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4日 星期六

聖誕快樂!




下年是否末日,沒有人知道。所以想做什麼便要快做,想見哪人便要約,以及,開心過每一天!


 祝 佳節愉快!


2011年12月21日 星期三

黃碧雲散文:《貪城》(刊於《明周》)

黃碧雲《貪城》
(節錄自10月某期《明周》--撕了那頁下來,忘了期數)

一向對賭場沒好感,仿佛一踏進,便有股邪氣襲來。

有次我和朋友去澳門,入賭場參觀,站在高處望下去,見到遍地賭桌,人們圍桌興奮地賭,一時看呆了。站久了,有職員示意我們離去(是怕我們看出什麼來了嗎?);可能看得電影多,我感到四周有很多「黑社會」。

人們賭錢時的樣子,那種帶點興奮、表情誇張的樣子,那種因賭贏而狂喜、因賭輸而想發脾氣的樣子,令人看得不安。就算在賭場吃自助餐,感覺也不太好。


黃碧雲在《明周》的一篇文章,將澳門賭場形容為「貪城」,寫來帶一種悲憫。一向覺得她的文筆非常特別,角色絮絮說著對白,感覺不是日常用語,有點像夢囈,像詩,像吉卜賽人說著預言。不常看她在《明周》的文章,最記得她寫過兩頭狗的故事,也寫得像詩。這篇題為《貪城》的文章,算是較為直白的一篇。


節錄部份:


我怕賭場的燈光。讓你不知道時間。
手錶時間是重重複複的,三時可以是下午或午夜。你可以感覺三小時和十五小時沒有分別。


所以賭場要有表演。繁華一蹴即就。只要你運氣好的話,你就是這場浮華戲的主人。


你平日可能不過是個無名無目的家庭主婦,「師奶」。你可能是打工仔,每星期五一放工就急急過大海,這是你唯一的快樂。


還有賭場看起來那麼慷慨,送船票,送表演門券,送酒店房間,有穿梭巴士接送,大賭客有直升機接送吧,以前我去過大西洋城就這樣,不過要讓人因小失大。
一起貪念,罪惡便如惡菌進入傷口。


看免費表演,住免費酒店,你好開心,不過你知道資本主義社會的運作,資本家以累積最多資本,謀取最大利益為存在目。個人很難抵擋。
與資本家對抗,你幾乎沒有嬴的可能。除非你和他們一樣,又以累積最多資本,謀取最大利益為你的生存目的。


資本主義的運作方式,現在成為唯一的社會形態,因為它符合人性;貪婪是本性,慷慨是修飾。
所以要遠離試探。如基督所懇求:「不要讓我們受到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


而最能提醒我的是這段話:

我怕賭場的美食。因為喜食也是人的貪念之一,而賭場就是要撩起人的貪念。
吃好一點,善待自己,懶一點吧,舒服一點。
懶一點,舒服一點,像我這樣的人吧,就不會去做運動,喝酒會愈來愈多,讀書會愈讀愈淺,隨便寫幾寫。這樣就會不知不覺墮落了。
所以我不敢在小事上放手。連吃都要有節制,微飽便停下。


Can't bring me down -- 黃貫中




當街燈通通關了 當伸手漆黑一片
我上我的路 沒一秒懷疑

買了碟,Loop住聽這首歌,很爽!
In the Name of Rock也聽得很爽。


影片來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TjO19ysILQ&feature=share
歌詞來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gyYpDJPZSU&feature=share

Can't Bring Me Down

作曲:黃貫中
填詞:黃貫中
編曲:黃貫中
監製:黃貫中

世界變了 世界變了 只得一句唉
我不理解 但可理解 像煲呔跟領呔
我也怕我變態 我的思想左右擺
有一半乖 有一半歪 伴我歸家上街

其實我對我嘅病我最了解
即使睇到夢想一個個失散
跌過一次 那怕跌多次 就當我瘋子

你對我說 這首歌 應該可以點
我同你講 我同你講 don't teach me how to die

其實我對我嘅病我最了解
即使睇到夢想一個個失散
跌過一次 那怕跌多次 就當我瘋子

You can't bring me down 
我即使傷心失意 我即使一朝得志 也當作小事 
I got to go on 當街燈通通關了 當伸手漆黑一片
我上我的路 沒一秒懷疑

You can't bring me down 
我即使傷心失意 我即使一朝得志 也當作小事 
I got to go on 當街燈通通關了 當伸手漆黑一片
我上我的路 沒一秒懷疑

You can't bring me down 
我即使傷心失意 我即使一朝得志 也當作小事 
I got to go on 當街燈通通關了 當伸手漆黑一片
我上我的路 

