讀完,只希望不會忘記它們,不要待它們在書櫃深處變黃後才後悔:

The Left Hand of Darkess (Ursula K. Le Guin):
找這本科幻名著找了很久,怎知買回家後卻將它當成裝飾。為什麼忽然記起她?因為昨日在書店見到這位作者另一本書的中譯本--西岸三部曲 1:天賦之子》。只隨意翻翻,便覺驚為天人。這本書不是科幻書,是奇幻書。一班住在高地上的人各自擁有神奇天賦(就像《甲賀忍法帖》的忍者們一樣),包括召喚動物和操控人心。故事開始,一個從平原來旅遊的男人碰上男女主角,他只當他們的天賦是傳說。男主角為了他的安全,儘力說服他他們的天賦是真實的。開首的內容都是對話,是靜態的,但作者寫得十分吸引。男主角以平淡的語氣說著震憾的內容,當中透著殘酷、黑暗、悲愴與無奈。不是不像《甲賀忍法帖》的。因正在執屋,故沒有衝動購物。不如先看我擁有一本吧。遲些,遲些可找來看,或者能找到英文版呢~

After Sunset (Stephen King)
多年後,he still manages to scare me. 這本是短篇,不用一口氣看完。


The New York Trilogy (Paul Auster)
這本書不是我的,是朋友的。但她太忙,應沒時間看了。字很細,我只看了開首。這本書的評價很好,希望讀得完吧。


The Gothic Short Stories
某年回加拿大時手痕買的,是減價貨。


American Gods (Neil Gaiman)
聽說這本書會拍成電影呢。也是只看了開首。


The Edible Woman (Magaret Atwood)
在加拿大讀書時讀過她的Robber Bride,內容變態,又十分「女性」。想多看她的書。


沈從文的湘西(沈從文)
打開書一看,不知不覺便連讀了幾頁。沈從文的文字有魔力,只是閒閒地談他的童年往事便將人懾住。


設計舒適:家的設計原理
這本字比較多,但內容有趣。執屋後看最適合。


色香是杯雞尾酒:e世代中國社會眾生相(江迅)
中國變遷這麼快,論中國社會的書很易過時。這本我打算選幾篇看,然後捨棄。Sorry!


我又將逃往何方(張煒)
完全未開始看


常常旅行(圖/文:安西水丸)
單看安西水丸的畫便十分開心。這本放在洗手間內挻適合。


路客與刀客(司馬中原)
這是本適合在冬天用被子裹著自己看的書。


我們最幸福:Nothing to Envy
2012年的暢銷書,最好儘快看。










 


2012年12月23日 星期日

誇誇其談

我發覺我太相信別人的說話。對方有很多理論,將自己所作的事說得很宏大、很重要,我便覺得對方是一個「有料」、能力高的人。特別是當對方較有地位時,會更易相信。如果那人沒本事,也不會升到那個位置吧!

後來才發現,將一切講得頭頭是道的人,可能只是他口才特別好,以及十分有自信而已。不能亳無防備地take him at his words。

有時會欠缺自信,覺得別人很本事,自己很不濟,但有可能,對方只是講得好聽而已。看一個人實力,要看對方實際做出來之事。

從另一方面看,自己也可鍛鍊說話技巧,增強自信,給別人一個有能力的感覺。

當然不是叫你做事馬馬虎虎,而是做好自己之餘,也懂present自。

這是商業世界的ABC吧,一早便應該知道的,,只是,自己的領悟是另一回事。

剛過去的周一早上,回公司不久,老細將我和同事召入房,說我們的頂頭上司將調職,但暫不考慮請人,意思是叫我倆「自己頂住」。然後問我們有什麼只有上司能做而我們不能做的,告訴她,讓她想辦法解決。突然得知這消息,人很驚愕,還要立時應對。深知道,有什麼事必須即時提出,否則,「出事」時,老細便會怪我們為何不一早「出聲」。

