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3日 星期五

我想和你到Kitsilano


我想和你到Kitsilano,一個充滿著我個人記憶的地方。在大學上Communication課時,我和組員負責替一間珠仔店宣傳。我要在上課時間獨自去訪問。我是第一次到那個地方的。那裡的路很窄,小路是斜斜地伸延至海邊的。地圖說那是Kitsilano Beach。珠仔店要轉右再轉左才到,不用經過海灘。我順利地在中午完成訪問。之後便順便駕車到海邊看看。附近一帶的房屋都是矮矮的,約兩至三層高,沿途可看見鐵路軌,窄窄的,不起眼地橫跨路面。之後,我見到一個小公園,公園內有一大片沙地。沙地上有兒童玩耍的遊樂設施── 有供攀爬的木架、用來練臂力的鐵環、以及鞦韆等。公園旁便是海了。我隨便把車泊在路旁(人很少),便走下車。那時是加拿大的秋天,天氣寒冷乾燥、有一點肅殺的氣味,但那天卻太陽高掛。暖暖橙黃的太陽透過冰冷的空氣觸摸我,溫暖著我的身體。我把長大衣留在車內,就這樣穿著一件大灰色毛衣一步步地朝太陽走過去。腳下是沙地。我一直走,沙越來越多,卻下已由沙地變成沙灘。沙灘面積不大,但海卻是永恆地廣闊。這時,小孩子還未放學、成人也要上班,只有幾個區內的老人在閒逛。我把兩手張開、伸展,仰頭望向冰涼的藍天,一個人享受著美好的陽光和空氣,想著正在密封課室內上課的同學。他們錯失了這麼美好的風景,我替他們感到可惜!

  逛夠了,我駕車離開了Kitsilano區,在陌生的West Vancouver 找地方吃午餐。我不要吃快餐,不要外賣。縱使我知道下午還有課,但我不趕著回去。不是每一天都有機會在West Van享受陽光。West Van的街道特別闊、景色特別明澄。我經過其中一條街道,見到一列小店舖,便轉頭駛回街頭把車泊在路旁。我下了車,沿街逛著,欣賞著非連鎖店舖的櫥窗。衣服很貴,但很美、很有特色,和商場店舖的貨色完全不同。我慢慢地步行著,忽見路旁有一間小小的日本餐廳。裝潢很簡單,從外頭看見到裡面只有三、四張桌子。餐廳主要賣便當,而且我相信主要是供客人外賣的居多。店內當時沒有顧客,我是唯一的食客。我叫了一個lunch box,坐下,等待。在這不熟識的區域裡,一切都很新鮮。我就像是獨自旅遊似的。本來溫哥華已在我全家來定居後變成了我的家。異鄉變得熟識,我只是在溫哥華的土地上日復一日地過著枯燥的生活。但今天,今天我像旅客般重新認識這片土地,探索未知。平凡的溫哥華變得像歐洲的城市似的,滿足了我的旅遊慾。

  吃過午餐,我再駕車回東面的大學上課,重投課堂生活──聽書、做功課、看教科書、做資料搜集……不過,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下午。謝謝祢賜給我這個refresh的時刻!

──記1999年秋季某一天 (寫於2003年)


http://www.city.vancouver.bc.ca/community%5Fprofiles/kitsilano

2 則留言:

  1. 你曾在溫哥華唸書嗎? 留學的日子好遠了,回憶添上矇矓美.但願拋開一切枷鎖,去日本遊學.

    回覆刪除
  2. 我也很想回溫哥華, 但現在生活實在... 只有寄望有天一起回去時還有這種感覺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