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14日 星期二

工作狂林夕


自從林夕出了精選詞作CD《林夕字傳》以後,他的訪問便多了起來。最近看了兩篇他的訪問(一篇是126日的《經濟日報》,另一篇是128日的《明報周刊》)。看後最大的感想是──一個人成功是需要十分艱辛和勤力的。成功得來不易。(是的,任何大道理也不能只聽別人講便會明白的,一定要自己感受到才會記住)

環顧身邊很多“做得嘢”,及有成績給人看的人,都是些勤力的人,全情全時間投入工作中,而且他們不約而同都是完美主義者,對自己要求很高,並有一份執著。

這些人不是不會玩樂,他們可能識享受,講得笑,也愛美食也愛玩,但當他們正在工作時,可達忘我境界,並且不眠不休。為了工作,他們放棄或忘記了玩樂。俗語叫這種人做“工作狂”,微帶貶意。但成功的又往往是他們,別人眼紅不得。



且看《明周》──

他在大學苦練填寫舊曲新詞,參加創作比賽,未入行前寫了二百多首,又練習寫簡譜。

”我一向刻苦耐勞,入行寫詞後,同時寫七份雜誌專欄,《好時代》、《新時代》、《年青人周報》、《青年周報》、《100分》、《華僑日報》和《星島日報》。”

由於實在太喜歡寫作,有機會就寫,倪震跟他老友,辦《鬼世界》,他連鬼古也不放過。

在公司偷時間趕稿,寫得很快,像車衫般把稿紙不斷移過去。

再看《經濟日報》──

20年前林夕開始填詞,曾用3年時間以逾300首外語歌苦練,又覺聽音樂寫簡譜,紮實的基本功為他嬴得填詞的機會與信任。多年來,他一直兼顧”商台大腦”的創作工作及寫詞,早上返電台、放工返家後開始醞釀靈感,寫詞每每通宵達旦,到天光便小睡34小時,日復日地工作無休。

回想這些日子,夕爺笑語:“哈,我以前真係……。開始寫作後,每晚都不想睡,就算寫完詞,仍想繼續工作,上網多看一會。”很多次不情不願的入睡,是工作未完成,打算上床看電視小休時的‘意外’“ 。“

“我是個好性急的人,好怕浪費時間。現在健康頂唔住,才每天睡足8小時,其實我最憎這樣。”

        他顯然是那種為了在人生路上併發出最耀眼光芒而不顧自己健康的人。旁人心痛也沒有用,這事他揀的。

        我覺得,很多成功人士,如劉德華、甘國亮、我上司(這些是我聽/看過證明的例子)等等都是有這種性格的人。

        我一向只有不切實際的夢想,再不學學他們(五成也好),便會永遠原地踏步,和“夢”相距越來越遠,終至忘記了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