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百水先生



是從西西的《看房子》知道有百 水 先生
(Hundertwasser)這位建築師。他是建築界的大頑童,設計的房子不守常規,充滿個人特色。看了照片後,便計畫到維也納時一定要到他設計的房子看看。


百 水 先生是一個喜愛大自然、充滿生命力(從他的化名「百水」可以猜到)、怕悶、怕機械化和怕人工化的人。他設計的房子充滿生氣--一定要有植物在其中;不喜歡直線,喜歡曲線(他說大自然是沒有真正的直線的),喜歡色彩。他的其中一幢作品在維也納,叫「百水公寓」,不是一間商廈或博物館,而是切切實實有讓人居住的地方。


我剛達維也納時腳便開始痛,但我不想浪費每一分每一秒,襯時間還早便出發去找百水公寓。因為不知道酒店外的電車是雙線行駛的(雖然事先向職員問了路),結果浪費了一點時間。下車後,離百水公寓仍有一大段路的距離,我在千辛萬苦問路又問路下,終於到達。


這棟住宅貫了他的理念--曲線多於直線,有樹種在其中,地面有坡度,室外的圓柱設計特別,外牆色彩繽紛(因為他讓住客選擇自己單位外牆的顏色)。聽說這間公寓價錢不貴,不過住客要忍受每天都有客人來拍照。


他的設計是很有趣,但腳痛的我卻被他的設計弄得苦不堪言──我的腳多次踼在凸出的地面上,痛上加痛。百水先生的理論是這樣的──大自然根本沒有平路,人類天生能走凹凸不平的路面,將所有路都鋪成平路是將人當弱者,侮辱了人的智慧。他令我想起日本設計師安籐忠雄,他的設計的住宿也融合了自然,卻未必住得舒服。住得舒服不是必然的,方便不是「大哂」的,是我們被慣壞了嗎?


有很多書介紹「百水公寓」,卻不是每一本都提及百水博物館。問路後,才知道他的博物館在距離「百水公寓」的幾條以外,而且在個多小時後便關門了,於是我便一拐一拐地走去看。原來百水博物館不建在「百水公寓」旁是有其心意的,因為從公寓到博物館的那段路到處都見到百 水 先生的「手筆」,那條可是百水街,甚或可叫百水區!


博物館內的百水展館共有兩層,入場費是九歐羅,但我只有約一個小時看。唉,誰叫我走得慢呢!但博物館很有趣,錯過了,我怕我沒有時間再來,也只好匆匆內進參觀。


博物館展出的主要是百水先生的畫。之前我只看過他的建築物,沒有看過他的畫。原來他小時候畫的畫已滿有風格,顏色運用以及線條、圖案都很特別。小時候已看出他的天分啊!


我看畫看得很慢,雖然時間有限,但也不想走馬看花。他的畫顏色豐富,線條複雜,不是一眼便看懂的,需要慢慢欣賞。遇有特別喜歡的畫,我便會坐在放置於畫前的椅子上欣賞。


其中有一幅畫我看了很久,畫的主要色調是紅色,線條是一個迴旋的方形,一直旋下去旋下去。感覺像從屋村大廈的頂樓往下望。


另外有好些畫,都是一些像建築物的生物,或像生物的建築物,很適合作科幻小說封面呢!


對了,忘了提,原來百 水 先生有一半猶太人血統,因而逃過大屠殺,很幸運。難得他的作品沒有因為這段歷史而變得灰暗。


後來在紀念品店揭他的書,見到他的兩張裸照,聽說他裸體演講呢,真是一個自由奔放的人!


           *              *               *


後記:


博物館先是展出他的畫,然後展出他的建築物模型。在我未走到建築物模型區時便有職員走來告訴我要關館了,請我離開。我看看錶,明明還差五分鐘才到關館時間啊!我堅持不走,指著錶告訴她時間未到。但是她卻說展館有兩個,要準時關館,便要提早疏散參觀人士。他們還真夠守時啊!想起香港的博物館和圖書館雖然會預早告訴你關館時間快到,但都是等時間到了才開口請人走的。我只好告訴她我還未看完,但保證會加快速度,在五分鐘內離場。


在維也納充分感受到他們與香港人的處事方法完全不同,有機會再分享。


 



百水公寓門外


 



百水博物館


 










 


2010年10月16日 星期六

Cesky Krumlov城堡內的展覽


城堡內有一個現代藝術展。這個藝術家覺得公共廁所是一個很特別的空間。他的想法很有趣:


"Each space has its own approach to telling a story. It is particularly the case of common bathrooms. These witnesses of intimacy without an intimacy are able to retroactivitely tell human stories and their destinies. Any time I have entered a simila apces before, I stopped and stood still for some time. Then I shook my entire body as it felt the heavy burden of the stories.


