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0日 星期五

令我大開眼界的電腦遊戲

Behind Every Great One 

電腦遊戲有很多種,我最喜愛的是解謎遊戲。

我不常玩考反應那類(如Super Mario),因為我反應慢,亦沒耐性為此練習。人生唯一喜歡的考反應遊戲是Bubble Bobble,那是因為這遊戲連繫著我的一段美好童年回憶。

我不能玩需要走動的第一身3D遊戲,因為玩一會便會頭暈作嘔(所以與Minecraft無綠)。

我不愛玩能令人腦袋放空的轉珠遊戲。摸擬遊戲則要看情況。最記得讀書時玩過的Theme Hospital,裡面的病人得的都是不會在現實裡出現的病症,偶然還會出現一些超現實的情節,十分過癮。有陣子很多人玩模擬餐廳,我原本以為會好玩,但那遊戲是要打理一盤生意,玩家要精打細算;開一間餐廳,既嗅不到食物香氣、也不能與食客交流,where's the fun? 我玩了一陣子便沒再玩了。

那麼,為何我喜歡解謎遊戲呢?因為我喜歡挑戰自己,想玩要動腦筋的遊戲。而且解謎遊戲多數不限時,可以讓我慢慢探索遊戲場景,按自己的步調解謎。有一種解謎遊戲是「逃離房間」類,玩家代表的角色大多無故被困大屋中,要想方設法逃離——可能要尋找或組合一些道具來取得某個物件,可能要找齊一套寶物以取得開啟某道門的鎖匙,可能要玩小遊戲以獲得開門密碼,可能要計數、玩拼圖,也可能要在一大堆物品中找出特定的物品來過關。而這種找出物件的"hidden object game"本身已是一個遊戲種類。有些解謎遊戲會有RPG成份,很多時是是恐怖故事,也可以是查案故事。令我印象較深的是Myst(那是我首次接觸這類yysd yti )、故事性強的Punished Talents系列和畫面十分精緻的The Room。

為何突然談起電腦遊戲?那是因為我在無意中發現了itch.io這個遊戲平台。itch.io是一個獨立遊戲的平台,供遊戲開發者發佈自己設計的遊戲。大部份遊戲供人免費下載或採取自由訂價模式。玩家可以用低廉價錢試玩不同遊戲,遊戲開發者則可借機「試水溫」,收集玩家意見。於是有很多缺乏經驗的遊戲開發者會先放遊戲上來讓玩家幫忙找bugs和收集意見,當改良至滿意後才嘗試正式發行。也有遊戲開發者用這平台來宣傳(例如宣傳自己的繪本)。也有些人不求回報,只想大家享受他們的遊戲。有些遊戲本身的商業元素不強,未必能獲利,倒不如在這裡尋找知音。

在這兒,我發現一些自己很少接觸的遊戲。例如有個種類叫visual novel,用遊戲形式讓人「看故事」。有些visual novel提供虛假的互動功能,看似讓玩家做選項,但結果只是讓你看完創作者原本寫好的故事,你的選項並不會影響故事走向。有些則像Black Mirror的互動電影Bandersnatch,讀者的選擇會影響劇情發展。

有些遊戲的目的是要傳達某個訊息。如有遊戲展示資本主意的可怕,有遊戲鼓勵人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社區,有遊戲讓人關注情緒病人,有遊戲講述自殺者的心情。不同主題的遊戲讓我大開眼界。

讓我筅介紹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遊戲︰

Behind Every Great One 
https://deconstructeam.itch.io/behind-every-great-one

遊戲講述一個家庭主婦的日常生活。主角是一個嫁了給藝術家,生活無憂、在家當主婦的年輕女士。她住在大屋中,每天醒來後都要做家務。玩家可控制她做家務的次序,只要click幾下,家務便會做好。到了晚上,她會與丈夫一起吃飯,丈夫會與她談話,然後大家會一起就寢。第二天,主婦會繼續與前一天相似的日子,繼續處理各種家務。只不過,遊戲會有劇情發展,如丈夫的雙親會來小住,主婦的妹妹也會出現,她的丈夫亦會經歷藝術家的低潮期。

這個遊戲很真實,玩家會漸漸感受到主婦的鬱悶。她住大屋、不用上班,應該令人羨慕。但她其實很忙碌,要做的家務很多,沒什麼時間留給自己。她的丈夫不了解她,也有點看不起她。丈夫會鼓勵她發展自己的興趣,但每天只要有一樣家務未做妥,他便會不自覺地抱怨。他其實待妻子不錯,但他不懂得關心她。藝術家嘛,會自我中心一點。他的話題總是圍繞著自己的創作,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當他怕自己得了抑鬱症時,卻沒留意太太長期抑鬱。

遊戲設計很有心思,如畫面每次只顯示一個房間。主婦走到哪個房間,畫面都只顯視哪個房間。看著看著,你會覺得她有如籠中鳥,永遠逃離不到這間屋。

這角色讓我想起《82年生的金智英》裡的金智英。一個中產家庭主婦,究竟可以有多不快樂?遊戲便讓人體驗一下。

我懷疑這是遊戲創作者的親身經歷。

Behind Every Great One 

待續......

p.s. 1
香港有個叫TBC...To Be Continued的應用程式,是個有聲畫的故事平台,為小說文字配上聲音、動畫及圖片,內容像手機訊息般逐句顯示。讀者要click才看到下一句,就像平日與朋友Whatsapp一樣。讀者會有與故事主角互動的錯覺。我看了少許雨田明的《超智能蝸居》,感覺像看文字為主的visual novel。小說遊戲化不知是否一個趨勢?

p.s. 2
我不是電腦遊戲上癮者,很久才玩一次。遊戲知識也不多,只是認識多少便寫多少出來。有錯請指正。

5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