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Oops... 講錯話

禍從口出,這句話誰沒聽過?不過我們每日都要說很多話,難免會有疏忽,在一次朋友聚會之中便發生這樣的事--


我和幾個朋友舉行大食會,因話題欠奉,我便將自己的感情事拿出來作談資(誰叫母親這樣著緊)。


朋友A說:「(搵唔到)可以嫁鬼佬啊...... 芝你能接受嫁鬼嗎?」
她忘了,在座朋友中有一位嫁了鬼佬。


芝按:很多人都覺得嫁鬼佬好像是second option,沒得揀之下的選擇。
我的答案是:「我的英文不好,怎樣與他談深入話題? 怎談我喜愛的《紅樓夢》?Have you read the Dream of Red Chamber? Let me tell you the story...」


感情話題繼續。


朋友B說:「三十歲都未拍過拖,梗係有D問題啊!」
他忘了,在座朋友中有一位仁兄正是他所說的情況。


芝按:拍拖也要睇運數的。一早拍拖也不等於可早點找到幸福啊。但能早點學習如何與異性相處是好事。


好笑的是,講錯話的人都沒有即時發現自己講錯話,是「事後檢討」時才知道的。當事人是否上心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以上這個是「崩口人忌崩口碗」的例子。


還有一些話,是我們很易衝口而出,但當事人已聽到厭,並覺得很困擾的話--


朋友C住半山區,她說最怕人問她住在哪裡,之後對她說:「有錢女喎,唔洗做都得啦!」以致她要有技巧地告訴別人她住何處。


朋友D條件不錯,但仍未找到共入教堂的「那一位」,她最怕人對她說:「你又靚又叻又...... (講出她好多優點),你咁好,唔會搵唔到。係咪你要求太高?」


有不少憂鬱症病人,都很怕人向他們說:「加油」、「你諗野正面D、樂觀D啦」、「你出黎見多D朋友啦」。他們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那病令他們做不到。你這樣說,他們會怪責自己,而且覺得很無力。


有很多書都叫我們不要隨便向悲傷的人說「我明白你的感受」。


再來幾個例子,說話的人不是粗心大意,而是沒有心:

Aunty F剛移民到加拿大,買了一間新屋在Richmond區。住在另一區的山上房子的

Aunty G在參加她的新居時說:「Richmond地勢低啊,將來會陸沉的,哈哈哈~」(她還說了很多批評Richmond的話,未能盡錄)


Aunty H對I說:「全香港我最討厭旺角,又迫又雜空氣又差...... (下刪其他批評旺角的話)不過要買機,被迫來旺角,沒辦法。」
I正居於旺角。


J要參加一個不算熟的親戚的葬禮,她說很怕葬禮那種氣氛。K安慰她說:「不要怕,它化了妝的。」
雖然她原意是安慰人,但是......


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舊戲票

執拾舊物時找回一些舊戲票,發現有遠至91年的。



Ghost(《人鬼情未了》)是與母親看的。記得這套電影很受歡迎。我們好像是在UA金鐘看的,人龍一直排到戲院外。


Oh~~~ My love~~~ My darling~~~ I hunger for yooouuur love~~~


現在,男主角已經不在了,外表精靈慧黠的女主角也老了很多,很唏噓。



這套戲也是與母親去看的。母親選這套戲的原因毫無疑問是因為Richard Gere。



這套電我看了約三、四次(包括上星期明珠台的重播),看多少次都不厭。



這張是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因父之名》)的戲票。因為我將戲名寫了在戲票背面,所以知道。這套戲我也是與母親去看的。不明白為何母親會帶我去看一套題材如此沉重的戲。(不過我更小的時候也跟父母去看《火龍》)隱約記得她好像是因為喜歡Daniel Day Lewis的My Left Foot,所以才去看他的電影。母親告訴我,她對電影(特別是西片)的興趣,從外公而來。

還記得戲院裡只有幾個人(還要是星期日的中午場啊~)......


這套電影是與同學看的。永難忘記因為我在入場前去洗手間,所以遲了入場,錯失了刺激的第一幕(電梯下墮)!


你們還記得Keanue Reeve因這套戲大紅,另他的髮型也流行起來嗎?



自從在明珠台看了Edward Scissor Hands後,便喜歡了Johnny Depp。所以當知道他有新戲上畫,便央母親帶我去看。女主角是非常有型的Juliet Lewis。Bonus是有Leonardo Dicaprio。



《阿甘正傳》是和好友去看的。為什麼我覺得那時期看的每一套電影都這麼好看?



那時候,Winona Ryder當紅,順理成章做女主角。Kirsten Dunst仍是童星。記得這一幕--眾姊未都往外闖,只有三妹愛待在家裡。她捨不得將要離家的Jo,問她為何大家都要離家。我小時候,也常希望玩伴全都在自己身邊,不要分開。不過,人大了,自然想往外闖。那時候想不到我也有這樣的一天。


值得留意的是這套戲是在「利舞臺」看的。「利舞臺」啊!