'She' is washing her saggy breasts; 'he' is washing his bulky stomach while looking foward to have his usual twelve beers. Thesea are still not such heavy stories. However, there are stories of
common bathrooms in hospitals, detention centres and concentration camps. Who has ever stood quietly in such a bathroom must understand why the sinks have a shape of dental imprints with teeth. In the given context it is so palin and logical.

There is a double sink as part of the entire composition. It is called 'Family Double Portrait' and it contains an inscription PARAL. The double sink has two seperate taps and one joint draingage. It represents an abstraction of a long-time family cohabitation of me and my wife, i.e. of two people who found each other, decided o share each others' journey therough life and thus can die together in wisdeom and understanding.

When the right moment comes, I would like to transform this object into bronze and place it on our grave."

--Miroslav Paral


漂亮的Cesky Krumlov


Cesky Krumlov被一條彎曲的Vltava River貫穿。所以很多地方都能見到河。(民宿廣告通常都以建在河邊做賣點,但來到後,才發現房子建在河邊不難。





山景也很漂亮。





又玩Lego mode



這裡的地標之一。



城堡花園內的湖。


美麗的樹。


河邊餐廳。


建築物上有畫上去的磚、門窗和窗內的人,很有趣。


美麗的民宿,牆上貼滿postcard。我也送了一張影到電車的香港街景postcard給民宿主人。她很驚訝香港的街道竟會這麼擠迫、多人多車。她現在的生活很悠閒,就是將自己的房子變成民宿,有人入住時接待他們,與他們談天,並介紹這裡的餐廳和店舖。在空閒時彈吉他(好像也有作曲)、聽音樂。這裡的一事一物可以好久都不變。她一直都光顧同一間麵包店。這裡的超市也只有兩、三間。這種小鎮生活,不知習慣熱鬧的香港人能享受/忍受多久。



這裡有很多木偶店,我也忍不住買了一隻。晚飯後經過一間號稱是「木偶博物館」的店舖(不是照片上的那間),我見到大門開著,便走入去。但一個店員也見不到。原來他們與朋友在裡間看足球比賽,都沒人有心思看舖了。真可愛!


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遇(下)

就這樣,我出發到下一站--維也納。在維也納,我不再住民宿或青年旅舍,而是訂了一間酒店,想讓自己舒服點。那天晚上,我遊電車河,見到有趣的景點便下車。剛好市中心的公園正舉行啤酒節。只見公園大道上有一列賣小食和啤酒的檔攤以及供遊人站著喝、坐著喝或半躺著喝的枱和椅。供表演用的舞台也搭起了。


走在公園中,四周是一群群放工、放學後來玩的人,我感到比在小鎮更深的寂寞。我住的酒店的服務員態度比較冰冷,加上沒有同房,我這回是真正自己一個人去旅行了。我不禁又想起我的「不是艷遇」,愈想愈後悔。這樣與萍水相逢的人同遊的機會,沒有多少次。起碼在香港便很難發生。我會在長洲遇到一個獨自流浪的旅人然後與他同遊嗎?想起也覺好笑。這樣的「艷遇」,是只能在旅遊時發生吧!(注意,我不是要那種酒吧喝酒然後識到俊男的「艷遇」)為什麼我沒有讓此事發生?我怕什麼?我根本不用想長遠的事啊!不用想他有沒有女友,大家是否相襯等...... 我不用想那些啊!我要的只是幾小時與他在異地同遊的經歷!謹此而已。


我想我是再沒有這種艷遇的機會了。我還會自己一個去旅行嗎?那時候,我年紀會更大,我會否仍是住民宿和青年旅社?我會否被人覺得我是阿姨、阿嬸?我是想在還可以被人誤以為是「少女」時遇上這麼一個機會。天啊!我其實是在哀悼我的青春。我還想被人當做少女,一次也好。我不想做「大姐」啊!年紀再大點,我是否再沒有這種機會啊?我又不是美女。而且,到時候,我可能已失去這種情懷。


原來,我的願望是想再一次被人當為少女,然後,將半天同遊想像為一次「情留半天」的「艷遇」(注意,是想像啊)。不過,我的反應一直比較遲純,我不了解我的心。如果我早一點有此覺悟,我應一早扮成入世未深的樣子,與他遊山玩水一天。一次便夠。不過,我仍然不會留下聯絡方法。我要的不是長遠發展。我要的只是一段回憶。


不過,我當初沒有將「交朋友」列為今次旅程的目標也是真的。今次旅行已實現了我一個很大的願望,我實不應多求。


但我真的受了刺激。一個人在維也納的啤酒節活動中,我不止想著這次錯失了的「艷遇」,我還在想我自己的事,我真實的愛情路。我的性格,是否不適合拍拖?我是否給人太過堅強獨立的感覺?是否讓人覺得冰冷?還是,是我將一切收得太密,根本沒人知道我在想什麼?在我內心猶豫是否應等他一起出發時,他眼中的我其實是否目無表情,距人千里?