可能前一晚睡足,當時異常清醒,提出了幾點。還有餘力提及之前被逼要做的一項不合理工作,問老細將來有同樣情況該怎麼辦。那項工作其實是這個老細的「柯打」,我覺得不合理,但無力推翻。我也想不到自己竟於此時大膽提及。老細說(意思是)她不是鐵板一塊,萬事皆有商量。我心知事情不會如此簡單,但話說至此,我也不再反駁。正當想藉此提出進一步要求時(我是一向不懂提出要求的),另一同事拍門,原來另一個會議的時間到了。我請同事等我五分鐘,但是,氣已洩,五分鐘不夠我鋪排。

到了下一個會,要和一個有氣勢的人開,需打醒十二分精神。我可能受了刺激,說話的肯氣肯定,比平日有自信幾倍,多了點氣勢,兵來將擋。咦,我為何能於一瞬間變身?

此時,我才知道,有氣勢和沒氣勢,有自信與沒自信,分別會這麼大。

過,這氣勢只維持了一天。第二天再多開一個會後,我感到說不出的累。回家後,整個人垮下來,第二朝,不想出門上班。

要維持氣勢,原來很累。那些誇誇其談的人,原來有其本事。

想到此,又不可太輕看別人了。


p.s.我不是太討厭誇誇其談的人,畢竟在商業社會,要有點氣勢才能生存。只是要提醒自己,不要誤以為對方就像他自己所說的。觀察人,不能只聽對方的話。說話可以是騙人的;或者對方不是存心騙人,而是太過理想主義。或者,那是一種催眠術,催眠別人,催眠自己。不要輕易被對方的氣勢壓倒。要對自己有信心。

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定性」

內地新聞常用「定性」一詞,如政府將這件事「定性」為XXX性質。

漸漸,香港傳媒也學會使用這詞,在不少本地報章都見到。

這個詞的意思有點霸道。一件事的性質,要靠權威人士來「定性」。那件事,從此歸入某類,永不超生。普通人沒權為一件事「定性」,只能服從官府的解讀。

本以為只有在新聞報道才會出現的詞,有一天赫然從某公司的高層口中聽到,很驚訝。

原來普通一個上班族,會表現得如此誠惶誠恐,上頭未「定性」的事,她不敢罔下判斷。她乖乖臣服於上頭的指引下。


怪不得陳雲要出書討論這些官腔怪字,不知他有沒有評論過這個詞?

例子:

星島日報: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走「極左」路,大力支持歌頌毛澤東、歌頌革命的唱紅活動。待中央將他的打黑唱紅路線(?)定性為「復辟文革」後,唱紅活動旋即遭到當局禁止,重慶人民廣場、北京景山公園這兩個唱紅「聖地」的紅歌活動遭到取締,唱紅活動一度沉寂。

東方日報:新任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甫上任,官方隨即任免一批官員,其中市公安局副局長唐建華被撤職,消息指他已因涉貪被捕。而重慶北碚區委書記雷政富淫亂視頻事件愈鬧愈大,當局已將事件定性為實名舉報,並確定視頻非PS(後期加工),但男主角身份仍待確定。

NOW新聞:梁振英終於開腔回應大宅僭建問題,一開始就將事件定性為自己疏忽,向市民道歉。

【明報專訊】河南省安陽市唐河縣一名殘疾男子昨日在鬧市引燃架設在輪椅上的自製土炮,致9人受傷,自己也因土炮走火而被炸身亡。疑因十八大臨近官方力求維穩,當地縣級警方先通報指事件為「自殺性」爆炸,隨後市級警方改口指事件是「輪椅引燃爆炸」的事件,而當地傳媒盡數噤聲。


(如大家對「定性」這個詞的來源有認識,或我誤解了它的意思,歡迎指點!)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生日驚喜

生日驚喜(一):

收到電話,先是一位恆生銀行男職員祝我生日快樂,然後轉線給女職員,說我的恆生信用卡年費豁免期已過,下年要開始繳交年費。商家祝顧客生日快樂只是例行公事,收到這類資訊不會感覺開心。而已又要我繳年費。於是我問女職員,要交多少年費。對方說要500元。噢,要這麼多...... 慢著!我有恆生信用卡的嗎?那張明明是bank card。於是我說我沒有恆生信用卡。女職員聽後說要查查,然後再將線轉回給男職員。我心想,為什麼這樣不專業。不是一查電腦便有顧客記錄的嗎?為何要將線轉來轉去。

這時,「男職員」終於忍受不了,問我:「你認得我是誰嗎?」

噢!原來他是加拿大朋友E,「女職員」是朋友L。這是通整蠱電話。

L還不相信我這麼蠢,以為我後倒轉頭戲弄他們。但,我真的被騙了......

