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海港》— 楊學德畫作展

《有什麼好看》

在我還未捨得花錢大量購書的日子,有一天,我在書店裡被一本藍色封面的漫畫書吸引住,看過內頁後,便忍不住將它帶回家。


這本書,是楊學德的漫畫《錦繡藍田》(How Blue was my Valley),定價85元。這位漫畫家在現已拆卸的藍田邨長大,他畫的,是屋邨眾生相--豬樣師奶、火爆阿叔、霸氣阿爺、不良少年、頑皮豆丁的日常生活。他的畫風不拘一格,一時畫大廈的透視圖,一時將人畫成影(有時是黑影,有時是顏色影子),又將人臉畫得五顏六色。颱風來襲時,畫面一片藍;外面大樹倒下,水淹進大廈,天台變成水塘,魚在游,但在走廊開枱的四個人決定......  繼續打!雨太大,就連天線也被澆灌,長高了!他筆下的屋邨,市井得來十分浪漫。




《錦繡藍田》用色鮮艷,但感覺不明亮,就如潘國靈在序中所說,「表層繽紛,內層帶點陰鬱的色調。陰鬱,因為已經失落--整座屋鄒,連帶一個年頭的人事情懷」。到書的後段,城市急速發展,畫面褪色了,變成灰調。

 

這本書,是2002年出版的,想不到,往後香港的舊建築愈拆愈多,就連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也被拆卸了。也想不到,隨著大陸遊客愈來愈多,尖沙咀碼頭一帶經已淪陷,悠閒地在海傍吹海風的情景不再。星光大道和一整排阻礙人靠近海邊的影相檔將海濱的浪漫感覺一掃而空。(想重看當年的海旁?原來我以前寫過《懷念尖沙咀海旁》,提及《老泥妹》近尾有一大段在尖沙咀海旁拍的戲)

說回《錦繡藍田》,第一版賣光後便絕版了,幾年後,三聯書店出版復刻版,還分為精裝和平裝。書變厚了,內容經過重新編排,較有調理,也換了封面,但我較喜歡舊版。可能因為那個封面--衣車實在漂亮,字體比較含蓄,那片藍較有質感。我喜歡藍色,因此對藍色的評價很武斷。書薄薄的、圖細細格,感覺較私密。

之後,他出版《標童話集》系列,個性愈加突出,內容抵死過癮,人物畫得醜,成為他的標誌。四格漫畫《不軌劇場》我也喜歡,Jimology(折磨學)和細粒港男笑死我。看他的展覽《狂草展》則見到他藝術家的一面(展出的已不只漫畫)。有時他畫的漫畫沒有文字,要人用心猜想當中意思,有的包含厲害的政治諷刺,但以現今政府官員的水準,應該有很多人看不明白。我很欣賞無字漫畫,覺得難度甚高。

他的「醜畫」出名,但我心底裡,仍然記掛著《錦繡藍田》,我渴望看到那一片藍。

還記得這裡嗎?

多年後,來到今日,楊學德在海港城舉行《海港》畫作展(詳見《經濟日報》網站介紹)。他畫「海港」,海是藍色的,還不是願望成真?此書和《錦繡藍田》一樣,講香港的過去,帶著bitter sweet。「帶你看記憶中美麗的香港」--單看這句《經濟日報》起的題便覺得悽慘。「美麗的香港」,只存在於記憶中。他畫筆下的舊香港,十分浪漫,也有點魔幻,是現實加想像。放在最前方的點題畫作《有什麼好看》有拿著Pam Am(泛美般空)袋的空姐、啡色調的中年漢、持刀的飛仔(當年還沒有「古惑仔」這個稱號吧)、握著酒瓶的水手,啊!那是我童年時的香港,但有些人事物我是未真正在現實中見過的(如持刀飛仔和闊腳褲);我只見過照片和錄像,但這更能激發我的想像。而想像,是浪漫美好的。《不走》的用色十分浪漫,看場刊知道是講移民潮的,就更加感觸。他畫碼頭風景和渡輪風光的畫都很在我還未捨得花錢大量購書的日子,有一天,我在書店裡被一本藍色封面的漫畫書吸引住,看過內頁後,便忍不住將它帶回家。


這本書,是楊學德的漫畫《錦繡藍田》(How Blue was my Valley),定價85元。這位漫畫家在現已拆卸的藍田邨長大,他畫的,是屋邨眾生相--豬樣師奶、火爆阿叔、霸氣阿爺、不良少年、頑皮豆丁的日常生活。他的畫風不拘一格,一時畫大廈的透視圖,一時將人畫成影(有時是黑影,有時是顏色影子),又將人臉畫得五顏六色。颱風來襲時,畫面一片藍;外面大樹倒下,水淹進大廈,天台變成水塘,魚在游,但在走廊開枱的四個人決定......  繼續打!雨太大,就連天線也被澆灌,長高了!他筆下的屋邨,市井得來十分浪漫。




《錦繡藍田》用色鮮艷,但感覺不明亮,就如潘國靈在序中所說,「表層繽紛,內層帶點陰鬱的色調。陰鬱,因為已經失落--整座屋鄒,連帶一個年頭的人事情懷」。到書的後段,城市急速發展,畫面褪色了,變成灰調。

 

這本書,是2002年出版的,想不到,往後香港的舊建築愈拆愈多,就連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也被拆卸了。也想不到,隨著大陸遊客愈來愈多,尖沙咀碼頭一帶經已淪陷,悠閒地在海傍吹海風的情景不再。星光大道和一整排阻礙人靠近海邊的影相檔將海濱的浪漫感覺一掃而空。(想重看當年的海旁?原來我以前寫過《懷念尖沙咀海旁》,提及《老泥妹》近尾有一大段在尖沙咀海旁拍的戲)