You can't bring me down 
我即使傷心失意 我即使一朝得志 也當作小事 
I got to go on 當街燈通通關了 當伸手漆黑一片
我知道怎做 別給我地圖

我這個瘋子 我怨我瘋得遲


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放假。異變


年尾要清假,於是從生日那天開始,連放七天,然後回公司一天清清案頭工作和寫年終總結,然後再放聖誕假。

好像未試過在港連續放這麼長的假,多是用來返加拿大探親或去旅行。放假前照例有點焦慮,拼命去想做什麼才能令假期充實,上一堂烹飪班還是手工藝班好呢?會否約不同朋友午膳?還是到離島走走?有很多可能性。不過,因為感冒未清,人有點累,結果這幾天都沒有做什麼實事。

第一天假期去了西貢逛和坐。不用多說,十分寫意。晚上和好友去石澳吃飯,希望能看到滿天星星,但卻因雲層厚而一粒星也看不到。不過因為怕冷病而穿得厚厚的我們,竟然一點不覺冷,故可以坐在 漆黑寂靜的沙灘上談天。已忘記談過什麼,只記得沙的觸感。

第二天和朋友去JCCAC的手作市集,攤位非常多,人非常多,貨品非常多,看久了感到視覺疲勞。據我觀察,皮製品和各種樹脂水晶膠首飾所佔攤位最多,也最受歡迎。其他攤位的手作品有肥皂、毛偶、羊毛氈公仔、紙雕、陶瓷、布袋等等。有一家賣的貨品比較特別,真的是只此一家,賣的是手風琴,手繪圖案十分漂亮,而已不是擺設,是真能奏樂的。另一個我十分喜愛的攤檔,賣/陳列的是紙雕,層層雕花的白紙組合成一個《愛麗斯夢遊仙境》舞台,亦有一幅初看以為是銳筆素描,近看才知那是一刀刀雕出來的花貓圖,令人嘆為觀止。這門手藝是我最有衝動想學的一種。樹脂水晶膠項鏈誠然漂亮,但我不是常戴頸鏈的人,沒心機逐條鏈與衣服配襯。羊毛氈公仔也滿可愛,但我看不明製作者是如何將一團毛球刺成想要的形狀。始終對紙藝的興趣最大。

晚上到朋友家打邊爐,仍有點咳的我還喝酒和吃蛋糕,開心嘛!其實那兩位朋友是因工作認識的,其中一位已很久沒聯絡,但一邊吃著源源不絕的食物,一邊喝著酒,心情輕鬆下,很容易便找到話題。特別是當老師的那位見多識廣,從街舞的種類談到麥當勞的假食物,讓我長了見識。

因為這天在外時間太長,第三天累得動不了,整天都好像沒有做過什麼。黃昏時才踏出家間,去了逛書店,和一位只見過幾次面但已感投契的朋友約會。她比我年輕一截,過幾天便會出發到日本,實行其working holiday計劃。她與我小時候一樣,喜歡在薄上亂塗亂寫,創作故事(都是未成形的故事,只有背景設定,或有趣點子)。她的說話,我未必句句聽得懂,但話題正經起上來,也可以很正經。我很少看詩買詩,卻挑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書《巨大的謎語》作生日禮物(詩集耐看,好像較適合作為禮物)。她說要寫贈書語,結果文字加圖案塗滿一整頁,和這本含蓄輕巧的書格格不入。不過,這便是她的風格。

因為白天睡了很多,本打算晚上再多看點書。怎知看完《明報》的烏坎村報道(未看報前,已見facebook朋友力推)、《明周》(是,我承認是因著陳豪的《天與地》造型而買)和《U Magazine》(想看看有沒有假期好去處的建議),以及《巨大的謎語》的前言後,已感到眼睛很累。天呀!第三天假期就這樣過去。

今天是第四天,清了一隻影碟。看著家裡那幾疊書和影碟,感到壓力。我什麼時候才會看完它們呢?還有,我究竟幾時才能「的起心肝」將夏天衫收起來?原來我可以懶成這樣,放著成堆衣服不管,在外風流決活。

雖然假期只過了三天半,但我已感到去的地方和所做的事與平日很不同,感覺就像去了旅行一樣。在外碰到同事,對方看我一眼便知我在放假。我平日上班真的有這麼大壓力嗎?我還以為我的工作算輕鬆。噢,我連blog也寫得和平日不同。我一向少寫這種生活流水帳的。情緒也和平日有點不同,好像high high地。為何放假幾天已令我異變?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中國版《達文西密碼》------《天命》

tian ming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503636&ref=search-1-pub