但是,被騙得很高興。有多久沒有人和我玩這種學生遊戲?特別是來自超過一年沒見面,也沒有通訊的朋友。

原來他們仍記得我。

L還提起十五年前的一件往事。某個聖誕節晚上,我請她到我朋友家開睡衣派對。她和我的其他朋友不算熟,但聖誕夜,一班年輕人一起玩才是正經,理他熟與不熟。玩至兩、三點,她沒有車,又住得遠,天剛下過雪,積雪厚,結果我臨時邀她回家過夜。

因太夜,父母已睡,來不及知會,我擅自帶她回家。她先入我房。父親半夜醒來,罵我為何半夜三間才回家。罵了一半,我才告訴他帶了個朋友回家。印象中,父親知道有外人在家,便沒有再罵。第二天,朋友很不好意思地向我父母再三道歉,弄得我的父母也不好意思。這是我的記憶。

但在L的記憶中,一向乖乖女的我為了她廷身對抗父親,讓她十分感動。

我猶自說,父親只是罵我太夜歸家沒一個電話,而不是罵我帶外人回家。但在她的記憶中,我是為了她被罵的。我不知誰的記憶較準確。不過,我相信在十五年後,她仍會記著這一幕,仍記得我如果維護她。

我索性認了,說自己是義氣仔女。

原來,收到整蠱電話,感覺可以這樣溫暖。當我是朋友,才會花心思玩我。

很難忘。


生日驚喜(二):

可能一年到頭都嚷著自己「在執屋」,表姐在誠品買了一本教人整理家居的書送給我。當我向另一位朋友提起此書時,她突然問我書名,然後從袋裡拿出一個誠品紙袋遞給我。原來那是另一本關於「整理術」的書,是給我的禮物。幸好她們買的不是同一本書!

噢!我真的要檢討,為何講執屋講了一年,仍未執好屋。

真的不能再拖了。

我相信,家居整潔,人才會容光煥發。



生日願望

 


 

 


朋友問我今年的生日願望是什麼。過去幾年,我都說希望自己成熟些。


人大了,生日願望再不是要一件玩具,或要更多自由空間,或更多人疼,反而是一些自己希望做到的事。加上我的生日近年尾,是進行回顧與展望的時候。近幾年,生日願望已變成「生日目標」。

就算祈求上天賜你健康身體,自己也不可懈怠,努力做好自己要負責的部份啊!


要是願望是一家人關係融洽,與朋友友誼永固,自己也要出力。


先做好自己,其他的才「聽天由命」。


過去幾年,我的生日願望都是希望自己可以成熟點。今年的願望有點不同。

我用一個字概括我的願望,就是「靚」。

不要看輕這個「靚」字,我發現要變靚,一點也不簡單。

我不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眼睛變大,臉型變鵝蛋型,身村變好。不是這種發夢式的變靚。

而是希望自己勤做運動,保持充足睡眠,身體健康,心情愉快。

又,將家居打理得乾乾淨淨,井井有條。

並且提升品味,學懂穿衣之道,揚長避短,穿出個人風格。最低限度要整整齊齊,令人感覺舒服。

選最適合自己的髮型,令自己看起來神清氣爽。

也要令自己內心變靚,學會體貼別人,令父母好友開心,關心社會上所發生的事,幫助弱勢社群。

一個「靚」字可以包含很多方面。是的,我就是這麼貪心。就像神仙賜人一個願望,他許願多要三個願望一樣。

做到以上幾點並不如想像中容易。但這是全年目標,一定要有點難度才成。

這個願望,很適合作為向流星許願的願望,因為夠短。對著夜空,一直念著靚、靚、靚、靚,直到流星飛過為止。


2012年12月13日 星期四

賣火柴的女孩



餓著肚子回家,路經「太興」。只見裡頭燈火通明,食客臉上帶笑,有的拿著餐牌討論要點什麼菜,有的在埋頭大吃,餸菜蒸氣滾滾上升。飯店裡的熱鬧,與街道的淒冷形成強列對比。


