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2日 星期二

一年一度的多愁善感

這種天氣,是令我多愁善感的天氣。
一年一度,讓我想起童年時的事情。
今早上班途中,在店舖窗上見到我有一撮豎頭髮直起來了。
我走了幾步才用手梳順那撮頭髮。
心想,如果是小時候,這樣的頭髮會被人說可愛。
但是在公司,只會被人覺得失禮。

小時候,總會特別多人寵。街上的很多大人都會投來友善目光。(我很小時候長得比現在可愛很多
吸進的空氣好像都比較新鮮。在大太陽底下滿身是汗也可以忍受。
每一天都見到新事物,有不同感受,同時在腦內存有一個幻想世界。
放假時不用多想,父母走到哪裡,我便跟到哪裡。
想起以前常跟父母去行山,跟父母去他們工作的機構辦的旅行團/郊遊。
記憶已很模糊,只餘幾個片段。
那時會跟著新認識的高我幾個頭的哥哥或姐姐。只記得要不斷走。試過乘船暈船浪,試過黑夜出海,試過在海邊燒烤,試過玩背對背夾汔球鬥快走的遊戲,試過去烏溪沙渡假營,試過一個人離隊「探險」......
那些記憶,可能遠至幼稚園時期。有些畫面,不像發生過在我身上,倒像是看粵語片的記憶。小時候,我是否曾經分不清現實與幻想世界呢?會否有一些回憶其實是電影片段或是夢境?


                                   


突然想起昨日在公園裡的運動場外見到的事。
一個中年女工在用大掃把掃地,掃至幾個十多歲的男生腳邊。他們眼望球場聊天,好像感覺不到有人在旁,沒有讓位給她掃腳下的位置。那掃把都快扎到他們的腳了,他們仍沒反應。
那女工宛如透明。
她做這份工有沒有滿足感?有沒有人讚過她?有沒有人給她笑容?


                                   


我又想起小時候和親戚住酒店的快樂時光(我總是每年都回顧一下)。
我們在泳池嬉水,到沙灘玩樂,在酒店玩耍盲雞、打乒乓球、打街霸、打麻將(主要是大人打)......
母親告訴我有一次旅行(我們的家族旅行多數是去離島,最遠是去澳門),大家吃 了很貴的西餐,是舅父仔介紹的。當然是他介紹的,我的首餐印度餐和首次上山頂吃晚飯也是在他帶領之下去的。
每次去旅行,他是當然的導遊和領隊,甚至會製作行程表派給我們。自他多年前走了後,我們只去過一次澳門,便再也不舉行「家族旅行」了。
而當年一起去旅行的親戚,有幾個已經不在了。
新的生命繼續誕生,但我們都沒有舊時的興緻。現在相聚,多是吃餐飯便算。


噢,那時候還有暑假!我都不想再回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