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7日 星期日

彩色蝴蝶


 

我飛快地奔逃下樓,夜先生在我身後緊隨不捨。
我一層又一層地往下轉,每當到達樓梯的轉角處時,便用手撐著扶手,借力跳到下一層梯級上。
我一直跑一直跑,終於跑到最底那層。我拉開鐵門上的橫栓,推開厚重的門,踏進暗黑的後巷。

地上的水反映著街燈的光芒,射出耀眼的白。
我一腳踏碎那白,黑便飛濺而出,
就像我眼尾瞥到的夜先生的大衣一角。

我雖然跑得比夜先生快,但他的氣力比我大,當我跑到不能動時,就是他捉到我的時候了。

我不能猶豫,再不向前跑,他便會追上我,他便會如願取得我藏著的那件物事。

我轉入了大街,繼續沒命地奔逃。
街道是畢直的,一直向前伸延,四周並沒有掩護 。
街上早已沒有行人,他們已一早躺在自己舒適的床上,與屋外發生的一切無關,就像他們從未見過夜先生一樣。
對我的無聲求助,我彷彿聽到他們的回應──
只要你將那件物事交給夜先生,便可平安回家。
夜先生不是要你的命,他只要那件東西,
只要你自願獻給他,他便會放過你,不再追究。
但當他追上你時,你不肯獻上那東西的話,他才會奪你性命。

但,就這樣將牠交給夜先生嗎?

我的寶物,我那藏在大衣袋內,用絲絨盒子裝著,帶有魔法的彩色蝴蝶。

街道兩旁的店全關門了,回望我的,只有櫥窗內冰冷的商品。有些店更上了閘。空寂的大街上只餘下躺在暗角的幾個流浪漢。
他們當然已一早失去了他們的彩色蝴蝶,並且對那曾經擁有的美好不復記憶。他們獻上了蝴蝶,也不見得可高床暖枕啊!
他們是不會救助被夜先生追著的我的。
就算眼前發生謀殺,有人在地上淌血,他們也不會做些什麼。

而我,我的心跳已偏離紀律,我快要喘不上下一口氣,快提不起那雙無力的腿。

我不禁伸手進大衣內袋裡,觸摸那珍貴的絲絨盒子,那個我爲了保護蝴蝶而造的盒子。蝴蝶呀,我已爲您造了名貴盒子,您爲何不將魔法施展出來?我快要爲您犠牲,難道您不救我嗎?

既然如此,那我就讓您退出我的世界,就讓您那潛藏的魔法永遠潛藏。
我會在失去對您的魔法的盼望下生活下去。
然後每晚躺在那溫軟舒適的床上,在夢中見我的彩色蝴蝶。

我緊抓著盒子,我正要交出去,我注意到夜先生也隨著慢下了腳步。

然後我記起了很久以前的老人的話。

老人曾告訴我,當有一日夜先生要奪去我的彩色蝴蝶時,在我要奔逃躲間時,千萬不要停下。
他說,只要你不停下來,只要你一雙腳還在走動,夜先生是奈何不了你的。
他說,千萬不要聽那已經失去了蝴蝶的人的說辭。
他們雖沒有惡意,但他們不了解蝴蝶的真正意義。
蝴蝶雖未有施展牠的魔法,但終有一天,牠會的。
您要相信牠可以,您也要相信您可以。
蝴蝶是聽主人的話的,你的力氣也不比你相像中小。
若您不相信蝴蝶,那您當初又爲何要用絲絨盒子保護牠?

不要放棄牠。您要知道,當您自願停下來的一刻,便是您輸的時候。

夜先生的呼吸急速,他在等。
他等我自願交上蝴蝶。

其實這外表唬人的夜先生,他有的只是嚇人的外表和氣勢,他不會真的撲上來。原來,他一向只等人自願獻上。原來,人們只是怯於他的氣勢。

於是,我開始順著自己的步速走,我開始不理也。讓他亦步亦趨好了。
長夜不如想像中的長,遠方隠約傳來鳥兒的叫聲。
遠方的鳥兒都起來了嗎?那麼,天快亮了吧。

我慢慢將手伸出口袋,我不用再從觸摸盒子得到力量。蝴蝶仍安全地在那裡,我大可放心。
我只需要大步向前,我只需順著自己的步速走,夜先生也只會待在我的身後。

我只要相信,蝴蝶終有一天會變出牠的魔法來。


2006年8月24日 星期四

沈溺,想想想

那時候我知道自己每天在做什麼,一切都有目的
那時候我未知理想能否達到,所以永有希望
那時候很多情感仍是新生經驗,所以永誌難忘
那時候傷心也有時間沈溺其中,不用担心走堂後會沒了學席,又不用告假
那時候有耍小性子的權利,做什麼也有人原諒
那時候喜怒哀樂是無限放大的,一切也很重要,很重
那時候朋友可以大過天,天天見面,天天滙報近況,也會爲了朋友與家人吵
那時候可以談心至天亮,縱使天亮後仍要上學
那時候與朋友一起經歷分享的事有很多,很多事也盡在不言中.再碰面也不需細說從頭.
我什麼樣的樣子也給當時的朋友見識過,從此可不顧儀態.

