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日 星期五

送你一首蘇打綠~

一次過寫幾篇blog,是因為積壓著一些未寫的blog,遲遲未下keyboard。
因為當寫blog是工作(我要學”專欄作家”嘛!),所以常常想到一些題材,便放在腦內,等有空時才寫。有時過了一個月仍會記住。常常是放工後開了機想寫,但變了做其他事情,到最後已沒有精力去寫。結果便拖到第二、第三日、第二個禮拜...... 最慘我會一直記住。


因知道未來一個月會十分忙碌,怕這樣記著這些blog題材會分心。所以不如一次過寫幾篇,清一清在waiting list的題目,讓自己少些牽掛,然後小休一會。


其實還有題目未寫的,不過算了,已經很累。


希望一個月後可重出江湖!


謝謝各位捧場!


送各位一首蘇打綠的歌。A向我介紹過後我便喜歡了 


Hea寫影評劇評

常常看完戲回來都想寫觀後感或評論,但不是每次都都有時間及精神寫。於是題目和如何寫都記在腦內,但卻遲遲未下筆。這樣一擱,時間久了,便再也提不起勁寫。心裡常想著要如何認真地寫,要做些什麼research,如何和相類作品作比較;認真不是不好,可以這樣最終會令自己忘記了看戲後的即時感覺。


不如容許自己”hea寫”吧,想到什麼便寫什麼好了,好過文章永不面世。以下是我對一些電影/show的感想(有些觀影已久):


《竊聽者》(Life of the Others):該年看過的頭三名最觸動我的電影。(我是看VCD 的)


《離奇過小說》(Stranger than Fiction):2007年"國際電影節"中我最喜歡的三部電影之一(我看了約13部)。另外兩部分別是動畫《惡童》和黑白片《追憶少年狂》(Brand Upon the Brain)。


今年"國際電影節"(我看了7部)中我最喜愛的電影是《浪蕩天涯》(Into the Wild)和《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


喜歡《神探》,buy《神探》。


舞台劇《桃花扇》好好睇,舞台設計簡約。(喜歡簡約設計的舞台)


喜歡彭秀惠的《29+1》多於《再見不再見》。對前者有共鳴,後者沒有。


《潛水鐘與蝴蝶》好好睇。拍法特別,畫面好,音樂好,感人,有空間位給觀眾思考。


《Juno少女孕記》也好, "不落俗套"(套雜誌影評語)。沒有說教,沒有說硬道理,但有些事盡在不言中。Juno發現"完美夫婦"其實不完美那幕,其實導演有道理在其中,不過表達得很好。看爾東陞借電影中的角色講(physically)硬道理(無論套戲拍得多好,如<<旺角黑夜>>,也受不了這種說教),更覺此片難得.


《黑幕謎情》(Eastern Promise): 主角曾演Lord of the Rings的亞拉岡, 在此片繼續cool繼續型。不過導演更cool, 對主角毫不留情啊。喜歡他掌控黑社會少爺的情節。


《聲夢奇緣》(August Rush)不錯, 愛上了那位童星(他已主演了很多電影呢!開始紅). 同是以(青)少年為主角, 講夢想, 它比同期的《玩具掌門人》優勝。
《玩具掌門人》裡的玩具店創意不夠, 講超現實題材(魔法玩具店)卻不夠魔幻, 沒有那種magic. 那玩具店其實可以更好玩. 用這麼多"gadget"講的道理卻淺得很, 不夠深刻。較感人是女主角與玩具店老闆的感情。講夢想那part真的feel不到.
《聲夢奇緣》不是講超現實題材卻做到有魔法在其中----要歸功於出色的音樂.