母親喜歡Steve Martin,記得與母親看了他的《偷心大少》,好像也是在「利舞臺」看的。



Leon the Professional:看這套戲,感覺是很震撼的。一個小女孩,年紀小小便經歷巨變,然後與一個殺手住在一起,繼而學開槍...... 感覺超型!愛喝牛奶的殺手、拿著盆栽的殺手、對一個小女孩溫柔的殺手...... 與一般電影所描述的殺手很不同。還記得這套戲受香港的潮人熱烈討論,大都覺得這電影驚為天人。香港人實在太愛這電影了,以致常拿來惡搞(最成功的是《回魂夜》)。


最深印象的一幕,是小女孩一個人拿著炸彈(?)走進仇人工作的大廈。



Life is Beautiful是在加拿大看的,我自己一個人去看。是平日的午場,戲院裡只有很少人,我看得很投入。電影十分感人。很高興它得了奧斯卡獎。


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加國的大自然景色(IV): 陰天時的Rocky Point

煙雨濛濛的Rocky Point。同一處地方,不同天氣,不同感覺。(想起張柏芝的《任何天氣》)




白鴿三兄弟。





隱約有陽光。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加國的大自然景色(III): 晴天時的Rocky Point


難忘曾經在這公園與三位朋友傾通宵。


正確地點是在這條橋上。






這幅相有點油畫感覺。




幸好紅葉還未落盡。




加國的大自然景色(II)


這裡是Bunsen Lake,數年前回加也去過一次,不過那次陽光普照,今次煙雨濛濛。想不到這裡還水浸了!



好天時的Bunsen Lake是這樣的。







 


2010年12月2日 星期四

加國的大自然景色(I)

第一次帶單鏡反光機回加拿大,自然想多拍照。不過因我久未駕車,所以要請朋友載我。但朋友們一至五都要上班,有些又住得遠,所以我也不能貪心,只能選幾個心儀的地方遊覽(天氣嚴寒、下大雨、早天黑更增添了不利因素)。



都說我錯過了加拿大最美的季節。只遲了一個月回去,大部份紅葉都落下了。不過,荒涼的景色也自有其魅力。我選擇去Golden Ears Park,便是因為那裡的景色很raw,有一種未被開發的感覺。



用朋友的長鏡頭拍,沒有刻意擺鏡頭,但偶然遇見的一個model為我的照片增添趣味。







在朋友介紹下喝了這清澈的「金寶綠水」,清甜可口!真想裝一瓶回港售賣。


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在加拿大看電影


久違在加拿大看戲的感覺。謝謝兩位朋友,帶我看了Harry Potter IMAX版。


選Harry Potter看,除了因為我是小說fans外,還因為這電影在香港還未上畫,我看後可向人炫耀(多膚淺啊)。


在北美看電影,戲院是沒有劃位制度的,你要坐好位,只能早些入場。如遇上受歡迎的電影,更要一早去排隊。像今次看Harry Potter,我們便提早個多小時到場--結果發現戲院還未開門!人龍排在戲院外了。


最初我們以為那條人龍是排隊買票的。戲院開門後才知道他們已買票。也像我們一樣在網上訂票吧! 雖然我們排在最後, 但結果也找到好位置。


那麼,早了一個小時進場,可以做什麼呢?你可以買咖啡和小食,可以在坐位上和朋友談天說地。銀幕上會提早很多播出電影預告和影壇新聞(如明星的出生日期等)。
對戲院來說,好處是他們可多做點生意。不過我想不設劃位在香港行不通。香港人分秒必爭,誰會耐煩提早到戲院排隊入場?


雖然觀眾在電影放映前在座位內不斷談話,但戲一開始,大家都很自律,立時噤聲。看戲時,甚至check手機短訊和膠袋聲也很少,也沒有小童說話。對一套「兒童片」來說(其實到這集已豪不兒童),這已是很好的表現。


因為戲未上畫,我也不談太多。(看!這麼早看結果不是能炫耀,而是沒有人和我談戲!)


只想說,IMAX版真的很好看!令電影加分。


電影氣氛營造得很好,一開首便很有氣勢。


我已忘了大部份劇情,只記得三位主角已離開學校,在野外走來走去。所以對電影期望不大。


當電影拍出我已忘記的精彩情節時,我覺得很有驚喜。


我最喜愛的角色是Hermoine。她比另外兩位男孩聰明太多,沒有她他們已死了幾次。


雖然多了些內心戲,但Ron的發揮空間依然不大。


除了Hermoine,我最想看的便是Professor Snape。導演肯讓他露面多些,已經很好。(不過他不露面不行。不能讓電影觀眾忽略這角色。)


那麼,觀眾會否忘了Neville Longbottom?


如果沒看過書的話,會很難跟上劇情,也會覺得較悶。特別是講歷史的部份。(我朋友連天狼星這角色也忘了,但他某程度上是要角。)


作為一個小說讀者,我收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