我很掛念您們呀,共度青蔥歲月的朋友!

我在當時已懂珍惜當時的日子,但無論你珍惜與否,這些歲月也是會過去的.

*        *        *

"29+1"的演員說有時候會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麼.
我很有同感.
有時候,我問自己,一個人在香港打一份人工低的工還要交貴租是在做什麼.
也不談能否達成什麼理想.
我是爲了什麼?

2006年8月21日 星期一

學獨木舟(下)

正如前述, 上三星堂之前, 我已對考獲三星不抱信心。不過今次我沒有傷風, 體力好了一點。
艇仍很重, 我仍要出死力搬。個人倒水也很辛苦, 但總算知道原理和技巧。
今堂導師不是太有系統地教我們, 以致很多動作也只看過導師做,而自己卻沒機會實習。

今次最主要學的是X型教艇法, 即我上堂覺得是大力士才會做到的一隻艇教一隻艇方法。做法是你首先要從艇側打側舉起已注滿水的艇,然後舉起倒出一些水(這是最難的動作,因艇是入滿水的,十分之重)。之後再將艇反轉,拉著艇尾,將艇拉上自己的艇頭。然後便要與被救者合力將艇在艇頭上來回橫拉,以倒出餘下的水。(與H型救艇的動作一樣,只不過今次是放在一隻艇上做)之後將艇放回水上,並協助被救者上艇。用這種救艇法,被救者其實要出很多力。因為在你為他的艇倒水時,他要按著你的艇以防反艇。之後撗拉也要他用腳撐著艇邊借力拉艇。再來是他要從水中上艇,是要先將腳放在槳上,然後用上半身的力(包括腰力)拉自己上去。這也很花氣力。

今堂的爬艇路程比之前的遠,一開始大家便爬到深水,要到另一個灘。我仍是包尾的那個,還因救人(想將二星學的技巧學以致用,所以自告奮勇與另一學員救一個反了艇的同學,怎知因船槳甩手)而自己也反了艇。因自己爬得慢,所以練習時間也很少。無奈地,今堂主要學的X型救艇法我只與助教試過一次救人,之後幾次練習都是做被救的那個。

所以,到課堂完結要考試時,我簡直想放棄考試。首先,考試要考的三樣技巧除了X型救艇法是真正學覺之後,壓水平衡(即在將要反艇時用槳按水另艇保持平衡)和打側前進不但沒有練過,導師甚至連教也未真正教過。(可能之前爬得慢,miss 了)第二,是主考官不是導師,而是一個我們不認識但看似嚴厲的人。之前上課一直都輕輕鬆鬆的,臨考試一刻突然變得很正規。又說要限時又說錯什麼什麼便會fail 等。我便對朋友說不要與我一組,因救艇是要合作的,我怕連累她考不到。加上教練也說兩個女子不太著數。但全班學員除了我和我的朋友是女性外,其他的都是十幾歲的小男孩。到分組那刻,很自然沒有人會主動與兩位”大姐姐”一組。而且我在之前的表現中已被label爲弱者。我和朋友也決定共同進退,考試時互相提點動作,”死就死啦”!

結果證明了意志力真的很重要。香港的教育制度是成功的。本來力氣不足的我,一到了考試關頭便自動發揮小宇宙。我之前一直未做過的個人將注滿水的艇打側舉起倒水動作,我竟克服了!本來那隻艇我只夠力抬起少許,抬到一半我已再抬不起來。但是考試喎,唔衰得,我於是用全身力氣將身體往後壓,頂著艇艙邊,這一動助便助我提起那艇。當水嘩嘩地流出時,我興奮得難以形容。做完這個動作後,其他的動作都有拍檔幫忙,很順利地完成了。

第二個難關是在我被救時。之前說過,上艇也需要要很大氣力的。我不是怕上不到,而是怕用很多時間上,會超時。又是”考試”這兩字幫到我。一想起是”考緊試”,我簡直是有史以來最快速地從水中上艇。連拍檔也有點驚訝。之後我們兩個雙視而笑,開心得難以形容。(整個過程的小遺憾是當我幫她將我的艇反轉放回水上時,我甩了手,以致艇入了少許水,幸好不用再倒過!)

之後的打橫爬考試,我們的動作都不完美,不但慢,而且不是直線打橫走,幸好教練要求不太嚴。到最後那關壓水平衡,簡直是邊學邊考。誰叫教練之前未教過!

