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日 星期日

球(上)


日間熱鬧的街區在夜間變得寧靜,大牌檔收檔後,街上幾近無人。一個中年男人從大街走入小路, 一面走,一面拍打著一個紅白相間的「西瓜波」,塑膠球觸地的聲音在街頭迴盪。男人面帶笑意,想像他六歲的兒子接到這份禮物時的開心模樣。他的兒子很乖,不會經常纏著父母買玩具,給他紙張和畫筆,他可安靜地玩大半天。他是個很易滿足的小孩子。要知道這是很難得的優點,很多大人也做不到。幸好兒子這樣乖,不會和家庭條件好的同學仔比較,不會看不起這個窮爸爸。唉,物價飛漲,要維持基本開支也很辛苦。

想起錢,男人有一下子失神,拍著的球突然脫手,滾了出去,他連忙跑去拾球。就在此時,一道強光出現,有輛車子向他迎面駛來。事出突然,他來不及反應,竟呆站馬路上。

「嗞......」車上的司機猛地煞車,但已來不及了。「砰」一聲,車子撞倒男人,他的頭重重地撞在堅硬的柏油路面上,皮球在地上滾著、滾著。


            *       *       *

今天Jay不想回家。與褓姆車上的同學道別後,這位小男孩沒有朝著所住的那棟屋苑大廈走,而是走到他久未踏足的兒童遊樂場,繞著那些他早已離棄的塑膠遊樂組合渡步。他知道自己始終要回家,否則母親一定會打電話到學校找他。但,今日英文測驗派卷,他只有四十分。四十分!一定會給母親大罵。阿媽最緊張的,便是他的英文科成績。為什麼要每一科成績都這麼好?為何不讚讚他的中文科成績?

當然,他最後還是踏進大廈。兩部升降機上都貼了告示,寫著「維修」。真奇怪!他從未見過兩架升降機一起維修的,難道不會有人投訴嗎?他望向管理處,看更叔叔的頭垂得很低,好像睡著了。這是新看更嗎?剛上班也敢在當值時睡覺,真大膽呢!他猶豫著要不要開口問,想想還是算了,不如走樓梯,這樣可延遲返家的時間,而且,升降機確實壞了,理由充份。

他推開後樓梯的門往上看,樓梯又高又斜。他嘆了口氣,慢慢地一級一級往上走,一邊走,一邊想著怎樣向母親交代。說老師出題目太深?還是說測驗那天他不舒服呢?但如果不舒服,不是該在測驗當日已告訴母親嗎?說題目太深的話,母親一定會問其他同學的成績。說不定她會打電話問其他家長......

是否受心情影響?他老是覺得樓梯像走也走不完似的。他已轉了很多個彎,剛才不是走過七樓嗎?怎麼眼前又再出現「七」字?他記錯了嗎?

「不要再想理由了!」他自語,「勇敢受死吧!」他加快腳步往上走。咦,怎麼眼前又是「七」字?沒可能啊!眼花也不會如此吧!他推開門,探頭望出走廊,仍見到斗大的「七」字。是否樓梯標誌有錯,卻一直沒人發現嗎?昏暗的樓梯間只有他一個人。其他住客呢?難道沒人在這個時間回家嗎?他突然有點怕,身上的汗水變涼了。怎麼辦呢?他該往上走嗎?如果樓上又是七樓,那怎麼辦?

這時,他聽到樓下傳來「噠、噠」聲,有其他住客上樓梯嗎?真好,有人陪便不用怕了。

(待續)

6 則留言:

  1. 回覆
    1. 寫小說真係好難。在我的「第一稿」中,第一場車禍是發生在停車場內的,但現在想起,停車場多數有閉路電視,所以改寫了。又,原本沒寫小孩子到了幾多樓,只是說他一直找不到家門。但是,樓梯不可能沒標示樓層數字吧,於是又改寫了。然後是結局,怎樣寫也覺得老套。
      (不過這是我第一篇有頭有尾的小說: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