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6日 星期六

新年伊始,本想先寫寫新年計畫,新年願望等,腦裡已想了一些今年想做好的事、要改進的地方。但轉念一想,還是先寫這個在我腦內儲存了很久的題目。就是「玩」--嘩!簡直打這個「玩」字已令我有興奮的感覺。

可能自覺自己很少真正去玩。每天不斷的上班下班,工作久了自然想去玩。雖然放了一個又一個公眾假期,期間也有去玩,但總覺未算玩得盡興。玩得滿足開心,會令我更有動力去工作。我知道如果一直也滿足不到我玩的慾望,我只會永遠想去玩。(像畢華流的同學仔林小強,考試溫習期間便不斷嚷著要去玩!)

我從頭到腳都不像是一個好(作動詞用)玩,或玩得之一。甚至可說是有點悶。在某些方面來說,我的確不太玩得。我沒有什麼運動細胞,不會溜冰和採roller,其他運動也玩得麻麻。機動遊戲我又動輒受不了。每次玩海盜船與過山車都有”接近死亡”的感覺。跳樓機和什麼G Force,給我一萬元我也不會上去。夜生活那種玩法如猜??酒玩?盅,我一不懂(反應不夠快)二怕煙味三不enjoy這樣喝酒。以前落過pub見識,但只喜歡跳舞。並發現很多落pub的人都是爲了看與被看,舞?越跳越三級(其實看某些歌星的舞便知)。而且落舞池如果落單或被以爲是落單,則隨時會有異性貼上來跳。落得舞池便要面對。

雖然如此,但我卻很渴望真真正正地玩。讀中小學時在學校沒有參加過特別有趣的活動。小時候我膽小、沒有自信,家人又過份保護,以致我不懂亦不敢去玩。幸好我有一班表姐妹和會帶我們去玩的舅父舅母,所以留下很多玩的美好回憶,包括--到離島渡假、踏單車、在八號風球下到海灘、在海邊跳浪、到水上樂園玩(難忘水上樂園,尤其是有人造浪的大泳池。小朋友玩會覺得特別刺激。),以及玩大量流行及自創的集體遊戲。小朋友對待遊戲真的特別認真,會計較輸嬴,但這樣才好玩。長大後很少機會有人陪你玩這些遊戲,甚至捉棋也捉得亳不認真。故很欣賞畢華流能玩大富翁玩到拿國際獎項,不是每一個人會玩得如此認真的.

到後來,便不只想玩小朋友的遊戲,也渴望戶外活動。可能我讀女校的關係,同學的家又管得較嚴,要玩也多是到同學仔的家去,或逛逛街,沒有自發組織去進行露營、宿營、行山、看星星等戶外活動。(中四時轉了班,有些較好玩的同學,加上家裡比以前管得較鬆,才玩多了。)最後悔是沒有加入童軍,因我發現不論我的能力如何,童軍活動全都是我感興趣的。在加拿大時反而因參加教會的福音營而會去宿營和行山,不過始終未試過露營。最接近是曾在公園內露天傾通宵(當然瞞著父母,否則甚麼也玩不成)。到現在,我仍希望能有露營的機會。

常覺得香港人都好想玩,但卻不太懂得去玩。去聽演唱會常遇到一些動心不動的人。甚至歌手唱快歌也無動於衷,弄得我不好意思站起來,怕擋著後面的人。(對,我坐山頂)萬聖節在外國是一個扮野的節日,同學(大專生!)不一定扮鬼,反而會扮太空人或卡通角色上學。教會雖反對慶祝萬聖節,但也會在教會舉行不扮鬼的扮野比賽,讓大人小孩也能樂一晚。節日倒數時這感覺更明顯。在香港大家都擁到街上,但大家都只是在等倒數時刻來臨,和等商業機構安排的表演活動。試過在這個環境下有少年無端叫囂?,跟著別處又有人跟著叫,好像這樣才有點氣氛,但不一會大家卻又靜下來.倒數時刻大家都與身邊熟人互祝新年快樂或擁抱,之後大家便立即想著回家的路,一個跟一個地迫向車站。沒有全香港一起慶祝新年的感覺.在自得其樂這方面我很欣賞香港的菲律賓人。他們在周日會在公園一大班人唱歌跳舞。反而香港人很規矩,在公園表演樂器大聲一點便遭人投拆.我明白黃貫中的忿怒。

為了延續寫這個題目時的開心感覺,下一篇繼續寫”玩”!

 

P.S.數年前突破機構曾搞跳舞倒數活動,可大家一起跳,也很好玩。

 


3 則留言:

  1. Gigi 好期待妳下次玩的分享!

    回覆刪除
  2. 新background好「彩」,新年新氣象!

    回覆刪除
  3. 有什麼關於玩的分享,回應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