雖然我的動作超級不完美,單人拿艇倒水還是有點問題,但總算拿到三星,完成初級課程。我很感動,整件事是有教育意義的。一直覺得自己這樣做不到,那樣做不到,而且相信天份多於練習的我,發現看似很難的動作原來自己是有機會做到的。那表示其實如果我放?練習便可能學會溜冰、滑雪、滑板(well,滑板

)。原來我也有些意志力的。而一向羨慕運動員但覺得自己永遠也變不到運動員的我,今次真的享受到運動與挑戰的樂趣。

再之,沒有運動細胞的我一向在做一些不是個人的運動時,都很怕連累別人,怕被別人嫌棄。例如打羽毛球怕接不到對方的球,以致影響對方打球的樂趣(尤其怕雙打,因拍檔可能已與對手交球十多二十次,但一到自己手上便接不到)、打排球怕連累自己人、踏單車和行山要別人等......等等。今次在與拍檔合作下完成了一整套考試動作,沒有連累對方”肥佬”,對我的信心已大大提高了。

爲此,我要努力鍛鍊身體,以求再考高難度很多的中級!這樣,我便有動力去做運動了。


2006年8月18日 星期五

學獨木舟(中)

學二星是在一年後,一直也不知道能否學上去...... 因我知道學到高程度是要求學員能自己搬艇和倒水的。我兩個人拿一隻艇也覺得吃力,何況是一個人?學獨木舟對我來說最大的障礙便是我的力氣。

上二星時我還有點傷風,鼻塞塞的。可能潛意識不太想去,竟連泳衣也沒帶。幸好未上巴士便發覺,於是便買了生平第一件三點式(街邊的舖頭仔只有1 size 的三點式),不過當然是穿在面衫及面褲內。

那天天色也有點陰,幸好還未致於下雨。那天主要學的新技巧是二艇在海中救一艇。方法是兩艇左右夾著翻了待救的艇,然後將將船槳都打橫架在艇上,再一起將艇尾拉近,放在槳上,將之滑過另一邊倒水,來回數次。倒清了水,便將艇翻轉放回水上,再拉被救者上水。此爲之”H 型”救艇法。用到的除了是技巧外,當然還有體力體力體力。幸好拍檔較我大力,才順利完成。

之後再爬較長的路程,我是最後的那個。沒辦法,全班除了我和我的朋友外,全是十來歲的”靚仔”。爬獨木舟,真的是個頗?獨的活動,爬得慢時,便好像只剩下自己一個在海中。旁人要幫你加快也沒可能,一切都要靠自己。

在搬艇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真的有點怕吃苦和倚賴性格。常想別人幫我搬。眼見朋友搬完一隻又回頭幫忙搬另一隻,我有些羞愧。她也很累啊,她也不見得比我大力很多,但她一直也一聲不響地搬,也不像我常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不過我那天真的用?了全身氣力了。第二天上班,整條腿和肩膊和手臂也很痛,甚至腰骨也痛。(好消息是,可能是上課時吸了大量新鮮空氣,又做了運動,傷風竟全好了。)

那天我知道了三星是要學”X 型”救艇法,即一人救一艇。嘩!二人救一艇已這麼辛苦,怎樣一人去救呀!但二星都考了,不能不上三星吧。最多也是考不到而已。(我對學成的渴望一向不大)

如是,在兩星期後上三星時,我的信心已直插谷底。


2006年8月17日 星期四

學獨木舟(上)

一向不是個運動型的人,身手不好,體力不夠,沒有運動方面的領悟力,學什麼運動也很慢。打排球開不過網, 打羽毛球接不到球, 學武術時花?繡腿, 算是打得OK的乒乓球卻因學不會旋轉球而不能再進一步。游泳也是因為母親自己不懂游,所以在我小時候已安排我去學,所以我才懂。(謝謝媽媽!) 溜冰, 滑雪, roller等講求平衡力的我全學不會(也可能是小時候細?怕跌, 一直也沒有認真去學) 。最簡單的跑步也不能跑得持久。直至現在為止,最有信心的還是游泳。

其實暗地裡,我是想做一個”運動型”的人。眾多漂亮的女子中,我最欣賞有陽光氣息的--健康膚色、身材健美、笑容燦爛。暗地裡也想成為那種人。但我卻是那種面黃黃、體力不好、外表給人柔弱感覺的人。所以,特別想自己變得”運動型”和”陽光”。