《喝彩》:舞台劇變concert, 絕對可睇多次。


《一期一會》:覺得劇情幼稚, 像演給中學生看的, 我已超齡, 看時沒有共鳴--縱使陳百強的歌仍是這麼好聽.。


《三國之見龍卸甲》:最欣賞它節奏明快,不拖戲。喜歡劉德華和安子杰的"哈哈哈哈", Maggie Q演出令人有驚喜。同意A和某網友說厭惡羅平安的角色, 窩囊得令人有點不舒服。btw,配樂好悅耳。


 


甄詠蓓版《仲夏夜之夢》舞台劇(詹瑞文主演),最近看的,可以講多些:


看此劇 是頂替人去的,最初以為故事是現代版怕被借題發揮改到七彩所以不願去看。看過後才知頗為忠於原著,只是表達方法不同。兩對男女主角要摔角,碌地,尖叫和跑來跑去, 真的很辛苦。朱凌凌演的民工和精靈很"騎呢", 精靈們講外星語像外星人更唱外星歌跳外星舞(well,我的感覺), 古怪得來令人我覺得有驚喜. Well,其實我都幾仲意癲癲地ge野:P
要讚此戲的服裝同化妝, 很特別! 詹瑞文好閃~*** 詹演的Puck和仙王有點邪惡和奸, 他演得有霸氣. 另一個Puck只講外星話和用肢體語言表演, 像lizard般爬行, 演這個角色應該很好玩. 仙后很寂寞,想要一個小孩子陪她也不行, 又被仙王戲弄, 我很同情她. 那兩對男女看得多會令人厭煩. 什麼是愛~~~ 詹幾次提醒我們愛神Cupid是矇著眼/瞎眼(忘記是哪個說法)的!

P.S. 未見過一個這麼醜的Bottom變驢後造型!


P.S.2 : 看過楊詩敏演的幾套舞台劇,很喜歡這個"肥妹仔"!


P.S.3 題外話: 很久沒看”7A戲劇班”了,他們的風格很簡約,沒什麼舞台設計,一個演員可以做幾個角色.我很buy他們.


P.S. 4: 謝謝陪我看戲的你們,和時不時有免費/折扣票的你們!


互相折磨的夫婦

電影《野草莓》(Wild Strawberry)中,有一幕是講老教授(主角)駕車載著媳婦及踏順風車的三個年輕人時,在路上遇上小型交通意外,撞上另一輛私家車。那私家車載著冒失駕駛的少婦和她的丈夫。踏主角順風車的三個年輕人幫那對夫婦將翻側了的車子翻回來,老教授亦讓他們登上自己的車子。


那對夫婦外表斯斯文文,起初不住道歉,看似正常不過。但是,正當丈夫摺高衣袖與三個年輕人共同推車時,剛才還哭哭啼啼的妻子突然當著眾人的面出言諷刺,說丈夫摺高衣袖只為展示肌肉,年紀不輕氣力不繼卻要在年輕人面前[呈]強(大意),言辭刻薄尖銳。我聽到時也”打了個突”。


怎知上到教授的車子,便輪到丈夫還擊。他說他們兩夫婦開玩笑慣了,互想諷刺是他們日常的溝通方式。妻子開始哭,他沒有安慰她,反說她就是經常這樣歇斯底里,叫大家不用理會她。兩夫婦接著開始對罵,妻子忍不住打了丈夫一巴,丈夫摸著臉扮到若無其事的樣子。


是老教授的媳婦忍受不住,請他們下車,免他們對那三個年輕人造成不良影響。


這樣互相折磨的夫妻關係,真恐怖。


這片段另我想起Roald Dahl筆下另一對夫婦。


那對夫婦都已經是老人了,一直相敬如賓。妻子是一個有點歇斯底里的人,她生平最怕的便是遲到。於是,每逢出門,她都早早穿好衣服做好準備。知道要趕火車時她更緊張,更早做好準備,就怕自己趕不上。


她的丈夫卻偏偏是一個慢吞吞的人。他要慢慢起床,慢慢伸個懶腰,慢慢更衣,坐下來喝一杯咖啡,望望窗外...... 直至最後一分鐘才出門口。常常妻子都已經坐在私家車內等,他仍慢慢地步行。就這樣,她常常令妻子坐立不安,急如熱煱上的螞蟻,多年來也是如此。


一快一慢;夫婦性格相反,互補長短,也是有的,沒什麼出奇。


但是,丈夫的磨蹭卻有變本加厲之勢。有一次,他都已經坐在車上了,卻忽然想起自己漏了一份給孫女兒的小禮物在屋內,便折返屋內尋找。心急如焚的妻子卻在車廂座椅間的縫隙中找到那份禮物。


