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下)

此書主要由訪問組成,蘇美智將受訪者的語氣也寫出來,令人讀得投入。每個訪問都有發人深省或出乎意料之處。以下是特別令我印象深刻的內容。

書內多次提到「強制留宿條例」會引起很多問題。這條例規定外傭一定要在僱主家留宿,且沒設立最高工時,令她們的工作和生活空間完全重疊。有勞工權益組織代表說,「它營造出來的孤立處境,不利於保障外傭權益,令她們更難逃出僱主操控,更容易受剝削」。


強制留宿,優點是外傭不用另租地方住,但缺點是外傭彷似沒有下班時間。有僱主要外傭長時間工作,三更半夜依然使喚傭人。很多僱主不覺得外傭需要私人空間和時間——一個人一旦變成老闆,便會計較,怕交付對方的工作不夠多,想盡辦法要填滿對方的時間。還有,香港寸金尺土,僱主給傭人住的地方未必理想。而對僱主來說,請了外傭便等於家裡多了個陌生人同住,也要適應。就像書中一個受訪者說的——「大家逃不掉對方。」

書內亦多次提到外傭在港工作,究竟付出了什麼。僱主又付出了什麼。

作者在菲律賓採訪的海外傭人訓練中心,訓練過程和訂立的規條都要學員放下尊嚴。除此以外,還要她們對僱主「打開心扉」,將人家的孩子「視如己出」,卻沒有提醒這些準傭人怎樣保護自己免受傷害。

有傭人對僱主一家付出感情,但僱主卻為了節省長期服務金而無理辭退她,令她內心受創。也有傭人長期要聽婚姻破裂的僱主傾訴,擔任對方的「心理醫生」,已超出她的工作範圍。傭人會情感受創,僱主也會。有僱主因為傭人說謊欺騙自己而受傷。有僱主表示,已將外傭當朋友,如會請對方同枱吃飯、花心思為對方慶祝生日,但外傭反而不接受,一直與她保持距離。後來外傭表現不乎理想,僱主要辭退對方時,覺得很殘忍,因她要將這個人趕離自己的家,這才發現原來與對方保持距離對大家都好。

事實上,幫傭是一份需要付出感情的工。若傭人要照顧僱主的孩子,便要長時間相對,既是小孩的照顧者,亦是小孩的伴兒。關係這麼親密,但外傭人始終是這個家庭的外人。悲哀的是,外傭為這個家庭附出情感時,卻冷落了自己本身的家庭。

有位研究外傭的教授說,很多女僱主和傭人關係緊張。他說僱主和女傭從來不是夥伴,在女僱主眼中這是零和遊戲——「增加外傭權益,即是加重我的家務、加劇我的工資負擔」。男性多數將家務視為女性範疇,外傭交由女主人管,自己便置身事外,只餘下女僱主與傭人角力。又,若傭人是請來照顧子女的,女僱主還會害怕孩子親傭人多過親自己。但她們又怕傭人「不愛」自己的孩子,心情矛盾。有位媽媽說見到傭人帶孩子外出時遇上別人的狗兒,嚇得逃開了。她很吃驚,因為她期望傭人在任何情況之下也要保護孩子。但她隨即想,這要求其實過份,因對方只是來打工,不是孩子的親人;若遇上危險,她難道不應先自保嗎?難道要犧牲自己嗎?

有很多傭主會擔心傭人「唔定性」、「學壞」、「俾人搞大個肚」。傭主因為這種種擔心,便定出種種預防措施,如一天也不讓外傭在外留宿、不讓對方放假時「扮得太靚」、甚至不讓對方鎖房門,心態像家長。但這些事比起虐待女傭,已是小兒科。有兩個受訪女傭都說曾被傭主家的老人打/掌摑,我以為看粵語長片才會發生這種事。

說到底,在香港這個壓力都市,傭人苦、僱主也苦。外傭為生計來港工作,僱主為生計將家人交予外傭照顧。政府將外傭作為護老和托兒服務不足的解決方法。若兩夫婦要上班,除了請外傭照顧小孩外,根本沒太多選擇。書內的受訪者敦促政府提供真正的選擇予家庭。本書又特別提及印尼傭人。印尼政府對中介公司監管不足,香港又有貪便宜的傭主,共同剝削她們,香港政府不應放任不理問題。

