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呢個女人好離譜!」——《紙月人妻》


早已知道有《紙月人妻》這套好戲,但遲遲未看,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會對一個關於「用一億巨款 買空不倫情慾」(電影宣傳語,大大隻字印在影碟封面)的故事感到共鳴。 明知犯法,明知一定會被揭發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去做?就算想短暫地享受一下人生,有必要花費一億(日元)巨款嗎?我覺得我不會明白,也不會有興趣看別人如何花錢。但有一天,我和這套電影的緣份到了(好玄,哈哈!),我便看了影碟。

故事主人翁梨花是個已婚平凡女子,在銀行工作。 她與丈夫感情一般,沒有子女,生活平淡如水。 她經常接觸富有的客戶,為他們處理存款,也向他們推銷各種儲蓄或投資計劃。

有日,她要向一個難纏的老人客戶推銷儲蓄計劃。這老頭富有但一毛不拔,連孫兒讀大學需要學費也不肯幫忙。 她同情那位孫兒,願意借錢給他讀書,但他們的關係同時迅速演變,他成了她的小情人。最後發展成她盜用公款與他一起享用、盡情揮霍,更越偷越多......

「呢個女人好離譜!」——乍看她的行為,觀眾準會這麼覺得。幫助有需要的人、婚姻生活不愉快、有錢人太有錢,都不能成為盜用公款的藉口吧。不過觀眾可看到,梨花是一步步被引誘的——日常接觸的富戶,可隨意拿一筆筆錢出來享用、甚至亂用,窮人沒錢就沒有出路、有機會影響前途;銀行同事閑閑一句「每日這麼多錢經手,難道你沒有心動過」,仿佛為她打開了一扇窗。她間像一切犯罪者般,為自己的行為開脫,最初會覺得「我只是借錢,之後會放回去的」,自欺欺人。她另一自欺欺人之舉,是她認為盜用公款為少男交學費是正義之舉,就像她小時候偷錢助養窮國小孩一樣。但她沒察覺到自己的私心,她幫年是要求回報的,她渴望以此與對方建立關係。她希望見到受助者的笑臉,那笑臉是要給她看的。

但那位孫兒的行為也在推波助瀾。他望著她的熾熱眼光,令她心動,令她出軌。當你打破了一個禁忌,就可打破第二個。接下來她盡情享受華衣美食,享受與小男友揮霍的歡樂。這種生活是多麼寫意,令她不能自拔。再者,她享受變身成另一個人的快感,她不再是那位受丈夫漠視和規管的少婦,她是個有自主權的富有女人,因此她覺得自己自由了。

因為電影鋪墊得好,觀眾得以一步步進入梨花的內心世界。我們明知她「離譜」,卻又不知道怎樣駁斥她的歪理。就連揭發她惡行的銀行同事,也駁斥不了她。這位叫隅小姐的銀行資深職員做事循規蹈矩,精明細心,但在公司忠心工作多年卻一點好處也沒有得著,反被上頭欺壓。她竟被梨花說得有點心動。她不明白梨花為何會為了這短暫的快樂,而以自己的前程作賭注;她想像不到自己會做梨花做的離譜事情。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一生人都未曾試過像梨花此刻這麼放肆、這麼快樂;明明犯了法,有可能被監禁,還說感到自由。或者對梨花來說,離開那個家便等於獲得自由。

從外人的眼光看來,梨花的家庭生活很正常,沒什麼不妥。她有自己的工作(雖然不是事業有成),甚至不用照顧子女、公婆。她與丈夫的感情是比較平淡一點,他的丈夫的確有點「大男人」,但很多女人的家庭狀況更差啊!

梨花令我想起《浮生路》裡的家庭主婦April (Kate Winslet飾演)。April住在漂亮房子,丈夫事業順利,但她因為實現不到夢想、沒有事業而很不快樂,最後做出比梨花更極端的事情。不過April對人生的不滿我比較能理解,梨花的苦悶我覺得電影寫得不夠,會覺得她反應太大。但編導用她的古板同事與她作對比,我就覺得很好。

p.s. 1 這套戲的導演是吉田大八,看後不久後我便看他執導的另一套戲——《聽說桐島退社了》,他也拍得好看。

p.s. 2 這篇文我拖了很久才開始寫,已忘記當初想寫什麼。但我想重拾寫作的節奏,便逼自己寫出來。(每當我不寫文一段時間,再寫時都會感到吃力,要重新適應。)

4 則留言:

  1. 仍然記得梨花同事隅說的一句話:「我會去我該去的地方」。梨花選擇了她該去的地方,不留餘地,如撲火燈蛾。也許,別人笑她太瘋癲,她笑別人看不穿。梨花唔知死,回報是,她活過。

    《聽說桐島退社了》也很好,吉田大八的樣子比名字有氣質 :D 期待他的眾星懸疑新戲《羊之木》。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生只能活一次,梨花豁出去,得到短暫的快樂,對她來說很值得。
      哈,導演的名字又有"吉"又有"大八",是有點土。:P
      很想看這導演的其他戲呢!

      刪除
  2. 簡單一句︰人心不足,現實殘酷!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用一句來歸納這套戲的重點。正!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