我是喜歡行山的,是真心喜歡,而不是因為想變什麼人。我也喜歡到郊外去,特別是空曠的地方,天連海連地那一種--像塔門、東龍島、西貢那種,而不是長洲、赤柱那種--感覺很舒服,很自由。對著大自然,我特別開心。人是不應該長期待在石屎內的,也不應該一大早便被汔車廢氣與煙味環繞。(香港的煙民真多!)可惜只有放假天才可以到郊外,如果要等約齊人、天氣好,那可能一年也去不了多少次。(教會崇拜能否多移師郊外?印象中試過一次,當然也有教會大旅行)

上年夏天(現在已沒有暑假了,唉!),好朋友約我一起學獨木舟。我一聽是水上活動,又可以到海灘,便立刻應承。參加的是一個私人團體,學習的地方是港島一個小海灣,那裡多數只有學獨木舟和玩風帆,或遊船河將遊艇停泊在附近的人。成個海是我們的!!缺點是要走七百多級梯級才落到海灘。(即學完後要走七百多級回去!)

導師的教導方法是儘量讓學員實習。所以學懂基本技巧便可以扒出去了。整個過程最辛苦的是搬艇及倒水。我力氣本就不大,而艇這麼重,搬艇已要兩個人,入滿了水更糟,真的要出盡力才能搬到。爬獨木舟是要穿鞋的,一開始便入滿了沙石,像做腳底按摩。最初是不慣的,後來卻慣了。對了,那天天氣不好,一開始便陰天下雨,學的時候又濕又冷,陽光只在午後悄悄地偷看過我們一次。不過爬艇基本上不難(易學難精嘛),快和省力便難了。考試是考反艇後要怎樣做,很輕易便過關了。第二天上班時腿很痛,不過,運動後的肌肉痛令我很有滿足感。想不到學二星是在一年後。


2006年8月7日 星期一

她告訴我什麼是愛情──亦舒的《連環》 Part 5 (完)


《連環》的其他精句


-當阿紫說要令父母難過時,連環說──
“不,你不應使至親傷心,你在世上所有的,不過是這幾個人。”


-連嫂無限憐愛地看著兒子,希望他有朝一日,飛脫出去,做自己的主人。
連嫂的生活經驗有限,她不知道,人其實很難真正自由,鎖住人的,往往是那人自己,不知不覺,我們不是做了感情的奴隸,就是事業的婢僕。


-連嫂鼓勵連環出去玩,遭老連恐嚇她,說兒子將來找到女朋友,一心向外,她會來不及哭訴,連嫂的反應──
連嫂一怔,臉色當下轉白,彷彿那一天已經來臨,她唯一的兒子留戀女色,一心一意供奉女方一家,對父母恍若陌路。
連嫂喃喃地罵:“你詛咒我。”不再叫兒子找節目了。


-當林湘芹知道連環不是她以為的富有人家,而只是父母是大宅的管家,所以地址是那大宅時──
少女一怔,略覺失望,連環看在眼中,有點痛快,他就是要她失望而退。
少女到底是現代少女,對於階級不是沒有成見,但到底不足以構成勢利,在她眼中,可愛的連環魅力絲亮不減。
(這些句子,我會想不會寫“不足以構成勢利”hm…


聲音似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他說的竟是:“你們可曉得愛一個人,比那個人愛你為多,應該怎麼做。”
徐可立莫名其妙,驚愕地看著他的恩師。
連環卻猛然抬頭,深感震蕩。
可是連環日來已想得非常透徹,他微微一笑,輕輕答:“我不會讓她知道。”
香權賜如有頓悟,喃喃地重复:“不讓她知道。”
連環又說:“她永遠毋需知道,這純粹是我的事。”


-又是午夜,一切都在夜闌人靜的時分發生,到了那個時候,人的意志薄弱,精神恍惚,往往真假難分,喜怒無常。
那真是最脆弱的一個時刻。
最功心計的人,才會約別人在這種時候見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本書不是我最喜愛的亦舒小說,但它確帶給我某些震盪,尤其是身邊有類似例子。


本書也有它的缺點,首先是書名。”連環”只不過是主角的名字,沒甚意思。如果真要用主角名做名字,我會挑”阿紫”。”連環”這名字令人想到的,是連環殺人兇手。我也試著想書名,但想到的都十分老套,改書名確實很難!


書名叫《奴隸》可能太白,《家僕》不知好不好。


另外,愛情小說有豐富戲劇性才好看,所以寫得誇張點,也沒所謂。


不過本書也有些太誇的句子,如
-香紫珊忽然笑,“沒有人可以自我手中把你奪走。”
就算她知道他知道她知道他喜歡她

,也沒有人會這樣直接說出來。)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詳細地拆解一本流行愛情小說,我還是第一次。分析的不是文學名著,而是流行小說,好好像很沒出息的樣子。但,寫得好的流行小說,就不能像文學作品一樣討論寫作手法嗎?對中文沒有興趣的學生,是否可用他們喜歡的小說來討論?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給世上的連環:
對林湘芹好一點吧!


