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四大天王︰我的回憶

因為這裡「缺稿」,所以連在Facebook寫過的文字也放在這兒。不過我在Facebook是用口語寫的,在這裡變為書面語(或是帶點口語的書面語),也改寫了一點。當初是因為黎明演唱會事件令我有感而發,所以才寫一下黎明。後來想,不如寫齊「四大天王」吧。只不過因為忙碌,「張學友篇」拖到上周才寫。

【我又講下黎明】讀中學時的某段日子,錢包裡的身份證位置放了張黎明的Yes Card。當時很多年輕人迷上「四大天王」,好像每人都要從中選一個來喜歡似的。其實我那時不大迷歌手,反而迷演員多一點。喜歡黎明,是先迷上他在電視劇裡的形象,然後才迷上他的歌。不過也不算十分迷(或者應這樣說,只要覺得好聽的都喜歡,而不是因為那是黎明唱的),聽了很多,最喜歡的仍是他的舊歌《對不起,我愛你》。

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

忘不了的亦舒短篇故事︰《情變》



又再執書櫃。見到亦舒的《忘記他》,打開一看,發現是短篇小說,便打算棄掉(家裡空間有限,總覺她的長篇小說才值得儲),但當揭至《情變》這一篇時,才記起為何我上次執書櫃時沒有扔掉這本書。這篇《情變》是我一次又一次將這本書留下來的原因。此事已經發生過幾次,證明我的記性認真差,又或者我受書名的魔力影響,每次都忘記這個緣由......

那麼,《情變》有什麼特別呢?這個故事其實很簡單,說一個平凡女子,深深愛著她自覺配不上的男朋友;而這個男人,卻愛上了一個愛情玩家,不能自拔。那第三者是一個女神般的人物,那麼,這個平凡女子將如何自處?

小說由平凡女子的角度出發,她一開始便單刀直入——「我知道唐有別的女孩子,是一個月之前。」她向讀者喃喃道來這個故事,語調傷感,令人不忍。這篇的寫法帶文藝腔,像是七八十年代的《號外》會出現的文字。我猜亦舒是故意這樣寫的,因全書只有這篇用這種寫法。

亦舒筆下的男主角唐,美麗又帶點倔強。她是以真人作藍本嗎?會是陳百強嗎(他也是《號外》的寵兒)?那個神秘而魅惑的第三者,會是鍾楚紅嗎?還是一個更脫俗的女子?

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不寫作後遺症

興趣太多,時間太少,究竟哪樣興趣我可以捨棄?

離開了一份不適合自己的工作,闖入了一個新領域,雖然也遇上很多困難,但總算有叫我樂在其中的事務。只不過,這份工加班也同樣嚴重,而且比上一份工更耗精神和體力(幸好在多數情況下不損情緒),於是我在工餘時間,比之前更沒有餘力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看電影、閱讀和寫作(blog),全都減量。三者之中,以寫作最花精神,其次是閱讀。電影呢,竟然覺得到戲院看比在家看碟容易。或者在家裡,我會轉為看電視吧(看了一點《琅琊榜》,而集集追看的則是《權力遊戲》和Viu TV的《瑪嘉烈與大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