百物騰貴,早已覺得食店的食物「貴咗但難食咗」。在太興,一碟叉燒飯要50元,其他菜式都是又貴又細。也不是每一間都好吃。曾吃過極難食的太興燒味外賣。


我雖衣食充足,但臨近聖誕,市面越是繁華,越是感覺到和街上的人格格不入。為何SOGO美容化妝部永遠擠滿人?一個女人擁有少首飾才足夠?為何捨得花近一千元吃一餐?(不過又可能有人問我,要看多少戲、買多少書犯才足夠,為何花幾百蚊去看演唱會、舞台劇。)為何一對平底鞋要八百多元?一件上衣要四百多元?我已不再在德福商場和沙田廣場這些地方消費。有趣的是,剛剛畢業時花在買衣服的錢還要比現在多。現在,只要沒有煮飯,便要在街外吃,便要消費。

食物便宜又好吃的食店買少見少,悶透的連鎖店越開越多,food court食店越來越豪華,快餐店也一直加價。

這叫窮人怎麼吃得起?望著餐廳內的人大吃大喝,心裡又是什麼滋味?


突然想起安徒生童話《賣火柴的女孩》。故事帶你回到百多年前的冬天。那年代沒有社會福利,小孩沒有權益,沒書讀之餘還要在冬夜穿著不合腳的鞋子去賣火迆。有錢人吃除夕大餐,貧窮小女孩則希望快點離開這個悲慘世界。在安徒生筆下,這殘酷故事,悲傷但美麗。

《賣火柴的女孩》,很適合聖誕節看。節錄原文The Little Match Girl尾段:

She rubbed another against the wall: it burned brightly, and where the light fell on the wall, there the wall became transparent like a veil, so that she could see into the room. On the table was spread a snow-white tablecloth; upon it was a splendid porcelain service, and the roast goose was steaming famously with its stuffing of apple and dried plums. And what was still more capital to behold was, the goose hopped down from the dish, reeled about on the floor with knife and fork in its breast, till it came up to the poor little girl; when--the match went out and nothing but the thick, cold, damp wall was left behind. She lighted another match. Now there she was sitting under the most magnificent Christmas tree: it was still larger, and more decorated than the one which she had seen through the glass door in the rich merchant's house.


Thousands of lights were burning on the green branches, and gaily-colored pictures, such as she had seen in the shop-windows, looked down upon her. The little maiden stretched out her hands towards them when--the match went out. The lights of the Christmas tree rose higher and higher, she saw them now as stars in heaven; one fell down and formed a long trail of fire.


"Someone is just dead!" said the little girl; for her old grandmother, the only person who had loved her, and who was now no more, had told her, that when a star falls, a soul ascends to God.


She drew another match against the wall: it was again light, and in the lustre there stood the old grandmother, so bright and radiant, so mild, and with such an expression of love.


"Grandmother!" cried the little one. "Oh, take me with you! You go away when the match burns out; you vanish like the warm stove, like the delicious roast goose, and like the magnificent Christmas tree!" And she rubbed the whole bundle of matches quickly against the wall, for she wanted to be quite sure of keeping her grandmother near her. And the matches gave such a brilliant light that it was brighter than at noon-day: never formerly had the grandmother been so beautiful and so tall. She took the little maiden, on her arm, and both flew in brightness and in joy so high, so very high, and then above was neither cold, nor hunger, nor anxiety--they were with God.


