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

《偵探冰室》讀後感


《偵探冰室》
星夜出版

這篇文本來打算在七月尾出街,結果拖至現在才寫。

在香港做出版、當作者從來不易,所以有喜歡的作者便要支持。今年七月的香港書展主題是科幻和推理,「開正我果瓣」。我報了幾場講座、買了幾本書,《偵探冰室》是其中一本。

《偵探冰室》由六位香港作者合著,他們分別是譚劍、文善、陳浩基、黑貓C、冒業和望日。官方簡介是這樣寫的——「六位香港作家將會為大家準備屬於香港本土的推理故事主菜,菜式包括重慶大廈、李氏力場、二樓書店、動漫節、地下鐵路和豪宅,並配上作者訪談作甜品。」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心中的歌


自今年1月寫過《全民造星》的柳應廷(Jer)後 (文章傳送門),一直有留意他。

看《全民造星》(I)時看出感情,加了好幾個「仔仔」的ig,他是其中一位。因為節目對他著墨不多,加上他未能進入十強,所以初時並沒有特別留意他。但在節目完結後,我不時看他在ig拿著結他唱歌的影片,覺得他的歌聲很療癒,令人聽得舒服。再加上留意到他的性格,有種可以與他connect的感覺,便「叮」一聲迷上了。

2019年11月11日 星期一

無題

對我來說,寫blog很花力氣。尤其在沒心情又想逼自去年寫的時候,特別痛苦。寫作不是我enjoy的活動嗎?為何我現在不太enjoy?寫作雖然有苦有樂,但樂總是大於苦的,否則我也不會堅持多年。是否因為想寫回積壓已久的題目,卻發覺自去年已忘了想寫什麼內容,我才會如此焦躁?最近心情好不起來(很多香港人也是),是否連這一舒緩渠道也會失去?我是否失去了寫作能力?

我覺得某本書某套戲不好看,是因為那書那戲真的不好看,還是我的觀感受心情影響?世上是否再沒有我覺得好看的書?

我應該當task一樣儘管寫得不滿意,也要完成文章,讓自己放下心裡的石子,還是不要執著,放棄那張寫作名單,像現在這樣,只寫當下心情?

或者我要先令自去年開心起來。但現在誰能真正開心?

真要調整心態,想想怎樣去過以後的日子。對,不是如何過這段日子,而是過以後的日子。我回不去以前了。要真正接受這一點。




2019年11月6日 星期三

艾慕杜華《萬千痛愛在一身》(Pain & Glory)


看過西班牙導演艾慕杜華(Pedro Almodóvar)的《對她有話兒》、《浮花》、《論盡我阿媽》、《困著我捆著我》、《我的華麗皮囊》和《胡莉糊濤》,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但奇怪的是,雖然他的電影題材破格、戲劇性豐富、用色濃艷,但在我腦中只剩模糊印象。是否因為我不大能看懂他的電影,進入不了他的世界?

艾慕杜華的電影常寫女性,但他欣賞的女性與我認識的女性很不同。他電影中的女性大多感情豐富、敢愛敢恨,圍繞我身邊的女性則大部份比較內斂、保守,做事會「諗過度過」。不知道他鏡頭下的女人是否西班牙女性的寫照?又或者,他電影中的女角擁有我欠缺又想擁有的特質,才令我感受不到共鳴。但我不是不欣賞他的。他的電影大膽地講畸戀和性別話題,很有特色。

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再來一套Stephen King︰In the Tall Grass


In the Tall Grass的trailer令我很好奇——畫面呈現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叢;一對男女聽到草叢傳來小孩子求救的聲音,於是他們走進這片比人高得多的草叢,就此被困。除了他們,還有其他角色在這個草叢迷宮中團團轉。接下來,怪事陸續發生...... 這樣單調的一個場景,究竟會發展成怎樣的一個故事?我很好奇。

電影改編自Stephen King和他兒子Joe Hill合著的小說,有恐怖片王子Patrick Wilson坐陣,令我信心大增。雖然Stephen King的改編電影不是口心保證 (拍得差的還真不少),但我對他的改編電影包容度較高,就即管選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