恕我用最沒有新意的方法來形容《天命》這本書--這是中國版的《達文西密碼》。作者錢莉芳是一位中學歷史老師,她憑著豐富的歷史知識和想像力,根據真實的歷史

事件和人物,創作了一個奇幻故事。

說這本書像《達文西密碼》,因為這個故事像《達》一樣,揭露了一個「驚世大秘密」。《達》的主角藉著西方名畫《最後的晚餐》揭破千年秘密,而《天》的主角則從中國名著《詩經》發現了「天命」的真相。

《達》的優點是節奏明快,緊張刺激,謎團也夠吸引,令讀者一頁未看完便急不及待地想揭到下一頁。《天命》的頭半部也同樣緊湊。加上中文這種語言本身就比英文

來得簡潔,令這本書的節奏更為明快。

《天命》的背景是漢朝,角色都真有其人,包括漢武帝、李夫人、蘇武、衞律、李延年、李陵等等。可惜我不熟識這段時期的歷史,否則閱讀時會趣味倍增。至於那個大謎團是什麼呢?我不透露了。只想說作者將孔子的《詩經》、《論語》、《山海經》以及商朝和周朝的歷史和神話盡情發揮......  簡單如「五十而知天命」這句話,經過作者的解讀,意思便截然不同,想像力令人嘆為觀止。

作者很擅長講故事,文筆也好,不過,感覺卻太討好讀者,故事太順理成章...... 應該怎樣說呢?看似野蠻的匈奴人其實行事光明磊落,有文化的漢人大多是小人--

掌權的皇帝專制濫權,小人物為榮華富貴出賣朋友,窮小子愛人成為了皇帝愛妾,忠良被謀害...... 這些事全都理所當然,因為中國歷史根本全部是這種事。甚至在衞律以反派姿態正式出場時,我便猜到他其實有苦衷,看得出他應該是個十分討好的角色。他的遭遇熟口熟面--被皇上搶去心愛的女人,繼而與皇上對抗,最後從虎口逃生;他被其他人認為是邪派,但其實充滿正義感,黑白分明......  雖然這部份給我的驚喜不大,但作者寫得吸引。她分別以蘇武的視角和衛律的視角來講故事,講述他們如何逐步拆解謎團,寫得精彩刺激。

不過,無論作者寫得多精彩也好,因為這是個解謎故事,所以謎底的揭曉十分重要。謎底寫得好不好,是影響本書評分的重要因素。可惜,小說來到最後的解謎部份,卻「出事」了。

原因是那個謎題,關乎人類的過去、未來,格局大得超乎想像。它的規模,比《達文西密碼》的真相還要大,大得扭轉了整本書的方向。感覺就像看童話故事《小紅帽》,到結尾作者忽然說那隻狼是未來戰士,設局吃小紅帽是因為知道她長大後會拯救人類,所以要阻止她長大一樣,感覺突兀。而且,作者找到的證據太多了,不但將《詩經》中的大量句子重新解讀,還將整段商周歷史和孔子的生平穿鑿附會。總之她想得到的任何詩句和歷史故事,都被用來支持她的理論。這些證據,最初幾張是有點說服力的;如作者對「五十而知天命」的解讀,我便很欣賞。但當證據越來越多時,感覺卻有點滑稽,說服力也因而減少。

錢莉芳以歷史科幻小說《天意》(維基百科:《天意》是一部以中國歷史中的楚漢爭霸為背景的長篇歷史科幻小說)成名。我沒看過《天意》,但這本同樣被形容為歷史

科幻小說的《天命》,我卻感覺不到有多少科幻成份。我覺得這本小說是「奇幻」多於「科幻」(不過兩者很接近,外國書店的總是將Science Fiction和Fantasy放在一

起的)。書中的「科幻」,沒什麼說服力,也沒有真實感。作者單憑這樣一個科幻假設,就想將此書變成「科幻小說」,說服不了我。但話說回來,小說要清楚分類其實

是商業需要,作者可能沒有將作品變成「科幻小說」的念頭,是出版社硬要以此宣傳也說不定。

雖然結局差強人意,但總括來說此書是一本好看書,有趣,有娛樂性。謎底雖然誇張,但某些地方還是唬住了我,令我看得心跳加速。


出奇地,那段老套愛情故事也感動了我。蘇武勸衞律面對現實,令人看得心疼。也令我想起一句永遠叫人心酸的話--「一世人兩XX,有今生,冇來世」。

p.s. 讀完此書,好想去「北海」看看(即現在位於俄羅斯的貝加爾湖,是世上最古老和最深的湖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