給世上的林湘芹:
不要再看《連環》這種煽情的愛情小說了!


給世上的阿紫:
這麼有潛質,又靚,入娛樂圈吧!


她告訴我什麼是愛情──亦舒的《連環》 Part 4

愛上一個心裡已有其他人的人──林湘芹


少年時瘋狂地愛上一個人,在將來與別的人拍拖、結婚後,當然可能時會想起那個人。不過,這又沒有什麼奇怪。人是會懷念過去,會懷念故人的。正如電影與文學中常說,世上沒有一生中最愛,只有得不到/失去了的人。不過身為愛情小說作家,亦舒寫得很盡。在小說中,連環未曾停止過想念阿紫,他要努力將這思緒暪著妻子林湘芹。亦舒暗示他在餘下的人生中都會與阿紫在夢中相見。最糟的是在現實中,他其實已經見過變得不再吸引的、滄桑了的阿紫。所以他睡夢中見到的阿紫仍是她最可愛的時候──即是七歲的時候。


Well,這樣寫法,會令自己不是身邊男人最愛的女伴發瘋的。 你可以妒忌得要死,但其實那又影響不了你什麼,因這沒有影響男人對你的愛。(書中說得很盡的一句話是──“湘芹無需知道”,還只是那男人一個人的事呢!)但請放心,在現實中,這樣浪漫的男人是很少有的。他懷念的可能只是年青時曾經有過的情懷罷了。因為成年後的他已沒有這樣的激情,所以他懷念起以前做情聖的日子來。

 


愛情小說,是要像亦舒這樣寫才令人難忘。


還是請看林湘芹怎樣受委屈吧!


林湘芹約了連環,十分準時,令連環詑異──
不過她這美德也因人而施,不知恁地,每次與連環約會,她總來不及的準備好出門,她渴望早些見他,她急不及待,為此忘卻矜持,湘芹只覺心酸。


-連環像是沒聽到,過一會兒他問:“喜歡一人,比那個人喜歡你多,是否一種痛苦?”
湘芹的心咚一跳,她小心翼翼地打探:“誰,誰喜歡誰多一點?”
連環不語。
湘芹並不笨,忽然知道這兩個人當中沒有她,於是強笑問“你在說誰?”  
(所以不要可憐連環,他對林湘芹的態度不是不像阿紫對他的。)


湘芹覺得這些年來,她似在叩一道永遠不會打開的門,本來她頂有耐心,打算守在門外,直到連環心扉打開,可是今日她才發覺早已有人穿門過戶,登堂入室,如人無人之境,湘芹如有頓悟。
何必去理那個人是誰,是誰不一樣,何必查根問底,自尋煩惱。
湘芹在該剎那如釋重負,臉色樣和起來。 
  
(說出愛情的不公平與殘忍)


是的,湘芹是另外一種人。
奇怪,連環不大記得她小時模樣,他比較欣賞現在的她。
抑或是他的思維他的心房一直為另一人佔據,根本容下不其他的人其他的事?
(他自小已不太理會湘芹)


湘芹靠在牆上,心頭明澄,知道這眼淚,並非為她而流,人各有命。有些女孩子令異性傷心,另有一些女孩,安撫創傷的心。
湘芹感慨地想,她肯定是後者。
後來她對好同學說:“男女關系沒有理性,亦無公道,只在乎你願不願意。”
能看得這樣透徹,也屬湘芹始料未及,感覺十分悲涼。


-“你可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在幾時?”(湘芹問)
連環不記得,他沒有忘,根本上這件事從來未曾在他腦海註冊。
(所有單戀者的悲歌!)(亦舒好串!)


-湘芹看著憩睡的連環,不相信天底下有這樣可怜的人,他已被她操縱這許多年,看樣子還要心甘情愿持續下去。
這個笨人竟好此不疲。
湘芹忍無可忍地站起來,突然發覺這不也正是她林湘芹的寫照嗎:忠誠地侍候一角,待對方稍微有空檔時与她說兩句話消遣幾個下午。
她比連環更慘,她更是奴隸的奴隸。
當下湘芹心中不曉得是什麼滋味,竟是呆了。
她浪費了這些時候!她為專門替別人填空檔的人填了空檔……湘芹心灰意冷,他也許一輩子忘不了那個人,那不管她的事,但是林湘芹總可以設法忘記連環這具行屍走肉。


-真不容易,連嫂想,委屈都放心里,一點小性子也不露出來,抹掉女孩子本色來遷就連環,豈是容易......