拍過一次拖,我清楚自己作為一個女朋友的優點缺點。我並不是很心急想拍拖結婚。我能獨處,縱使有時與自己處得並不是那麼好。但是,現在我的父母、朋友甚至同事都關心我的感情狀況。有些同類情況的朋友已十萬火急,催促我想作戰計畫。我雖然不是個浪漫的人,但我對愛情仍然有那麼一點憧憬,我仍然追求那一點火花。是爆出的來也好,是熬出來的也好。


我會為一首歌、一套電影而心悸、感動,為何不能是為一個人呢?這是最基本的要求吧!如果我在一個人身上連這種感覺也得不到,我不如去看場戲、去聽首歌、去一次塔門吧!


           *                            *                          *


好了,開估了。今次旅行我與台灣空姐交換了電郵,將我的電郵給了兩位香港女生,又取了台灣男生的卡片。現在,我還與誰在聯絡呢?


台灣空姐:互通電郵兩次,然後停止。


台灣男生:互通電郵兩次,交換facebook account, 然後他變成了facebook上的一個名字。我們再沒有任何交匯點。我們沒再通訊。


兩位香港女生:她們沒有send email給我。


沒有交換聯絡方法的女生:還未在香港遇上。


 


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遇(上)

寫在前面:這篇寫了這麼久,因為從未在blog內透露這麼多。有很多話我都不會在這裡說。但我很想真實記錄今次的旅程啊。而且,我寫了幾年blog,不應該只在這裡呈上粉飾過的自己,我也該讓人看到較為真實的我(雖然,這篇文仍有修飾)。而且,在別人眼中,這只是一個平常故事而已。算了,豁出去了!



去旅行前,朋友向我講得最多的話,除了「小心點」外,便是「祝你有艷遇」。


其實,我沒有預計會有任何艷遇。我猜我應會認識到其他旅客(因為我住青年旅舍),卻不會帶走一點雲彩。


我知道,去旅行時認識的人,之後很難保持聯絡。尤其是我只是去這麼幾天,又不是去幾個月。


最終我也在旅途上識到人。除了之前提過的台灣空姐外,也認識了一個香港女生,與她同遊了半天。不過,不像台灣空姐,這個香港女生與我的行走速度和興趣都比較接近。


我與台灣女生交換了聯絡方法(因為我們互相替對方拍照),但對這個香港女孩,我想瀟灑些,最終沒有交換聯絡方法。有緣的話便在香港再見。


至於眾人關心的「艷遇」,我沒有遇上。其實是有機會的,不過我錯過了。


要說明一點,我心目中的「艷遇」,是在異地碰到一個有好感的異性,有共同話題,然後邊談邊遊覽半天,就是了。半天便夠,就像Before Sunrise那樣,「情留半天」。不過,我也不會期望像Before Sunrise那種程度。那,是萬中無一的緣份。


那個人,是在布拉格之後的一個站遇上的。在一個叫Cesky Krumlov小鎮裡。


我住的地方是一間小民宿。但它沒有分男、女房。我最初有點怕。但男女分房的民宿較少,而我選的那間,民宿的店主是與旅客一起住的,是位女士,加上網上評價十分好,令我放心不少。如果到時候真的覺得不妥,我還是可以轉投別的地方。


我在下午到達該民宿。該民宿不像青年旅程般光猛整潔,也沒有旅遊資訊小冊子什麼的。它看上去就只是當地人住的一間房子。我到達時,店主有一位女性朋友也剛好到達。我看著她倆互道安好,閒話家常。她們好像忘了我的存在,我就像闖進了別人的生活似的。看!開民宿是多麼簡單!她們什麼也沒做,我已經覺得我是在感受異國風情了。


之後我辦了入住手續,拿了門?,她帶我到我睡的房間。那裡不大,只有六張床。我第一時間問她房間內有沒有女生住。她告訴我將會有一對夫婦入住,我才放心。


這時候是下午,不見同房住客,只見背囊,想必他們外出了。


我剛安頓好,突然走進來一個男生,高高大大,皮膚黝黑,樣子有點似在外國長大的華人。


他向我打招呼。原來他是台灣人,現正於外國進修,趁著人在歐洲,便四處旅遊。我心想,原來在外國讀書也會使人像「竹升」。我們初時說英語,後來轉說國語。他早我一天到達,第二天便離開,到布拉格去。我也於第二天離開,去的是維也納。