而外傭本身遇到的問題,透過作者在菲律賓做的訪問,我們可略窺見一二。外傭會遇上的問題,最多人想到的,便是丈夫有外遇。其中一個受訪外傭便說這是她出國工作的「套餐」,不能避免(這不等於她不會受傷)。但也有很多女傭在港工作至不願回鄉,丈夫痴痴地等。有丈夫與妻子分隔十九年,自己都五十多歲了,妻子還未回來。他說妻子快約滿回家,希望上天多賜他二十年命與妻子共度二人世界。但訪問結束後半年,妻子簽了新約,要延期回家...... 實在難以想像一對夫婦分開這麼久。至於外傭留在鄉間的孩子,有的變得反叛,有的變得依賴(靠母親寄錢養),有的生生性性。也有的畢業後到外國工作,再沒時間與母親建立關係。不同人有不同故事,不能一概而論,不過想也想得到,母親缺席對孩子的成長一定有影響。

至於菲傭經常被垢病的借貨問題。有受訪者指出菲傭社群慣於互相幫忙,如親人欠債,便會指望收入較高的你能借錢。朋友們會互相分享財務狀況,若對方開口便很難不借錢幫忙。所以有些人寧願自己去借貨,那便有理由不借錢給朋友了。她們理財觀念不足,所以有人成立組織借錢予她們,防止她們向高利貸借錢。

最後,作者在香港訪問了一些傭人,寫下她們的故事。有位印傭在周日經營流動圖書館,在工作的空隙寫詩,在家鄉出版詩集。有人熱愛打排球,逢放假便打。好笑的是僱主很喜歡她做運動,因為多做運動身體好,也不用擔心她會「學壞」。有傭人遇上好僱主,與對方發展出近似母女的感情。僱傭故事,也是一百個人有一百個故事,不能一概而論。

12 則留言:

  1. 我地平時打工, 同老闆有爭拗, 之後仲可以返屋企, 又或者出去透下氣, 佢地就只會困獸鬥
    我見過一位菲傭照顧獨居長者, 婆婆本身已經行動不便, 要照顧起居飲食, 真係唔簡單, 幸好婆婆嘅仔女都明白, 對菲傭姐姐都非常好
    不過一樣米養百樣人, 有好僱主/工人, 自然有唔好, 真係睇好唔好彩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啊,同住一屋,好難避開大家。
      書內對僱主有個提醒,就是不要以為你的「常識」是工人的常識,她們未必懂用你家的電器,也不會認得那許多煲湯料。很多僱主說工人「蠢」,卻不了解背後原因。

      刪除
  2. 其實,所有人都是傭人:( 看自己,何嘗不是被老板叫加班,叫去工幹,叫做份工範圍外的雜務。爲了糊口,誰敢不從?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啊,為了糊口,這些事很多人只能忍。若你不忍,與公司對抗,最終還不是被公司整治!
      香港人工時長、勞工權益不足人人皆知,但又有很多人覺得「係咁架啦」。生活擔子重的人,無力也不敢反抗。

      刪除
    2. 所以看網內人的阿怡被人勸認命,爲生活啞忍,然後她竟傾家盪產追求公義,實在看得很感動。
      結局更有點Pretty Woman的感覺呢。

      刪除
    3. 哈哈,Pretty Woman! 我倒沒有想起。
      我很喜歡這故事以香港作為背景,很少有這樣dramatic的推理故事以香港做background。

      刪除
  3. 我常常覺得大量外傭在港這情況是很反常的(雖未至反智)。出外掙錢,放棄照顧自己的家人,找陌生/文化不同的人跟自己同住在有限空間……

    總有點沒出路的感覺。香港好像圍城,有人想擠進來,有人想離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覺得這現象很反常。但世界上反常的事很多,見慣了,便會麻木了,不再覺得有問題。而香港人又實在需要外傭,沒有她們不知怎算。
      是啊,香港像圍城......

      刪除
  4. 講真,我都鍾意以前的姐姐放假就去教會,或者去學野。真係少好多機會學壞,又多樣技能傍身。我都幾佩服佢不斷學新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星期只有一日假都好學野,很好啊!若我一星期只得一天假,不知會做什麼。

      刪除
  5. 賣猪仔難以為係好事. 百幾年前中國人都出洋為生. 其中苦樂應比他人清楚. 好多錯事只是習以為常. 墨守成規係永遠無好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同意「好多錯事只是習以為常」。香港的外傭現象其實是畸形的。但沒辦法,香港家庭需要她們。

      刪除