-湘芹一生中未曾受過如此屈辱,淚流滿面,剎那間熾熱真摯的少女心化為灰燼。
(最後那句雖貼切,但好笑)


連環也懂阿紫的招數──


-“讓我們永遠做好朋友。”連環語氣十分誠懇。
  湘芹看著他,沒想到這樣老實的人也這樣會推搪。


-連環笑笑,輕輕說:“你的或是我的訂婚禮上,雙方家長到場已經足夠。”
 湘芹一愣,你的或是我的,同你我又有很大分別→
 連環並沒重複剛才的話,他站在橡樹下,似笑非笑地看住湘芹。
 他對著她可真揮洒自如,心理上一點障礙都沒有。
 湘芹怔怔地看他一會兒,一聲不響,獨自循小徑走下山去。
 一邊走一邊無端端落下淚來。


-連環不十分肯定湘芹是否看見他,但是他曉得她記得他,女孩子通常不大會忘掉對她們壞的異性,這一點特性往往令好男人痛心疾首。

-林湘芹早就看見連環,她還是高估了自己,真沒想到震蕩感如舊。正在自憐,連環竟過來叫她,據她記憶所及,他還是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以前他從不稱呼她,只用一個喂字算數。


相隔一年,兩個年輕人都以為自己老練了,成熟了,會得應付此類場面了,可是一碰頭,馬上敗下陣來,不知多麼尷尬窘迫。


-老區還不能說話,用右手在拍字部上寫:湘芹,聽明人,無謂爭意氣。


-“怕,你為什麼要怕”
湘芹說對了,心底深處,連環的確有點怕湘芹,怕她拆穿他,怕她點破他。



-湘芹耳朵非常受用,感情不比做新聞,後者才需要百分百可靠/,百分百真實.
她為她所得到的高興。


-老區一直欣賞湘芹,這女孩子真有涵養,真正可愛,她接受連環的往事如接受連環身上的胎痣,即使該段往事令她傷神,她亦照單全收,因為成熟的她深明不能光挑對方的優點來愛。
(她像《笑傲江湖》內的任盈盈)


2006年8月5日 星期六

她告訴我什麼是愛情──亦舒的《連環》 Part 3

對阿紫的描寫


阿紫是書中的靈魂人物,亦舒將她形容得似一隻令人又愛又恨的小妖仙。但亦舒卻沒有特別描述她的五官和外表。(其實美人是怎樣的,大家都想像得到吧)但她不時描述阿紫的神態、動作和話語,阿紫的氣質便一點一滴地建立起來。


-連環第一次遇見阿紫時──
連環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她小小精緻的面孔猶自發出晶瑩亮光,他不禁自心底下對她生好感。
一雙黑白分明精靈的大眼睛在樹葉掩藏下猶如受驚小鹿,不不,更像迷途的小妖仙。
-此時她正無憂無慮採摘樹葉插到頭髮上……阿紫活潑地笑,躲在樹梢,好似傳說中的精靈山魅。


(小時候的阿紫)
連環敲敲門,引起她注意。
阿紫反應奇快,即時轉過頭來...
(同樣是在富貴家庭長大,阿紫與她姐姐的性格很不同。姐姐寶珊嬌生慣養,性格柔弱,她一直覺得下人即粗人,曾在小事上令連嫂受氣,所以不得連環喜歡。遇上突發事件,她反應遲緩,只懂哭泣。但亦舒多次描述阿紫的反應很快──還是小孩的她,聽到家裡有槍響,睡夢中的她立時趕到現場,比家傭和姐姐都要早。亦舒多次寫她反應很快,表示她是一個精靈的人。)


-(反叛的阿紫)

(她在被老師責罵時將一本硬皮書摔到老師身上去)
香紫珊沒想到有人會避不開。
(之後她騙連環她是因為測驗偷看被趕出校)


她趨向前去,伸出兩臂(搭在徐可立肩上),香寶珊已在門角出現,神色不悅。
阿紫見到姐姐煩惱,不但不解釋,反而把雙臂收緊一些。


-阿紫的既可憐又可恨之處:


連環見是她,忍不住問;“你又來幹什麼?”
“我來看我在世上唯一的朋友。”
 阿紫語氣真摯,連環默默不語。
(這些話令連環心軟。雖然她利用連環,但這些話不見得是假。)


他的被窩裡似躲著一只受傷的小動物,他過去輕輕掀開被褥,看到香紫珊伏在枕上飲泣。
她不知來了多久,自然也不關心全世界人是否到處找她。


連環沒想到父親目光如炬,明察秋毫,感動得鼻子一酸。
一般人只曉得阿紫淘氣、搗蛋、孤僻、壞脾氣,沒想到那是因為她不妥協不肯走中間路線,明明多情,卻被無情所惱。


“不,我不要跟她去,”阿紫脫口而出,“我不會離開大屋,徐可立會照顧我。”
連環目光涼涼,在阿紫臉上掃了一遍。
阿紫不理會連環的感受,奔回大屋。
她就是這點殘忍。


其他:


