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V for Vendetta》 and so on...




V for Vendetta(港譯《V煞》)是一套由漫畫改編的電影,原作者是將政治訊息帶入英雄漫畫的Alan Moore,他也是Wathmen(港譯《保衛奇俠》)的作者。上圖是電影V for Vendetta的日本版海報,這個是主角V戴的面具,面具是英國人Guy Fawkes的樣子。

近日看反高鐵撥款方案的新聞片段,見到有一個戴著這款面具的示威者,令我想起這套我在兩個月前看的電影。

Guy Fawkes是何許人也?電影一開場便告訴我們這段英國歷史--在1605年,一班激進的天主教徒為了令天主救成為國教,企圖炸焯國會大廈並殺死正在進行國會開幕典禮的英國國王詹姆士一世與其他新教貴族,但這陰謀(稱為「火藥陰謀」)被皇室揭露,並於11月5日捉拿了陰謀執行者之一Guy Fawkes,於嚴刑迫攻後被處死;而英國於每年11月5日也紀念這次事件,慶祝這陰謀沒有成功。但是,後世的人記得的卻是Guy Fawkes如何犧牲。他Guy Fawkes成為了叛逆英雄的代名詞,為這件歷史事件添上浪漫氣氛。(我解釋得不好,詳見Wiki解釋)

Guy Fawkes是V的偶像。V是一個謎樣的男人,他是政府以人體作實驗品的一個秘密計畫的生還者,亦是唯一成功者。在這個計畫中,大多數人都因實驗失敗而死去,他卻成功地得到強大力量(其實也不見得十強大,不是擁有超能力那種)。但是,他卻因此而全身燒傷,唯有戴上這個面具。

而電影中的政府,是一個以極權管治,擁有很多秘密警察,會虐待甚至殺掉不守規者的政府。為了報仇,V決定要逐一殺死曾參與那個政府實驗的人,以致推翻整個政權。

而電影的女主角Evey(Natalie Portman飾),父母因為反政府而遭政府殺害,令她再不敢作出任何反政府的行為。但是,她因為一次不小心違反戒嚴令,差點被秘密警察強暴,而被V所救。

V起初的表現就像一個傻子,他學識淵博,舉止斌斌(?) 有禮,但說出來的話卻令人難以明白。他介紹自己時說了差不多每個詞都以V字開頭的獨白,也說什麼要為這個城市奏一首交響樂,並要她Remember, remember the fifth of November (這句子來自紀念
「火藥陰謀」的一首詩),令Evey不明所以。但隨著政府的追捕,Evey逐漸被捲進V的世界......

這套戲對白很多,不單比一般漫畫英雄片多,也比作者另一部同被改編為電影的Watchmen還要多;不幸地我還要看英文字幕版!那段作者不停以V字開頭的獨白,因為用字深奧(應該很多是古字),我一時也看不明白。

因為看過Watchmen,已知道這個漫畫家筆下的英雄大既是何模樣--V是一個身手十分好的人,但他沒有任何超能力。他所做的,不是要防止罪案發生,而是要推翻政權。與Watchmen裡的Rorschach一樣,他殺起人來心狠手辣。但是,他比Rorschach高智很多;Rorschach是一個以暴易暴,有強烈個人信念,但只對付眼前罪惡的人;而V則激勵人心,鼓動民眾一起推翻政權(或可用這幾天的流行字「起義」)。Evey本是一個懦弱女孩,怕得罪政府而落得父母的悲慘下場,但在V的影響下,她終於覺醒,她終於覺得有些事情是比個人生死更重要的。

這套電影很震撼人心,最令我感動是V在革命前夕推倒一連串骨牌那幕--骨牌一個接著一個倒下,交幟著戴上同一個面具走向議會的眾人,還有那首澎湃的交響樂......

電影也有愛情描寫,但在革命下,兒女私情已變得不重要。

我想起那個戴著Guy Fawkes面具的青年,他是為反高鐵撥款而參加集會。集會其實很和平,大多數人也是唱唱歌、叫叫口號,也有苦行和斷食的人。他們根本無意用武力衝擊政府,他們只是想政府不要立即通過撥款,想政府認真考慮不同方案,並且以理服人,而不是以空話服人。Guy Fawkes和V的行為很激烈(想炸掉國會大廈喎),而我們的示威者對著權力大很多倍的政府和傳媒,聲量其實已被比下去。那個青年面上的Guy Fawkes,不是代表放炸彈的狂徒,而是代表為信念而戰的精神。

今次反高鐵撥款事件(遠因是天星、領匯與喜帖街......)令我有點覺醒(當然一點也不能與Evey的那種生死尤關的覺醒相提並論)。我會比以前多留意香港在發生什麼事。政治這題目太高深,但政策是否公平合理,政府是否真正為人民服務,有沒有些一不留神便被政府蒙混過關的事,我會多關心一下。我未必可以做什麼,但最少我不會連被賣也不知道。

P.S. 雖然對白多,但電影其實拍得很好。全程戴著面具的V很有魅力。看時一直都不知道是誰,到最後當我發現由誰演V時,真的嚇了一跳!

P.S. 2: 電影中的一句:"People should not be afraid of their governments. Governments should be afraid of their people." 在今次反高鐵撥款事件中有種截然不同的意義。(Governement not afraid of people's anger of this event, but afraid of a few people's not that dangerous action.)

P.S. 3: 革命最掃興的地方是,行動那一刻大家同仇敵慨,最後卻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要面對有人變節,有人出賣同伴,有人因為意見不合而內哄,有人的動機原來不單純的局面。政治從來都是複雜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