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家務煩

究道在廚房紙和吸塵機發明以前,主婦們是怎麼做家務的?

我不擅長做家務,有次在公司「倒瀉水」,拿拖把抹地,但不懂用地拖脫水桶,要看不過眼的男同事前來幫忙。

若吸塵吸得不徹底,再用拖把或抺布抺地,拖把和抺布便會沾上頭髮和灰塵,難於清洗。而且地上會有「塵跡」--沾濕了的頭髮和塵黏在地上,十分可怕。偏偏我用吸塵總是用不得其法。不過,效果已比用掃把好。學人用「思高全地板抺布」(乾濕拖兩用),又發覺抺布在乾用後,黏在上面的灰塵難以除去。再將之弄濕來拖地,感覺噁心。至於吸塵紙,只是令人感覺良好的發明,不是最佳的清潔工具。小面積的地方如廁所地板,可以用廚房紙來抹。但用多了,又覺得不環保。能幹的主婦不需此物,都一樣可以將地板清理乾淨啊!

我還有很多問題,如生鐵鍋黏底要怎麼辦?衣服領口變黃是否用漂白水?Converse的白邊髒了又該怎麼清洗?網上是有教,但不是每個方法都有效。

星期一至五要上班,好不容易放假,卻要煩心家務,就算外出遊玩也玩得不暢快。有人說如果減少雜物,做妥基本家務,之後只要每天做一小會便能保持家居清潔。但是,我要多久才可完成這重要的一步?

或者我要聽亦舒的話。對討厭做家務的人,她是這樣說的:

「不愛做家務的太太問友人:『天天入廚洗衣打掃,煩不煩?』友人良善瞠目結舌。
歹毒的我立刻教她這樣答:『做人,天天起床刷牙梳頭洗澡,煩不煩?』
當然煩,怎麼不煩,在辦公室日理萬機,更加煩,過年過節,自然也夠煩,敷衍親戚朋友,也煩,最煩的是填稅表、辦移民、裝修家居。
身體不好,煩得心慌意亂,子女不思上進,煩得頭髮白,工作進度呆滯,煩得借酒消愁。 老中青三個階段,各有各煩,一日比一日煩,非得用盡時間精力來應付不可。
弄得不好,婚姻出毛病,呵倒楣,起碼煩個三五七載。
家務算什麼。
家務是生活中正常的節奏,呵衣物洗得乾乾淨淨,二菜一湯香噴噴,舒適的家是避難的安樂窩,何煩之有。
又不是不能隨時擱下,上午沒空下午做,今日忙改為明日,不應是一種壓力,真的來不及做,請幫工也還方便。
世上煩事多如繁星,卻非家務。」

Well,話是這麼說,但家務還是為我帶來壓力。主要是因為我做得不好,還因為在空餘時間,我有千百樣有趣事情想做。

不知是否要放個「家務假」,當自己要搬屋,徹底地清除雜物和大掃除?若有這個假,我又會否「心野」想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