-(阿紫為父親將死而哭)
連環取笑她:“我還以為你一點也不愛父親。”
阿紫毫無猶疑地答:“我恨他。”
但是對他們父女來說,愛與恨的界限並不分明,渾飩一片。


-(連環開始了解到阿紫利用別人達到自己目的)
連環如給人在鼻子上打了一記老拳,金星亂冒。
原來他們並不是朋友。
連環見過寂寞的小孩與玩偶開茶會,或對著洋娃娃訴苦,他在香紫珊面前,就是扮演著同等樣的角色。
他尊重她,而她不。
(其實做別人的茶會玩偶也沒所謂,人們有時的確只需要一個聆聽者。)


香紫珊的世界不比她本人大很多,那狹窄的內心容不下連環。


(林湘芹救了阿紫的精彩一幕,不多作描述了:)
連環過一會兒才說:“剛才多虧你。”
“我也不曉得為何要幫她,”湘芹解嘲地說,“像她那種人,字典裡沒有感激,因覺得全世界應該供奉她們這等特權分子,自小嬌生慣養,理所當然,我才不會同這種人做朋友,我沒有好涵養,從頭到尾盡是付出付出付出,這種人除了私欲,看不見其他事其他人。”
(這是亦舒本人的口吻,她是借湘芹的口諷刺某些人吧。不過語氣太像她了,反而不以林湘芹口吻。亦舒有時在小說中表達自己的思想時,會令讀者從小說中抽離。這些雖是精句,但我不太喜歡。)


香紫珊不相信連環會拒絕她,一臉驚惶憤怒,她一向不懂得壓抑情緒,立刻站起來走


-(最後連環見她時,她蒼桑了,也胖了)
他不能想像她會胖,似她那樣性格的人,因不住燃燒,因那樣精靈,怎麼可能在短時期內屯積脂肪。

連環的反應是--
她同她記憶中的香紫珊完全不一樣,保存在他腦海中的香紫珊才是真正的香紫珊


(小說家說得真好聽,其實還不是因為他只喜歡年輕時的她,現在她老了、胖了,他就不愛她了。在書中,連環雖有種種美德,但他其實一點也不可愛。)


她告訴我什麼是愛情──亦舒的《連環》 Part 2


少年心事


《連環》裡的阿紫,應該是亦舒從金庸的《天龍八部》裡借出來用的,她甚至連“阿紫”這名字也照用。兩位阿紫同樣年輕,皆美貌非常、精靈、反應快、反叛、不理世俗眼光,卻又非常自私,眼裡只有自己,又常利用身邊的人(兩人都十分懂得怎樣討好別人)。吸引之處是她從不壓抑自己的感情,想做就去做。《連環》裡的阿紫比金庸筆下的阿紫又有較多優點,她感情豐當,為父親及母親深切哀悼,是個真性情的人。


正如亦舒的其他小說一樣,本書也充滿了很多金句,如下:


-在書的後半部,連環的鄰居中有一大約七、八歲小女孩,她也是一個漂亮的小女孩,與童年時的阿紫十分相似。一日他見到這個小女孩向大她幾歲的男孩子撒嬌--


連環的目光卻始終沒有離開過施家的小女孩,他開始迷茫,原來所有漂亮的小女孩子姿勢與表情都有相似之處,足以控制一切傻呼呼的小男孩。
而連環小時候所遇見的那朵玫瑰,原來與整個花圃裡成千上萬的玫瑰,沒有什麼不同。


(最後那句話是全書最令人震撼的一句話,好像一記當頭棒喝。你珍而重之,以為天下無雙的人,原來世上有很多個。只不過你愛的是她,而不是另外千千萬萬的另一個她而已。而這個她對你來說,可以是無可替代的。)


-異曲同工的句子:


走到樓下,聽見他母親說:“……因自小看她長大,有感情的緣故,替她開脫,其實還不就是個不良少女,本市起碼十多萬名,個個不滿現實,無事生非。”
連環一怔。
是嗎,就是那麼簡單,是年輕的他那浪漫的憧憬引起的誤會?
連嫂接著說:“講起人品,替湘芹提鞋都不配。”


(連環一直深深愛上,視之為女神的那個她,其實只是個不良少女,更被母親形容為“本市起碼十多萬名”,真諷刺!但因為連環當時年輕,確是容易產生很多浪漫的想法。這個青澀階段,相信很多少年人都經歷過。)


(香寶珊說的)“連環,大家都知道要求你對付香紫珊是沒有可能的事,你倆一直親厚。”
連環一震,他還以為這是他心底下最深最黑暗的秘密,事實上卻無人不曉,他失笑嘲弄自己。