說回《錦繡藍田》,第一版賣光後便絕版了,幾年後,三聯書店出版復刻版,還分為精裝和平裝。書變厚了,內容經過重新編排,較有調理,也換了封面,但我較喜歡舊版。可能因為那個封面--衣車實在漂亮,字體比較含蓄,那片藍較有質感。我喜歡藍色,因此對藍色的評價很武斷。書薄薄的、圖細細格,感覺較私密。

之後,他出版《標童話集》系列,個性愈加突出,內容抵死過癮,人物畫得醜,成為他的標誌。四格漫畫《不軌劇場》我也喜歡,Jimology(折磨學)和細粒港男笑死我。看他的展覽《狂草展》則見到他藝術家的一面(展出的已不只漫畫)。有時他畫的漫畫沒有文字,要人用心猜想當中意思,有的包含厲害的政治諷刺,但以現今政府官員的水準,應該有很多人看不明白。我很欣賞無字漫畫,覺得難度甚高。

他的「醜畫」出名,但我心底裡,仍然記掛著《錦繡藍田》,我渴望看到那一片藍。

還記得這裡嗎?

多年後,來到今日,楊學德在海港城舉行《海港》畫作展(詳見《經濟日報》網站介紹)。他畫「海港」,海是藍色的,還不是願望成真?此書和《錦繡藍田》一樣,講香港的過去,帶著bitter sweet。「帶你看記憶中美麗的香港」--單看這句《經濟日報》起的題便覺得悽慘。「美麗的香港」,只存在於記憶中。他畫筆下的舊香港,十分浪漫,也有點魔幻,是現實加想像。放在最前方的點題畫作《有什麼好看》有拿著Pam Am(泛美般空)袋的空姐、啡色調的中年漢、持刀的飛仔(當年還沒有「古惑仔」這個稱號吧)、握著酒瓶的水手,啊!那是我童年時的香港,但有些人事物我是未真正在現實中見過的(如持刀飛仔和闊腳褲);我只見過照片和錄像,但這更能激發我的想像。而想像,是浪漫美好的。《不走》的用色十分浪漫,看場刊知道是講移民潮的,就更加感觸。他畫碼頭風景和渡輪風光的畫都很漂亮。不過我很快被《海邊屋邨》吸引,我總是對冷調的屋邨建築有種莫名的喜愛,這幅畫的屋邨建築十分巨大,擋住了很多東西,但阿德留了一個巴士站和一個人給我們,給了我很多想像空間!今次阿德很感性,但「抵死」仍在,有幾幅畫看得人嘴角上翹。空間有限,有些畫沒有展出,但放了在現場的文件夾內供人翻閱。

我買了二百元的場刊回家(不算破費,有很多人還買上千元的草稿),裡頭除了畫,還有阿德寫的字。這本書,令人看得感動。其實整件事--香港畫家楊學德在海港旁的大商場展出「記憶中美麗的香港」就令人感動;見到很多幅畫都是他在今年畫的,就令人感動;想起今次看的不是印在書上的畫,而是掛在牆上的畫,就令人感動。

畫展至4月4日,快去看!

《海港》— 楊學德畫作展 Info
日期:即日起至 4 月 4 日
時間:11 am -  10 pm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尖沙咀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階 207 號舖,免費入場)
亮。不過我很快被《海邊屋邨》吸引,我總是對冷調的屋邨建築有種莫名的喜愛,這幅畫的屋邨建築十分巨大,擋住了很多東西,但阿德留了一個巴士站和一個人給我們,給了我很多想像空間!今次阿德很感性,但「抵死」仍在,有幾幅畫看得人嘴角上翹。空間有限,有些畫沒有展出,但放了在現場的文件夾內供人翻閱。

我買了二百元的場刊回家(不算破費,有很多人還買上千元的草稿),裡頭除了畫,還有阿德寫的字。這本書,令人看得感動。其實整件事--香港畫家楊學德在海港旁的大商場展出「記憶中美麗的香港」就令人感動;見到很多幅畫都是他在今年畫的,就令人感動;想起今次看的不是印在書上的畫,而是掛在牆上的畫,就令人感動。

畫展至4月4日,快去看!

《海港》— 楊學德畫作展 Info
日期:即日起至 4 月 4 日
時間:11 am -  10 pm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尖沙咀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階 207 號舖,免費入場)


(請原諒錯字,擇日修正。)

《后碼頭》

7 則留言:

  1. 有時想起香港變成而家咁樣, 好難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慘係睇住香港變成咁。不過睇到都好過睇唔到,遲出世果啲仲慘。
      我情願背古文都唔想上宜家果科中文。仲記得暑假時可以無所事事,唔駛好似宜家咁chur。冇得上網本生活簡單好多……
      以前嘅碼頭,又浪漫好多……

      刪除
  2. 對藝術連皮毛也談不上,也慨歎香港已極速跟國內融合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藝術嘅嘢,可以好隨心。楊學德畫嘅畫面好平易近人,有時又會好幽默,有興趣可以去睇下。
      宜家嘅尖沙咀,同以前嘅有好大分別。

      刪除
  3. 回覆
    1. 可惜你不在港。
      我去了兩次,第二次換了幾幅畫,他畫了不同版本呢。畫賣得好,貼滿小黃點。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