禮物藏得很深。


這次出門,是妻子要坐飛機到外國探望兒孫的。為免遲到,她本來要司機只載自己走,丈夫卻堅持要司機先"順路"載他到會所,還為了這份小禮物要她等。


這篇故事叫"The Way up to Heaven",結局令人難忘。


想說的是,因為對妻子了解太深,所以丈夫才可以這樣折磨她。


妻子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的樣子是他的一大娛樂。


這不是夫婦間溫馨的調笑戲耍,而是丈夫對妻子的心理折磨。


另一幕,妻子望著丈夫走路,覺得丈夫裹在窄腳褲內的腿又瘦又長,像一對羊腿。


這樣形容有點刻薄。以這種抽離的眼光看丈夫,好像她對丈夫已沒有愛意。


一個當另一半是瓶內的昆蟲,另一個當另一半是動物。


現實中的夫婦,折磨對方的方法還不只這些。婚外情、冷漠、忽視、打罵、離間對方與子女的關係...... 各種方法我也聽過。


令人心寒。


又是未能流浪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51764


”旅行時間:連續7年5個月未歸國(1997.7.15-2002.12.30)
訪問國家數:87國
行進距離:94,494公里
爆胎次數:184次
載運行李:40公斤
旅費:5,300美金(約台幣17萬;後來遭持槍強盜搶劫2,900美金)
墜入愛河次數:?次......”


這是《不去會死》書介的頭幾句。
(這樣寫很好,不用長篇大論,已令你知道這本書是講什麼的,吸引你看下去。)


再看作者簡介:


”石田裕輔

  日本單車環遊世界紀錄保持者,1969年生於日本和歌山縣。著有《不去會死》、《最危險的廁所、最美的星空》、《用臉盆吃羊肉飯》三本書。

  高中一年級自行車環和歌山縣一周後,開始憧憬單車旅行;19歲時休學一年,踏上環遊日本的旅程;1995年辭去食品製造大企業的工作,踏上環遊世界之旅。原本預定三年半完成回國,因旅程太有趣,不知不覺花掉七年半光陰。回國後專心執筆,巡迴日本各地演講,並獲多本知名旅遊雜誌邀稿。

  本書在日本和韓國都獲得熱烈迴響,書迷甚至為他成立專屬後援會;他在旅途中組成的樂團Hypocrites(偽善者),也在日本推出專輯CD。 ”


又一本關於流浪的書。


看了《浪蕩天涯》(Into the Wild)覺得流浪很難。這本書我未看(碰巧主角的第一站是Into the Wild主角流浪的目的地--阿拉斯加),但書介卻把流浪說得很輕易,好像你只要能忍痛辭去工作, 兼且會踏單車便可成行。


現實中,我只覺人大了便充滿羈絆,不能說走便走。
工作、住宅、親人、伴侶、社團、朋友,甚至寵物......,總之,總有各種各樣人事物牽扯著你,讓你走不了。


真正的流浪人會說只要有足夠決心,便沒什麼能攔阻你。事實上,要享受流浪的快樂,便要有所犠牲。金錢上一定有所損失,流浪回來不知能否找到隱定的工作(除非你像這位作者成為名人,或你本身是一個很叻的人)。朋友或已升上公司管理層,或/和結婚生子,當年的愛人也已組織家庭。父母因為擔心你而蒼老了不少,你對自己多年不能陪伴在則感到十分內疚。


帶著豐富旅途回憶的你,雖被眾人稱羨,但回到擠迫的都會,回到尋常的工作,回到變得疏離的人際關係,回到被親人迫婚狀況中的你,是否會感到寂寞?是否會感到不慣?是否怕自己永遠也定不下來?會否想再度出走?


我只知道,在現實中,每一個轉變都帶來壓力與煩惱。你以為放下一切出走是易事,其實這比維持現狀更難。


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我,看來唯有繼續看別人流浪的故事,繼續發著夢,繼續紙上談兵好了。



套用蔡瀾的書名”又是未能'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