But in the corner, at the cold hour of dawn, sat the poor girl, with rosy cheeks and with a smiling mouth, leaning against the wall--frozen to death on the last evening of the old year. Stiff and stark sat the child there with her matches, of which one bundle had been burnt. "She wanted to warm herself," people said. No one had the slightest suspicion of what beautiful things she had seen; no one even dreamed of the splendor in which, with her grandmother she had entered on the joys of a new year.

http://www.online-literature.com/hans_christian_andersen/981/



其實百多年後的今天,情況也好不了多少。世界各地皆有住不起房子的露宿者,很多人三餐不繼,小孩子向遊客要錢,在垃圾堆裡找食物。這世上,仍有無數個「賣火柴的女孩」。


找回關於安徒生的舊博文:
安徒生的童話世界1

安徒生的童話世界2


2012年12月4日 星期二

【德國之旅】雨夜,火車站,一個旅人






想不到找SE-10列車花了一點時間。我以為火車站職員一定知道這班列車,卻原來有職員未聽過。我在德國買火車票主要靠自動售票機,簡單易用,但偏偏找不到SE-10列車。後來終於有一位職員指路給我,告訴我在哪個月台乘搭。但當我再問詳情時,他已顯得不耐煩。我唯有帶著滿肚疑問等車。

火車來了我便登上,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搭對車,也不知道要坐多久才到。旅遊書的地圖沒有顯示火車小站,每當顯示屏出現一個旅遊書沒寫的車站時,我便怕自己搭錯車。但既來之,則安之,最多便原路回去吧。最重要的,是不要錯過尾班車。


既然SE-10是一架有名的遊覽火車,我以為車上必定會有很多遊客。但放目四顧,乘客們像下班回家的當地人多於遊萊茵河的遊客。望窗的好像只有我。(我是否搭錯車?我是否搭錯車?)

經過了好幾個未聽過名字的小站後,終於見到一個熟識的站名:魯德斯漢(Rudersheim)。這才肯定自己答對車了!


看旅遊書的描述,對沿線風景抱著很大期望,但大雨淋灕,望向萊茵河,只見灰濛濛一片。對岸有一列小房子,在晴天時應該很漂亮,但現在卻看不清楚。更糟的是,因為我遲上車,在列車到達魯德斯漢時,已是黃昏,天色開始昏暗。


火車行駛時間比我想像的要來得久,我一直看著天暗下去,心裡暗叫:不要這麼快天黑啊!一入黑,便什麼風景也看不到。


果然,車還未到聖高斯豪森(St. Goarshauen),我已看不到窗外風景,只看到車窗反映著自己的臉。


我只好將臉貼著玻璃,用雙手擋著燈光拼命往外望。這幅風景畫,要加點想像才能完成。


看不到風景不要緊,好戲在後頭。


因我不知道還要過多久才到總站,加上已入夜,我還是快點回頭吧。這裡不是大城市,四周只有寂寞的街燈,路人也不多見。最後,我在聖高斯豪森(St. Goarshauen)下車。


之前一直都在火車總站乘車和轉車,從未試過在中途站下車。這才發現這裡沒有室內候車站。


只有幾個乘客與我一同下車的,有兩個走在前面,向著他們熟識的地方快步而去。是回家吧!而我的目的地,就只是路軌的另一邊而已。只不過,我不能就這樣
走下路軌,而需要通過行人隧道走過去。


前面的兩個乘客已不見蹤影,行人隧道空無一人;但路還是要走的,我唯有硬著頭皮走進陰暗的隧道。這時,我才發現,身後有個男人,也是要過隧道的。整條隧道,只有我和他。你不知道,情況有多可怕!很多驚慓片的場面在我腦海中掠過,我唯有加快腳步--在電影中,當女主角頻頻回頭望並加快步速時,往往就是壞人撲上去的時候......


驚慓電影情節沒有發生,我終於平安到了對頭站。街道很靜,沒有路人,只有兩間餐廳在營業,但我已沒有心情在那裡進餐了。在異地,太陽下山後,還是乖乖回旅店較好。你不知道,森林裡是否潛伏著狼(德國是「小紅帽」的故鄉啊)。


從售票機查知約40分鐘後有下一班車,於是我便走到河邊看風景。那裡依然一個人也沒有,我不敢走太遠,拍了幾張照便回轉。


與我一起等車的只有幾個外國少年,是那種看起來像街童的少年。你知道,有些外年國輕人就長那樣子,不代表他們是街童。他們都站在車站後方,那裡能擋風。


但漸漸地,連他們也一個接一個地離開。難道他們不是在等火車嗎?為什麼可以走開?他們還會回來嗎?


