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4日 星期四

想談談書

很久沒有閒情和精力好好地去看一本小說了。


讀書時看書可以看一整晚,懷著期待的心情看,擁著入睡,像情人。上班後,每天最好的時間與精神都給工作佔據,放工後要做的事也有很多,加上每天坐車的車程不長,竟沒什麼時間好好去看一本小說。


爲什麼我只提到”小說”,而沒提到其他種類的書?因實用書如工管書等,都可只揀有需要的內容來看,也不需要認真地逐字咀嚼,也沒有連貫性。讀實用書只是吸收知識,不是享受。但小說便不同了,看小說像看戲,可以投入另一世界當中。在車上看兩頁便要下車,放工後看十頁便要睡,這樣進進出出,投入一會又抽離,看得真不夠過癮。之所以現代人愈來愈喜歡看圖文/少字的書,可能就是因爲再沒時間與精力去投入一本長長的書了。


在台灣旅行時雖然要四處玩,但總算是放假,可以隨心所欲地看小說。不過也只是完整地看完一本小說加一個短的劇本而已。


第一本是Oscar Wilde(王爾德)的劇本”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 。出發旅行當天才從蘭桂芳三聯購入。那時剛好書店大減價,英文名著有特別優惠。我那時的心態是--現在日常接觸英文的機會很少,英文生疏了不少,平時又沒心機看外國的古典名著,不如襯旅行這段時間帶去看。而且在閱讀上我是貪心的人,很容易帶三、四本書在身,最後只揀最易看的來看。於是今次便逼自己,只帶兩本書,都是名著,在沒有其他選擇之下自然會乖乖讀那兩本名著的了。而且揹背包根本不能帶太多東西,於是便只帶Jane Austin的Sense & Sensibility和王爾德這本劇本了。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可說是眾名著堆中最薄的一本了!簡直薄得只像一本小冊子。揀它除了是因爲薄之外,也是因爲王爾德的大名。他的童話故事如<快樂王子>和<夜鶯>是我很鍾愛的故事。不過聽說他牙尖嘴利,出口成文,擅於挖苦諷刺,童話故事不太能反映出來,於是便揀最多對白的劇本了!


我雖然對書名不明所以,但本書沒有令我失望。故事中由做配角的女僕、家庭教師與牧師,至勢利阿姨和兩對男女主角,每個角色都說話犀利。聽說這個劇開演時即很受歡迎,場場反應都很好,魅力便來自那些抵死對話和誇張情節。(故事是說兩個男主角爲了間中能逃離家人,外出散散心,都各自創作了一個住在別處的親人/朋友--一個謊稱有個體弱朋友住在鄉間,另一個謊有個壞鬼哥哥在城市。但其中一個突然起了壞心,真的走去另一男主角家扮作他不存在的哥哥,還愛上了朋友的教女(?教父的相對)。錯摸由此而來。)


因為行程變了,終於來到台灣還是抵抗不了引誘,在誠品的推介下買了一位不認識的日本作家的書。作家叫恩田陸(女),誠品的宣傳說該位作家的某本書被全日本的書店選爲”店員最想賣的書”。我還看了她的其中一本作品<光之國度>的內容節錄小冊子(一小本,節錄了約一章的內容)。她的風格應是魔幻現實。雖有魔幻成份在內,但不是脫離現實的奇幻小說。魔幻只是一種手法,反映的還是現實。雖然我對小冊子宣傳的那本書不太感興趣,但誠品推介+小冊子宣傳已令我對這位作家勾起好奇心。結果,我買了她的《沉向麥海的果實》。


結果,看名著的計劃只實現了一半,Sense and Sensibility 帶去又帶回。Sorry, Jane Austen!


續談......


 


1 則留言:

  1. 我同你的選書很不同啊,除了都喜歡看書外,好明顯世代不同啦,都好嘅,我平時冇睇開的,可透過你的推介多認識。
    OSCAR WILDE呢個才子的作品,我都想睇好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