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4日 星期三

《嫌疑犯X的獻身》(主要講戲)

因為看完書後過幾天便去看電影,所以電影改動了什麼地方我比較清楚。


基本上電影十分忠於原著,就算有所改動也沒有偏離原著精神。其中一個我喜歡的改動是增加了湯川探石神時在他房內睡著的情節。石神忘我地做著湯川帶來的數學題,湯川等至睡著了。石神終於發現,體貼地為湯川蓋被。但他從櫃中取被後正欲關上櫃門時,卻見到櫃裡藏著皂殺人兇器--蓋著的電煖桌和那條伸出來的電線。那時石神望望電線又望望熟睡的男主角,觀眾可以看到一股不安感襲上他的心頭--他是否要提防這個昔日同窗?他會否終有一天識破他?他們是昔日同窗(朋友),同是天才,但他自己已走上絕路,不能回頭了。他的思想,幾個鏡頭便交待到。


在電視劇中,湯川和內海的曖昧感情是觀劇樂趣之一。但電影的主角不是他們,所以電影也沒有給他們明顯的感情線, 這樣很好。就讓他們的感情線在電視劇中做到第n集才有進展吧!這樣才好看。


電影中的石神比書中的石神吸引。(書內把他的容貌形容得很不堪) 雖然堤真一落力弓腰曲背眼望地下,但他自有作為一個天才的魅力。其實如果他不是如此不擅交際,不是如此怪癖,他是有機會得到女主角的。尤其情敵工藤只是一個老好人,沒有什麼特別。這角色在書中的吸引力反而比在電影中的大!


因為電影令石神活起來,所以我對他的好感度比在書高提。


堤真一演得很好。最記得在電話亭中,聽到心愛的靖子喊他"石神先生"時,他整張臉會亮起來,笑得很溫柔,真的一副在戀愛的表情!


看電影時,我比看書更能明白作者的安排。是的,湯川和警官查案,是為了得到真相,是為了伸張正義。湯川知道石神犯罪,知道誰是真兇,便不會坐視不理。就算結果令他的朋友痛苦也好,他不能當沒事發生。但他的內心也不好過。


還有,為什麼石神對靖子的愛這樣深?看電影比看書更清楚。


松雪泰子(上一套看她的演出是"爆粗BAND友"的變態社長啊!)演的靖子很溫柔,很有女人味。她與女兒登門造訪,雖然客客氣氣的,但送上的點點關心,已為厭世的石神帶來溫暖。


電影中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幕,是石神回想靖子和她女兒的點滴那段。


靖子和女兒在廳中快樂地玩wii,嘻哈大笑。那種開心,直傳給隔壁的石神。


還有她的女兒與同學一起上學時,一見到他,便老遠喊他。當她的同學還懷疑她為何與一個中年漢打招呼時,女兒開朗地說:”那是我的鄰居!”我想石神是慣於被學生厭棄吧。雖然身為天才,但在學校裡,就算同事也不大理解他。


靖子母女是這樣的快樂,就像一片陽光照進石神灰暗的內心。


另一幕喜歡的是石神在獄中用想像力,以天花板的污跡計算"四色地圖"難題。做著算術題的他,表情很單純,像小孩子玩遊戲般高興。因為他正在心安理得地為女主角受刑,一點也不以為苦,更為可以在腦中解答數學題而滿足。


最後他的崩潰,完全可以理解。他真的一時間由天堂墮進地獄中。在戲院中看到這裡狂笑的觀眾,可能是腦袋一時反應不過來;或者面對這樣的情節,他們也手足無措。
(幸運的我,看的那場沒有此類觀眾。)


 "因為如果你過得不幸福,我的行為將會完全徒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