於是,我走到火車站前。對面車站有幾個人在等車,但隔著一條路軌,有什麼事,他們「遠水救不了近火」。


不過這裡亮一點,感覺較安全,但也當風一點,寒氣十足,撐著傘的我要在那裡站上半小時,無事可做。


忽然,遠處有火車駛來。奇怪了,為何早到這麼多?


待火車駛近,這才發現那是載貨火車,不停這站。


當龐然的車身經過身邊時,呼嘯聲吵得我心也離了,帶起的冷風和濺起的水點狂暴地襲來,好像要把我捲走。我想起了Stephen King在Dark Tower中描寫的那輪瘋狂火車。它所到之處,周邊的動物都被它帶來的氣流扯起、撕裂,動物斷肢隨著火車旋轉...... 


這時,我的mp3機大派用場。火車駛遠後,我立即戴上耳筒聽歌,定定心神。呼......


當我終於登上暖呼呼的火車時,內心不禁喊一聲:thank God!


     *    *    *

還記得我在上一篇文提到這條列車線時寫了什麼嗎?


「站在堤岸賞河,躦古村古堡,還可到酒街酒莊買酒品嚐。」


《酒佬日記》般的假期,要有天時、地利、人和才會出現的。









【德國之旅】下雨天@美茵茲(Mainz)


 


(小象和雨景很相襯。)

遊科隆那天是陰天,第二天更下起大雨來,於是我便打算去近一些的地方。

旅遊書說,遊萊茵河(Rhein),不一定要坐遊船,也可火車。德鐵有一列遊萊茵河的火車專線-SE-10,由法蘭克福(Frankfurt)出發,經威斯巴登(Wiesbaden)、魯德斯漢(Rudersheim)、考布(Kaub)和聖高斯豪森(St. Goarshauen),最遠可達科布連茲(Koblenz )。「這線列車在[魯德斯漢-聖高斯豪森]景觀精華河段,軌線幾乎貼著河運行,憑窗賞河和坐船沒多大不同。」還有另一優點,就是可到處停--「站在堤岸賞河,躦古村古堡,還可到酒街酒莊買酒品嚐」,何其吸引!

坐這列火車,除了可在法蘭克福出發外,也可先遊美茵茲(Mainz),再到威斯巴登轉乘SE-10。於是我便先到美茵茲。
 
根據書上資料,美茵茲位於河畔,2000年前羅馬移民就來這裡種葡萄釀酒,使它成為葡萄酒文化傳入德國的原點。因擁有「大河航運」地利,這城在AD8便成為大主教駐地。它曾建造全德最多的教堂修院,逐漸成為宗教聖地,因此令它在戰時受到較少破壞。除此以外,發明活字印刷術的古騰堡(Gutenberg)在這裡出生。

歷史講到這裡,講講我的旅行經驗吧。那天早上另有事做,所以下午才到達美茵茲。我從火車站乘巴士到Schiller Plaz (在德國小鎮,如果不知路怎麼走時,最佳辦法是乘車到其中一個platz。Platz即plaza,廣場。)

在廣場已開始有景點可看,歌劇院、大教堂、雕像...... 一路看一路盲目拍照。這裡名店很多,適合闊太,不適合我。不過那天是星期天,店舖全部休息。

我想看萊茵河,於是撐著傘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很遠,沿途也不見有電車和巴士。

終於走到河邊,只見一片黃色的河水滾滾而流,嘩啦啦的,有點嚇人。因為下大雨的關係,河邊的遊人不多,感覺冷清。我沒有久留,慢慢地避著水窪往回走。因為要趕著坐SE-10,我沒時間參觀古騰堡博物館。






 












旅遊資料來源:《德國鐵道自由旅行精品書》(采葒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