在我安頓行李後準備外出時,他也準備外出。不過我的速度較快,我坐在門前縛鞋帶時,他還未準備好。


他問我會去哪裡,我說會四處走走,等會會去城堡(這裡的主要景點)。他說他也去城堡。我心想,是否應該邀他同遊。不過,我不是本來打算一個人旅遊嗎?我連周圍環境也未看清楚便要與一個剛認識的人一起走嗎?而且,我還有要事做。我要到旅客服務處上網查英航是否真的罷工了,要傳電郵報平安,還要到租車處付款並確認到維也納的一程車。於是,我便先走了。


到了服務處,做完正經事後,我便職員有沒有當地團。經過在布拉格城堡區亂逛的一役後,我希望有導遊講解歷史。我見到有一個團是夜間團,我很有興趣,那正好讓我白天自由地四處闖,入黑也有人帶著走(其實太陽很晚下山),很化算!但職員告訴我不夠人報名,成不了團。他也沒推介其他團。我便放棄跟團,只向他租了導覽機兩小時,由機器作我的嚮導。


這裡景點密集,地方不大,看完「主菜」城堡後,再逛街看建築物,很快便逛完了。然後我在河邊一間民宿主人推薦的餐廳吃飯。其實我不是一定要到她推薦的地方吃。不過這裡不像布拉格般熱鬧,一個人在小鎮內遊走,反而有點不知要到那裡去的感覺。結果還是需要指引,唉!


餐廳環境很美,我坐在樓上的一人桌,邊欣賞美麗的風景邊吃飯,還有卡夫卡的《審判》陪伴我,但這時候我感到點寂寞。這是我在旅途上第一次感到寂寞的時刻呢。為什麼在大城內能安然地在餐廳獨自吃晚飯的我,在寧靜小鎮上會有如此感覺呢?可能就是因為這裡寧靜;這裡入夜後沒有景點可看,也沒有還開著的店,到了晚上這裡的人都與家人和朋友在一起。也是在這裡,我放下了旅遊書,不再拼命計畫行程。


那晚回到民宿,店主告訴我有兩個在香港女孩剛到達。這裡還真是多香港人啊!她們住樓上,因為兩人同行,所以可訂到一間獨立房。她們很熱情,邀請我到她們的房間談話。原來她們是到瑞典遊學一年的學生,年紀比我少一大截。她們精力旺盛,沒有用有輪行李箱,就只背著大背包和拿著袋,旅行了兩個多星期,期間還不斷買紀念品。真不知她們怎麼還走得動!


我感到明顯的generation gap,好像與她們距離很遠。自由自在的學生時代已離我很遠。但我出了社會工作後,已變得比以往健談,對著活潑的她倆能延續談話是沒有難度的。她們更問我取電郵,說會send email給我(你猜她們後來有沒有send?下一篇的篇末揭曉)。後來她們也邀我那天早上碰到的台灣男孩進房談話。他說他今天去跟下午團去城堡,然後自己吃飯。他的行程基本上和我一樣!在我艱辛地聽著導覽機的英文遊城堡時,他跟團遊覽同一個地方!為何我不報名下午團呢?那樣,我不單會有型男(我剛才有沒有說過他是型男?)相伴遊覽,更有人陪我吃飯!


那晚我在女孩房間談至午夜,是最後一個回房的。同房的人都睡死了。


第二天我一早起床,拿著前一天在超市買的乳酪、肝醬(是什麼醬我也不知道,只知是用來塗麵包的)和麵包到屋子外的大露台吃早餐。是的,這房子有一個大露台,旁邊是河流,非常美麗。


我在露台上碰到了他,他也早起。我們在寒冷清洌的空氣中,在淙淙的流水聲中共晉早餐;還交換麵包和肝醬吃,聊著天,很愉快。在這時候,我又不怕冷了。


然後,他告訴我他今天的行程(其實也只有半天,因他會在中午離開。我也是。)他會登上城堡內的塔。但我前一天便已登上那座塔了,我告訴他我上過了,那裡 風景很美。但我沒想到,這樣我就再一次錯失與他同遊的機會。


其實,一起吃過早餐,熟了一點,再相約同遊也不奇怪了,反正只遊兩、三個小時,就像我與台灣空姐和香港女孩那樣。不過,我還是猶豫。可能,是因為我笨絀而錯失機會,也可能,我是有點怕。


我又像昨日一樣先出門了。我沒有留聯絡方法給他。我根本不相信大家能保持聯絡。但在我回到民宿後,卻發現他在離開前將卡片放在我的背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