也是異曲同工,當時人看成是天大的事情,在旁人眼中只是小事一(?)。年輕人,什麼都放在臉上。)




就是這些話神奇地點出了什麼是愛情,也將少年那初戀(明或暗)的心事形容得很好。


2006年8月1日 星期二

她告訴我什麼是愛情──亦舒的《連環》 Part 1


小時候,在未接觸愛情之前,對愛情的看法當然相當幼嫩。那時候,覺得“夾”的人便可以拍拖,又以為好人及心地善良便會有人喜歡。


如果現實是這樣,世上便沒有愛情小說了。


現實中,充滿了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被對方傷害卻仍忠心地愛、本來很夾的人卻沒有愛的火花、一個好人在愛情上卻能傷害別人……等事例。


在長大的過程中,這些事例,一一在我的身邊出現,而且,不會隨著人的年齡增長而消失不見。愛情智慧,是另一種智慧,與你的學業成績、待人處事能力與工作能力無關。


小時候身邊的流行愛情小說,說的都是一個個偉大/痛苦/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看完整本書,就只是看了一堆情節,最多令我有一刹那感動,除此外便再沒有什麼特別感覺。那時候,只有亦舒的小說告訴我愛情的本質是什麼,亦舒的愛情小說是最能觸動我的愛情小說。


以下要談的是她的一本不是那麼有名的小說──《連環》。


當你最初聽到《連環》的故事橋段,一定會覺得這是個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故事──


(以下會透露情節)


故事的主人翁是一個叫連環的男孩。他從小隨著為一個有錢人家作家公家僕的父母住在那家有錢人大宅旁的小屋。那個有錢人名叫香權賜,有一個美艷的?子及兩個女兒──大女叫香寶珊、小女名香紫珊。


小女香紫珊從小已是一名“小妖精”,她在八歲時已為了姐姐不請她參加生日會而將甲蟲放在姐姐的生日蛋糕內,弄?整個派對。這天亦是連環遇上她的第一天。比她大幾歲的連環一開始已被這位美麗嬌縱任性的小女孩子吸引。從此,他成為了她“唯一的朋友” 。阿紫雖然身為富家女,但她並不快樂。家庭裡發生的一個接一個的悲劇令她變得反叛無比。她雖然擁有感情豐富,硬朗倔強,精靈聰敏這些優點,但她最大的缺點是她眼裡只有自己。她可以犠牲身邊的所有人以達到她的目標。(亦舒的靈感可能來自金庸小說<天龍八部>內的阿紫)


故事發展到後來,阿紫因著家庭的巨變而與父親及姐姐移居到外國去。連環亦開始有傾慕者──活潑爽朗的林湘芹同學。可是,他的心一早已為阿紫囚禁,他從來未為林湘芹動過心。可憐這女孩子什麼也做齊了,還是闖不進沈默寡言的連環的內心世界。


四年後,離開了的阿紫又再回來,回來時已變成少女阿紫。,任性反叛的性格不減以前。但此時,她喜歡了姐姐的男朋友──有為的徐可立。連環深知自己只是家?的兒子,根本配不上阿紫。但阿紫待他卻一如以往,有心事都找他傾訴,傷心了便躲在他房間療傷。他願意一生保護她,只不過她口內提著的永遠是“徐可立”。直至後來,連環才發覺口口聲聲說他是“唯一的朋友”的阿紫其實只當他是一個玩偶,一個永遠卑微地幫助她保護她的忠心僕人。


阿紫的任性已超出連環的容忍範圍──她斯負林湘芹,她吃軟性毒品,她搶奪姐姐的男朋友,她甚至利用連環一如棋子。雖然如此,但連環仍不能自拔地愛著她。他希望永遠揹著小阿紫,保護她,讓她不受傷害。他的心永遠在阿紫手中,更不惜讓真正愛他的林湘芹失望了一次又一次。


(以下會透露結局)


最後,他實在是被傷得太深,才回到林湘芹身邊。但沒有阿紫的生活, “困倦一如沙漠”。他常夢到阿紫,而夢中他最懷念的阿紫,是七、八歲時的她──“在他記憶中,阿紫早已成精,生生世世與他同在,永不分離。”


而一直懂事的林湘芹,也不打擾他的美夢,因為“人有做夢的權利吧。”她對於她所得到的,已經足夠高興。


*           *          *          *          *  


原來,這就是愛情。


你可以愛上一個完全不該愛,甚至傷害你的人。


原來愛上一個人,她可以跟著你一世。(well, 現實世界忘情的人其實比較多)


原來愛上一個人,可以與他/她的人品毫無關係。(與老師所教的不同)


魅力與人品可以是兩回事。


你說這些愛情小說荼毒人心也好,但它說明了愛情的不可理喻。它其實是寫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