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古巴遊(最後一天)



在古巴的最後一天,我們吃過午飯便離開酒店。

我們去了一位黑幫大佬的其中一棟曾用作售賣私酒的物業,現已改裝成餐廳。


Hi! Little fellow!



這餐應為我們帶來意外驚喜,因為餐廳的後面是這裡:


我一見到漁民在海中心捕魚,便叫:「這不就是《老人與海》?」喜愛拍照的團友們紛紛拿出相機拍照。 (不過《老人與海》中的老人不是用網來捕魚的。)

我拍了很多幅相,研究水平線放在哪裡才好看。


忍不住要說說領隊。話說在古巴的最後一天,參觀完黑幫的餐廳後,他說要讓司機和助手早點下班,便著司機戴我們到機場。到達機場時是下午四時半,但我們的飛機在晚上九時四十五分才起飛。當時沒人反對,是因為讓當地人早些下班這舉動很有人情味,而且團友打算在機場血拼,並在餐廳吃東西消磨時間。但當我們踏進機場,才發現裡頭烏燈黑火,櫃位根本未開。那裡沒有餐廳,只有三間還未正式開門的紀念品小店(團友想買的Rum酒和咖啡,要入閘後才有售。)。機場很熱,座椅只有十多張,但部份已有職員坐著或躺在其上。我們給殺個措手不及。有人坐在辦公桌和行李吸塑機上,有人不怕熱坐在機場外的椅上。我們一直在那裡呆等三小時才能check-in。其實在我們之前還有一班飛多倫多的飛機,我們的早個多小時起飛,所以他們比我們先check-in,但那批搭客比我們遲來。我們真的來早了很多。

我們伍私低下討論此事,大家都質疑領隊的決定。既然晚上才上機,為何不讓我們在酒店多享受一會(雖然退了房,但我們未脫手帶,仍可免費飲用酒店的飲品)?旅行社付錢請了司機和助手,為何要讓他們提早幾小時下班?他們想起領隊多次叫我們將酒店雪櫃內的免費汔水和洗手間裡的洗頭水、淋浴露拿給他,其實只是給他賣人情(我沒有參加茶會,但聽他們說當時領隊說古巴物資缺乏,這些是要送給當地的華僑,讓他們開心一下。)。本來這沒有所謂,但他多次提醒我們拿雪櫃的汔水出來,沒有顧及我們的行李已經很重(但他怕被人發現,不會幫忙拿下樓)。而且因為他要賣人情而要我們早幾小時到機場,實在過份。不過加拿大人出名脾氣好,沒人投訴,團友們還與領隊有講有笑。我知道精明auntie心中不滿,但她不打算出聲。可能因為她太精明了,知道米已成炊,出聲也改變不了事實。我說不如我發揮香港人本色,向領隊投訴,但父母叫我不要多事。

等中作樂


好了,終於可以過關,團友們立即衝到免稅店買禮物。我爸買了幾瓶rum酒和幾包咖啡。因為我不大喝咖啡,所以沒有買。回到加拿大父親讓我試那些咖啡(不是即沖的,要用咖啡機或瀘紙過瀘才能喝),我才發現,這咖啡很香很好喝。我很後悔沒有買,結果父親給了我一些,讓我分給朋友。購物完畢,我們便坐在椅上等上機。領隊拿iPad出來執相,團友則三五成群閒聊。然後,有上機的廣播,搭客紛紛到閘口排隊。領隊卻不動如山,並告訴身旁的團友,不用這麼急,等人龍縮短時才起身不遲。事實證明他是對的,因為過了一會,不知什麼原因,機場職員著旅客們坐回去。噢,原來飛機delay! 我們不知會delay多久,但問領隊是沒有用的,他不會向職員了解,只答:「我也不知道,等機場宣佈吧。」充份體現他隨遇而安的個性。再過了好一會,上機的人龍又出現了,領隊依舊不動。過了好一會,人龍竟然又散了。這時,領隊頭也不抬,雙眼繼續注視著iPad。又過一會,開始有職員出來講解發生了什麼事。精明Auntie當然走去聽,我也代表父母去聽。圍著職員的人有很多,我聽不大清楚,幸好有聽到的旅客向我們講解。原來飛機的其中一個引擎有問題,以致飛機只能低飛,於是不能回溫哥華,只能飛到Edmonton省再轉機回溫哥華(我不了解其中的logic)。我聽到「只能低飛」有點驚,但很多人覺得只要飛機能飛都應該走。最後,我們在十一時多上機。其間,領隊完全沒離開過他的座椅,也沒向不懂英文的團友解釋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坐了約五小時機到Edmonton,要在機場拿回行李再check-in,頗為辛苦,因手信很重。機場的賠償是每人一張早餐現金劵,讓我們吃了早餐才上機。

當我們到達溫哥華機場時,領隊一馬當先走在最前,不見了。較遲落機的團友們,不知道是否要重新報關,畢竟我們在Edmonton已報關了。討論了好一會,我們才知道要重新填表。有團友不懂英文,我便教他怎樣填。領隊去了哪裡?原來他到了領取行李處等我們。但是,他是不是應該先告訴我們一聲才過關呢?

旅行時,我不是個依賴的人,畢竟我試過幾次自己出遠門。但當我跟團時,便會聽從領隊的指引。他一方面想我們不帶負擔地旅行(以及沒機會質疑旅行團的安排),所以總是在每天早上才介紹當日的安排。他覺得我們不需要知道的,便不會告訴我們。但到了機場,他又突然想我們變回獨立個體,不再照顧周到。他覺得旅行是要輕輕鬆鬆的,所以想我們「隨遇而安」;有團友覺得龍蝦煮壞了,Varadero的海灘太多岩石或出海時游泳時間不夠(還記得他那句「有得游就游啦」),他都覺得我們要求過高和不懂享受人生。但我覺得他可以這樣想,但不能要求團友們都與他有同樣想法,畢竟我們是顧客,對行程有一定期望。但他總是令我們覺得,如我們有任何疑問或投訴,都是我們不對。幸好,我們整團人都「好好相與」。

從飛機上拍Edmonton。


7 則留言:

  1. 人生裡,有時會因為認識了某個人而深感幸運,反之亦然。

    在妳人生裡的一次旅行,遇上這個領隊阿 ben (始終覺得呢個名好鬼襯佢),起碼親身體會過世上原來有這類人辦,都算長見識吧 (人有時真要阿Q一點,懂得在運氣之神面前自嘲,日子就會過得輕鬆愉快些)。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人是要阿Q一點。其實他一直沒什麼,是到行程最後幾天才開始「黎料」。
      (其實佢果句「有得游就游」幾叻,將可以由佢安排的事情變成不可預料的事情。:P)

      刪除
  2. 我覺得你那團人很好脾氣,也幸能互相幫助,否則真箇出了事,便無人可依靠了。
    嚴厲點說,他實在不負責任,絕對值得被投訴;但也可能他本性如此(隨便馬虎自私慣了),又或者是環境令他變成如此。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從來沒跟過團,因此未受過領隊的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已很久沒參加過旅行團。自己去旅行是最好玩的,如要參跟團,也最好跟當地的團,然後留些自由時間給自己。
      古巴大部份廚所都收費,而這個團團雖是「全包」,但每一餐都要付貼士,感覺像豪客。

      刪除
    2. 雲兄,你在「古巴的動物」裡的留言被食了,我幫你post出來。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